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

医毒小娘子有点狂

秦菜菜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为乔小凤白锦轩的小说名字为医毒小娘子有点狂,是由作者秦菜菜所创作的重生言情小说。现代医学界扛把子的医科圣手,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贫困农家女身上。父亲投湖自尽,母亲疾病缠身,幼妹羸弱,好吧,真是高难度的开局。种田,斗亲戚,开医馆救人,最后步入朝堂,一步一步来咯。
  "真是作孽啊,乔不中年年参加科考,年年落弟,现在倒好,一时想不开,竟然投湖自尽了,你说他年年上京赶考的路费都是左拼右凑借的,现在死了,欠的债岂不是全落他妻女头上了?"
  "那还用说,父债子还,他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肯定是女儿还了,真是可怜了他的妻女,那么多债呢,得还到什么时候。"
  "可不是嘛,本来指望着今年也许能够高中,如此一来,欠的银子也能慢慢还清,现在倒好,我们家也被他们欠了整整五百文呢。"
  穿着粗布麻衣的女人说着,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早知道就不借钱出去了。
  乔不中原来不叫这个名字,他少年得意,不到二十岁,就考中了秀才,不仅震惊了他们碧湖村,也震惊了整个镇子,当时的他多么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每天都有各地的人慕名而来,可谓是风光一时。
  他们整个村子的人都巴结他,纷纷认为,他就算不能考中状元,也能考个榜眼,探花,再不济解元也有。
  可没想到,他自从考中秀才以后,连续二十年再也没有考中了。

9.6万字更新:2020/03/27

在线阅读

  主角为乔小凤白锦轩的小说名字为医毒小娘子有点狂,是由作者秦菜菜所创作的重生言情小说。现代医学界扛把子的医科圣手,一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贫困农家女身上。父亲投湖自尽,母亲疾病缠身,幼妹羸弱,好吧,真是高难度的开局。种田,斗亲戚,开医馆救人,最后步入朝堂,一步一步来咯。

免费阅读

  乔小凤脑子疼得撕心裂肺,陌生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她的记忆,与她的记忆融合在一起,不停的搅拌着。

  她是现代享誉全国最年轻外科医生,人称鬼医,无数次从阎王手里把濒临死亡的病人生生救了回来。

  可她生性高傲清冷,不屑收受红包,因此也得罪了不少人。

  其中一个送医前便已死亡,他的家属认为他们包的红包太少,她嫌弃,故而,故意医死他们的亲人。

  所以,他们制造车祸,撞死了她。

  魂魄飘飘荡荡,竟然穿到了同名同姓的乔小凤身上,也接收了她所有的一切记忆与想法。

  原身从有记忆起,父亲便寒窗苦读,年年借钱上京赶考,年年落榜,所有人都肆意嘲笑讽刺,父亲心情不好,便把气撒在母亲身上,家里负债累累,父亲依然不肯下田,不肯做工,更不肯做任何家务,所有重担全部落在母亲身上。

  母亲夜里经常偷偷以泪洗面,独自撑起一个家,她从小发誓,要努力赚钱,帮母亲分担家务,她也尽一切能力去做,家里的日子依然捉襟见肘,甚至越来越困难。

  "凤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娘可怎么办……呜呜……""姐姐,咳咳……你醒醒,咳咳……娘,姐姐会不会死了……""不会………好人有好报,姐姐那么善良,绝对不会有事的,她也舍不得丢下我们的。"疼……好疼……

  她的脑子好疼……

  乔小凤努力睁开眼睛,可她眼皮沉重,半天都睁不开,只是意识更加的清醒。

  昏迷前的一幕幕也窜入她的脑海。

  她是自己撞墙自尽的,因为她不愿被卖,不愿让家族蒙羞,不愿让母亲痛苦,不愿意妹妹也被荼毒,所以她选择牺牲性命,保住妹妹……她刚穿来的时候,睁开过眼睛,也把那些要债的嘴脸记在心里,很快,她又昏死过去了。

