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郁宛白司昊焱

郁宛白司昊焱

佚名 著

言情

主角是郁宛白司昊焱的小说叫《腹黑老公不好惹》,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讲述意外撞破秘密,郁宛白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水深火热之中,她阴错阳差撞入司昊焱的怀抱,为了还债,她只能一直待在他身边。

36万字更新:2019/06/13

在线阅读

  主角是郁宛白司昊焱的小说叫《腹黑老公不好惹》,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讲述意外撞破秘密,郁宛白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水深火热之中,她阴错阳差撞入司昊焱的怀抱,为了还债,她只能一直待在他身边。

免费阅读

  司昊焱满意地看着郁宛白的耳朵变得粉红,随即飞快地在她的耳侧亲了一下。

  顿时间,惊叹声和无数的闪光灯亮起。

  司昊焱平日里都是禁欲系总裁,今天的转变让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

  郁宛白更是惊讶,她反应过来后就要推开司昊焱,但是却被司昊焱紧紧抱住。

  没有人知道,郁宛白的口罩之下的脸,已经换了好几种颜色。

  一进餐厅的包间里,确定周围的环境安全后,郁宛白就摘下了口罩。

  “司昊焱,你什么意思?耍?”郁宛白没想到时过这么久,司昊焱对她的“贼心”丝毫未减。

  司昊焱脸上全然没有刚才的温柔,他将桌上的餐巾纸盒推过来,对郁宛白说:“擦擦吧。”

  郁宛白愣怔住,不知道司昊焱什么意思。

  “以后这样的戏在媒体和大众面前必须要做足。我知道你嫌我脏,所以……擦擦。”司昊焱指着刚刚他吻郁宛白的位置说道。

  郁宛白顿时觉得脸和耳朵红成一片,她抽出一张餐巾纸胡乱在耳朵上擦了擦,说:“知道了,但是不能太过分。”

  “不能太过分?那也就是说,能稍微过分一点了?”司昊焱向郁宛白凑近,看着她通红的脸,莫名觉得心情大好。

  郁宛白猛然后退,说:“这是包间里,又没有媒体,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司昊焱靠在椅背上,无所谓地说:“提前演练一下,我怕你到时候不适应。”

  “没必要。”郁宛白满脸戒备地看着司昊焱。

  司昊焱刚想说话,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看到是阮白住院的医院院长打来的电话后,司昊焱起身对郁宛白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郁宛白的脸还很热,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巴不得司昊焱出去,“请便。”

  “院长,什么事?是不是,阮白的病严重了?”

  “不是不是……”院长连声否认,“只是,阮小姐今天早上忽然不配合治疗,也不吃饭了。司少爷,您看……”

  司昊焱皱眉,问道:“她忽然不配合治疗?”

  院长犹豫说道:“阮小姐……看到了您的八卦绯闻,大概是因为这个,阮小姐一天都没说话了。”

  “八卦绯闻?”司昊焱一愣,转而才想起来是和郁宛白的“公主抱照片”绯闻,“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医院。”

  司昊焱挂断电话后没有立即回包间,而是在窗边站了一会儿。

  郁宛白在包间等了许久司昊焱也没回来,困意袭来,她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司昊焱一打开包间门就看到已经睡着的郁宛白。

  他看着郁宛白清秀的眉眼,出神了好几秒,直到郁宛白翻了一面趴着他才回过神来。

  司昊焱脱下西装外套轻轻披在郁宛白的身上,然后关门离开。

  司昊焱很快就到了医院,在病房外面见到了不知所措的院长。

  院长一见到司昊焱来了,立刻迎上前,说:“对不起,司少爷,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叫您过来……”

  “我进去看看。”司昊焱向来不打官腔,打断院长的话,而后直接进了病房。

  两个护士见到司昊焱来了,也松了一口气,向司昊焱问好后就出去了。

  一边往病房外面走,一个护士一边对另外一个护士说:“阮小姐的命真好……”

  “你来干什么?”阮白的话里明显有赌气的成分。

  司昊焱坐在阮白的床边,一边去拉她的手,一边说:“我来和你解释,我和郁宛白,只是合同关系。”

  阮白把手抽出来,声音依然清冷:“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更何况你都抱她了。”

  “那是做给媒体看的。”司昊焱重新抓住阮白的手,耐心解释:“我的感情生活是媒体和大众关注的焦点,霸道总裁和平民女孩的故事,所有人都爱看,这样算是免费给公司打广告。”

  阮白的心动摇了一些,但是依然没有转过身来,“可是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是一对了……”

  “我们会适时宣布分手的,何况我们只是做戏而已。”司昊焱抱住阮白,“你乖乖的,好好治病,等你病好了,我就娶你。”

  阮白回抱住司昊焱,闷声问:“昊焱,你说的是真的吗?等我病好了,你就娶我?”

  这样的承诺司昊焱说过无数次,每一次说的时候,司昊焱都是坚信自己会娶阮白。

  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司昊焱竟然觉得有些心虚。

  好在阮白没有察觉出来,她抱司昊焱的力气更大,说:“那我好好治病。”

  司昊焱松了一口气,让阮白躺好,然后让医生进病房给阮白做检查,输液。

  院长趁着阮白在做检查,悄悄叫司昊焱出来。

  “司少爷,是这样的,虽然我们已经控制住了阮小姐病情的发展,但是我建议还是尽快给阮小姐做肾脏移植的手术。”

  司昊焱抚了抚眉头,问道:“半年,以阮白现在的身体状况,她还能等半年吗?”

  院长想了想,说:“半年没什么问题,前提是阮小姐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只能在医院,每天接受检查,防止意外的发生。”

  司昊焱若有所思地点头,没做声。

  院长试探地问道:“司少爷找到和阮小姐肾脏匹配的肾源了?”

  司昊焱忽然想到郁宛白安静的睡颜,他的心里某处像是崩塌了一样,“院长,麻烦您给我讲讲捐献肾脏对人体的危害。”

  院长一愣,以前司昊焱从来都不会关心这个,今天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司少爷,我们去我办公室谈吧。”

  司昊焱叮嘱保镖几句后和院长离开了。

  护士站的护士看着司昊焱和院长走远了,不由得“啧啧”摇头:“阮小姐的命真是好,换做我,生这样的病也愿意。”

  另外一个护士瞟了一眼阮白的病房,说:“阮小姐的命也不算好,听说命硬,克父克母,只有司少爷才能镇住她。”

  “那有什么用?司家也不让她进门,司夫人迷信的很,说是阮白会克司家,死活不让她进门。”一个护士又说道。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