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灵魂摆渡人

灵魂摆渡人

明月猩猩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郑改革欢欢的小说名字叫《灵魂摆渡人》,此书又名《渡阴人》,是由网络作者明月猩猩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小说。临行爷爷让我小心,嘱咐我不要泄露渡阴人的身份,只能说自己是个道士。不能泄露渡阴人身份,这是我这一行的规矩,至于为什么,没人说得出个所以然,我后来遇见过不守规矩的人,那人下场极为凄惨。
  如果按古书里面说的,这里面的鬼,马上就要变成厉鬼。
  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渡阴,我准备去找中年人开口,直接告诉他利弊,让他把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接着问了一个佣人,我找到了中年人的房间。
  敲响房门,半天没人回应,可能还在睡觉,我又用力了一点,不过完全没有动静。
  我疑惑的问佣人中年人是不是出去了,佣人摇头,我微愣,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不敲门就去拧把手,不过反锁了。
  “东家?快开门!”
  我大喊了一声,依然没人回应。
  出事了!
  我忙问谁有钥匙,佣人说你房间不是有一把钥匙吗?
  我一愣,带佣人过去,佣人指着钥匙说,没错,就是这把。

93万字更新:2019/09/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郑改革欢欢的小说名字叫《灵魂摆渡人》,此书又名《渡阴人》,是由网络作者明月猩猩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小说。临行爷爷让我小心,嘱咐我不要泄露渡阴人的身份,只能说自己是个道士。不能泄露渡阴人身份,这是我这一行的规矩,至于为什么,没人说得出个所以然,我后来遇见过不守规矩的人,那人下场极为凄惨。

免费阅读

  我听完恍然大悟,爷爷又鄙夷的说其实这些书里面都有写,只是我太笨才读不懂,让我以后笨鸟先飞好好学。

  一听这话,我脸都黑了,这是正常人看得懂的东西吗?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还是十分老实的点头答应。

  没想到,平时看古文和看天书一样的我,对这本古书里面写的东西理解的非常快,才一年时间,就读懂了大半的甲骨文。

  再说我爷爷,自上次的事情过后,身体一直不好,也不再帮人处理阴阳方面的事情,只是偶尔出医,补贴家用。

  按爷爷的话来说,我现在算是小有成就,到了自己渡阴的时候,所以他就给我起了一卦,卦象十分含糊,说是马上就会有人上门,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就有一个衣着得体的中年胖子找了过来,说他母亲死了,让爷爷去做法事。

  本来我是想回绝的,因为我们渡阴人只渡那些投不了胎的冤死鬼恶鬼,但爷爷阻止了我,答应了中年人的要求,让我随中年人去,起初中年人有些不喜,不过给爷爷瞪了两眼,就满脸堆笑的答应了,我暗暗称奇,爷爷在这附近似乎还是很有威望。

  临行爷爷让我小心,嘱咐我不要泄露渡阴人的身份,只能说自己是个道士。

  不能泄露渡阴人身份,这是我这一行的规矩,至于为什么,没人说得出个所以然,我后来遇见过不守规矩的人,那人下场极为凄惨,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我与爷爷道别,随着中年人离开,他告诉我他母亲的灵柩抬不出灵堂,让我想不到把灵柩弄出去就行,我说这是他母亲有遗愿未了,中年人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直道没有那回事,让我把灵柩弄出灵堂就行,其他的事不要管,他已经找大师处理过了。

  我不屑的撇了中年人一眼,他说已经找大师处理好了,可是,如果处理好了棺材怎么会出不去,他肯定找了个神棍。

  中年人的家在隔壁镇子,房子是有三层楼高的洋房,看得我目瞪口呆,乖乖,这比乡政府都要气派。

  我们进院子,一男一女迎了出来,这是中年人的妻子和兄弟,他们本来是笑的很开心,可一见我是个毛头小子,笑容就凝固,中年人咳嗽了两声,说我是郑大师的孙子,那两人才热情了一些,把我请进了房子,在大门旁边有一只黑猫,中年人有些厌烦的说是他母亲养的。

  喵,喵,喵。

  黑猫突然叫了起来,碧绿色的眼睛盯着我,我不由觉得心慌,直接就让中年人带我去了灵堂。

  灵堂里的装饰没有什么特别,花圈白布,我看了一眼灵柩,翻了翻尸体的眼皮,立觉怵目惊心,死者的瞳孔聚而不散,我慌忙收手,上了三炷香。

  一会后,香烧成两短一长,我皱眉,这是大凶的意思,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想要害人性命,可是,这里的死者就只有老太太,不干净的东西只能是她,可是,她要杀谁,难道是自己儿子吗?我觉得一阵头疼,果然,这次渡阴不会轻松,接着我告诉中年人要先住一个晚上,中年人很快就吩咐了下去。

  我住一个晚上,主要是想探一探危险程度,死者瞳孔聚而不散,这可是死不瞑目!如果自己处理不了,就贸然渡阴,恐怕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稍息,佣人来了,把我带去了客房。

