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龙棺古墓

龙棺古墓

三两二钱 著

都市

林八千李雪小说名字叫《龙棺古墓》,此书又名《龙抬棺》《八千笔记》《诡墓龙棺》,是由网络作者三两二钱写的一本现代灵异小说。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装问爷爷道。
  “林昆仑。”爷爷道。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
  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
  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

35.4万字更新:2019/09/17

在线阅读

  林八千李雪小说名字叫《龙棺古墓》,此书又名《龙抬棺》《八千笔记》《诡墓龙棺》,是由网络作者三两二钱写的一本现代灵异小说。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

免费阅读

  “那你呢?”领导问道。

  “我没事,快下山!”中山装吼道,此刻我听那脚步声还有那朵黑云,已经漂到了不归林的中央部位。

  “下山!都给我下山,不准回头看听到了没有!”领导立马下了命令,那些士兵们各个训练有素,立马开始撤退下山,吴队长拉着我爷爷,我爷爷抱着我也开始往山下跑去,吴队长一边跑一边道:“娘的,这青龙山里的妖怪好生厉害!军分区请来奉若上宾的高人竟然也拿他没有办法!”

  我们就这样匆忙的下山,而此刻的山上却忽然起了狂风,转瞬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几乎是接踵而至,爷爷抱着我抬头看着天,念叨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妖怪,竟然能引的天降异象?”

  “爷爷爷爷,那个叔叔不会有事吧?他能对付这么厉害的妖怪吗?”我担心的问爷爷道。

  “应该不会有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他跪地念叨的是阴文,是早已失传的跟鬼怪妖邪交流的文字。我只是听老瞎子念叨过,这话连老瞎子都不会说,没想到他那么年轻竟然有如此的本事。”爷爷道。

  大雨倾盆而下,下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下的路面泥泞不堪,我们跑的非常狼狈跑到了半山腰的拐角,我对青龙山前山也是非常熟悉,我知道这个地方是最后一个回头可以看到不归林前古碑的地方,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定然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心中既担心那个中山装的安全,又好奇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他现在是在跪着,还是在跟那个妖怪打斗?我心里无比的挣扎,最后我决定看一眼,只一眼,要是不看一眼我想我以后睡觉都不会踏实!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从爷爷的肩膀处伸出来,望向了那石碑的方向。

  我看到了那个中山装,此刻站在大雨中的他,脱掉了上衣,在他的身上,环绕着一条青龙。

  此刻的他,没有跪,而是站在那里。

  而在石碑的前面,那黑色的雾气,凝聚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鬼脸。

  站立的赤膊的中山装,抬着头,正与那巨大无比的鬼脸对峙。

  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场景,一个身环青龙的人,与一个比他高大无数倍的鬼脸对峙抗衡,气势不输半分!

  那中山装猛然的一跺脚,似乎要跟那个黑气凝聚的鬼脸决一死战,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的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摁下了我的脑袋,爷爷怒斥道:“看什么?你不要命了?!”

  爷爷摁下了我的脑袋,抱着我火速的下了山,这时候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半山腰的方向,可是这个地方却看不到那个中山装的身影,那军区首长急的团团转,让士兵们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山去救人,就这样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那中山装摇摇晃晃的下了山,遗憾的是他已经穿上了衣服,身上也看不到那条青龙。

  下了山之后他似乎非常的累,一头钻进了军车里,过了一会儿首长下令军队的人也要撤了,这时候我爷爷抱着我看着吴队长道:“吴队长,借一步说话,你是不是想让你的弟兄们活着回来?”

  吴队长立马激动了起来,他看着爷爷道:“老先生何出此言?您不是说没有办法吗?”

  “三日之内,你让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单独来见我,我便想办法救出你的那些弟兄。这件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爷爷一脸凝重的对吴队长说道。

  吴队长肯定是想他的那些弟兄们能够救出来的,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开着车去办事,吴队长走后我问爷爷道:“爷爷,你要是能救那些警察为什么不肯早点帮忙呢?那些警察叔叔也挺可怜的。”

  爷爷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乘风老道士保你到二十三岁,我总要找个人帮你渡那二十三岁的生死劫啊!”

