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南宫千黎 著

言情

江心瑶慕景玄是《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是由网络作者南宫千黎倾心原创的一本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心瑶原本是丞相府凤命嫡女,为心爱之人披荆斩棘,只为助他登上高位,他许她白头偕老,却在登基的那一日,看着她娶了另一个女人,而她却落得惨死下场。含恨重生,她步步为营,退婚渣男,指名嫁给战神肃王慕景玄。
  “是本皇子从皇祖母那里取的,疗毒医伤的灵药,不留疤。你若不放心,可以让你的女医查验。”慕景玄说完,见她不接,直接把药瓶丢进车厢内,药瓶正落在给她膝上。
  心瑶忙拿起药瓶,就连小巧的药瓶都是精致的玉瓶,她忙递给一旁的如意,让她查验。这才发现,如意从头至尾都安静地没说过话,也没露过面,这慕景玄是怎么知道如意也在的?
  如意细嗅了嗅味道,又在指尖拈开一点,“小姐,这药的确是上好的,用得都是奇珍异草。”
  “这就涂上吧!”慕景玄忙催促。
  “是。”心瑶放下车窗帘,心口却兔子似地狂跳不止。
  这少年对她甚好,为何她总有种莫名地危险感,他的眼神,那么直接,那么明亮,让她无法直视,这也便罢了,他竟然对她的事了如指掌……
  清茶从窗帘缝隙看出去,“小姐,这七殿下真俊!比太子殿下还好看!”
  心瑶嗔怒瞪她一眼,忙把车窗帘拉平整。
  夜风却不解心瑶的惶恐,把纱帘吹得飘忽不定……
  车窗外,慕景玄艳若仙魔的面容正转过来清浅微扬唇角……
  这笑颜让奇美的夜黯然失色。

37万字更新:2019/07/11

在线阅读

  江心瑶慕景玄是《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是由网络作者南宫千黎倾心原创的一本古代重生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江心瑶原本是丞相府凤命嫡女,为心爱之人披荆斩棘,只为助他登上高位,他许她白头偕老,却在登基的那一日,看着她娶了另一个女人,而她却落得惨死下场。含恨重生,她步步为营,退婚渣男,指名嫁给战神肃王慕景玄。

免费阅读

  怀渊帝盛康七年,三月二十,宫宴。

  心瑶自相府侧门悄无声响地坐上马车,旁边的清茶和如意皆是规矩安静,颇让她欣慰。

  这宫宴是太后宴请百官家的女眷,为一众正值婚龄的孙儿们选妃。

  前世正是在这一晚,几位年长的皇子择定婚事,宫闱朝堂从此风云跌宕,几股强大的力量恶斗不断,直到慕昀修杀尽了他们方才停歇。

  诡异的是,在席间,有刺客擅闯,伤了两位妃嫔,龙颜震怒。江若莲回去只字未对她提在宴席献艺之事,反把刺客的事描述得绘声绘色,天真的她反觉得不去宫宴异常幸运。而负责守护皇宫的统帅七皇子慕景玄因失职,被重罚去镇守皇陵一年。

  倒是后来战事一起,慕景玄就近自皇陵帅兵赶赴沙场立下战功,后来步步高升,被封为肃王。

  在慕景玄二十四岁生辰那日,她被人迷晕绑到慕景玄面前,她当时受了惊吓,惊慌失措,便当他是凶手。偏巧那会儿怀渊帝去他的府邸赶赴他的生辰宴,正撞见那一幕,只问了两句话,便命人把慕景玄押入大牢。没多久,慕景玄便在牢中死于非命。

  后来慕昀修拥着她安慰,说着慕景玄僭越她已久。

  如今回想起来,那宫宴刺杀,生辰宴的绑架,更像两场阴谋——慕昀修的阴谋。

  慕景玄死后,不少战将也被慕昀修清杀,北地战事紧急,朝中无人可派,父亲那当丞相的才不得不领兵上阵,以至于最后战死沙场。

  今晚这场宫宴,她必须来,不只让王少婉母女吃不了兜着走,还要阻止慕昀修的阴谋,护住父亲和慕景玄的命!

  马车辘辘轧着铺就了百年的青石板路,行到皇宫门口,却被两个护卫阻拦。

  清茶忙掀开车帘,递上相府腰牌,“护卫大哥,车里是相府嫡女江心瑶,今晚入宫参加宫宴!”

