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难言情深

难言情深

素惜 著

言情

秦欢白瑾昊小说目录在哪看?《难言情深》小说又名《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冷情总裁,甜妻要离婚》,是由网络作者素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秦欢嫁给白瑾昊四年,就忍受了白家四年的折磨,最爱的男人不爱她,小姑子的诬陷和辱骂,公公婆婆的视而不见,这一切终于在目睹丈夫的出轨之后绝望了。
  秦欢的心里,一瞬间,血流成河。她瞪大了眼睛,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上前抓住了白瑾昊的手,眼泪的泪水终究还是没能忍住,滚了满脸:“瑾昊,我没有骂茜茜,我也没有骂柳晴,我没有骂任何人,你相信我好不好?你不要这样做,这里是我们的卧室啊,你不要带别的女人进来,求你,我求求你……至少,不要在这里……”
  她没有哭出声,只是在卑微的哀求,泪水却无声的落下,那么悲痛,那么无助。白瑾昊的心像是被尖锐的针刺了一下,有些疼,疼的有些不忍。可是当他想到刚刚在楼下,他的妹妹哭的那么伤心欲绝的模样,他还是狠下心来。“秦欢,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一个赖在我身边不肯滚蛋的贝戋货!像你这种连未出生的婴儿都可以下死手的毒妇,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哭?收起你惺惺作态的眼泪,你已经欺骗不了任何人了!”

5万字更新:2019/05/13

在线阅读

  秦欢白瑾昊小说目录在哪看?《难言情深》小说又名《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冷情总裁,甜妻要离婚》,是由网络作者素惜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秦欢嫁给白瑾昊四年,就忍受了白家四年的折磨,最爱的男人不爱她,小姑子的诬陷和辱骂,公公婆婆的视而不见,这一切终于在目睹丈夫的出轨之后绝望了。

免费阅读

  “嫂子,今天可是我哥的生日,你不是很爱他吗?怎么连刻意给他做的汤都这么酸?”

  白茜茜将滚烫的汤泼到秦欢身上的时候,秦欢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只有皱起的眉和紧紧拽着衣服的手,泄露她正在承受怎样的疼痛。

  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却固执地望向餐桌对面坐着的白瑾昊——她的丈夫:“瑾昊,我没有……”汤全都泼到了她的身上,酸不酸,没有机会证明,但羞辱和痛已经渗透到了她的心上!

  “你没有?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白茜茜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尖锐:“秦欢,我喊你一声嫂子那是给你脸,像你这种倒贴上来还无比恶毒的贝戋货!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哦,我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么酸的汤了,不就是嫉妒我哥昨天晚上和柳晴小姐欢度良宵了吗?”

  秦欢的脸变得惨白惨白的,眼睛仍盯着白瑾昊,以及,他身边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那女人却在这时候夹了一块腰花放在白昊然的碗里,眼里荡漾着毫不掩饰的暧昧:“昊,昨晚上,你辛苦了,来,吃快腰花补一补!”

  腰花补肾,晚上辛苦,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不要吃!不要!

  秦欢听见自己心中那卑微的哭喊。

  白瑾昊却在她的视线中,将那块腰花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咀嚼下肚后,还在那女人的脸上吻了一下,温柔的说:“谢谢宝贝。”

  然后,他转过头来,眼里的温柔变成了冰冷的利刃:“听不懂茜茜说的话吗?既然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吃饭,还不滚?”

  秦欢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死死的憋着眼里的泪。

  她就知道,只是她和白茜茜产生矛盾,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白茜茜那边,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亲妹妹,他舍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哪怕是白茜茜的错,到最后,也都会变成她秦欢的错。

  想到这里,秦欢缓缓站起来,弯腰:“那……你们慢用!”

  这一桌子的菜,都是她做的,她没有资格吃。

  她是白瑾昊的妻子,她没有资格坐在白瑾昊的身边。

  今天是白瑾昊的生日,他带了一个女明星回来,以将她的心刺得千疮百孔来庆祝?