  吴队长是个有办法的人,第二天早上我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个中山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们的屋子里,他正站在墙边看着那挂在墙上老道士留下的九十四枚铜钱剑,这个中山装现在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所以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十分紧张的道:“叔叔,我爷爷去地里干活了,说是太阳出来就回来,要不我去地里叫他?”

  中山装回头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等他。”

  过了大半个小时,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了,看到中山装,他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去泡茶,泡好了茶之后,俩人就坐在桌子边一开始谁也没有说法,过了一会儿,中山装说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听见你起老瞎子,说老瞎子告诉你观香术乃是请偏神,这个见解非常独到,可否详细说一下老瞎子?”

  “我知道,老瞎子就是我爷爷的半个师傅,是个阴阳先生。”我道。

  “孩子说的没错,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他,跟着他闯荡江湖了些年,没学到什么本事,就在这青龙山下给乡亲们看个风水啥的,年轻人,莫非你认识老瞎子不成?”爷爷拿起铜烟枪抽了一口烟道。

  那中山装的眼睛落在爷爷的那杆铜烟枪上,我看到有一丝震惊从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不过他立马就恢复了平静点头道:“不认识,我只是听我师傅说过,江南有个刘瞎子,半疯半魔半神仙,我以为是同一个人,想必是错了。”

  爷爷笑道:“先生您是少年英才,想必尊师更是神仙中人,老瞎子只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没有几斤真本领,怎么会与尊师结交。”

  中山装看了看我爷爷,点头道:“可能是吧。我听吴队长说,你有办法救那些进了青龙山的警察?”

  “不是我能救,而是他能救。”爷爷笑着指了指我道。

  我吓了一跳,那个中山装也是吃了一惊道:“他?”

  爷爷站了起来,噗通一声给这个中山装跪了下来道:“实不相瞒,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的亲娘曾入青龙山后山三年而出,四个月后生下了他,之后她的亲娘便含恨而死,此子命格奇特,但于天地而不容,龙虎山的乘风老道曾留下本命剑,护这孩子二十三年阳寿,今日斗胆,请先生护这孩子余生周全。”

  中山装猛然的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那手指死死的扣在了我的脉搏上,这下我真的吓住了,慌忙向爷爷求救,爷爷却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你别怕。”

  那中山装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的脉搏,我觉得有一丝凉气从我的脉搏进入我的身体,游遍我的全身再次的从脉搏里游了出来。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我的手冷笑的看着我爷爷道:“你好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就是那江南的刘瞎子还活着,也不敢让这孩子活命!”

  爷爷磕头道:“非我老汉有何私心,实在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的娘亲秀儿又是极其孤苦之人。我实在是心生怜悯,这才留下孩子的性命。”

  “你以为拿那些警察的命跟我做这个交易我就会同意了?你疯了,我没疯!”中山装说道,说完他直接就要离开家里。

  “先生!我有三子一孙,虽不成器,却不缺抬棺之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点,心性却也伶俐,若是先生不嫌弃,可以带在身边,哪怕是当个使唤的书童也好。”爷爷把脸深深的埋在地上对中山装叫道。

  中山装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爷爷,又看了看我道:“孩子我不带走,先跟在你身边,等需要的时候我会过来。”

  爷爷再次磕头道:“林更臣谢过先生!”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林老汉,我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然你先帮我养着这个孩子,我便也帮你养一个孩子,我听人说你有一个亲孙子,先天智力便有些问题,我可带走帮你抚养,也算还你暂带林八千之恩情,不知你可愿意。”

  早前就曾说过,阴阳先生命中注定五弊三缺,爷爷虽然只学了老瞎子留下的那本入门古书,依旧犯了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指钱权命。奶奶在剩下三叔之后便大出血死了,留下爷爷独立抚养三个儿子,老而无妻为鳏,爷爷便犯了鳏字。

