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念念不忘:旧爱情深

念念不忘:旧爱情深

温让 著

总裁言情

余念慕深小说名字叫《念念不忘:旧爱情深》,此书又名《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是由网络作者温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再见已是五年后,余念时刻想远离着慕深,可是她又怎么能逃过他的追捕呢?午夜梦回,他时常在她耳边俗说爱意,她信了。可是下一秒,他就转身另娶她人,她穿着婚纱破坏他的婚礼。既然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能这样病态的延续着,那就谁也逃不掉。
  余念看着薄锦年,当年的事情早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纯粹只是医生跟病人家属。薄锦年看着余念这张脸,笑了,“你跟慕深在一起,也这么有分寸吗?”“……”余念没出声。“余念,你是不是从来没对我用过心?”心?余念扪心自问,当初跟薄锦年在一起的时候,她很用心,但那又如何?
  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也不会做那些破镜重圆的美梦,他也永远只是心底白月光,是过去,是她早已经放下的人。有少许亏欠,但不代表什么。“薄医生,如果你继续这样,那我只能申请换医院了。”“……”薄锦年盯着她的脸半晌,末了,男人指腹抵着薄唇,轻轻笑了。

98万字更新:2019/05/14

在线阅读

  余念慕深小说名字叫《念念不忘:旧爱情深》,此书又名《旧爱新婚:慕先生入戏太深》,是由网络作者温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再见已是五年后,余念时刻想远离着慕深,可是她又怎么能逃过他的追捕呢?午夜梦回,他时常在她耳边俗说爱意,她信了。可是下一秒,他就转身另娶她人,她穿着婚纱破坏他的婚礼。既然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能这样病态的延续着,那就谁也逃不掉。

免费阅读

  地址是南岭半山腰上的一处别墅。

  很可笑的名字——慕念居。

  “我可以拒绝吗?”

  男人抬眸,“你可以试试。”

  掌心接过那张白纸,余念把纸片放进口袋,“知道了,我晚上会去。”

  她转身,大步离开。

  但慕深看着她背影,能够发现她走路的样子,异样的明显。

  那又怎样,左右是她活该。

  男人收回实现,低头落在文件上,却久久看不进去一个字。

  手中握着钢笔,薄唇一抿,猛地在文件上划了一道,他垂下头,手指狠狠地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

  他应该去心疼?

  男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捏着钢笔的手猛地用力,似乎要刚其折断一般,骨节泛着白色,手背的青筋的凸起,模样怖人。

  ——

  余念走出慕氏集团,这时候天空已经放晴,阳光照射着白色的雪堆,反射的光更是刺眼。

  直接打车回家,姜粤楷开门就看见余念脸色苍白的样子,“这是怎么了?”

  余念眼睛有些红,她进门,然后拿出来一张卡,“这里面有一百万,外公你拿着,我们尽快联系医院那边,给妈妈安排手术吧。”

  “你哪里来的一百万?”

  姜粤楷没有接这张卡,他站着余念,“你才出去几个小时,你从哪里弄来的一百万!”

  苍老的声音,带着分明的怒气!

  姜粤楷为人师表,有的就是清高和骨气,这一百万分明就是来路不明,拿这钱来给女儿治病,姜粤楷做不到。

  “你从哪里拿的钱就还回到哪里去,念念,我们现在是穷,但是人最不能少的就是骨气。”

  “骨气?”

  余念嘴唇干的翻了皮,她点头,轻笑,“好,外公,我要骨气,那我能眼睁睁看着妈就一直这样躺在床上吗?”

  “瘫痪久了,妈还能活多久!!”

  姜粤楷气的脸色涨红,“你去找慕深了!是不是?念念,他把我们家害的还不够,你怎么还主动去找他?”

  余念睫毛猛地颤了颤,“外公……”

  她也是没有办法。

  姜粤楷气的身子一抖,最后无力地跌坐在沙发里,“总之,这钱我们不能要。”

  “那我们要怎么办?外公,难道你让我回来就是给我妈送终?!”

  余念猛地跪在地下,膝盖敲着地板一声闷响,让人神经猛地一震,余念看着姜粤楷,“外公,你放心,这笔钱我会还给他,我一定会!我们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好不好?”

  姜粤楷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

  老人家脸色阴沉,满脸都是颓然的无力。

  “外公,我们带妈去医院吧!”

  “……”

  ——

  最后姜粤楷还是妥协了,联系了医院,两人立刻就带着姜琳过去了,结果等医生过来病房的时候,余念的眼神猛地闪了闪。

  薄锦年。

  像是脖子被人掐住,呼吸一点一点从自己的咽喉流失。

  先是慕深,再是薄锦年。

  余念指甲猛地嵌入掌心,咬唇,唇色猛地现出鲜艳的红,男人的目光沉沉落在她的脸上,然后掠过她,直接走到病床前,问护士,“病人情况怎么样?”

  “……”

  余念怎么也没有想到,医院给安排的专家,是薄锦年。

  她的初恋。

  后来分手,她跟慕深在一起,她转身潇洒利落,跟慕深爱的深刻坦然,于是他从她的世界里销声匿迹,可又在今天,毫无预兆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十几分钟后,男人的办公室里。

  薄锦年整理好关于姜琳的病历,然后抬眸,看着余念,嗓音是从喉骨发出的深沉和沙哑,“国外那么好,舍得回来了?”

  “我不是来跟你谈私事的。”

  余念看着薄锦年,无悲无喜。

  要跟他如何,她掂得清。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