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赖鸿煊方业明

赖鸿煊方业明

忆昔 著

连载中免费

赖鸿煊方业明是《神魔至尊》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由网络作者忆昔写的一本玄幻爽文。“赖鸿煊,赖鸿煊,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一面了么?”姬祈佑看着城头那白衣的身影,忽然放声长笑,跨前一步,高声的叫道。“赖鸿煊已经死了多年,陛下你又何必苦苦相逼。”那被称做赖鸿煊的白衣人停下了抚琴,抬起头来,向着姬祈佑笑了一下,长发散开,露出了他的面容,只觉得整个天地顿时都失去了神采,唯有他的笑容留在尘世之中。
  五年!
  时光匆匆,奔如流水……
  一辆装饰豪华得马车缓缓的停在了青城得城门处,八匹骏马一起仰天嘶鸣了一声,扬起了一片尘土……
  车夫却是一个粗旷的汉子,眼中精光闪现,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车夫,配上着豪华的马车和八匹天下难寻的骏马,一时之间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由得全都向着马车之中投去了好奇的目光,纷纷猜测起了马车之中的主人的身份,想来此人非富即贵,如若不然,那里来的这么大的排场。
  那粗旷的汉子缓步走到了马车边上,向着马车躬身一礼,开口轻声的叫道:“少爷,我们已经到了青城了。”
  “那还等着干什么,进去啊,早就听闻青城之中的青花酿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美酒,我们赶上今日这等盛事,又怎么能够不去痛饮一番呢?”马车之中传出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来,似乎极为的高兴。
  “少爷只怕不是为了这个青花酿,而是为了青城第一花魁才来这青城之中的吧?”马车之中,一个白衣女子已然轻笑了一声,为那人斟满了一杯酒,开口向着马车之中的那个主人轻声的笑道。
  “呵呵,红袖深知我心,久闻这方若彤琴技无双,一舞倾城,无奈她总是闭门谢客,今日恰逢盛会,方若彤在青城之中封琴退隐,我们总要来看看,方才不虚此行。”那人抬起头来,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淡然的笑意,仿佛绚丽的阳光一般,耀人双眼,动人心魄,却是已经消失了五年之久的出云皇子赖鸿煊。

271.71万字更新:2019/12/09

在线阅读

  赖鸿煊方业明是《神魔至尊》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由网络作者忆昔写的一本玄幻爽文。“赖鸿煊,赖鸿煊,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一面了么?”姬祈佑看着城头那白衣的身影,忽然放声长笑,跨前一步,高声的叫道。“赖鸿煊已经死了多年,陛下你又何必苦苦相逼。”那被称做赖鸿煊的白衣人停下了抚琴,抬起头来,向着姬祈佑笑了一下,长发散开,露出了他的面容,只觉得整个天地顿时都失去了神采,唯有他的笑容留在尘世之中。

免费阅读

  神魔历七万三千年。

  神州浩土,战乱纷飞,却正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年代,无数英雄豪杰乘势而起,割据一方,为了这天下,群雄逐鹿,争得头破血流。

  渐渐的,楚国皇帝姬祈佑脱颖而出,七国争霸而唯有楚国独大,姬祈佑十六岁随父兄征战天下,二十七岁的年纪,横扫四方,收拢六国,经过了十一年的苦战,终于来到了六国之中最后残存的出云国的国都之前。

  “报……”

  远处一骑烟尘,军中探马拖着长长的声音向着姬祈佑的中军直冲而来,楚国的士兵们整齐的让开了一条大路来,以方便探马前进,速度虽快,却丝毫也不乱,更加显示出了大楚国作为天下第一强国的兵威来。

  姬祈佑剑眉星目,身姿魁梧,一双眼望着远远奔驰而来的探马,也不知道心中在思索着些什么东西,目光之中看不出丝毫的感情来。

  “启禀陛下,出云国主赖天一拼死抵抗,已经被我军击毙在出云城头。”那探马到了近前,顿时翻身滚下马来,气喘吁吁的向着姬祈佑高声的汇报了起来。

  “大楚威武……陛下神威。”四周的将士们听了这个消息,无不振奋,顿时全都振臂高呼,喊声冲破云霄,直达天际,似乎整个天下都被这威武雄壮的军队给震动的颤抖了起来,四周的风卷起了一片片的回音,久久不绝。

  姬祈佑的目光之中依旧没有丝毫的神采,只是又望着那个探子,似乎知道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后面还有什么一般的。

  “只是方将军正要下令攻城的时候,出云城中,响起了一阵琴声,颇为古怪,方将军不敢轻举妄动,所以特地派我来向陛下请示。”那探马还没有说完,姬祈佑握着腰间长剑的手忽然一紧,轰然站了起来。

  “陛下。”身边的重臣们看到姬祈佑如此,不由得全都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望着姬祈佑,此时的姬祈佑,却和刚才决然不同,双目之中战意昂扬,场外蹄声响起,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冲入场中,姬祈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柔情之色,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出云城前,围城的二十万战士一起跪了下来,向着姬祈佑躬身行礼。

  姬祈佑策马前行,来到了出云城前,停马驻足,双目凝视城墙,耳边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缓如小溪流水,丝丝不绝,急如山泉飞瀑,雨打芭蕉,时而音底而动人心弦,忽而音高而摄人心魄。