  之后二叔在幼年的时候走失,剩下了大伯跟三叔,三叔是个混世魔王,一直不肯成家就知道打架斗狠,而大伯虽然是村子里的小学老师过的相对平静,可是大伯家的独子也是林家唯一的后人却智力有点问题,村子里的人都叫他傻根儿,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踏入了这一行所致,所以爷爷一直对三叔出去混社会十分的反感,他害怕哪一天三叔就横尸街头。

  此时中山装竟然开口要带走傻根儿,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站了起来道:“先生稍等。”

  爷爷几乎是跑着出的门,不一会儿便带着傻根儿来到了这个中山装的跟前,后面跟着我大伯还有不停抹眼泪的大娘,爷爷抱着傻根儿直接递给了中山装,傻根儿拖着鼻涕在傻笑完全不知道要经历什么,看到我他咧嘴一笑道:“弟,喏!吃糖!”

  村子里的人都说林更臣有俩极品的孙子,一个是个傻子,一个是个孽障。

  我跟傻根儿自然也就是村子里孩子欺负的对象,傻根儿爱笑,不管别人怎么欺负他他都带着笑,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傻根儿便会跟谁打架,他人高马大又一股子的蛮力,寻常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在他的世界里,欺负他可以,欺负弟弟不行。

  看到中山装要带走傻根儿,我跑过去哭着抱住了中山装的腿道:“不要带走我哥!不要带走我哥,我不用你救我了,你让我死了好了我求求你!”

  爷爷把我拉到了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中山装道:“我这傻孙子能跟着先生你,也算是他的福分。”

  傻根儿看到我哭,他立马拉下了脸,一拳头就对着中山装的脸上砸去。

  中山装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便无法动弹分毫。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中山装问爷爷道。

  “林昆仑。”爷爷道。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我走了。”

  中山装就这样抱着傻根儿上了车,爷爷捂住我的嘴巴,我大伯死死的拉住痛哭的大娘。我们就这样看着那辆军车绝尘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直到那汽车消失于我的视野当中爷爷这才松开了我,我立马就追了出去,追到村口我无力的跌倒在地上放声痛哭。

  爷爷走上前来抱起了我,我哭倒在爷爷的怀里大叫道:“爷爷,八千再也没有哥哥了!再也没有能为八千拼命的哥哥了!”

  我感觉到爷爷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抬起头看到爷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爷爷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我道:“孩子,不哭,十世人两兄弟,你跟昆仑永远是亲兄弟,别怪爷爷狠心,不管是他现在带走昆仑还是你在二十三岁那年跟他走,对于你们兄弟俩来说都是好事,是天大的机缘。要怪你就怪爷爷,是爷爷没本事不能护你们兄弟俩周全。”

  看着满脸泪痕的爷爷,我又说不尽的心疼,我伸出手擦干了爷爷的泪道:“爷,不哭,八千不哭,你也不许哭。”

  “孩子啊,爷爷知道你心里苦,村子里的人恨不得你死,孩子们每一个都欺负你,嘲笑你有一个苦命的亲娘,咒骂你是山鬼的野种,可是孩子,你要记住,你今日所经受的一切苦难都是老天爷欠你的,你早晚要加倍的从他那里拿回来,老天爷不让你活着,你偏要活给他看,不仅要活着,更要活的漂亮,要出人头地!今天所有看不起你羞辱你的人,迟早有一点要跪在你的脚下。”爷爷抱起了我道。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

  爷爷擦干了泪抱起我回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吴队长正在院子里急的团团转。

  看到我们进来,吴队长走上前来道:“老先生,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带那个中山装来见您了,您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人带上话,您说救出我弟兄那件事儿?”

  爷爷点了点头道:“吴队长你放心,这件事老汉自然是不会忘,但是咱们话说在前面,这件事我尽力去办,若是救不出来你的那些兄弟,老汉我自当赔罪,若是侥幸救出了那几位同志,我希望吴队长能帮老汉我保守这个秘密,他人要是问起来了,你就说是那个中山装帮忙救的人,如何?”

  吴队长点头道:“明白,我明白。”

  爷爷道:“今夜子时,你在山下等我。”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