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七零年代淘金记

七零年代淘金记

甜饼 著

完本免费

叶悠悠辛墨浓是《七零年代淘金记》小说主角,是由作者甜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叶悠悠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但这一回,公安就问的详细得多了。“叶老太太说你给她的碗里下了药,她才会昏倒,是不是真的。”叶悠悠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奶管着的,我连喝口热水都要问过她才成,上哪儿搞得到药,我们自己病了都是扛过去的,从来吃不上药。”
  上回罗家那个傻子判了无期,要是公安局来了,她是不是也要被拖去坐牢。一听打电话叫公安来人,腿都软了,声音都开始发颤。
  村支书瞧了一眼柳满红的伤,慢条斯理道:“的确用不着找公安的同志,人家那都是办大案子的。”
  老太太还没高兴三秒钟,就听村支书继续道;“叫治安大队的人来就行了,不管是谁打的人,关个几天是要的。”
  村支书也是没办法,整天叫公安往他们叶家村跑,他这个村支书还坐不坐得稳,面子还要不要了。去生产大队开会,不都得嘲笑他啊。
  老太太一听,急了,“离就离,我儿一个大男人,离了你这个搅家精,还能找个黄花大闺女。到时候别来哭着求我儿,就是磕头下跪也不会让你再进家门。”
  柳满红直接看向叶贵,“看到没有,你娘都发话了叫你离婚,你不是孝子吗?赶紧听你娘的话,离婚。”
  “我,我,满红,咱们回去再说,你打我骂我,咋样都行。能不能,不要离婚。”叶贵也是难得的,一气说了这么多的话。
  柳满红摇头,“叶贵,咱们好合好散吧。”
  再也没有指责,再也没有愤怒,失望过后是绝望,一个女人绝望了,她的心就再也回不来了。
  叶贵蹲下来,哭了。

104.2万字更新:2020/02/04

在线阅读

  叶悠悠辛墨浓是《七零年代淘金记》小说主角,是由作者甜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叶悠悠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但这一回,公安就问的详细得多了。“叶老太太说你给她的碗里下了药,她才会昏倒,是不是真的。”叶悠悠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奶管着的,我连喝口热水都要问过她才成,上哪儿搞得到药,我们自己病了都是扛过去的,从来吃不上药。”

免费阅读

  “我要跟你离婚,不跟你一块过了。”柳满红直勾勾看着叶贵,想把这个男人看清楚,十八岁嫁给他,到如今十四年,在他眼里,她柳满红还是个外人。

  “不,我不离婚。”叶贵一听,顿时猛的摇头。

  “不离婚是吧,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就去把钱要回来,还给叶老叔,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离婚。”柳满红的手指着他,大吼道:“去啊,你敢不敢去。”

  叶贵往地上一蹲,又不吭声了。

  叶老婶才知道,原来柳满红要跟叶贵离婚,立刻当起了和事佬,“你这傻孩子,怎么能提离婚的事呢。你离了谁养活你,还有你家二妞,不得受苦啊。”

  “二妞归我,我养活她。”柳满红的内心其实没有她表现的这么镇定,甚至已经开始打鼓,她真的能养活自己跟孩子吗?怒气一散,对未来的恐惧,让她开始焦虑起来。

  甚至于,她开始盼着叶贵能听她的,赶紧把钱要回来,大家都有台阶下。

  叶悠悠很轻易就从柳满红的眼里看出了她的想法,但她并不打算插嘴。

  离婚这个决定对女人来说,特别是这个年代的女人来说,是一件足以影响人生的大事。她不能左右柳满红的决定,这一切都要靠她自己去选择。

  因为这是柳满红的人生,她不能代替别人做决定。

  叶贵嗫嚅嘴唇,最终还是没有站起来。

  柳满红的心彻底凉了,“好,好,这个婚我离定了,你跟你爹妈过去吧。”

  “我不离婚。”叶贵反复强调,他不愿意离婚。

  “我说满红啊,叶贵是个孝子,当晚辈的孝顺长辈也是应该的,你不该这么逼他。就是真离了,以后别人咋说你,你以后还咋过日子。”

  叶老婶又劝,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是自古以来的老想法,别说七十年代,就是再过个三十年四十年,仍然十分有市场。

  “老婶说的对,我不该让叶贵去跟他爹妈翻脸。还是离婚吧,离了婚他就能好好孝顺他爹妈,想咋整咋整,我眼不见心不烦。”

  一见柳满红这么强硬,叶老婶和叶老叔对视一眼,两个人默默退了出去。

  柳满红也不理叶贵,直接问周琴,“你就说吧,手续咋办,上哪儿办。”

  周琴恨恨瞪了一眼叶贵,“你媳妇都要跟你离婚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不离,我们以后好好过,不离,不离成吗?”叶贵低三下四的求着她,他真的不想离婚。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周琴拍拍柳满红的肩膀,“我去隔壁帮他们对帐,你们俩好好谈谈。就算真要离婚,不也得好好谈过之后,双方同意才能离吗?”

  一听要双方同意,叶贵立刻又重复了一句,“我不离。”

  “我怎么听说主席他老人家亲自签字颁布的法律,保障妇女的权利,保障男女平等。打人还不肯离婚,我妈就活该被他打死?真是要打死了,不让他们离婚的人,是不是得偿命?”

