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不要靠近我

不要靠近我

彼年豆蔻 著

言情

苏翊曦裴厉寒大结局是什么?《不要靠近我》小说又名《请你不要靠近我》,是由网络作者彼年豆蔻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她爱了他二十年,最后换来的却是绝望的婚姻,因为他,她的亲人相继离去,而他最爱的女人也死了,最后剩下他们两个人相互仇恨,相互折磨。
  裴厉寒微微松开手,掌心一片汗湿,混杂着丝丝血液,无人发现,冷冷的转过头吩咐着一旁的助理继续之后的事。葬礼结束,墓碑前裴厉寒孤寂的身影站在那里,助理站在后面。“晓悠,你喜欢花,今天,全市的花朵全都在这,喜欢吗?等到明年,这里将盛开各种各样的鲜花,它们会一直陪着你。”裴厉寒这般温柔的模样,果然,也只会对安晓悠绽放,甚至是死了的安晓悠。
  安晓悠的葬礼已经过去三天,从那天之后,裴厉寒没有出现在别墅里。大床上,苏翊曦额头包着纱布,显得脸更加瘦弱,两颊的肉全都没了,颧骨凸出的厉害,脸色更是犹如死人一般的白,手被固定在胸口,就那样平躺着毫无声息...佣人打开锁端着饭菜进来,看见这一幕吓得立马拨打了裴厉寒的电话。

5万字更新:2019/06/13

在线阅读

  苏翊曦裴厉寒大结局是什么?《不要靠近我》小说又名《请你不要靠近我》,是由网络作者彼年豆蔻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她爱了他二十年,最后换来的却是绝望的婚姻,因为他,她的亲人相继离去,而他最爱的女人也死了,最后剩下他们两个人相互仇恨,相互折磨。

免费阅读

  身心痛到极致,甚至已经麻木:“你也深深的爱着那个男人吧?所以,当初才会故意接近我,然后接近安晓悠?”明明出口的话是愤怒的质问,但却显得那般平静,缓慢。

  “你说的都没错,裴厉寒是我白木晴十岁的时候就放在心里的人,可是谁让那时候那个男人只跟你有接触呢?我不接近你怎么能跟他说的上话?”

  苏翊曦讽刺的笑了起来,原来自己曾经所认为的,不知爱情,友情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骗局,一切都是利用罢了。

  心里不禁想到:为什么以前自己就没看出来呢?要是看到了,现在结果还能是这般吗?

  “那晓悠呢?你明知道裴厉寒心里只有安晓悠一个人的。”

  “嗤,就她?不过是个骗子而已,裴厉寒为什么会喜欢她?那还不是因为五年前被仇家追杀,自以为是安晓悠救了自己才会对安晓悠那个女人另眼相看,如果裴厉寒知道安晓悠是骗他的,结果会如何还不知道呢。”

  “五年前?”苏翊曦眸子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

  “没错啊,五年前据说厉寒被仇家所派的杀手追杀,身受重伤,后来倒在一处小巷子里,被人安晓悠救了。”

  听着白木晴的话,苏翊曦只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使劲儿睁大眼看着窗外,忍住了眼睛里的泪水,却控制不住内心的流血:五年前?小巷子?安晓悠救人?未免太可笑了吧?那自己救的又是谁呢?不过如果能预知这之后的事,当初那个人就是死在自己面前也不会救的。

  “苏翊曦,你可知道这次事件是谁设计的?可不就是你那个好朋友安晓悠亲自出谋划策的?只不过,那个女人运气不好,居然笨的弄死了自己!”

  “呵~”

  是她!原来是她!可笑吗?不,一点也不可笑,只怪自己识人不清罢了。

  绝望的轻笑一声,苏翊曦不想再多说什么,闭上了眼睛,白木晴等了很久,没看到自己期待已久的抓狂,冷冷的瞪了一眼,离开了。

  ........

  两天后,安晓悠葬礼的日子。

  “咔嚓!”门锁转动的声音。

  果然,裴厉寒的身影再次出现,手里拿着一套深色衣裙,扔到病床上:“换上。”

  苏翊曦瞥了一眼:“为什么?”问。

  “今天是晓悠葬礼的日子,苏翊曦,你最好是快点乖乖换上!”裴厉寒阴冷的眼睛里蕴含着浓浓的冷光。

  苏翊曦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天空,对于裴厉寒的化没有丝毫反应,丝丝冷风吹得光着的双脚发白,单薄纤瘦的身子看上去就像随时要被风吹走的纸片人一般。

  “最后说一次,换上!”

