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情寄锦时

情寄锦时

叶蓁 著

言情总裁

宁希程锦时结局是什么?《情寄锦时》小说又名《撩心甜妻嫁进门》《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是由网络作者叶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母亲卧病不起,渣爹就迫不及待地将小三娶进门,她大闹婚礼现场,却不想她成了最难堪的人,她迷茫无助,他如天神般降临,将她护住,一颗心也跟着沦陷。
  宁氏集团起步的资金,是我外公外婆的养老钱。当时我爸一穷二白,我外公外婆都不同意这门婚事,还是在我妈的坚持下,才妥协了。至今,宁氏已经是南城知名度不小的企业了,只不过我从未在外面提起过自己的家世。她一言难尽的看着我,把手机屏幕朝向我,“你看,这是你吧?”——宁氏集团千金宁希,昨日与身份不明,疑似牛郎的男子,共度春宵。
  硕大的标题刺得我眼睛生疼,内容更是把我的私生活写得糜烂不堪。配图是我今天早上发给宋佳敏的那两张照片,我为了气她,拍的时候和程锦时靠的很近,更是露出了肩膀上斑驳的吻痕。至于程锦时,更是被戴上了牛郎的帽子。我的思绪被炸得四分五裂,全身都僵住了,所有的血液直冲脑门。照片,我只发送给了宋佳敏!

63万字更新:2019/05/24

在线阅读

  宁希程锦时结局是什么?《情寄锦时》小说又名《撩心甜妻嫁进门》《婚缠不休:前夫,别乱来》,是由网络作者叶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母亲卧病不起,渣爹就迫不及待地将小三娶进门,她大闹婚礼现场,却不想她成了最难堪的人,她迷茫无助,他如天神般降临,将她护住,一颗心也跟着沦陷。

免费阅读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耳根好像都在发烫,连忙从他怀中挣脱,“对,对不起……”

  我强忍着膝盖的疼痛站着,伤口有些触目惊心,但好在已经没有流血了。

  他睨了我一眼,眼角眉梢皆是淡漠,转身钻进车里,驱车离开。

  我怔了怔,心底里涌上一股歉疚。

  前一阵我还差点和他表白,结果今天,他的女朋友甩了他,嫁给了我爸。

  真是可笑至极。

  我回到医院时,天已经有些暗了。

  我一瘸一拐的找了个医生,帮我处理伤口,刚包扎好,门外一个经过的护士探头进来,“宁希你回来了?你妈妈正在抢救……”

  我噌地站了起来,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在哪个抢救室?”

  她解释道:“不清楚,好像是突然呼吸困难了,在5楼抢救室。”

  我大脑有些发懵,急匆匆的往手术室跑去,似乎慢一秒,就会错过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我刚跑到手术室门口,门就打开了,医生神色肃穆,“你母亲身体状况很不乐观,需要尽快手术,否则再发现今天这种情况,就会更危险。”

  我胸口很闷,很快点头,问道:“好的,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他从助理医师手中拿过资料夹,看了一眼,“下周四就可以,手术费用大约在二十万左右。”

  “好,那麻烦您帮忙安排,钱……我会尽快缴上。”

  我应了下来,跑到收费处查了查妈妈诊疗卡里的余额,只剩三千多了。

  最后一次往诊疗卡里充值后,我身上也没什么钱了。

  我有些茫然的走回病房,医生的话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

  我特想哭,但看见病床上昏迷的妈妈,又仰了仰头,硬生生把眼泪憋回去。

  拿出手机翻了一遍通讯录,指尖最终停在了宁振峰的号码上。

  犹豫了许久,还是走出病房,拨出了电话。

  很快,传来女人冷淡的声音,“宁希?”

  是宋佳敏。

  我默了默,冷声问道:“我爸呢?”

  她笑吟吟地说道:“他今天很高兴,喝的有点多,在休息。你有事吗?”

