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为你痴念成殇

为你痴念成殇

半糖 著

言情

秦木兮纪寒卿是《为你痴念成殇》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彷徨在寂寥的雨巷》《旧时风月此时情》《此生风月唯有你》,是由网络作者半糖写的一本民国言情小说。他们从小定下婚约,却因为他家道中落而强制退婚,几年后,他成了督军府的少帅,而秦家却没落了。看着他踏雪而来,迎她进门,她却只看见他眼里的冰冷。
  深秋的风很冷,吹得秦木兮涣散的神志又清醒了些许,她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疼痛刺激着神经,她仿佛又有了暂时强撑下去的力气。“呵呵,姐姐还真会演啊!”秦木棉娇笑着:“刚刚丫鬟婆子还说你快不行了,现在被棍子滋润了,竟然都能站着了!”纪寒卿听到秦木棉后半句话,怒火瞬间焚烧了心脏:“果然是贱人!”
  下一秒,他发话:“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破成什么样子?既然你不知羞耻,那就给我从这里像狗一样爬出去!”此刻天色已经亮起,少帅府中的佣人都已经起来开始准备一天的东西,尤其是香园这边,来往的人更多。秦木兮扑通一身,跌坐在地上。她抬头望着纪寒卿冷漠的眼睛,唇瓣颤抖:“纪少帅,昨天是你的新婚夜,我忘了对你说一声新婚欢喜!你我从此再无瓜葛,祝你和秦木棉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4万字更新:2019/05/11

在线阅读

  秦木兮纪寒卿是《为你痴念成殇》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彷徨在寂寥的雨巷》《旧时风月此时情》《此生风月唯有你》,是由网络作者半糖写的一本民国言情小说。他们从小定下婚约,却因为他家道中落而强制退婚,几年后,他成了督军府的少帅,而秦家却没落了。看着他踏雪而来,迎她进门,她却只看见他眼里的冰冷。

免费阅读

  秦木棉披着单薄的睡衣,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暧.昧后的痕迹。

  见到秦木兮,她似乎很是吃惊,随即,娇美的面上又浮起了一抹冷笑。

  她故意用她叫破了的嗓子说道:“哟,姐姐啊,你刚刚被少帅用家规罚了,还敢到处跑啊?”

  秦木兮擦掉嘴上的血迹,望着面前的女人,眸底都是恨意:“秦木棉,你别得意!你不是他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现在的我,就是将来的你!”

  秦木棉冷笑:“渍渍,姐姐,你可别污蔑少帅!他是真心待我的,你看,他娶别的姨太的时候,有用过八抬大轿和这么大的排场吗?”

  秦木兮脸色一僵。

  是啊,之前的四个,又有哪个是这样娶回来的?

  她在这里听了一夜、看了一夜,也该死心了。

  “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伺候少帅的!”秦木棉娇笑着:“本来少帅不让我说的,但是马上也快天明了!少帅说,今天他去南城政府拿了章,就会给你写一份离婚书!以后,你就只是少帅府里最卑贱的奴隶了!”

  秦木兮的心猛地一颤。

  “知道谁会成为他的正妻吗?”秦木棉说着,凑到秦木兮的耳边,低笑:“是我!因为啊,他说本来谁都可以,但是恰好你和我有仇,所以就是我了!姐姐,我还要感谢你呢!”

  秦木兮霎时眸色猩红。

  纪寒卿是故意的!他明知道当初要不是秦木棉的母亲进门,气得她母亲得了病,她又怎么可能三岁丧母?!

  他不是没有见过她那些年的伤,都是拜这对母女所赐,可是,却还是要给她们荣耀!

  这一刻,秦木兮清晰地感觉到,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碎掉了。

  “是吗,秦木棉,那我祝你能够坐稳现在的位置,不要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秦木兮说完,冲鸢儿道:“我们走。”

  只是,二人才刚刚转身,身后的秦木棉就猛地抬脚。

  鸢儿扶着秦木兮本就十分吃力了,这么一来,顿时没有站稳,一起摔到了地上。

  鸢儿的痛呼声似乎惊动了门内的男人,房间门再次打开,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蹙眉望着地上的主仆二人,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少帅,姐姐专门跑过来听我们洞房,听了一.夜晕倒了,我想扶她,她却骂我……”秦木棉娇滴滴地道。

  “听我们洞房?”纪寒卿眸底燃起兴味,心头涌起愉悦。

  她果然来听他的洞房声了!

