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一把琵琶的福荫

一把琵琶的福荫

都关月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沁沁风渡的小说名字叫《一把琵琶的福荫》,是由作者都关月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公子姓江,名唤晚舟,字风渡。而我,只有个艺名,叫沁沁。公子说,你唤我风渡就好。

5万字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主角是沁沁风渡的小说名字叫《一把琵琶的福荫》,是由作者都关月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公子姓江,名唤晚舟,字风渡。而我,只有个艺名,叫沁沁。公子说,你唤我风渡就好。

免费阅读

  我嫁给了我不喜欢的公子,因为公子出的价钱高。

  妈妈说,我是得了一把琵琶的福荫,才有福气嫁给他。

  这种事情太多了,丽春院的人,去去留留,如今终于轮上我了。

  公子不良于行,是个双腿有毛病的瘫子。

  那天我被颖儿含着泪送出楼,隔着雨幕,遥遥望见,公子坐在马车里掀了帘子看我。

  我好似看见他说,娘子有礼。

  公子姓江,名唤晚舟,字风渡。

  而我,只有个艺名,叫沁沁。

  公子说,你唤我风渡就好。

  我便唤他,风渡。

  妈妈说,寄人篱下要听话,所以他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这样才能不挨打。

  风渡说:「你琵琶弹得真好。」

  我说:「这是丽春院的花魁教的,她是最疼我的姐姐。」

  风渡没说话,只是继续让我托着琵琶不要动,他要画丹青。

  风渡画画很好看,而我在丽春院里是卖艺不卖身的,琴棋书画多少都要学一点,我知道,风渡画画比教我的人都厉害。

  可是,我是他买回来的,我不想嫁给他。

  风渡很喜欢听我弹琵琶,脾气也很好。

  我以为他会是不好相处的人,结果他比颖儿还爱笑。

  我问风渡:「风渡,丽春院的琵琶丽人那么多,你为何单单选了我?」

  我本意是想让他夸一夸我,夸夸我琵琶在一众丽人里出众,却不想他说,别人弹琵琶看的是客人,就出了一个你,弹琵琶死盯着琵琶弦。

  我不甘心,继续问:「我弹得不好听吗?」

  风渡说:「好听,你是我见过弹琵琶最灵气的姑娘。」

  我听风渡说我有灵气,就觉得有些开心。颖儿她们每次弹完琵琶,总有一群客人围着夸她们。只有我,觉得他们夸得毫无心意。

  夸得都大同小异,一点都不懂琵琶。

  如今听风渡说了一个灵气,我便觉得这个人懂我。我虽然不是很喜欢他,却也觉得他没那么碍眼了。

  风渡不曾碰过我。

  我在丽春院待了十六年,虽是个卖艺不卖身的主,却也是对那事耳濡目染,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觉得风渡一定是因为那腿才不碰我。

  我第一次觉得嫁给一个瘫子也挺好。

  虽然风渡说,等我再大些再谈婚嫁,但丽春院的姐姐说,我出楼那天,其实就已经嫁给他了。

  三媒六礼,明媒正娶,是为妻。

  而我只是跟他共乘了一辆马车,说是妾都抬举。

  我如浮萍一般,倘若哪天他琵琶听腻歪了,大概就会弃了我吧。毕竟我只会弹琵琶,还很能吃。

  我没忍住,问风渡:「风渡风渡,你会不会有一天,把我卖出去?」

  风渡坐在回廊里,抿了口茶,眼睛都没从账本上抬一下:「你若是想回丽春院弹琵琶,我这就让浦城送你回去。」

  我放下手中的栗子糕:「不回去不回去,妈妈不允我吃糕,说等我吃胖了就去接客……」

  风渡翻了页账本,唤了一句浦城。

  我急忙道:「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想回去……」

  「给她再上一盘桂花糕。」

  我愣住,心想,在这里可真好。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我乘着雨幕进了江府的门,如今江府落雪了。

  我的琵琶越来越多,我从没见过那么多成色出色的琵琶。

  我说:「风渡你真好。」

  风渡说:「美物赠佳人,浦城再给她一碟糕。」

  我连忙说:「我说的不是糕!是琵琶!谢谢你送我的琵琶!」

  风渡抠了抠耳朵:「浦城,糕收了吧,不爱吃就算了。」

  风渡眉眼含笑。他大抵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一回神,我便瞧见浦城伸手过来了。

  「别别别,浦城大哥,手下留糕……」

  我跳起来去捞被端得老高的栗子糕,结果脚下无根,眼看就要磕向桌角。

  我觉得自己算不上姿容绝世,却也算得上个小家碧玉,亭亭玉立,别有一番风味。

  如今桌角怕是要毁了我的脑壳。

  风渡伸手一捞,舍了手里批不完的账本,搂住了我在江府粗了一小圈的腰。

  我看见风渡背后有雪花飞舞,突然记起,那天他来丽春院接我时,隔着雨幕看我。

  那时我顾着哄颖儿别哭,只是遥遥看到,他好像在说,娘子有礼。

  风渡说:「安生点,小心脑壳给造作坏了。」

  我说:「风渡,你真好。」

  教我弹琵琶的花魁姐姐说,穷养小子富养女儿,大户人家都是这么做的。

  我搞不懂为什么。女儿命贱,被卖进丽春院的都是女儿。

  花魁姐姐跟我说,所以啊,那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沁沁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离开这里,嫁人要挑那高门深宅,让自己以后的女儿,不像你我现在如此轻贱。

  我记得花魁姐姐说这些的时候,也是个冬天,她被妈妈一碗红花,流掉了一个刚刚成型的女胎。

  那个冬天雪刚刚化的时候,她跟我说,沁沁,好好学琵琶。你的琵琶弹得越好,座位就越高,别人就越不能轻易动你。

  我紧紧握着她的手,狠狠掉头,眼泪框在眼眶里,大颗大颗的,说什么也落不下去。

  姐姐说,等你以后有了女儿,一定要给她穿最好看的衣服,戴最好的簪子,胭脂水粉一定也要买最好的……教她识书知礼,给她千挑万选最好的夫婿……姐姐没有经历过的,一定都让她替姐姐都走一回,见识一下这世间不那么凉薄的活法……

  我点头,通通点头。

  雪化了,姐姐去了。妈妈说,给姐姐挑了一口上好的棺材,葬在了当初那女胎埋的地方。

  妈妈说,沁沁好好弹琵琶。我抱着琵琶低着头不看她。

  妈妈回去的时候,替我扶了扶头上的簪花,我不知道妈妈是否看见了,我钗中夹带的那一朵白花。

  那是我能为姐姐做的唯一一件事,我也只能在这纸醉金迷的院子里,在头上为她簪一朵白花。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