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一遇许终生

一遇许终生

程米粒 著

言情总裁

蒋小琴乔煜小说名字叫《一遇许终生》,此书又名《卿卿,情再来》《浮梦卿颜心一人》,是由网络作者程米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受从小父母离异的影响,蒋小琴对待婚姻的态度就是谨小慎微,可惜六年的婚姻,丈夫还是出轨了,在结束了这段糟糕的婚姻之后,乔煜闯进了她的生活,他给了她从没有过的轰轰烈烈。
  “你说的轻松,孩子不是你的,你当然不着急。你让我冷静,如今我的女儿躺在里面,你让我怎么冷静。”女人歇斯底里地怒吼震得我耳朵有些发麻。
  “够了。”就在我深吸口气,准备再次相劝的时候,男人清冷的嗓音自我身后传了过来。女人被男人的两个字唬得瞬间没了声音。我讶然,转身看向身后。
  男人身材挺拔,因着病房走廊的光线有些昏暗,我看不太清男人的长相,但就男人走过来的气势而言,竟让我有些心生胆怯。一个胡搅蛮缠的孩子妈已经让我有些焦头烂额,如果再来一个霸道强势的孩子爸,今天估计别想顺利离开这家医院了。
  在我还沉浸于如何向孩子的爸爸解释情况的时候,男人一语不发地自我们身边走过,径自拧开病房的门锁,进入了病房。
  女人看着男人的身影,急急地也想跟上,却被男人身后的助理拦了下来,“夫人,小小姐的事情,先生会处理,您还是在病房外等比较好。”
  看着刚刚还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女人,被一个助理三言两句的阻挠按压的突然蔫了情绪,安安静静地转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这样的情况着实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由不得我胡思乱想太多,走廊那边急急地又是一阵脚步声。一位头发花白、体态丰腴,颇显富贵的老妇人,在医院院长的陪同下来到了病房。
  “妈。”女人看到那老妇人,自椅子上站起身,有些委屈地打了声招呼。

6.6万字更新:2019/07/09

在线阅读

  蒋小琴乔煜小说名字叫《一遇许终生》,此书又名《卿卿,情再来》《浮梦卿颜心一人》,是由网络作者程米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受从小父母离异的影响,蒋小琴对待婚姻的态度就是谨小慎微,可惜六年的婚姻,丈夫还是出轨了,在结束了这段糟糕的婚姻之后,乔煜闯进了她的生活,他给了她从没有过的轰轰烈烈。

免费阅读

  坐回车里,刚刚在咖啡厅佯装出来的坚强瞬间崩塌。我将头埋在放在方向盘上的双臂之间,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

  我和齐升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他没有回老家,而是留在了京都。一次同学聚会后,我们之间的联系频繁了起来,之后便是平平淡淡的恋爱,见父母,谈婚论嫁。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老爸对我找了一个齐升这样的男人,颇有些不满。齐升个子不高,长得也不算帅,最重要的,他的家庭,没有任何的地位背景。但作为一个婚姻中的失败者,对于我的感情归宿问题,老爸没有资格做过多的评论。

  我妈妈对齐升倒是实打实地喜欢。她跟我讲,齐升看着就是个老实人,小城市出来的孩子,一般都务实,会过日子。让我婚后一定要收敛住自己的大小姐脾气,不要一味地任性、娇纵。

  妈妈以过来人的经验,为我分析着婚姻失败的各种可能,并要我以此为鉴。

  结婚六年,我的性子的确收敛了不少,和齐升没有吵过一次架,没有红过一次脸。我很重视这段婚姻,正如妈妈说得那般,女人,一辈子能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好男人不容易。虽然我并不认同妈妈那种女人必须依附于男人而活的观点,但我确实认为,婚姻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至关重要。

  婚后的生活平平淡淡。齐升不是一个懂得花言巧语的男人,他的出身也注定了他不懂得如何制造浪漫,但就是这样的简单,却也泛着常人的幸福。

  我们婚姻中唯一的遗憾,便是一直没有孩子。可也就是因为没有孩子,如今才会让我狼狈至此。

  我舒缓着自己的情绪,自包内拿出手机,在痛快地哭过一场之后,我想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跟妈妈说实话。还好,因为没有孩子,所以对于离婚不用顾虑太多。

  手机上十几个未接让我感到诧异。全是学校的电话,有办公室座机,有培训老师及医务室柳医生的来电。

  我急急地将柳医生的电话回拨了回去。早上因为要见那个女人,我早早地就来到这个约定好的咖啡厅,而且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看着自两个多小时前至十分钟前的一通通未接电话,我忍不住有些担心。

  “喂,蒋校长,您在哪儿?打了您一早上电话。”那边柳医生的声音明显有些急切。

  “柳医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打开手机免提,一边问道,一边发动车子。

  “吴老师班上有个孩子,突然上吐下泻的,我们已经将孩子送到了圣和医院。孩子家长也来了,在医院正闹呢,您赶快过来吧。”我将电话挂断,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急急地赶到医院,按照柳医生给的信息,我直接到了住院部八楼。整个楼层格外安静,所以女人尖锐的指责声、吴老师委屈的低泣声以及柳医生苦口婆心的劝慰声,将我直接引向了孩子所在的病房。

  病房外站立了一大堆人,学校的司机陈师傅看到我,急急地小跑了过来,一边跟我说着孩子的情况,一边说着孩子妈妈不依不饶的态度。

  我走近人群,喊了声“吴老师”。看到我,吴老师似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哇”的一声便哭了起来。

  “你就是学校的负责人是吧?我孩子早上送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就这么一早上,如今已经躺在医院,又是抽血,又是洗胃,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一个有些眼熟,但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的女人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指责。

  看着装扮时髦,颇显年轻的女人,我沉了沉心底的烦躁,说道:“您好。对于您的孩子在学校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感到非常抱歉。出现问题,我们共同解决,如今孩子是什么情况我们都不是很了解,所以,在此之前,我觉得我们还是冷静的等医生给出诊断结果再说,您说呢?”

