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霸道总裁的落跑妻

霸道总裁的落跑妻

红非颜 著

总裁

原芯柔修天澈是《霸道总裁的落跑妻》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傀儡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傲娇总裁的追妻攻略》,是由作者红非颜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一段无爱婚姻,原芯柔跌跌撞撞地走了三年,人前,她只是披着总裁夫人的壳子,没人知道,修天澈私底下是多么地厌恶她。
  “哪里不舒服么?”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阵的颤栗,这是她深爱着的男人不是么?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只想要远远的逃开。她温秀的轻笑,“我没事,只是头有点痛。”病恹恹的样子,说装就装,入目三分,要是当演员,现在一定是影后极人物了吧,她自嘲的想着,因为她就连睡觉都带着假面具。“都说让你披件外衣了,你呀,真粗心。”他温糅体贴的拉起她的手,“先到那边去休息一下,不舒服就别应酬了。”
  如星子般耀眼的眸中满是深情款款。有那么一瞬的幻觉,她的丈夫是爱她的,眼前的这个男人此刻所表露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短短的一瞬,让她从幸福快速的回归到悲凉! 别傻了,他也只是演技优良而已,爱的影子,在他心底早已荡然无存。“好的!那你去跟朋友们聊天吧,我去哪里坐一会。”她善解人意的笑着,松开他的手,得体而优雅的向前走去。身后的男人,目光依然注视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丁点的冷笑,快到连摄影都扑捉不到。

73万字更新:2019/04/24

在线阅读

  原芯柔修天澈是《霸道总裁的落跑妻》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傀儡前妻:总裁,离婚请签字》《傲娇总裁的追妻攻略》,是由作者红非颜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一段无爱婚姻,原芯柔跌跌撞撞地走了三年,人前,她只是披着总裁夫人的壳子,没人知道,修天澈私底下是多么地厌恶她。

免费阅读

  修天澈套上剪裁合身的阿玛尼西装,从容的坐在她对面,颀长的双腿自然而然的交叠在一起,点了一根烟,慵懒的开口,“有事?”

  他的妻子,已经有很久不曾碰过的女人,他几乎快忘了她的存在,谁让她平凡无味的如同一盆水煮青菜,挑不起他一点点欲望,他可是凶猛的肉食性动物,也不知当时怎么会挑上她的,可能当年自已想换换口味,结果到最后,还是发现肉比菜更可口。

  她咬了咬嘴唇,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他,“澈,刚才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芯语她出事了!”

  一想起刚才的电话,她几乎快要昏过去了。

  “哦,”他挑眉,“我美丽的小姨子会发生什么事呢?不会是给男人睡瘫了吧?”

  他讽刺道,想起那个性情开放的小姨子,他更是看不起她,有这样的妹妹,姐姐又会好到哪里去呢?

  “你不要这样说她,芯语是好女孩,你骂我可以,但是不可以这么说她。”原芯柔的情绪有点激动,她也知道妹妹不乖,可是她是她唯一的亲人,在这个世上与她血浓于水的人。

  “哼!清醒点吧,你教出来的妹妹是什么货色,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么?说吧,她怎么了?”他脸色一沉,没有耐心在陪她斗嘴。

  她静下心来,现在不是跟他争执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也不是为了要证明妹妹是好女孩而来的,最重要的是芯语也确实是不听话。

  “她出车祸了,在医院急救,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还要住院观察,另外这次的事情,说是因为她酒后驾车才引起的,所以她要负全责,对方也伤的很重,芯语的医药费加上对方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停顿了一下,她说出来的目的,“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钱。”

  她很少开口向他要钱,但这次实在是没的办法,她只有一个妹妹,如果她不帮,还有谁可以帮她呢!

  “钱?又是钱??原芯柔,在你的脑子里除了钱还有别的东西么?你老公不是开银行的,对不起,这忙我帮不了你。”他讨厌极了她每一次找他,除了要钱就没有别的事情,女人不可爱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绝无仅有。

  堂堂修氏集团的总裁会没有钱,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可他就是这么说了,在她说了妹妹出事之后,他也还是这么说了。

  “就算对我在没有感情,我也还是你的妻子,我容忍了你一切,我只要求你帮我这一次,我求你,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你买一件名衣服都不止这个价,澈,我就求你这么一次,好不好?”

  她低声下气的凝望他,希望可以软化他,毕意他们也做了三年的夫妻,也不是被逼才结的婚,是他心甘情愿娶她的,她总是在奢望着他可以爱她,哪怕只有一次,可每一个夜晚她都是失望的,独守着自已的洁净,比糟践还要可悲。

  “原芯柔你可以再没有尊严一点,跪下来求我,做的到么?”他讽刺的冷笑着,容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她的宽容,因为她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有着生命的装饰物。

  心脏被猛烈的撞击着,她失魂落魄的站起身,用带着祈望的眼神看着他,“只要我跪下来,你就会帮我么?”

  他抬头,心中微动,忽然间他逸出一抹笑,璀璨而耀眼,“我不会,就算你跪到脚断掉,我也会拿出给你一分钱。”

  森冷而无情的口气,残忍的回答,带着那种怡然,更显她的卑微。

  她像是被施了法术的木偶,只有心脏那一块小小的区域在薄弱的跳动之外,其余的早已被僵化。

  他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张总的宴会,乖乖的当好你修太太,或许我一高兴就会帮你也说不定。”

  “好,”她机械化的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她是一条看主人脸色的狗,等着的他的施舍,也是她必须要拿起的施舍。

  华灯初上,清风徐徐,在这春日里,有着醉人的懒散感!

  本该是很轻松的一刻,挽着自已丈夫的手,走入衣香鬓影的大厅,这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么?

  有多少人羡慕她嫁进了修家,又有多少人看着她如何惨淡收场,为了那份在外人面前的自尊,她宁愿假装自已很开心,假装与他很甜蜜。

  然而,胸口如钻毡,挽着的臂弯虽有着温度,也凉入心头。

  他们走入宴会大厅时,门口的八卦记者亮了一阵阵的闪光灯,她扬起标准的笑容,多一分不雅,少一分成了浓重的苦涩。

  无数个夜晚,她对着镜子慢慢的勾起嘴角,保持很久之后,那份心痛还是拖垮了她的神经,在眼睛失去焦距的时候,零点零一的分的下垂弧度出卖了她。

  修天澈也转头对着镜头和煦的笑着,贴近她,想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这一次她不由的躲开,那张刚刚吻过别人的嘴唇,她只觉恶心。

  敏感的记者仿佛察觉到了这个细节,抓拍的更紧,修天澈脸上快速的而过怒气,快的让人查觉不到,该死的女人,这是在对他抗议么?

  搂着她腰的手,突然收紧,这是一种警告,她明白。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