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不要偷偷爱上我

不要偷偷爱上我

溜溜芒 著

言情

主角是钟惟一秦城的小说名字叫《不要偷偷爱上我》,这本小说又叫做《总裁太黏人》,是由网络作者溜溜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她的母亲为救他的父亲而死,他将她接回秦家生活,她以为他只是为了报恩,但是,他为什么一面厌恶她,一面又为她着想?直到被赶出家门,她以为跟他没有交集了,他却步步紧逼。
  “何伯,以后不相干的人不许进来。”低沉醇厚发嗓音响起,打断了钟惟一的思绪。话落,便见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到她的面前。钟惟一抬眸看去,对上秦城深沉如墨的眸子。心头涌起一阵委屈,夹杂着怒意,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她也不会失去母亲,受人欺负却无法反抗。她无视那只手,自己撑着地板缓缓站了起来,不料她的动作却惹怒了秦城。
  “怎么?把脾气撒在我身上?”秦城走上前,高大的身影给钟惟一一种压迫感。她笑了,反驳道:“我哪敢呢?”她一个平民百姓,哪里敢对秦大少爷撒气?秦城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这么能说,怎么刚才被人欺负时,一句话都不敢说?”这话刺痛了钟惟一,她脸色一白,贝齿咬着下唇,瞪着秦城,不发一言,往门口走去。身后传来微沉染着怒意的嗓音:“给我站住!”钟惟一咬了咬牙,干脆拔腿跑下楼,跑出了豪宅。

102万字更新:2019/04/01

免费阅读

  主角是钟惟一秦城的小说名字叫《不要偷偷爱上我》,这本小说又叫做《总裁太黏人》,是由网络作者溜溜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她的母亲为救他的父亲而死,他将她接回秦家生活,她以为他只是为了报恩,但是,他为什么一面厌恶她,一面又为她着想?直到被赶出家门,她以为跟他没有交集了,他却步步紧逼。

免费阅读

  于是,钟惟一背着两个包包,抱着一个大娃娃,提着一个行李箱,和秦城一起下楼了。

  乘着车回到了秦家后,秦城接到电话,钟惟一只听到他应了几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回公司处理事情,你跟着何伯去整理房间,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秦城看着钟惟一说道。

  钟惟一懂事地点头应道:“好,你去忙吧。”话落,便见秦城从西装口袋掏出一张卡,递到她面前。

  “卡拿着,随便刷。”秦城说的话,震撼了钟惟一的心,他这么豪爽真的好吗?

  她愣愣地看着那张卡,连连摆手,脱口而出道:“秦先生,这卡我不能要,你收回去吧。”

  林双双让她搬过来,已经是对她很好了,秦城又给她卡,她就觉得已经超出她能承受好意的范围了。

  秦城冷下脸,眼神有些沉,眉眼下压,嗓音微沉,命令道:“给我拿着。”

  他竟然一天之内被她拒绝了两次,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她却不屑一顾。

  见他生气,钟惟一有些不安,但还是强迫自己稳下情绪,坚定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真的不能要。”

  何况她卡里还有一笔巨款,虽然她不打算动,但这不是她收下秦城的卡的理由。

  秦城彻底沉下脸,甩下一句话:“不知好歹。”便把卡扔到茶几上,大步离开了,留下钟惟一一个人不知所措。

  “姑娘,你收下吧,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少爷对女孩子那么好。”管家何伯走上前,开口劝道。

  秦城对她好?钟惟一第一时间想起他吃人般的眼神,顿时颤了颤身子,这种霸道的好,她可承受不起。

  钟惟一没有答应何伯,转移话题道:“何伯,现在可以带我去我的房间吗?”