  叶悠悠心想,论忽悠你们都是辣鸡。有本事你们试试在网上跟人大战八百回合,再来我面前装。

  周琴意外的多看了叶悠悠一眼,这丫头的嘴皮子可真利索,而且还知道不少事。以前这孩子是啥样,好像不太爱说话吧,这一下子是咋了,竟跟变了个人一样。

  “那也得先谈谈,你这娃子,爹妈离婚你能有啥好处啊。大人怎么都能过,还不是娃遭罪。”周琴去了隔壁,把办公室让给他们一家人。

  叶悠悠把花妮叫到屋外,叮嘱了她几句,便让她先回去。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柳满红和叶悠悠都没说话,对于叶贵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一是无话可说,二是说了也没用。

  你面对一个只会拿不吭声当武器的人,就象拳头打到棉花上,充满沮丧也无处着力。

  柳满红受够了,也不想受了。她沉默了,什么也不说,安静的坐着。

  叶贵慌了,平时柳满红生气了,都是过来捶他骂他,他已经习惯了。这回换她一声不吭,他反而急了,站起来刚走过来,就听到外头传来了叶家老太太的声音。

  “搅家精,我儿子不嫌弃你生了个赔钱货,你还敢离婚。要离婚就光身出户,谁稀罕你不成。”

  “娘,我不离婚。”叶贵看到他娘,赶紧继续重复。

  “不离就带着你媳妇回去,上这儿丢人显眼来了,搅着我们家不得安宁,还要搅得全村都不得安宁是不是。”

  老太太生气的去拉柳满红,叶悠悠不动声色的挡住她。

  “干啥,大的搅家,小的也跟着作妖,小小年纪不学好,学的跟你妈一样,以后看谁家敢要。”

  伸手就要去扇叶悠悠的耳光,她的手高高举起,叶悠悠便往后退出一步,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往后一倒。

  “二妞,二妞,你别吓我啊。”柳满红大叫一声去扶自己的女儿。

  “咋回事,咋回事。”隔壁的人一直注意着动静着,听到大叫就冲了出来。

  正好看到叶悠悠倒在老太太的脚边。

  “我要跟你儿子离婚,以后我跟你们叶家没有任何关系,你凭什么打我女儿。”柳满红指着老太太,冲着周琴和村支书喊道:“你们自己看看,这日子还能不能过。”

  村支书拉长了脸,“你干啥呢,现在是新社会,男女平等。主席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不兴重男轻女那一套啊。”

  老太太是个典型的窝里横,在自己家作天作地撒泼打滚都好使,到了外头就不敢了。村支书抬出新社会这一套,她更是不敢吭声。

  只会小声哼哼道:“咋地了,我教训一下自己儿媳妇也不行。”

  “行了行了,都坐下来谈,柳满红现在提出来要跟叶贵离婚,谈了一下午了,也没谈明白。你这个当娘的,赶紧的,也给劝劝。”

  周琴和村支书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这才把老太太压下来。

  柳满红抱着女儿坐到一边,谁也不看,谁也不理。还是周琴在中间劝老太太,“你儿媳妇刚才说了一桩事,要是应了她,就好好回去过。把借老叔的钱还了,借条销了。”

  叶贵充满希望的看着老太太,如果他娘把钱拿出来,是不是就能不用离婚。

  老太太一听,身子往后一缩,“这是他们欠我的,现在两清了,他们再欠谁的,是他们的事,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叶贵眼神一黯,重新低下头。

  柳满红冷哼,她太清楚老太太了,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周琴和村支书都是摇头,这老太太,真是偏心的没边了。为了五十块钱,儿子儿媳妇要离婚也不管,够绝的。

  “周主任,你就直接说吧,该上哪儿办手续就上哪儿办手续。”柳满红打破了沉默,她满心都是疲惫,只希望快点结束这一切。

  “我不离婚。”叶贵站起来,双拳紧握,眼眶里隐隐有了水光。

  叶悠悠顿时怒了,“你除了不离婚不愿意,还有别的话可说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妈这些年跟你着,除了吃苦还是吃苦,敢情你讨老婆就是为了多个人陪着你吃苦,给叶家当牛做马的是吧。你不离婚,行,电话呢,打给公安局,我妈被人打了,我们要求严惩凶手。等你坐完牢,再谈你愿不愿意。”

  “公安局,打给公安局干啥,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这点子伤算个啥。”老太太一听急了,别人不知道,她知道啊,这伤就是她和大儿媳妇动的手。

  上回罗家那个傻子判了无期,要是公安局来了,她是不是也要被拖去坐牢。一听打电话叫公安来人,腿都软了,声音都开始发颤。

  村支书瞧了一眼柳满红的伤,慢条斯理道:“的确用不着找公安的同志,人家那都是办大案子的。”

  老太太还没高兴三秒钟,就听村支书继续道;“叫治安大队的人来就行了,不管是谁打的人,关个几天是要的。”

  村支书也是没办法,整天叫公安往他们叶家村跑,他这个村支书还坐不坐得稳,面子还要不要了。去生产大队开会,不都得嘲笑他啊。

  老太太一听,急了,“离就离,我儿一个大男人,离了你这个搅家精,还能找个黄花大闺女。到时候别来哭着求我儿,就是磕头下跪也不会让你再进家门。”

  柳满红直接看向叶贵,“看到没有,你娘都发话了叫你离婚,你不是孝子吗?赶紧听你娘的话,离婚。”

  “我,我,满红,咱们回去再说,你打我骂我,咋样都行。能不能,不要离婚。”叶贵也是难得的,一气说了这么多的话。

  柳满红摇头,“叶贵,咱们好合好散吧。”

  再也没有指责,再也没有愤怒,失望过后是绝望,一个女人绝望了,她的心就再也回不来了。

  叶贵蹲下来,哭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