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最是殇情难慰

最是殇情难慰

九黎 著

总裁宠文

《最是殇情难慰》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是季月礼陆义霖,作者九黎。小说讲述她视为生命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姐姐勾搭在一起,最可恨的是还要她亲自送衣服过去还有姐姐挑衅的眼神,她的柔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真心当是喂狗罢了。

38万字更新:2019/06/10

在线阅读

  《最是殇情难慰》是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是季月礼陆义霖,作者九黎。小说讲述她视为生命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姐姐勾搭在一起,最可恨的是还要她亲自送衣服过去还有姐姐挑衅的眼神,她的柔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真心当是喂狗罢了。

免费阅读

  季月礼脱掉白天身上的西装外套,里面穿的是一件类似泰迪毛颜色的t恤,从远处看,真的就像一只小泰迪狗一样楚楚可怜。

  季月礼再也不想让顾轩生看到她蠢笨、可怜的模样,硬生生的忍住了心里的悲痛,从家里出来才敢释放出来。

  她败给了自己的天真,以为一切都会过去,没想到顾轩生一直怀恨在心,他说的话将季月礼的心伤透了,血淋淋的痛感,再时刻提醒着她。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尽情的哭了起来。

  陆义霖轻手轻脚走在她身边,挡住了落日余晖,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

  “季月礼,你怎么这么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

  听闻有人说话。

  季月礼抬起头来,目光呆滞,脸色惨白,仿佛丢掉了魂魄一般。

  脸上没有一丝生机。

  陆义霖看着直心疼。

  “三叔姐夫……男人都很在意女人的第一次吗?真的这么重要?”

  迷惘的眼神,空洞得可怕。

  她觉得如此可笑,曾经自己以为情比金坚的爱情,会败给了这层膜。

  陆义霖一挑眉,他没有料想到这丫头会这么直接的问他。

  随即脸上便浮现淡淡的笑容,深邃的眼睛里折射出狡黠的光芒,:

  “你要听我的回答还是?顾轩生的?还是其他男人的回答?”

  季月礼听陆义霖这诙谐的语气,才回过神来,暗自懊恼,自己不应该问他这种问题。

  他是长辈,自己再怎么伤心难过,也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这么私密尴尬的问题,自己竟然问出口了。

  “额……我好口渴啊……热死了……我去那边买瓶水喝……。”

  边说边站起来,用手假意地擦了擦额头,表示自己是因为真的热,流了汗,确实要买水喝。

  陆义霖早就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还不等她站起来,就一把拉住手,猛地将她拉回原座位上。

  “喝什么水,太阳早就落山了。”陆义霖突然凑近,墨色的眼眸里透着欢愉的味道,认真的盯着她看。

  季月礼吓一跳,陆义霖不仅仅是长辈,更是男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男长辈。

  他首先是男人,其次才是长辈。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浑身弦都绷紧了,头发发麻,喉咙似着火一般滚烫。

  陆义霖身上独特的味道,也在不停地往她鼻腔里灌,有清香的烟草味、清冽的香水味、体味……。

  这味道,闻着竟让她如此安心。

  “三叔……我……”季月礼一脸的难堪,试图想起身离开。

  这时候,她偏偏叫他三叔,也是在提醒他,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陆义霖一听这女人这时候叫他三叔,心里一阵喜悦,小丫头还想用这招,他更加凑近季月礼,无视她的警告。

  用右手,更加牢牢扣住季月礼的左手手腕。

  季月礼也感受到了他的力量,她觉得这样的距离实在是太尴尬,猛地一起身,想挣脱束缚。

  “别动!”陆义霖眼疾手快,还不等季月礼起身,就再伸过他的左手,稳在长凳的椅背上。

  季月礼就这样,被困在他的胸膛和长凳之间,娇小的女人被圈在怀里。

  季月礼极力挣扎,却越加发现陆义霖在暗暗加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紧的扣住自己的手腕。

  似乎他还用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她的手腕。

  季月礼又羞又气,脸通红,陆义霖热烈的呼吸也直冲进她的脖颈里,她感觉自己要缺氧了。

  “陆义霖!放开!”季月礼怒吼,她只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一个长辈怎么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

  自己又不是季蔷薇和顾轩生。

  季月礼恼羞成怒,试图想推开陆义霖。

  一个小女子哪是健硕男人的对手,季月礼用尽全力想推开,陆义霖却岿然不动,反而笑的更加肆无忌惮,他很开心季月礼会这么叫他。

  季月礼生起气来的样子,像一只发怒的小狼。

  “你的问题我还没回答,你就要走了?”

  陆义霖无视她的怒气和尴尬,凑进去,贴着她的肩膀,季月礼能感受到他声音带来的震动感。

  喉结上下滑动。

  “我不在乎,只要是你。”暧昧的语气,瞬间刺透了季月礼头顶上方稀薄的空气。

  “啊……!”季月礼像被人踩断尾巴的兔子,弹跳能力非凡,一蹦就是几十米开外。

  陆义霖苦笑,这个小女人撩拨得他失了分寸,五年他都等过来了,现在又这么急?

  季月礼皱着眉头,透红的小脸都要能拧出水来了,耳畔还是陆义霖刚才气息灼烧的酥·痒,心也像打擂鼓一样狂跳不止。

  陆义霖放平目光,仔细的睨着她,精致的小脸因为羞愤而变得绯红,白里透红。

  眉如远山粉黛,樱桃小嘴亮晶晶的。

  随着紧张而不停瘪着的嘴,有意无意的衬弄着可爱的酒窝。

  陆义霖心生怜爱,想进一步靠近她,却被她要喷火的眼睛给震住了。

  季月礼真是气不过,陆义霖作为长辈,怎么能对晚辈做出这样的事?

  她绞尽脑汁,在头脑中搜寻声讨他的词汇,刚想好,一抬头对上陆义霖的眼睛,又犹如霜打的茄子。

  她怕陆义霖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就算他真的去声讨他,他也不会道歉。

  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季月礼想到这,就打算离开了,她认怂,她只有躲。

  “我口渴,走了。”话音刚落后,人就飞一般的逃离了现场。

  陆义霖还在想要怎么对付这丫头的声讨呢,没想到酝酿半天,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陆义霖摇了摇头,把手揣进裤兜里,准备离开。

  电话在这时候骤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迅速的接通的电话。

  “喂?”带着掩藏不住的笑意。

  “我打错电话了吗?”对方电话里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玩笑声。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三哥,还能有这么开心的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打错了电话。

  “少贫嘴,有事就说。”陆义霖假装正色道,声音恢复了正常,眼底却全是笑意。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