  白茜茜的诬陷和辱骂,她的公公婆婆都视而不见……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四年前,大着肚子的白茜茜被送上她的手术台,她保了大人,可白家人却认定是她害死了白茜茜的孩子,导致白茜茜“终生不育”,导致白茜茜和未婚夫严泽分手,患上了“抑郁症”!

  包括她新婚的丈夫,都对她大变脸!

  四年来,白瑾昊一直在逼着她离婚,她不肯,他们就想尽一切的办法来羞辱她,折磨她。

  因为她爱白瑾昊,所以甘愿承受这一切,委屈求全,苦苦坚持,以为白家人总会明白她的好,以为总会等到白瑾昊相信她的那一天。

  可这样的欺辱和煎熬,早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尤其是,亲眼看到白瑾昊将与女明星的绯闻变成事实后。

  眼里闪烁着的晶莹的是泪,憋回去就是血,她的苦涩、无助、委屈、酸痛都不过是自作自受!

  “贝戋人终于走了!贝戋人一走,连空气都好很多了,哥,敬你一杯,祝你生日快乐!祝你早日和柳晴小姐修成正果!”

  秦欢还没有走完,就听到那清脆的碰杯声,她脚下的步子一顿,险些站不稳……

  回到卧室,秦欢直接走进了旁边的浴室,因为别墅里有暖气,之前又一直在厨房里忙着,很热,所以她穿的并不多,但衣服还是和皮肉黏在了一起,稍微扯一下就疼的她直冒汗!

  她只好找来大剪刀,将衣服剪开,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粘黏在皮肉上的布料扯掉,黏的最严重的地方,还直接扯下来一大块皮,露出血红的肉,那些大大小小的水泡,一眼望过去,细细密密的,令人毛骨悚然……

  秦欢抬起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那么狼狈,那么虚弱,那么鲜血淋漓,以及,那么的沧桑!

  她忽然苦涩的笑了,忍不住再一次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爱一个人,果真就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吗?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外面有了脚步声,秦欢以为是白瑾昊回来了,赶紧随便裹了一件浴袍,走出浴室,却看见白茜茜进来。

  “嫂子,热汤淋身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心软了一些,我应该将汤泼到你的脸上的!”白茜茜的眼里,淬满了阴冷的恨意:“你知道即便是那样,我哥,我爸、我妈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谁让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谁让你本来就是一个蛇蝎毒妇?”

  “茜茜,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你心知肚明!我不想再跟你争论!只是你这样做,良心上真的过意的去吗?你真的确定自己不会有后悔的那么一天吗?”秦欢难得没有保持沉默,而是说了这么几句话。

  白茜茜似乎并没有料到秦欢还会反驳,被白家人欺辱了整整两年的秦欢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让人心慌的话来,她的脸色霎时间黑了下去:“你说什么?你这个毒妇!如果不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阿泽怎么可能会和我分手?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贝戋人!”

  她冲到了秦欢的面前,抬起巴掌就往秦欢的脸上甩。

  却被秦欢抓住了。

  “白茜茜!够了!看在你失去孩子的份上,四年来,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忍了,你一直在怨恨我,你怎么不去问问严泽,去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会扔下生死未明的你在医院不管不顾?”

  见白茜茜愣了一下,秦欢又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严泽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你胡说!阿泽对我那么好,他那么爱我,他肯定只是因为我不孕不育,不能给严家生下继承人了,才不得不离开我的?”白茜茜恶狠狠的瞪着秦欢:“你休想挑拨我和阿泽的感情!”

  说到这里,白茜茜忽然诡异的一笑:“秦欢,我真没想到,到了今天,你竟然还在为你的恶毒寻找借口!那么,你给我等着,你很快就会为你说的这些话付出代价的!”

  白茜茜经常会说这样的话,秦欢并没有太在意。

  但是十分钟后,当白瑾昊上来,站在她的面前,冷冷的质问她:“茜茜好心好意的上来给你送药,你竟然还骂她?还骂柳晴是个俵子?”

  “秦欢,可是在我的眼里,你,连俵子都不如!”

  “秦欢,你不是妒恨柳晴吗?可我就是喜欢柳晴,今天晚上,就在这间卧室,我准备和她做一整晚的爱!你要么旁观,要么滚出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