  虽然说是客房,但还是让我瞠目结舌,床铺贵重桌子乃至梳妆台,都是分外奢华。

  夜里,熄了灯,我从包里拿出了两支白蜡烛,放在了房门口又对着念了一段咒,这是我们渡阴人才有的特殊法门,点燃蜡烛,如果火光呈现青色,就说明死者有怨气。

  我点燃蜡烛,心沉了几分,目光死死盯着火苗,接着,火苗不出意料的变成了青色,但出乎意料的是,这火光几乎是接近了绿色,也就是说,这里的鬼魂,已经变成了怨鬼,而且怨气极深。

  我舌桥不下:“那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这时,一道窸窸窣窣的声音卒然从我的房间里响了起来,我微微抬头,汗毛竖起,机械的回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但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在不断的放大!

  是哪里的声音?

  是衣柜!

  我犹豫了片刻,在额头上写了一个甲骨文的日字,踱步靠近,迅速打开衣柜,里面没有东西,但是哐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我心脏直窜到了嗓子眼,低头一看,发现只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破碗,和这富丽堂皇的房间格格不入,仔细看,似乎是猫狗用的。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把碗放回去,关起柜门,回头,只见先去青色的光芒,变成了淡红色!接着,一阵冷风把蜡烛熄灭了。

  房间的窗户和门都是关着的,这风到底是哪里来的!我的心像有蚂蚁在爬,难受的要死。

  我再一次点燃蜡烛,可是很快就会被诡异的冷风吹灭,重复几次,我脑袋里冒出了鬼吹灯这三个字。

  鬼吹灯,顾名思义,就是鬼把灯吹灭,所以,这间房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按照刚刚那个架势,这东西肯定不好对付!

  现在我最想做的事,就是马上离开这破地方,回家把头闷被子里,这破事谁爱管谁管去,反正爷不伺候了,不过很明显,这不可能。

  我静了静心,暗示自己没什么好怕的,然后小心翼翼搜索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奇怪的东西,不过我知道,不干净的东西就在这房间里,而且说不准现在就在看着我。

  要想对付房间里的家伙,唯一的办法就是那甲骨文画符了,不过,现在我只掌握了两三个最简单的字,这完全没什么用处,就是个绣花架子。

  继续在这杵着也无济于事,我打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想法,睡觉了,床我反复检查过,里面没有东西。

  然而,鬼神之事,如果眼睛看有用,那还要我们这些抓鬼的渡鬼的来干什么?

  我这才刚刚躺上去,就感觉到一只干瘪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可一掀开被子,就什么都没有。

  再这样下去,明天早上起来我准得变成神经病,于是我用棉花塞住了耳朵 ,闭着眼睛开始睡觉,除非是厉鬼,否则都无法直接害人,我读了一年的古书,这点东西还是清楚的。

  接着,又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比如指甲抓墙壁,弹珠声,敲门声,我就蒙着头不理会,心里嘚瑟的说,咋样,不服拿刀砍文啊?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在鞋子旁边发现了一把钥匙,我看都懒得看一眼,径直走开,开玩笑,这东西要是碰了,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上次村里就有一个人,捡了一条来路不明的项链,然后很是高兴的自己戴了起来,结果,这人在种田的时候摔倒,脖子正好摔在一块石头上,当场死亡。

  不用乱碰来路不明的东西,这事爷爷也和我说过很多次。

  到门口,我发现在鞋架上多出了一双绣花的老式鞋子,谁会穿这种鞋子?中年人母亲的样子浮现了出来,难道是她?浑身一颤,我逃命一样跑了出去。

  这里太诡异了!

  如果按古书里面说的,这里面的鬼,马上就要变成厉鬼。

  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渡阴,我准备去找中年人开口,直接告诉他利弊,让他把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接着问了一个佣人,我找到了中年人的房间。

  敲响房门,半天没人回应,可能还在睡觉,我又用力了一点,不过完全没有动静。

  我疑惑的问佣人中年人是不是出去了,佣人摇头,我微愣,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不敲门就去拧把手,不过反锁了。

  “东家?快开门!”

  我大喊了一声,依然没人回应。

  出事了!

  我忙问谁有钥匙,佣人说你房间不是有一把钥匙吗?

  我一愣,带佣人过去,佣人指着钥匙说,没错,就是这把。

  我一听就要去捡,可是手快要碰到钥匙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他怎么会知道我房间有钥匙?

  我觉得不妙,正要回头,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中年人,而我旁边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佣人?

  中年人说:“小师傅,你在干什么。”

  我定了定神,问:“东家,刚刚有没有看见一个哟男人情?”

  中年人奇怪的说:“今天佣人休息,晚上才会回来。”

  我又问:“二楼最里面的是谁的房间?”

  中年人愣了愣说:“那是我妈的房间...”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冰冷。

  再一看门口的鞋架,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