  “相府的马车刚进去,相爷带了妻女,谁知你们是真是假!这腰牌亦是粗糙不堪,滚!”男子的声音粗犷暴戾。

  心瑶正要掀开车帘下车,却听马车后突然传来一声男子的怒斥——“放肆!”年轻的声音沙哑低沉,威严不容辩驳。

  一众护卫铠甲刀剑齐声巨响,黑压压跪了一地,高呼声在宫门下激起钝重的回音。“参见七殿下!”

  七殿下?心瑶惊喜地忙掀开车窗帘,就看到少年正策马到了车窗处……

  十六岁的他俊秀伟岸,一身铠甲式的宝蓝色礼服,腰带肩膀上都镶嵌着细碎的蓝色宝石,华贵又霸气。俊颜白皙如玉,深幽的琥珀色眼眸,是异域风情的双眼皮,眼尾凌厉上扬,有一股神秘蛊惑的魔力。

  是他!果真是他——七皇子,慕景玄!

  他在马背上侧首,不偏不倚,与她四目相对,瞳仁深邃明亮灼灼,有些说不出的危险邪魅之感。

  心瑶心头漏跳两拍,垂眸避开他的眼睛,这就要下马车去给他行礼,却听他道,“免了,不必下车。”

  心瑶只得在车厢内俯首,“心瑶失礼了,谢七殿下解围!”

  “既入宫赴宴,就随本皇子同行吧,今晚盘查严,免得入宫再被刁难。”说着,他朝车夫摆手,又转头命令身后的部将,“青砚,把刚才那两个不识趣的东西带去重罚!”

  青砚:“是!”

  心瑶慌得半个身子探出车窗,“七殿下不必惩罚他们,他们尽心严防也是为七殿下和宫闱安危尽心。”

  慕景玄诧异看着她,面色清凉,不露半分情绪,手却抬了抬。

  两个护卫失去地忙俯首跪地,“谢殿下饶恕,谢江小姐不怪!”

  “你们快起来吧!”心瑶急迫地忙又道,“七殿下,刚才心瑶来时,听两个黑衣人在街旁议论,说要混入泰仪殿的护卫中……”

  “今晚的宫宴正设在泰仪殿!”慕景玄鹰眸警惕地沉沉微黯,只觉这事儿太蹊跷,他一路尾随在她车后,压根儿没注意到什么人,多防备总是有必要的。

  他转头便命令,“青砚,马上集结我亲自特训的那两队护卫,替代泰仪殿的那两队,记住替换下来的挨个查问仔细。”

  心瑶唯恐来不及,前世她并未参与宫宴,不知那刺客是何时行凶的。“青砚将军务必快些!”

  “是!”青砚若有所思地格外看了眼心瑶,又朝慕景玄恭谨略一俯首,忙带着一队护卫策马飞快地入了宫门。

  慕景玄又看进车窗内,“听说你的脚受了伤?”

  心瑶诧异,他怎知道她脚受伤?才两日,事情竟传扬到府外了么?

  “不打紧,小伤。”

  一瓶药便递到了车窗框上,金色铠甲护臂掩映的手,白皙修长,煞是赏心悦目。

  心瑶看着这手和药恍惚了一下,没有冒然接,“七殿下,这是……”

  “是本皇子从皇祖母那里取的,疗毒医伤的灵药,不留疤。你若不放心,可以让你的女医查验。”慕景玄说完,见她不接,直接把药瓶丢进车厢内,药瓶正落在给她膝上。

  心瑶忙拿起药瓶,就连小巧的药瓶都是精致的玉瓶,她忙递给一旁的如意,让她查验。这才发现,如意从头至尾都安静地没说过话,也没露过面,这慕景玄是怎么知道如意也在的?

  如意细嗅了嗅味道,又在指尖拈开一点,“小姐,这药的确是上好的,用得都是奇珍异草。”

  “这就涂上吧!”慕景玄忙催促。

  “是。”心瑶放下车窗帘,心口却兔子似地狂跳不止。

  这少年对她甚好,为何她总有种莫名地危险感,他的眼神,那么直接,那么明亮,让她无法直视,这也便罢了,他竟然对她的事了如指掌……

  清茶从窗帘缝隙看出去,“小姐,这七殿下真俊!比太子殿下还好看!”

  心瑶嗔怒瞪她一眼,忙把车窗帘拉平整。

  夜风却不解心瑶的惶恐,把纱帘吹得飘忽不定……

  车窗外,慕景玄艳若仙魔的面容正转过来清浅微扬唇角……

  这笑颜让奇美的夜黯然失色。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