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我的地狱冥妻

我的地狱冥妻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陈磊是灵异小说《我的地狱冥妻》的主角,故事讲述的为了改命陈磊被改名换姓,原因就是当年自己的爷爷害死过一个女人,四十年之后土地改革村子里不能再土葬,村官把大部分的祖坟都挖了个底朝天,这个时候却出了凶兆,村子里开始死人了...
  “真的是倒了霉了……”
  我看着手上的学籍苦笑了一声,心想肯定是爬树的时候擦伤的,也不知道流了多少。
  随即我就和赵大虎一人一边,架起吴凯往回走。吴凯此时却后怕不已,一路上还忍不住催促,“咱得赶紧走。”
  他仰头,脖子上的勒痕吓人。
  我突然觉得奇怪,为什么挖尸的时候没听见吴凯求救,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
  吴凯被吊上去以后确实发不出声音,可他之前为什么不呼救呢?
  我侧头问他,“吴凯,我们走了以后发生什么了?”
  吴凯闻言,身子不禁打了一个颤,仿佛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况还是觉得十分恐怖。
  只见他缓缓说到。
  “你说你要去看看赵大虎,我叫你也不应,像听不见似的。于是我就在原地等。等了好久,我越来越害怕,腿也发抖的慌。”
  “我就一直喊你们。还有……总觉得后面像有人一样。回头看又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就到处走,不敢停着不动……”
  我静静的看着他,吴凯的眼神放空,像是陷入了回忆。
  “不知怎么的,我走到了一棵树下,当时我想着稍微爬上去一点,看看你们来了没有。然后……忽然有东西掉到啪的砸到我脖子上,我吓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吴凯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接着说下去,“是一条绳,那绳自己缠到了我脖子上。然后猛的往上拉,我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吊在树上了。吊上去以后脖子被勒的实在张不开,我就看着你们俩上来,到处找我。”

3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1

免费阅读

  陈磊是灵异小说《我的地狱冥妻》的主角,故事讲述的为了改命陈磊被改名换姓,原因就是当年自己的爷爷害死过一个女人,四十年之后土地改革村子里不能再土葬,村官把大部分的祖坟都挖了个底朝天,这个时候却出了凶兆,村子里开始死人了...

免费阅读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边上半人高的野草,经过的时候窸窸窣窣的发出声响。

  冷风吹过,我慢慢的往前摸索着。脚下的路难走的不像话,一片碎石。

  下面有火光过来了,手里拿着火把,身子倾斜着,隐约是一个男人。

  我急忙往那边过去,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有细微的声音传来,我心下不详,那个男人带发冠,穿的白色锦衣,火光照耀的袖口红彤彤的,上面用的金线勾边。

  男人脸白腻,像是扑了一层粉。他手里拖了一着大包,里面的东西像是很重似得,坠的他弯下腰。

  “骨碌骨碌。”

  我眯着眼看过去,从包里掉出一个东西,发出骨碌声。男人也看见了,把火把往那迎。

  是一个头颅!

  上面沾满了脓水和污血,眼睛不敢置信的瞪着,头发只剩下些许,被烧的卷曲着。头颅撞到了碎石,所以停下了,她的眼睛仿佛正看着我。

  男人发出一声轻笑,放下手里的包,去找那头颅。

  我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只是远远的看着。

  只见火光被风吹的一阵摇晃,男人走到那头颅边上,却没有拎起她。而是用力一脚,远远的将她踢到野草里。

  视线又是一晃,我再看清,男人却在地上挖土。他把火把架到石头里,用力的挖坑。

  他身后的包大敞着,一具残缺的尸体倒在里面。

  穿的红色衣裳,和她的血混的看不清楚。火光一晃,渐渐的有黑气从尸体里面飘出来,在空中凝成了个影子。

  影子飘在男人的身后,可他对此却毫不知晓。

  一阵山风吹过,影子抖动了一下,随即她伸出手,颤颤巍巍的往男人背上探去。

  我惊恐的想要大叫,却怎么样发不出声音。

  “石头!石头!”

  我猛的惊醒,原来是赵大虎一巴掌拍到了我的身上。

  “怎么了你。”吴凯也在一边看着我。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含糊不清的说道,“睡迷糊了,梦见鬼了。”

  吴凯听完就放心了,一屁股坐到我旁边,“做梦了啊。我还以为你被鬼附了。”

  赵大虎闻言抬手给了他一下,“要附也是你被附,跟石头有啥关系?”

