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我想做你的余生

我想做你的余生

东篱 著

言情

《我想做你的余生》小说男女主角是花阮贺之舟,是由网络作者东篱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贺之舟,晗晗又高烧起来了,你可不可以送我们去医院?”拦住贺之舟的去路,花阮低声下气的祈求着。“你自己不知道去吗?让开!”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女人,贺之舟眉头紧皱,眼中厌恶之色毫不掩饰。
  “好呀!”于蓝马上又开心的点了点头。
  她目光又落到了花阮身上,心底嗤笑,却故作为难,“可是,之舟,花阮小姐被我撞到了。要不,我们先送她去医院看看?”
  “不用管她!她死了更好!”冷厉的扫了眼花阮,贺之舟牵着于蓝准备离开。
  于蓝回过头,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花阮,我的男人,是你能妄想的?
  “贺之舟,你别走。”眼见着贺之舟要离开,花阮顾不得头上的伤,扑到他的脚边,手紧紧拽住他的裤脚,卑微的哀求着,“贺之舟,晗晗病的真的很厉害,拖下去会烧坏脑子的,你可不可以顺路把晗晗送去医院?你不送,叫人送,也可以的。我求你,求求你……”
  “滚!”贺之舟像被脏东西碰到,毫不犹豫的一脚,将花阮狠狠的踹到了一边。

5万字更新:2019/11/05

在线阅读

  《我想做你的余生》小说男女主角是花阮贺之舟,是由网络作者东篱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贺之舟,晗晗又高烧起来了,你可不可以送我们去医院?”拦住贺之舟的去路,花阮低声下气的祈求着。“你自己不知道去吗?让开!”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女人,贺之舟眉头紧皱,眼中厌恶之色毫不掩饰。

免费阅读

  是她将晗晗生下来,受这些苦!

  她不该心存侥幸,以为两人有了孩子,贺之舟就有可能对她多些关注,甚至会喜欢她。

  花阮仓皇狼狈的逃离贺之舟的房间。

  回到客卧,她双眼发酸的看着晗晗。

  心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晗晗才一岁多点,放在寻常人家里,正是被爸爸捧在手心里哄着、宠着、疼着的。

  可现在,她却只能跟着自己受苦。

  是她对不起晗晗!

  这一夜,花阮的心,备受煎熬,她几乎是彻夜未眠。

  早上,晗晗又高烧到了39度。

  花阮听到主卧传来了关门的声音,贺之舟要出门了。

  她当即下楼,追了上去。

  “贺之舟,晗晗又高烧起来了,你可不可以送我们去医院?”拦住贺之舟的去路,花阮低声下气的祈求着。

  “你自己不知道去吗?让开!”

  看着眼前蓬头垢面的女人,贺之舟眉头紧皱,眼中厌恶之色毫不掩饰。

  “贺之舟,我求求你了,就麻烦你一次,好不好?”花阮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些哭腔了。

  御景别墅这边,都是身份贵重的人居住的多,出行都有私车,出租车根本不会过来。

  昨夜,花阮带晗晗去医院,是走了好远的路,才遇到一个好心的车主,顺路将她带到闹市的。

  “花阮,我说话你听不见吗?我叫你让开!”

  贺之舟神色烦躁的将她推开。

  “砰。”

  “吱兹……”

  撞击声和紧急刹车声,同时响起。

  花阮被突然驶来的车撞翻在地。

  她躺在地上,一阵头晕目眩,后脑勺被撞到了,有温热的血流出。

  跑车里,下来了一个女人,是于蓝。

  看着狼狈的花阮,于蓝的眼底划过得意,却又故作惊讶和歉疚的向花阮伸出手,“花阮小姐,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突然蹿出来,撞到你,实在抱歉。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

  如果不是看到她眼里的得意,花阮真的会以为她是个温柔大方的女人。

  “蓝儿,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贺之舟低沉的声音,流露出了些许的愉悦。

  花阮看到,他看于蓝的眼神,温柔缱绻,那冷峻的脸庞也变得柔和了。

  这是花阮从未见过的贺之舟。

  捂着伤口,花阮心里划过苦涩和痛意。

  贺之舟果然深爱着于蓝,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她。

  哪怕她这个妻子,被车撞了,受了伤,他都视若无睹,浑然不在意。

  没有一句关心的话!

  “因为我想和你一起用早餐啊!”于蓝娇俏的回道,看贺之舟的眼神满含情意。

  可瞬间,于蓝的脸上又露出了一抹伤感,双眼含痛,“我好想念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今天能不能陪陪我?”

  她的声音迟疑又小心翼翼,似乎还有些伤心。

  贺之舟的眼中当即闪过心疼和歉疚,轻柔的揉了揉于蓝的头发,“不仅今天,我以后都会一直陪着你。”

  想到于蓝是他名正言顺的女友,原本两人就要结婚了的,却因为花阮的算计,让这美好的一切都变了。

  贺之舟的心里又生出了一股戾气,对花阮的憎恨到了极点。

  目光冷厉的剜了花阮一眼,他一定要和她离婚!

  “好呀!”于蓝马上又开心的点了点头。

  她目光又落到了花阮身上,心底嗤笑,却故作为难,“可是,之舟,花阮小姐被我撞到了。要不,我们先送她去医院看看?”

  “不用管她!她死了更好!”冷厉的扫了眼花阮,贺之舟牵着于蓝准备离开。

  于蓝回过头,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花阮,我的男人,是你能妄想的?

  “贺之舟,你别走。”眼见着贺之舟要离开,花阮顾不得头上的伤,扑到他的脚边,手紧紧拽住他的裤脚,卑微的哀求着,“贺之舟,晗晗病的真的很厉害,拖下去会烧坏脑子的,你可不可以顺路把晗晗送去医院?你不送,叫人送,也可以的。我求你,求求你……”

  “滚!”贺之舟像被脏东西碰到,毫不犹豫的一脚,将花阮狠狠的踹到了一边。

  轰的一声,开车扬长而去。

  花阮捂着发疼的肩膀,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心一阵一阵的绞痛。

  楼上,女儿发着高烧。

  楼下,她被人撞的头破血流。

  她的丈夫,就这样抛下妻儿,和别的女人扬长而去。

  贺之舟,丈夫不像丈夫,父亲不像父亲!

  花阮不知道,她守着这段婚姻,到底是在坚持什么?有什么用?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