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咱们结婚吧

咱们结婚吧

酥心糖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为秦歌傅言殇的小说名为咱们结婚吧,又名爱你在地狱尽头,许你一生流殇,是由酥心糖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孩子!”沈寒盯着我,唇畔逐渐扬起一抹残酷的弧度。“秦歌,我什么时候同意你给我生孩子了?我不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消失。”
  结婚一年,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我,眼神却冷得可怕。
  我双脚一软,像疯了似的冲他吼:“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寒的语气毫无起伏:“我想你死。”
  我呆住了,虽然知道沈寒对我只有厌恶,可从未想到他会绝情到这种地步。
  沈寒长腿一迈,捏着我的下巴说:“不敢置信是么?那我告诉你,现在小柔病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小柔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我感到一股噬骨的凉意穿心而过。
  “杀掉孩子和我,然后和秦柔结婚?沈寒你是不是疯了?她是我妹妹,是你的小姨子!”
  沈寒冷嗤一声,眼神不屑。
  “秦歌,你真以为认祖归宗了,你就是小柔的姐姐了?别做白日梦了,秦家接受你,只是因为你的血可以救小柔,仅此而已。”
  我无法接受他的残忍,攥紧他的裤脚问:“那你呢,娶我也是因为我的血吗?”
  沈寒的姿态依然矜贵疏冷,他甩开我的手,连带着孩子一起甩了出去。
  “对,若不是这样,你怎么会乖乖的做活体血库,随时输血给小柔?”
  “秦歌,娶你简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6万字更新:2020/03/27

在线阅读

  主角为秦歌傅言殇的小说名为咱们结婚吧,又名爱你在地狱尽头,许你一生流殇,是由酥心糖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为什么?你竟然亲手杀了你的孩子!”沈寒盯着我,唇畔逐渐扬起一抹残酷的弧度。“秦歌,我什么时候同意你给我生孩子了?我不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消失。”

免费阅读

  沈寒的脸色阴了阴,应该是不知道秦柔做过这种手术,看我的眼神更冰冷厌恶了。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嫌弃小柔了?秦歌,我对小柔是真心的,有没有孩子,我根本不在乎。”

  我趴在地上,听着我拼了命去爱的老公对另一个女人的真心,不知不觉间,又泪流满面:“真心?你家三代单传,到了你这,真心要断子绝孙了!”

  “秦歌,你真恶毒!”

  沈寒眸光一冷,一把捏住我的脖子,大概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父母绝不会接受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儿媳妇。

  我昧着良心哈哈大笑,满嘴血沫滴在沈寒的手背上,我知道,我在他眼里,已经和疯子没什么差别了。

  “我不恶毒,又怎么衬托出秦柔的单纯善良?说起来,秦柔还欠我一句谢谢!”

  沈寒足足盯着我看了几秒,大手一按,迫使我用最卑贱羞耻的姿势,跪趴在他身下。

  “死,简直是太便宜你了。秦歌,我要你亲眼见证我和小柔白头到老,而你,孤零零的在精神病院死去。”

  我挺直虚软的身子对他笑,就是不想再输得凄惨一点:“沈寒,你最好祈祷我死在精神病院里,否则,我会让你连跪下来哭的机会,都没有!”

  隔天,我被沈寒逼着签字离婚,亲自扔进精神病院。

  我发着高烧,在漫天风雨里哭泣挣扎,可是没人救我。

  整整一个月,我几乎没见过太阳,在翻墙逃出去,却摔得浑身是血的一刹那,我甚至觉得,我要死在这里了!

  “我不是疯子,放我出去”

  我仰着头躺在冰冷的地上,重复着短短一个月来,我说了无数次的话。

  “不是疯子?”

  缱绻慵懒的声线突然穿透寒风而来,沿着我的耳廓一丝丝漾开,撼得我倍感凄凉。

  我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抓住那人的裤脚,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我不是疯子,真的不是!”

  他审视着我,清冷的五官明明寡淡如水,却偏生魅惑非凡,足以抵过一切世间绝色,自成风景。

  “这里的患者,没一个会承认自己是疯子。”

  我在精神病院里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怕他不信我,急切的忍着痛爬起来:“我叫秦歌,二十五岁,曾经在傅氏集团任职策划部经理”

  他绯色的薄唇一抿,语气清冽:“傅氏集团部门经理,你?”

  我不是傻子,听得懂他的质疑,立即说出公司各个部门的办公电话以及传真号。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瞳仁里多了一丝玩味,特别的撩拨人心。

  “所以?你是不是疯子,关我什么事。”

  是啊。

  关他什么事。

  我感到心头的冷意又重了一分:“我”

  这时,护士找了过来,大概是没想到我身边多了个男人,她脸色一僵,问道:“傅少,您怎么来了?这位患者没伤到您吧?”

  我条件反射般缩到男人身后,用力搂着他的腰,“救救我。”

  我感到他腰身一僵,明显很排斥我的触碰。

  可我不敢松开手,因为我怕。怕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怕又一次被护士抓回不见天日的房间里!

  护士见我这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忙手执针筒上前几步,想给我打镇定剂。

  我搂在他腰上的手缠得更紧,声音如同逆风的薄纸一样抖来抖去:“救我求你了!”

  他扫了护士一眼,掏出手机翻了翻,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轻飘飘地问了我一句:“救你,然后你跟我回家,如何?”

  我懵了一下,说实话,我的身体已经瘦得不成样子,哪怕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我也不觉得哪个男人会对我有性趣。

  可这个人要我跟他回家做什么?难不成他的审美观不走寻常路,就爱这一口?

  心里这么想,我发出来的声音,也就透出几分认命的羞耻味道:“好,救我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行。”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直接将我推进车里。

  我看到护士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敢吱声。

  对,是不敢。

  车子开出精神病院好一会,我还是觉得很不真实,忍不住穿过凌乱的头发打量他,“你是精神病院的负责人?”

  他侧过脸,看了几眼我身上的伤,不答反问:“没摔伤筋骨吧?”

  “没、应该没有。”

  他修长的手指一握,打转方向盘,朝沈寒医院的方向开去。

  “去医院看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