  便如高山流水,连绵不绝……

  “我知道你在里面,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死,你出来,让我见你一面。”姬祈佑忽然开口大声的喝了一句,声音传了进去,在远处的虚空不住的回荡。

  “唉!”一声轻轻的叹息传来,城头处,一道白衣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那里,身姿绰绰,风度翩翩,清风吹动他的长发,凌乱,遮挡住了他的面容。

  身边两个女子含笑而立,一人手中持一酒壶,一人手托一盘精致的糕点,双目俱都含情脉脉的望着那白衣身影。

  “赖鸿煊,赖鸿煊,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一面了么?”姬祈佑看着城头那白衣的身影,忽然放声长笑,跨前一步,高声的叫道。

  “赖鸿煊已经死了多年,陛下你又何必苦苦相逼。”那被称做赖鸿煊的白衣人停下了抚琴,抬起头来,向着姬祈佑笑了一下,长发散开,露出了他的面容,只觉得整个天地顿时都失去了神采,唯有他的笑容留在尘世之中。

  “自从一年前,他们说赖天一杀了你,我便不信,我千里征伐,为的便是今日,我竖起绝杀旗,下令城破屠城,便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你一定会出来。”姬祈佑整个人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起来,望着遥立城头的赖鸿煊,大声的呼喝着。

  “呵呵……”赖鸿煊开口轻笑了一声,微微抬起了头来,身边手捧酒壶那女子玉手微扬,轻轻的为赖鸿煊斟满了一杯酒,缓缓得端到了赖鸿煊得面前,赖鸿煊浅浅得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伸手结果,仰脖,一饮而尽,伸手又在面前的古琴上轻轻得拨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阵凌乱得琴声。

  “赖鸿煊。”姬祈佑看着城头的那个身影,低低的又唤了一声,捏着长剑的手上,青筋爆起,似乎恨不得将那长剑捏碎了一般的。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赖鸿煊悠然叹息了一声,抬手,抚琴……

  神魔历七万三千一百三十一年。

  大楚国皇帝姬祈佑攻破了最后一个苟延残喘的出云国,一统神州,纷乱百年的神州,终于又一次安稳了下来,出云国三皇子赖鸿煊于出云城头一曲《神风曲》,百万战士沉醉其中,赖鸿煊自此失踪不见踪影,姬祈佑班师回朝,东海祭天,西川祭祖,江山一统。

  五年!

  时光匆匆,奔如流水……

  一辆装饰豪华得马车缓缓的停在了青城得城门处,八匹骏马一起仰天嘶鸣了一声,扬起了一片尘土……

  车夫却是一个粗旷的汉子,眼中精光闪现,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车夫,配上着豪华的马车和八匹天下难寻的骏马,一时之间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由得全都向着马车之中投去了好奇的目光,纷纷猜测起了马车之中的主人的身份,想来此人非富即贵,如若不然,那里来的这么大的排场。

  那粗旷的汉子缓步走到了马车边上,向着马车躬身一礼,开口轻声的叫道:“少爷,我们已经到了青城了。”

  “那还等着干什么,进去啊,早就听闻青城之中的青花酿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美酒,我们赶上今日这等盛事,又怎么能够不去痛饮一番呢?”马车之中传出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来,似乎极为的高兴。

  “少爷只怕不是为了这个青花酿,而是为了青城第一花魁才来这青城之中的吧?”马车之中,一个白衣女子已然轻笑了一声,为那人斟满了一杯酒,开口向着马车之中的那个主人轻声的笑道。

  “呵呵,红袖深知我心,久闻这方若彤琴技无双,一舞倾城,无奈她总是闭门谢客,今日恰逢盛会,方若彤在青城之中封琴退隐,我们总要来看看,方才不虚此行。”那人抬起头来,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淡然的笑意,仿佛绚丽的阳光一般,耀人双眼,动人心魄,却是已经消失了五年之久的出云皇子赖鸿煊。

  “嘿嘿,少爷说话不老实,什么叫做恰逢其会,明明就是少爷你急匆匆的自己赶来的,足足跑了八千里路,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可是一天也没有休息啊。”另外一个女子坐在一边,轻轻的为赖鸿煊摇动着一把竹扇,一边开口笑道。

  “香寒,有的时候……话不要说得那么直接。”赖鸿煊也不着恼,只是略微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顺手又将酒杯举起,轻轻的啜了一口……

  “呵呵,香寒啊,你在这样,下次少爷只怕都不敢带你出来了呢。”红袖看着赖鸿煊尴尬的模样,也是觉得心中一阵好笑,不由得开口向着香寒轻笑了一声,伸手在她的额头轻轻的点了一下。

  “黑三,你站在外面发什么呆,快些进城,要是耽误了少爷我的大事,以后你都别想再喝酒了。”赖鸿煊忽然皱了皱眉头,开口向着车外叫了一声。

  那个被叫做黑三的粗旷汉子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白牙,低声的接口道:“少爷,不让黑三喝酒,这不是要了黑三的小命么?得了,您坐稳,黑三这就带你进城。”说着,黑三再也不耽搁,飞身上马,手中长鞭一挥,高声的喝道:“驾!!”

  八匹骏马长嘶了一声,四蹄齐扬,向着青城之中绝尘而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