  何伯虽然白发苍苍,但能稳坐秦家管家职位,也是个精明的人,一听就听出钟惟一是在转移话题,淡淡叹了口气道:“跟我来吧。”

  钟惟一跟着何伯,踏上铺着红毯的螺旋梯子,到达二楼后,穿过宽阔冗长的走廊,来到一个房间。

  推开红木雕花门,钟惟一着实被震撼到了,诺大的房间里,满面墙都是星空立体壁画。

  踏进去,赫然发现地面是立体海洋瓷砖,好比穿越到大海看星空。房里的家具也采用水蓝色,镶嵌在墙壁的衣柜占了满满一面墙。

  窗帘有两层,一层薄纱,一层浅蓝色不透光窗帘,窗台摆放着几盆盆栽,添了一抹清新。

  钟惟一睁大双眸,眸里盛满了流光,颤声道:“这是谁的设计?”如此巧夺天工,精致华丽,又不缺乏温馨,让人印象深刻。

  “是少爷的设计。”何伯在一旁,脸上带着与有荣焉的神情,开口回道。

  钟惟一没想到,秦城能讲空间设计和自然融合得如此自然,对他的印象顿时好了不少,原来表面霸道的他,有着令人惊叹的才华。

  不知道什么时候何伯已经退下了,钟惟一走进房间,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都摆好后,打开衣柜,被满满一衣柜的衣服又震撼到了。

  不行,她得好好静静,这一切感觉犹如一场梦般。钟惟一深呼吸一口气,按耐住心头的复杂,下楼找何伯。

  何伯正在忙,钟惟一转了一圈,也没见到林双双,猜想她可能也出去了。

  于是一个人到处转悠,惊讶发现房子里还有私人游泳池和私人花圃,在花圃里摘了两朵花后,钟惟一心情大好回到了房间。

  刚进房间,却看到床上坐着一个女孩,长得很美,脸色却很差。女孩一看到钟惟一,便沉下脸,质问道:“你是谁?”

  钟惟一一愣,开口道:“你又是谁?”怎么她去转悠一圈,就看到有个人在房间里了?

  女孩上下打量钟惟一,面露不屑道:“我是夏倾城,你该不会就是钟惟一吧?”

  夏倾城怎么知道她的名字?钟惟一站定身子,直视夏倾城道:“有什么事吗?”

  夏倾城不答她话,指着床上的大娃娃反问道:“这是你的东西?”钟惟一点了点头。

  夏倾城顿时变了脸色,从床上下来,拿起大娃娃就扔向钟惟一,怒道:“你们家让秦家赔款后,还要让你这个拖油瓶住进秦家?”

  钟惟一听着这刺耳的话,变了脸色,她捡起大娃娃,怒视夏倾城,反驳道:“不是我要住进来的。”

  “不是你要求住进来,难不成还是秦家让你住进来的?呵,你妈也是厉害,牺牲了自己,换来女儿的好日子。”

  夏倾城的话难听至极,钟惟一顿时怒了,说她可以,但绝对不能说她母亲。

  她冷下脸走上前,原本温和的气势此刻锐利如剑,冷冷看着夏倾城道:“你再说一遍。”

  夏倾城被她的脸色吓了一跳,又觉得自己反应丢人,不服气道:“怎么,你家敢做不敢当?”

  钟惟一气得面色铁青,没等她开口,便见夏倾城眼睛一亮,撞开她跑到门口,欢喜道:“城哥哥!”

  钟惟一转身,便看到夏倾城亲昵地挽着秦城的胳膊,心里顿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秦城不是回公司处理事情了吗,怎么那么快回来?而且看样子,秦城和夏倾城认识。

  只见夏倾城一脸委屈,指着钟惟一,看着秦城问道:“城哥哥,你为什么要让她住进来?”

  秦城凉凉看了一眼夏倾城,抽回被她挽着的手,眸色微凉,薄唇微启道:“你没资格过问。”

  夏倾城顿时脸色一僵,正想说什么,却听秦城继续道:“去和钟惟一道歉。”

  夏倾城顿时怒了,狠狠瞪了眼钟惟一,冲到她面前,用力把她推倒在地,“讨厌的家伙!”

  话落,便不顾秦城责怪的眼神,撞开一旁的何伯,跑出了房间:“城哥哥最讨厌了!”

  钟惟一狼狈地坐在地上,尾骨传来尖锐的疼痛,小脸苍白,忍着几乎要滚出眼眶的泪珠。

  她也是够倒霉的,刚到秦家,就遇到这些破事,那个夏倾城,一看就是家境优沃任性的大小姐,但说出的话却如刀刃般伤人。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