  听着暴怒的吼声,苏翊曦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略带嘲讽的开口:“裴厉寒,你要我去安晓悠的葬礼,就不怕安晓悠气得从地下爬上来吗?”

  “啪!”

  重重的巴掌声,病房甚至还伴随着几秒的回音。

  苏翊曦吐出嘴角的血水,忍着满嘴难闻的铁锈味,

  呵~这半边脸都肿了吧?

  不过倒是打得好,再多打几次自己心里的爱意就能完全减退了吧?

  “苏翊曦,你没有资格提起晓悠的名字,从你这个贱人的嘴里说出来那是对晓悠的侮辱。”

  “是,我很贱,我就是贱才会在当初将一头白眼狼带回家,我就是贱,才会喜欢上那头没有心没有情的畜生,我就是贱,才会跟一个整天算计我的人成为朋友,呵呵~不过,看在曾经的情分上,有句话送给你,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会后悔的!”

  裴厉寒身体猛然一顿,很不想听到那些话,手向前伸了神,是想靠近面前那个决绝的女人,可此刻苏翊曦的双眼是冷漠的,甚至透出丝丝寒光,让裴厉寒不敢靠近。

  陵园

  安晓悠的葬礼办的甚是浓重,B市几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

  苏翊曦被裴厉寒拖着下车来到灵堂,这才松手,开口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跪下!”

  苏翊曦苦笑起来,目光看向黑白相片上的安晓悠,跪下?凭什么?

  明明就是这个女人想要害死自己,甚至欺骗了自己那么多年,想想这几年,安晓悠的吃穿用度哪一件不是从苏家得到的?要说欠,恐怕安晓悠才是欠自己,欠苏家最多的。

  可是,又有谁能想到,安晓悠死了,这个男人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安晓悠,从而报复自己一家,使得自己父母亲双双惨死,而自己更是被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现在还要自己跟安晓悠跪下,凭什么?

  苏翊曦并没有动,也没看到此时裴厉寒眼里的冷光,厉声道:“苏翊曦,今天你必须向晓悠跪下道歉。”

  “不!我拒绝!我苏翊曦宁愿跪乞丐也不跪安晓悠,至于道歉?你可以亲自去问问安晓悠,她配吗?”

  此时的苏翊曦心头最后一根弦也崩了,今天就是死也不会下跪的。

  裴厉寒眉头皱了皱,一脚大力的踢向苏翊曦的膝盖腘窝,地上本就准备着垫子,苏翊曦要是不逞强,就算被踢的跪下去也不会有事,但却在最后那一刻,强行转身,摔倒在地上。

  “砰!”重重的倒地声响起,苏翊曦疼的眼泪差点没忍住彪出来,硬生生的忍住了,在这个男人面前哭,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在安晓悠面前哭,那绝对是耻辱。

  手臂尖锐的刺疼....

  是断了吧?

  裴厉寒漆黑的鹰眸里闪烁着不可遏制的怒火,一把拽过趴在地上疼的不能动弹的苏翊曦:“不道歉是吧?但今天你道也得道,不道也得道!”

  “砰!”苏翊曦的头被人按着大力的磕在地上一下。

  两下....三下!

  接连三声,重重磕在地板上的声音一下比一下重,就连少数围观的人也不禁有些看不下去了,但是谁也不敢开口。

  苏翊曦的额头不断的渗出血,半张脸全被血色染尽,神智有些不清晰,看着面前的人,也是模糊的,手臂更是疼的都没知觉了...

  “厉寒,你是想弄死她吗?”

  温烨霖,裴厉寒的好友,说话的同时已经第一时间冲过来,拿着随身携带的小手帕捂住苏翊曦不断冒血的额头。

  “还好吗?”

  听见温烨霖的声音,苏翊曦一把扯掉额头上的手帕:“我...苏翊曦...不需要同情!”

  不痛,真的不痛!哀大莫过于心死,心都死了,身体自然感觉不到疼了,仅存的那一点点小芽,终于彻底消耗完,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受它们折磨。

  颤巍巍的站起身,已经模糊的双眼却寒光凛凛的扫过周围的众人,最终,目光落在站在中间的裴厉寒身上:“你-会-不-得-好-死-的!”

  额间还在不断流出鲜红的血,苍白如纸的脸,嚼穿龈血的诅咒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发寒起来,裴厉寒更是喉咙一堵,心里有些害怕,是的,害怕,没想到裴厉寒也有害怕苏翊曦的时候。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