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二婚娇妻宠到底

二婚娇妻宠到底

洛洛 著

言情

《二婚娇妻宠到底》是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作者洛洛,主角是雷子琛安然。小说讲述安然怎么也没想到,结婚三年的丈夫,竟为了与她离婚,亲手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一夜痴缠,她遇上了他,她本以为与他不会有过多的交集,却不曾想到,他帮她离婚,在她最狼狈之际,将她娶回家,将她宠上了天。

479.35万字更新:2019/05/10

免费阅读

  《二婚娇妻宠到底》是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作者洛洛,主角是雷子琛安然。小说讲述安然怎么也没想到,结婚三年的丈夫,竟为了与她离婚,亲手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一夜痴缠,她遇上了他,她本以为与他不会有过多的交集,却不曾想到,他帮她离婚,在她最狼狈之际,将她娶回家,将她宠上了天。

免费阅读

  挂上电话,男人将工作牌拿到跟前,这才仔细打量起来。

  卡牌中间的一寸照上的女人,十分钟之前还坐在他的车上。

  照片里的她,看起来有些青涩却透着灵气,和如今的干练婉约,倒有些不同。

  “安然……”低沉优雅的嗓音,轻轻吐出一个名字。

  他打开储物箱,将那工作牌放了进去,继而似是心情很好的笑起来,发动车子离开了碧海蓝天……

  碧海蓝天的小洋房区环境清幽,奢华的欧式路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芒,将蒙蒙的雨雾打成淡淡的黄。

  站在自家门前,安然有那么一瞬,想要扭头离开,去任何一个地方都好。

  “夫人,您回来了?”面前的门忽的被推开,出门倒垃圾的保姆满脸诧异的望着她。

  安然点点头,“恩,你今天没出去约会吗?”

  保姆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下午已经出去了……”

  她低头说着,忽的像是想起什么,便呀了一声道,“夫人,先生已经回来了!”

  正弯腰在玄关换鞋子的安然微微一顿。

  “知道了。”她应了声,表情淡淡的,换好了棉拖便走了进去。

  客厅里传来新闻播报员标准而优雅的声音。

  安然微微偏头,目光落在餐桌上包装精致的大红玫瑰上,她在想,自己是今天叶晟唯的第几场?

  “干嘛那种眼神?不认识自己家?”

  叶晟唯见她回来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换了居家的衣服,灰色的V领羊毛衫配上深色休闲裤,脚上踩着和她同款的碎花棉鞋,瞧着慵懒而惬意。

  仿佛昨天在咖啡厅里他强制要求离婚的场面在此时化作了虚无,因为他穿上了她买的衣服。

  这身衣服是她买的,一直放在衣柜,今晚是他第一次穿着。

  叶晟唯和三年前并未有多大的区别,一眼看过去,常会忘了中间的三年时光。

  刀刻般浓黑的眉,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梁和总是微微抿着的薄唇,俊俏的五官微微散发着冷意,将他与平常人隔开,隐约透着一股子非凡的高贵。

  安然忽然明了,为何叶晟唯明明有她这个妻子的存在,外头却还有那么多的女人想要投怀送抱,不为权不为财,就只是图这张脸和那般气质,也能让无数的女人甘心不要名分只求个露水的情缘吧!

  他什么都没变,只是,再也不是昔日那个为她挡住砖块的男人了。

  那些甜蜜的情意,像是梦一场,一场她青葱岁月里的美梦。

  “在等我吗?”安然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忽的问道。

  她也没有力气和他争吵关于他在外有的事,其实不是他们俩不想离婚,他们俩如今的感情已经没有了,都想着离婚,可是谁也不想为离婚背负上负心汉或者负心女的骂名,更何况,他们头上的那位爷爷一直都希望他们俩能够早日生出一个孩子。

  之前叶晟唯试探过爷爷几次,爷爷都摆着冷脸骂了叶晟唯,说他要是敢离婚,叶家就一点的家产都不会分给他。

  叶晟唯已经走到安然跟前,手中拿着一份多出的文件。

  “香港那边的合资项目出了民事纠纷,你为什么都没和我说过?”

  安然愣了愣,眼中的错愕很快被掩饰过去,她偏头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是我自己就能解决的小问题。”

  叶晟唯听了,说道:“那你处理好。”

  安然捧着水杯放在唇边轻轻抿着,没再接话。

  叶晟唯站了一会儿,便转身拿过大衣,往外走去。

  安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忽的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臂。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

  他微微眯起眼眸,眉心也缓缓蹙起,“不早了,你收拾一下休息吧。”

  安然却好像没看出他的不悦,继续望着他,“你也说不早,那为什么不在家休息,却非要出门去?”

  虽然昨天在咖啡厅的时候,她表现出来了一种无所畏惧的样子,可是,她这颗爱过叶晟唯的心,还是人心做的,还是会痛,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降低尊严的去挽留,甚至去问一些她很想问的问题。

  叶晟唯握住她的手腕,轻巧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臂,“这种事情,不会再有第二次。”

  他指的,是她被周政绑架的事情。

  安然抬起手,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顶灯照耀下熠熠生辉。

  “叶晟唯,我一直在想,你给我这个,到底有何意义?”

  他没去看她,转身走了出去。

  安然抬起头,冲着他的背影道,“叶晟唯,在你心里,这三年,我算什么?”

  叶晟唯的脚步终是顿了顿,但随即被口袋里的铃声打断了。

  他不再犹豫,换好鞋便出门接了电话。

  透过缓缓合上的大门,安然瞧见他忽然变得温柔的侧脸,勾唇冷冷的笑了,说了一声,“呵呵。”

  安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古老壁钟在身后敲了十下,悠悠的钟声像是来自远方。

  清晨醒来,安然从镜子中看见眼圈黝黑的自己,伸手便去拿盒中的粉底液。

  她打开衣橱望了望,好像忽的想起,自己不过二十六岁。

  但那些衣服,却全是三十岁朝上的品味,知性而优雅。

  她选了一条冬裙,收腰的设计,将她姣好的身材衬得越发纤瘦,柔顺的黑发在手中绕了两圈,终于还是放了开去,任由它妥帖的披散至腰际。

  她依旧年轻美丽,但那双灵气的桃花眸子,如今却像入冬的泉,涓涓之中,藏着漠然。

  安然收拾妥帖下来,保姆正摆着早餐。

  “夫人,您早。”

  安然瞧了瞧玄关,除了一双她昨晚换下来的高跟,没见着其他。

  她收回视线,什么都没再问。

  而保姆看着她安静坐下吃饭,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

  安然从二十三岁开始跟着叶晟唯,那时候刚毕业,她从二十多家企业里选了他,起初并不是因为他的容貌长相,而是他给的条件,十分诱人。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