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沈绮罗厉以聿

沈绮罗厉以聿

烛照 著

言情

沈绮罗厉以聿是《此恨无关风与月》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情在相逢终有期》,是由网络作者烛照写的一本民国言情小说。沈绮罗以为嫁给厉以聿,可以免她惊苦,免她流离,却最终发现,他方才是她最大的人世惊苦,最大的颠沛流离,永无宁日。
  沈绮罗倔强的盯着他,忍着痛也硬要说:“她骗了你,当初在雪山上救了你的人是我……”
  咔,她的下巴被他捏脱臼了。
  厉以聿最厌恶这个女人之处,就是她总是谎称他的救命恩人,骗他娶了她,结果却……他恶狠狠地道:“你再冒领一次,我就豁了你的嘴。”
  沈绮罗不能说话,怒瞪着他。
  厉以聿:“你也假冒不了,救我的女子尚未婚嫁,如姬冰清玉洁,跟我的时候还是处子。你呢?”他的眼神变得阴狠,“你第一次给了什么野男人,现在可愿意说了?”
  沈绮罗痛得要命,像是要说什么,嘴里含混的呜着。

6万字更新:2019/09/16

在线阅读

  沈绮罗厉以聿是《此恨无关风与月》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情在相逢终有期》,是由网络作者烛照写的一本民国言情小说。沈绮罗以为嫁给厉以聿,可以免她惊苦,免她流离,却最终发现,他方才是她最大的人世惊苦,最大的颠沛流离,永无宁日。

免费阅读

  漫天大雪,冰寒三尺,今日的南宁王府,正在张灯结彩,庆祝南宁王新纳了一个宠妾。

  偏院的一间柴房里,一个老婆子虎着脸,不耐烦的把一碗饭放到柴房门口,道:“吃饭了。”

  柴房里面一个瘦弱的人影慢慢坐了起来,缓缓伸出手来拿过那碗凉了的饭,柴房极冷,她的脸色极为苍白,瘦削而憔悴的样子,任谁都很难相信,这是上个月还是南宁王妃的沈绮罗。只有仔细端详,才能看出她曾经扬名京城的无双美貌。

  几个丫鬟刚好从偏院门口路过,一边欢快的叽叽喳喳:“今天王爷带来的新夫人可真美呢。”

  “是啊,据说王爷上次在边关险些丢了性命,就是这个新夫人救了他,王爷痴情的找了她五年呢。”

  沈绮罗猛地起身,险些打了手上的碗。

  什么……什么新夫人?

  王爷在边关丢了性命,是别人救的?怎么可能!她咬着牙,忍着腿上被冻伤的痛站了起来。

  ——

  南宁王府的后花园里,管弦丝竹,一片繁华盛景。

  南宁王厉以聿坐在主位上,身边坐着一个美丽大方的女人,显然就是今天的新夫人。厉以聿是边关名将,身材高大,五官凌厉深刻,此刻眼睛里却满是宠溺,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身边的那个女人。

  客人中有自小就跟南宁王相熟的,忍不住打趣道:“认识王爷这么多年,不知道王爷竟然是这般贴心的男人。”

  厉以聿伸手将女人揽到怀里,挑眉看过去:“对心爱的女人,当然要好了。”

  宾客们哈哈大笑,他怀里的女人嫣红了脸,本就美丽的脸蛋显得更加娇嫩欲滴,不少年纪尚轻的公子们看得直了眼,心下赞叹南宁王真是好艳福。

  新夫人柳如姬识大体的从他怀里坐起来,给他亲自斟酒,捧到他面前,厉以聿含笑瞅着她,就着她的手喝下去,恩爱的又是一片满堂彩。酒过三巡,已经有人开始喝多了,酒酣脑热之际口无遮拦的感叹:“以前王妃在的时候,王府里可没有这么热闹过。”

  宴席静寂了一瞬,旁边立刻有人戳他一下,示意他慎言。厉以聿凌厉的目光投了过来,那个闯祸的人总算酒醒了,后背惊出了冷汗。

  那个上个月才废了的王妃,可万万不能提,她本是京城沈丞相的小女儿,但是上个月沈家被发现有谋反的嫌疑,满家抄斩,只有沈绮罗因为嫁给了王爷,免遭死刑,但是也已经被厉以聿废了王妃之位。

  最糟糕的是,厉以聿娶了她三年,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每次宴席上两个人同时出现时,厉以聿连夫妻和睦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径直冷落她,态度跟对眼前的如夫人可是天壤之别。

  一片可怕的静默中,竟然是柳如姬微笑款款的打破了沉默,柔声对厉以聿道:“王爷,如姬入府还没拜见过姐姐呢,是不是失了礼数?”