  她还以为,刚刚只是做梦呢。

  "凤儿,你醒醒吧,是娘错了,是娘没有照顾好你,你不要吓娘了,快醒醒……""姐姐,以后我会努力干活,不会让姐姐那么辛苦了,姐姐不要离开小月……小月好害怕。"乔小凤痛苦的皱眉,努力睁开眼睛。

  吵……

  太吵了……

  她的心……怎么那么疼……

  许是因为她突然睁开眼睛,乔柳氏与乔小月惊喜的恸哭起来,紧紧抱住她本就虚弱的身子。

  "凤儿,我的凤儿,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娘担心死你了,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姐姐,你吓死我了,以后你不可以再这么做了,呜呜……"乔小凤刚刚醒来,被她们这么用力一勒,脑子再度昏昏沉沉,想昏死过去。

  不过她从她们的拥抱中,感觉到了惊喜,害怕,担心,惶恐,关爱……这种被在乎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身上的酸痛感尚未磨灭,她也不过是勉强有了些力气,睁开眼努力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首先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个女人,身上的穿着都是破破烂烂的,一看就布料粗糙,这样的打扮,乔小凤早先也不过是在电视上见过而已。

  她有些恍惚,年长的女人见自己睁眼,猛地就扑过来自己的身上,算不得沉重的感觉压在身上让她有着一时间的不适应,她抱着自己,嘴中不断的说着话。

  "凤儿,没事就好,娘不会在让她们这样对你了,没事就好。"声音已然带上了哭腔。

  她的视线转向了一边的少女,看上去瘦瘦小小的,面色有些青白,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她此人一看就是身体有宿疾。

  此时也泪眼看着自己。

  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的目光不断的扫向周围,破破烂烂的房子,有的地方还有着不少的破洞,矮小的连房屋都算不上的屋子,里面只有一件最简单的桌椅,还是断了一条腿勉强撑在哪里的。

  乔小凤闭眼,乔柳氏还在她的耳边哭泣,乔小月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传来。

  这种感觉她并不厌恶,相反的,不知是否收到了这身体原主人的影响,她甚至是觉得,心中暖暖的。

  她父母双亡,从小就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大抵……已经许久不曾体验过这种久违的温暖了。

  不管怎样,还活着就好。

  她的唇边扬起些笑意,有些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臂拥住在自己身上哭泣的妇人,用沙哑的声音开口,"我没事。"声音顿了顿,"娘。"

  乔小凤变了,身为母亲的乔柳氏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可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她也说不清楚。

  "来来,你刚刚醒来,需要吃点东西,月儿,你也过来。"见她无事,乔柳氏殷切的招呼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上前,自己则是曾角落之中一块破布底下掏出来些东西。

  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乔小凤一时间有些无从下嘴。

  她曾为想到有朝一日,这种只会在电视剧里面出现的情况,会清清楚楚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眼前的这哪里是什么食物?

  不过是些黑漆漆的,甚至还带着些泥土的……树皮、草根。

  她的瞳孔猛然之间紧缩,却见那乔小月似是觉得见到了宝贝一样,捧起些递给她,眼神亮闪闪,"姐姐,你先吃。"似乎是有了什么触动了她,乔小凤一瞬间忽然很想哭。

  延伸了原身记忆与情感的她,这一刻是真切的将这个明明已经十三岁,却瘦瘦巴巴像个八九岁的女孩,当作了自己的妹妹,将不远处那个明明已经瘦的皮包骨,却还是将所有的"食物"都推到她面前的妇人,当成了自己的娘。

  她默默的点头,摸摸乔小月的头,"月儿也吃。"树皮好吃吗?

  这还用说吗?乔小凤的眼中闪过浓烈的寒意,可尽管她们已经沦落到了吃这种食物的地步,依旧是有人想要他们不得安宁。

  "乔小凤那个小贱人呢?给我出来。"来者不断的怒骂着,语气格外的不好,气冲冲的仿若是与乔小凤有血仇一般。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