  “你说的轻松,孩子不是你的,你当然不着急。你让我冷静,如今我的女儿躺在里面,你让我怎么冷静。”女人歇斯底里地怒吼震得我耳朵有些发麻。

  “够了。”就在我深吸口气,准备再次相劝的时候,男人清冷的嗓音自我身后传了过来。女人被男人的两个字唬得瞬间没了声音。我讶然,转身看向身后。

  男人身材挺拔,因着病房走廊的光线有些昏暗,我看不太清男人的长相,但就男人走过来的气势而言,竟让我有些心生胆怯。一个胡搅蛮缠的孩子妈已经让我有些焦头烂额,如果再来一个霸道强势的孩子爸,今天估计别想顺利离开这家医院了。

  在我还沉浸于如何向孩子的爸爸解释情况的时候,男人一语不发地自我们身边走过,径自拧开病房的门锁,进入了病房。

  女人看着男人的身影,急急地也想跟上,却被男人身后的助理拦了下来,“夫人,小小姐的事情,先生会处理,您还是在病房外等比较好。”

  看着刚刚还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女人,被一个助理三言两句的阻挠按压的突然蔫了情绪,安安静静地转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这样的情况着实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由不得我胡思乱想太多,走廊那边急急地又是一阵脚步声。一位头发花白、体态丰腴,颇显富贵的老妇人,在医院院长的陪同下来到了病房。

  “妈。”女人看到那老妇人,自椅子上站起身,有些委屈地打了声招呼。

  “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妇人并没有理会女人,而是问向站在病房外的那个助理。

  “先生在病房内,只知道小小姐应该是食物中毒,但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现在还不清楚。”那位助理将知道的情况向老妇人说了一遍。

  虽然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被查出食物中毒,但助理的那句“具体原因还不清楚”着实让我感到心安。学校只会在早上十点的时候,给孩子提供点心和饮用水,而孩子发病的时间,应该是刚被送进学校不久,所以应该不是因为吃了或喝了学校的东西而引起的。

  “老夫人,放心吧,儿科的几个主任此时都在病房内,不会有事的。”身旁的院长向着脸色焦急的老妇人也是一阵相劝。

  就在大家等得都有些心神不宁的时候,病房的门“咔擦”一声自里面打开,男人挺拔的身影从病房内走出,看到院长及老妇人,眼神明显一愣,先对着身后走出的医生们说了声“谢谢”,待医生们离开,而后才看向老妇人。

  “妈,你怎么也来了?”男人拧了拧眉,清冷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走廊内。

  “我这不是不放心吗。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短短两个小时,孩子就病成这样?”老妇人拽着自家儿子的手臂,急急地问道。

  “没事了。食物中毒,所幸毒性不是很严重,而且又及时送到了医院,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男人一边安抚着老妇人,一边说道。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点点吗?”老妇人看着男人问道,眼里带着几许的恳求。

  “嗯,您进去吧,不过不要太久,您最近身体也不太好。”男人一边帮老妇人打开病房门,一边给自己的助理递了一个眼色,助理便跟着老妇人一同进了病房。

  男人转身,看向院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院长,这边没事了,您先回吧。”

  “好的,那乔先生,我先走了。”院长的态度谦逊中带着恭敬。

  院长向我点点头,我急忙躬身回礼,待我抬起身,便注意到男人探究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在老妇人与院长来到病房门外的时候,我借着这里人太多,已经让司机陈师傅和柳医生将吴老师送回了家。一早上的折腾,加上刚刚被孩子妈的刁难,吴老师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好了。所以此时,病房门外就只剩下孩子爸、孩子妈和我。

  男人自始至终没有看自己的老婆,而那个女人也在男人来了之后,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句话不说,安安静静地呆坐在那里。

  “你是学校的老师?”男人看着我问道。

  “我是学校的负责人。”近距离的接触,让我更加感觉到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我不留痕迹地向后稍退了半步,而后看着男人回答道。

  “孩子是食物中毒,应该是在家里吃了什么坏东西。所以这件事跟学校没有关系,很抱歉,让你们担惊受怕了一早上。”不似自身上自然而然所散发出的压迫感,男人的话语间流露出的恳切让我讶然。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只要孩子没事就好,您不用这么介怀。”

  从开办这个舞蹈学校至今,已经八年多时间。从最初的只有一间舞蹈教室,两名舞蹈老师,十来位学生。到如今有十多个舞蹈班,二十多名教职工以及一百二十多位学生。这期间我已经习惯了与形形色色的家长应付、攀谈。

  然而,今日在面对这位家长时,我却没来由地感到有些无措。

  男人没有再说话,看着我的目光很犀利,带着几许探究的意味。

  “既然孩子已经没什么大碍,那我就先离开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被男人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低头自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名片,依旧没有说一句话,不过看着我的眼神却是更加热切。我总有一种错觉,在男人面前,自己似乎成为了猎物,而男人如同一只猛兽,在伺机等候着。

  我尴尬地向男人点头说了声“再见”,而后将头转向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身上,女人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没有向女人打招呼,转身离开。

  我以为,这是我和这个男人、女人以及这个家庭的一次偶然相遇,不曾想,这却是我与这个男人、女人以及这个家庭爱恨纠葛的开始。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