  我用力握着手机的手指泛白,“你让他接电话。”

  她轻笑,语气笃定,“有什么事和我说一样,他不会想接你的电话。”

  我站在过道,朝敞着门的病房看了一眼,双眸刹那间就湿润了。

  我妈还躺在医院,连离婚都没办,我爸就高高兴兴的再婚了,甚至连我们的电话都不愿意接。

  我深吸一口气,“我妈需要做手术,要二十万左右,等我爸醒了,你和他说一声。”

  她讥诮道:“下午才闹过婚礼,现在就来要钱,你未免太欺负人了吧?”

  我觉得特别好笑,讽刺道:“宋佳敏,你教教我,做小三怎么可以做到你这么不要脸?我爸妈连离婚证都没拿,你们办的是哪门子婚礼?!”

  她嗤嗤发笑,“离婚证是吗,前天你爸就办好了,你随时过来看,不方便的话,我拍照发给你。”

  我愣住,前天我妈昏睡了一整天,我也守了一整天,不可能办离婚证。

  正要反驳时,突然明白过来,以宁振峰的人脉,拿离婚证实在是太简单。

  我的心如坠冰窖,一时间又恨又怨,更是替我妈不值。

  一股酸意涌上鼻腔,我笑了笑,声音苦涩,“所以,你们说什么都不会出这笔钱,是吗?”

  她不假思索,“是,我不会,你爸更不会。”

  我心底涌上一阵悲凉,竟有些庆幸我妈还在昏睡。

  她要是醒着,面对丈夫的无情,以及宋佳敏的以怨报德,心里得有多痛啊。

  宋佳敏是我爸司机的女儿,从小就经常来我家玩,特别是寒暑假,几乎都在我家。

  我妈心疼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给她买衣服鞋子,我有的,她都有。

  结果呢,二十多年,换来农夫与蛇的结局。

  她又讥讽道:“还有,宁希,锦时今天不过是用你来气我,你别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我靠在墙壁上愣了许久,回过神来时,电话已经挂断了。

  是啊,程锦时的亲密,不过只是一出戏。

  我坐在病床旁,看着妈妈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心里不断的发沉。

  昔日,随便一身行头都是上万的宁家大小姐,此时此刻,竟然被这区区二十万给难倒了,真是讽刺。

  正在我焦头烂额时,闺蜜周雪珂打电话过来,叫我去“夜色”酒吧陪她。

  我觉得很累,不太想去,但她失恋了,酒吧又鱼龙混杂,我不去陪着也不放心,便答应了。

  我走到病床边上,准备先把我妈的手机充上电,再过去找雪珂。

  不经意碰上指纹解锁的按键,我下意识扫了一眼,整个人愣住。

  手机屏幕开了,微信对话框中,一张我爸和宋佳敏婚礼现场的照片,赫然在目。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颤着指尖往前面翻,还有他们的亲密合照。

  而发消息的人,是今天中午才加上的好友,除了几张照片,没有任何对话。

  想到护士说我妈抢救是因为突然呼吸苦难,我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人发照片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提醒我妈妈,还是想气死我妈妈?

  我不寒而栗,担心他再发什么过来刺激到妈妈,我本想直接删除他,但又觉得,妈妈也许认识他。

  只好把手机放到了分诊台,拜托护士之后,才赶去酒吧。

  夜色是南城比较出名的酒吧,出名的原因是消费高得离谱。

  我找到雪珂时,桌上已经有几个空酒瓶了,她喝得双颊绯红,朝我扑过来,“希希,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我扶正她的身体,擦了擦她哭花的熊猫眼,“怎么喝成这样了,我先陪你回家,好不好?”

  她拼命摇头,倒了一杯酒放在我面前,“陪我喝嘛。”

  我轻吁一口气,像是要发泄什么一般,端起来猛灌,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杯接一杯,在醉意熏然的某个时刻,内心似乎可以得到短暂的安宁。

  本来是来劝她的,结果,我喝的连路都走不稳了。

  从洗手间出来,我猛地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忙道:“不,不好意思……”

  他脚步虚浮的往后推了两步,没搭理我。

  我下意识抬头瞥了一眼,下颌线条流畅而完美,好眼熟……

  程锦时?醉的都出现幻觉了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