  “怎么,听得舒服吗?是不是你也想要了?”

  他说罢,冲着门口的佣人吩咐:“带她下去,找根木棍好好伺候她!”

  “纪——”秦木兮眼睛猛地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冷漠残忍的男人。

  “怎么,棍子不舒服,想要我睡你?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我碰一下都恶心!”纪寒卿说着,似想到了什么,低笑:“或者你想要男人?快了,等我今天拿了章,休了你,就如你的愿,把你送到军队里,也该犒劳一下我手下的兵了!”

  秦木兮听到男人这样的话,她只觉肺中又有绞痛升起,她咳了一声,捂住唇的掌心里都是刺目的红。

  而丫鬟婆子已经冲了上来,直接将她拉去了旁边的屋子。

  鸢儿吓得脸色发白,跪在纪寒卿面前:“少帅,求您放过夫人吧!夫人从来没有对不起您!她一直都是爱您的啊!”

  “爱我?!”纪寒卿冷笑:“我可受不起那样肮脏的爱!”

  鸢儿摇头,一边哭一边道:“少帅,夫人真的没有对不起您!她当初听说您去找她,就马上去找您了!只是她被老爷关起来了,所以……”

  “她找我?!”纪寒卿眸色瞬间变得森冷无比,常年征战沙场的铁血宛若实质:“我只记得,她那一纸断绝书,倒是写得潇洒!”

  “少帅,夫人从来没有给您写过什么断绝书,她一直都盼着嫁给您,从很小很小时候,就盼着了……”鸢儿抽泣着。

  小时候……纪寒卿眸底都是阴鸷的光,年少时候的他就是被秦木兮那双无辜可怜的眼睛给骗了!

  他恨那段愚蠢的过去,恨他对她的一片痴心!

  恨她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要将他所有的尊严和美好回忆狠狠践踏,贬的一文不值!

  “够了,你给我闭嘴!”想到过往的纪寒卿杀气四溢:“你是她的丫鬟吧,如果你再说一句,我直接把你扔进军队当军妓!”

  鸢儿脸色霎时雪白,可依旧不断地冲纪寒卿磕头:“求您,少帅,求您!”

  这时,一边紧闭的房间里,秦木兮的眼前一点一点飞起无数星芒,犹如很多年前,纪寒卿陪她看过的星夜。

  丫鬟婆子拿着木棍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地桶着,她身上的伤口蚕食着她不断涣散的神志,她轻轻地念着:“山有木兮卿有意,此生风月唯有你。”

  这句诗她第一次见的时候还很欣喜,对纪寒卿说:“寒卿哥哥,你看,诗里有我们的名字!”

  纪寒卿拉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木兮,此生风月唯有你。”

  眼前的星芒越来越多,秦木兮的喉咙开始不断溢出鲜血。

  她病了,从两年前一次高烧后,就经常咯血了。

  那时候,鸢儿在少帅府前院跪了一天一.夜,最终还是没能等来医生。

  那天,她撑着高烧的身子,看到的却是纪寒卿的四姨太进门。

  之后,可能老天还想让她继续活着受罪,她的高烧自己就退了下来,只是落下了咯血的毛病,现如今,是越来越厉害了。

  上半身已经被鲜血染红,丫鬟婆子见状,心头也有些怕弄出人命,于是住了手,出去冲纪寒卿禀告:“少帅,她、她吐血了,怕再下去怕是不行了!”

  纪寒卿闻言心头一惊,脚步本能地往前一步,正要进去,手臂却被秦木棉抱住。

  秦木棉软软地道:“少帅,我姐姐以前最爱看戏,她做戏的功夫,可是跟那些江湖卖艺的人学的!”

  纪寒卿闻言,心头又涌起一阵愠怒:“把她带出来!”

  很快,丫鬟婆子便将秦木兮给拖了出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