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深只愿如初见

情深只愿如初见

秋笙 著

言情总裁

《情深只愿如初见》小说主角是温宁陆晋渊,此书又名《也曾嗜你如命》《总裁的新婚罪妻》,作者是秋笙。“这是我的孙子陆晋渊,昏迷不醒已经有三年,他就是当初被你撞伤的人。”温宁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忍不住握紧了拳,未经修剪的指甲嵌入掌心刺破皮肤,她却浑然不觉,紧盯着面前的男人。原来,是他!温宁知道他也是受害者,可是,一想到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在监狱里被报复,被故意折磨,便很难保持平静。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一道苍老却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入耳中,温宁的心却跳的更快……
  她直觉,这一次出行,足以改变她人生的轨迹。
  坐立难安许久后,车停了,温宁下了车,被一个男人抓着七拐八拐地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有人粗暴地将她头上的遮盖取下,沉浸于黑暗许久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感到刺眼。
  温宁适应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一个老人站在不远处,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自有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场。
  这就是把她带出来的人,是她得罪不起的人。
  温宁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盯着鞋尖,她很怕这个人会突然被惹怒对她做什么,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83万字更新:2019/10/09

在线阅读

  《情深只愿如初见》小说主角是温宁陆晋渊,此书又名《也曾嗜你如命》《总裁的新婚罪妻》,作者是秋笙。“这是我的孙子陆晋渊,昏迷不醒已经有三年,他就是当初被你撞伤的人。”温宁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忍不住握紧了拳,未经修剪的指甲嵌入掌心刺破皮肤,她却浑然不觉,紧盯着面前的男人。原来,是他!温宁知道他也是受害者,可是,一想到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在监狱里被报复,被故意折磨,便很难保持平静。

免费阅读

  深夜,江城女子监狱,死寂寒冷。

  温宁蜷在床上,身上的被褥薄得可怜,丝毫抵不住严寒的侵袭,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泛疼的膝盖,关节处那种蚀骨的疼痒,让她整夜整夜无法入睡。

  三年了,本以为已经习惯这种苦,可她终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多年来累积下来的病痛,让这个冬天愈发难熬,温宁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出狱的那一天。

  三年前被迫顶下罪名后,她被判重刑十年,如今,还有七年。

  因为疼,温宁挪了挪身子,床铺晃动吵醒了旁边人,她暴躁地起身,一把抓住了温宁的头发。

  温宁对上那女人狠戾的脸,表情麻木,挨打,她已经习惯了。

  只是她的沉默并没有换来别人的心软,重重的一巴掌眼看要扇下来,温宁连躲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她打,打够了,也就过去了。

  正闭着眼睛等着疼痛降临,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温宁,出来!”

  温宁张开眼睛,那女人一把甩开她,“算你走运。”

  她慢吞吞地穿好了唯一一件还算能见人的衣服,跟在狱警身后走了出去,“发生了什么事?”

  “闭上嘴,不该问的别问!”

  狱警没有多说,给温宁戴上了手铐和头套。

  黑暗,带来了未知和恐惧,温宁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走了一会儿,她被带上了一辆车,“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温宁听着引擎启动的声音,内心惊恐到了极点。

  这样被人一声不响地带走,让她有一种即将被无声无息处理掉的错觉。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一道苍老却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入耳中,温宁的心却跳的更快……

  她直觉,这一次出行,足以改变她人生的轨迹。

  坐立难安许久后,车停了,温宁下了车,被一个男人抓着七拐八拐地走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有人粗暴地将她头上的遮盖取下,沉浸于黑暗许久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感到刺眼。

  温宁适应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一个老人站在不远处,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自有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场。

  这就是把她带出来的人,是她得罪不起的人。

  温宁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盯着鞋尖,她很怕这个人会突然被惹怒对她做什么,她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是这样,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取消指控让你提前出狱。”

  老人话音未落,温宁心急地打断了他,“我同意。”

  “你不怕我对你不利?”老人诧异于她的急切。

  温宁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比现在更差。再者说,你如果真的要对我下手,我相信自己根本没有站在这里的机会。”

  这个人,可以把她从监狱里带出来,也能撤销指控还她自由,也一定能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而她还不想死。

  老人点了点头,“话虽如此,你还是要了解一下再决定。”

  说完,推开门率先进了房间,温宁跟着,这才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虽然身上穿着的是病号服,双眼紧闭着,却依旧无损他的精致贵气,如同雕塑般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勾勒出让女人无法抗拒的轮廓。

  温宁可以想见这男人曾经的优秀,而这样的人,和她这种人显然没什么关系,她掩饰不住困惑。

  “这是我的孙子陆晋渊,昏迷不醒已经有三年,他就是当初被你撞伤的人。”

  温宁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她忍不住握紧了拳,未经修剪的指甲嵌入掌心刺破皮肤,她却浑然不觉,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原来,是他!

  温宁知道他也是受害者,可是,一想到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在监狱里被报复,被故意折磨,便很难保持平静。

  愤怒,委屈和惊诧交织,可她终究却只能强忍着,装出一派平静。

  老人见她手发抖,还以为她是愧疚,“晋渊现在昏迷不醒,需要一个女人和他结婚贴身照顾,因为某些原因,人选是你,你觉得,怎么样?”

  温宁沉默了片刻,结婚?和陆晋渊这样的男人结婚?

  即便没有进监狱,凭她的家世要嫁入陆家这样的豪门也绝对是痴心妄想。

  她明白,陆家一定在谋划什么……

  可是,她没有拒绝的资格。

  她只有两条路。

  要么,嫁给面前这个活死人,踏上一条前途未卜的路。

  要么,回到监狱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直至刑满释放。

  无论哪一步,都是牢笼,她直直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陆晋渊,眼中复杂的情绪翻涌。

  “我……”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