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所求唯有你

所求唯有你

繁花似锦 著

言情

苏瑞冯锦尧小说名字叫《所求唯有你》,此书又名《他情深似海》《既然情深留不住》,作者是繁花似锦。她感觉得到,他是真心实意在帮她,关心他们母子,她也没有再说谢谢,言语太轻,以后,她会找机会报答他。冯锦尧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摇头笑笑,真是一个独立倔强的女人,这也是她迷人的特质之一。
  “宋明煦,你只是一个小三,还没上位呢,你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也不太好吧。”
  对方的语气客气了几分:“他真的在开会,没时间接电话。”
  “我会告诉他,你给他打过电话,但我不能保证,他会回家,你也是知道的,他是一个成年成熟的男人,有他自己的主张,谁也强迫不了他,你说是吧?”
  苏瑞挂了电话,再说下去,只是给这个女人机会侮辱自己。
  一个小时后,冯锦尧带着泡泡回来,小家伙吃了美味,心情很好,在她旁边说个不停:“妈妈,冯叔叔带我去吃的那家餐厅很好吃哦,改天我带你去。”
  她捏捏儿子的脸,转头看着正在盛汤的冯锦尧,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清贵俊美如常,专注盛汤的样子,让人感觉很暖。
  他带回来的汤,也是滋补骨汤,香气四溢。

10.8万字更新:2019/11/07

在线阅读

  苏瑞冯锦尧小说名字叫《所求唯有你》,此书又名《他情深似海》《既然情深留不住》,作者是繁花似锦。她感觉得到,他是真心实意在帮她,关心他们母子,她也没有再说谢谢,言语太轻,以后,她会找机会报答他。冯锦尧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摇头笑笑,真是一个独立倔强的女人,这也是她迷人的特质之一。

免费阅读

  她想打电话给傅临深,让他来医院,但想起昨天她打电话过去求助时,听到的,再加上自己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动都动不了,应付不过来,就没有打过去。

  冯锦尧留在医院里,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们母子。

  第二天下午,她已经可以起身下床了。

  冯锦尧扶着她:“你最好还是在床上再躺两天。”这个女人,太逞强了。

  她笑笑:“动动恢复得快。”

  他的目光停在她的脸上,她是想尽快恢复吧,毕竟她现在可是内忧外患。

  明明清清瘦瘦的,身体也不太好,却能够阻挡得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劫匪,全凭的是强大的意志力,和对儿子的爱。

  越是这样,他看她,就越心疼。

  他扶着她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傅恒开着他的玩具车,一会儿在前面引路,一会儿在后面跟着。

  到了晚饭的时间,冯锦尧将泡泡抱起:“我们去吃饭啰!”

  泡泡高兴地向妈妈挥手:“妈妈,我们给你带好吃的!”

  她躺在病床上,微笑着目送他们出病房。

  泡泡性格活泼,又是冯锦尧开车救了他们母子,在孩子的心里,他就是英雄一般的人物,而他又知道怎么哄孩子,两天相处下来,他们的感情很好。

  病房的门关上,两人的声音消失在门外,她的脸色冷了下来。

  她拿出手机,给傅临深打电话。

  虽然他们现在感情出了问题,但他还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是她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应该来这里帮忙,照顾泡泡。

  冯锦尧已经帮了他们很多,她不能再麻烦他了。

  电话接通,传来一个声音。

  “喂?”

  她只觉一道闪电击进脑海,不由坐直了身体,伤口处传来一阵疼痛,却不及胸口处的万分之一。

  她打的是她老公的电脑,接电话的人,是宋明煦。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宋明煦,把电话给我老公。”

  电话里的声音盛气凌人:“临深不方便接电话。”

  “宋明煦,你只是一个小三,还没上位呢,你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也不太好吧。”

  对方的语气客气了几分:“他真的在开会,没时间接电话。”

  “我会告诉他,你给他打过电话,但我不能保证,他会回家,你也是知道的,他是一个成年成熟的男人,有他自己的主张,谁也强迫不了他,你说是吧?”

  苏瑞挂了电话,再说下去,只是给这个女人机会侮辱自己。

  一个小时后,冯锦尧带着泡泡回来,小家伙吃了美味,心情很好,在她旁边说个不停:“妈妈,冯叔叔带我去吃的那家餐厅很好吃哦,改天我带你去。”

  她捏捏儿子的脸,转头看着正在盛汤的冯锦尧,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清贵俊美如常,专注盛汤的样子,让人感觉很暖。

  他带回来的汤,也是滋补骨汤,香气四溢。

  一个关系普通的外人,尚且能做到这一步,而她深爱了十年的丈夫,却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

  她的眼睛又红了,心酸得眼泪就要往外流。

  冯锦尧将汤递到她的眼前:“我喂你?”

  她怔了一下,立刻接了过来。

  除了傅临深之外,她不习惯和其他的男人太接近。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看到她的眼睛,神色就凝了下来。

  她扯了扯嘴角:“被热气熏到的。”

  他笑笑,看破不说破。

  她喝了几口汤,安抚好自己的情绪,向冯锦尧:“你回去吧。”

  男人怔了一下,摇头笑笑。

  他知道她已经给傅临深打过电话了,却没人来,他要是走了,这对母子,就真的没人照顾了。

  泡泡凑过来,伏在两人之间的床边,看着他们。

  孩子前两天还被劫持,又亲眼看到妈妈和坏人搏斗,被捅刀子,心里是没有安全感的,一听冯叔叔要走,就靠了过来。

  苏瑞一愣:“你……你工作不忙吗?”

  “不忙。”

  她一噎。

  他伸出手,摸着泡泡的脑袋:“怎么说,我也是老板,有人为我工作。”

  泡泡仰起小脑袋,两眼发光的看着他,安心下来。

  她看着这一幕就心疼。

  再看着冯锦尧:“真是欠你太多了。”哪有当老板不忙的,他是有心。

  “不是亏欠,是我自愿的。”

  她怔看着他,他不会又说什么喜欢自己之类的胡话吧。

  “就当欠我的,以后连本带利还我就是了。”

  “嗯。”她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泡泡,来。”他将孩子抱起,带着他去开玩具车。

  她看着他们,很安心。

  晚上,临睡之前,泡泡伏在妈妈的怀里,小声地问道:“妈妈,爸爸呢?他怎么不来看我们?”

  她看着儿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眼睛红红的,看得出来,他很想爸爸,也很需要爸爸。

  她心中的万般情绪又涌了上来,心如油煎。

  她转头,看了眼另一张床上,正在看书的冯锦尧,此刻,他也正看着她。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