  厉以聿皱起眉头:“那种女人,你见她做什么,脏了你的眼睛。”

  他话音落下,花园入口却传来一阵喧哗,门口丫鬟着急的大叫:“沈小姐,您不能进去,王爷在里面设宴呢!”

  沈小姐?

  厉以聿眼底阴霾顿生,刚要赶她走,突然改了主意,笑得很是无情:“正好,就让她进来。”

  沈绮罗被下人狠狠推了一把,跌跌撞撞的摔进了宴会里面。

  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听见周边响亮的哄笑,心里一阵难堪。

  她毕竟是相国之女,何曾受过这份屈辱。

  宾客自然也都认出她来了,更是乐得欣赏凤凰落难这番落魄凄惨的模样,毫不掩饰的讥笑声声入耳。

  在她难堪至极的时候,席上传来一道宠溺的声音:“你素来爱吃这个,这是我让人三百里加急送来的,你尝尝味道可还合你心意?”

  沈绮罗猛然抬头,那声音果然是厉以聿的,那样温柔宠溺的声音,新婚夜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只是眼下,他高高在上坐在主位,原来她的位置换成了一个娇柔的美人。曾经他们坐在一起总是相隔甚远,可如今厉以聿却把女人揽在怀里,宠爱的喂她一颗葡萄,那样的亲昵,自己与他从未有过。而他怀中的美人十指纤纤,披着雪白的狐裘,一张脸娇美动人。

  而她站在下面,一身灰色布衣四处破洞,曾经柔美的手指现在红红肿肿,还生着冻疮,十分丑陋。

  沈绮罗闭了闭眼,强行让自己忽略这一切,毅然抬起头来大声道:“王爷,民女有事禀报。”

  宴席上一切如常,没人理她。

  沈绮罗忍下眼泪,刚想抬高声音再喊一句,膝盖忽然一痛,不知道什么打了她,将她打得踉跄着跪在地上。

  厉以聿这才抬了头,懒懒道:“既是罪女,就得学会守本分,见到本王就得跪着说话。”

  沈绮罗咬牙道:“王爷,这女人是个骗子,她……”

  啪,一个杯子被掷在她脸上,打得她脸一偏。

  动手的是厉以聿,他冷冷的看着她,吩咐旁边的侍卫:“给我拖上来。”

  众目睽睽之下,沈绮罗被像拖麻袋一样拖到他脚下。

  厉以聿钳住她的下巴,手劲大的几乎要把她下巴卸掉:“你可知道当众污蔑本王的夫人,是什么罪?”

  沈绮罗倔强的盯着他,忍着痛也硬要说:“她骗了你,当初在雪山上救了你的人是我……”

  咔,她的下巴被他捏脱臼了。

  厉以聿最厌恶这个女人之处,就是她总是谎称他的救命恩人,骗他娶了她,结果却……他恶狠狠地道:“你再冒领一次,我就豁了你的嘴。”

  沈绮罗不能说话,怒瞪着他。

  厉以聿:“你也假冒不了,救我的女子尚未婚嫁,如姬冰清玉洁,跟我的时候还是。你呢?”他的眼神变得阴狠,“你第一次给了什么野男人,现在可愿意说了?”

  沈绮罗痛得要命,像是要说什么,嘴里含混的呜着。

  然而厉以聿似乎根本也不在意她说不说,有人来奏事,他边将她随手扔到一边。

  只是听完禀报,他突然又笑了,视线落到了地上的她身上:“你倒也不是完全没用处,正好,我府里舞妓生病了,这一支舞,就由你来跳吧。”

  宴会献舞?在当朝,只有舞妓才这么做。

  沈绮罗总算明白了,他让她进来,就是为了变着花样羞辱她的。何况,她若是真这么做了,被羞辱的不仅是她,还有已经惨死的整个沈家。

  沈绮罗艰难的挤出三个字:“你做梦!”反正家人已经死了,与其受这个侮辱,不如跟着家人一起死。

  厉以聿看明白她眼神中的决绝,嘴角一扯,冷道:“听说满门抄斩的时候,还漏下了一个女孩,不知道是不是你那不足月的妹妹……”

  沈绮罗顿了一下,慢慢站了起来。

  下巴脱臼着跳舞太扫客人兴了,厉以聿招来大夫,给她简单的接上。

  沈绮罗眼神冷冷的看着他:“甚好,那就跳羽衣霓裳舞吧。”她转身走向宴会中央的看台上,身姿决绝。

  倒是厉以聿,听到羽衣霓裳那几个字,眼神陡然阴暗了下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