  “我就是说说。”吴凯无端挨了一下,不满的嘀咕道。

  “几点了。”我起身问道。

  “八点半,就等你了。咱赶快吧,趁着现在还有人没睡,也沾他们点生气。”吴凯煞有介事的说道。

  我们回到了自己宿舍,吴凯进了厕所,点了跟蜡烛。又把窗户推开,磨磨蹭蹭的在镜子正前方站好。

  我迟疑了一下,把门带了一半,和赵大虎靠在墙上。

  三个人挤在里面有点拥挤,但这个时候却让吴凯多了点安全感。他深吸一口气,看向我们,“我开始了。”

  “好。”我和赵大虎异口同声。

  这一声话音刚落,我们头上的灯就闪动了一下,惊的吴凯大叫。窗户里灌进冷风,冻的人骨头疼。

  吴凯面无人色,“我不想招鬼了……陈磊,我不行…我闭不上眼睛。”

  这时,蜡烛忽然灭了,我身后的门也砰的关紧了。吴凯腿脚发软的往后退,和我们站到一起。

  镜子里忽明忽暗,时不时一道划痕出现,我沉声道,握紧了手里的桃木剑。

  “不用闭眼了,她来了。”

  门被锁了,赵大虎心里焦急,转身砸门。地方小,吴凯只能抵在墙上,急的团团转。

  镜子里晃出黑影,一会又出现蛛网般的碎痕,裂纹中赫然出现了一只眼睛在窥视我们。

  吴凯吓的大叫,手指到那,“眼!眼!陈磊,她要出来了!”

  我紧紧的盯着镜面,手里满是汗水。

  镜子里的眼睛消失了,有血从里面渗出来,滴答滴答的流过来。

  …哗啦哗啦,镜子又碎了,露出黑洞洞的一片。从里面慢慢的伸出一只手,长长的指甲,手臂上满是大片的焦黑。

  那手慢慢的探向我们,仿佛能无限延伸,指头上带着脓血。

  我看着她,她手臂上是依稀是红色的袖子,粘在她烧焦的手上。

  手腕上戴了个玉镯子,被染的乌黑,沾着血迹的套在她的手上。

  在往上有一道刀疤,深入骨髓,皮肉翻开在两边……“陈磊!陈磊!你在干什么!”

  我听见吴凯歇斯底里的喊叫,猛的一看,从镜子里探出的手几乎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似乎能闻到恶臭味,我惊的出了一身汗,侧开身,提起桃木剑往那手臂上砍。

  桃木剑不是剑,自然砍不断任何东西。只是桃木剑刚一接触到恶鬼的手臂,就泛起亮光。

  镜子里一阵嚎叫,血肉模糊的手臂上冒起白烟,几下就缩到镜子里去了。

  我见她被击退,冲上去一脚踢向镜面,一阵响声,镜子碎了一地。

  一下子恢复了平静,蜡烛又重新燃起了火苗,屋里只能听见我们的喘息声。

  “陈磊!”赵大虎气急败坏的推了我一把,“你刚才怎么跟丢魂似的,你差点就没命了知道不?”

  我也一个劲的后怕,当时要不是赵大虎叫醒了我,恐怕我们三个此时就凶多吉少了。

  我撑着站起来,拧开了门,“恶鬼迷神,当时怎么也反应不过来了,完全就感觉不到危险。”

  走出厕所,我顺手锁了门,“杀了贺龙龙以后她更嗜血了,一见面就拼命的想弄死我们。”

  赵大虎咕嘟咕嘟的灌了口水,有些害怕的道,“这次直接从镜子里爬出来,下次她还不得从床底下爬出来?”

  吴凯打了个寒碜,神色忧虑的喃喃道,“那不是跟贞子一样吗。”

  我把桃木剑横在眼前仔细看,和原来一样,没有一点污渍染上。师傅做的果然有用,我心里感叹道,要是他在就好了。

  我把桃木剑小心装回袋子里,就听见赵大虎一拍大腿,闷声说道, “我咋觉得不对啊。”

  赵大虎看向我,“石头,你说她要是让我们去给找尸体,为啥要弄死我们?弄死我们谁给她找尸体去?”

  我一时语塞,也反应不过来了。

  这时吴凯说话了,声音弱弱的,“说不定是故意吓我们,要我们快点干活呢。”

  说着,他就忍不住问了一句,“明天我们还找不找尸体了?”

  赵大虎闻言气的跳脚,怒视着他,“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刚才要不是石头砍了她的手,你猜咱们凉了没有?”

  赵大虎说完还觉得不过瘾,又添了一句,“要找你自己去找,我们可累的够呛的。”

  “也不是你砍的,你得瑟什么玩意?“吴凯也火大了,腾的起身梗着脖子的走了。

  吴凯走了,我靠在床上一个劲的打哈欠,上山走了不少路,现在腿肚子也抖的慌。

  赵大虎看着厕所心里也膈应,把桌子推了过去抵住,又把椅子放在上面靠住门,才脱鞋上了床。

  灯黄灿灿的亮着,我和赵大虎松懈下了,又说了一会话。两个人都昏昏欲睡。

  我一蒙被子,砰的平躺在床上,“不管了,啥事都明天再说。”

  赵大虎配合的点头应道,“什么事情都等睡醒再说,睡觉,我也困的够呛。”

  一会没有人接话,接着赵大虎的鼾声渐渐的响起来了,有节奏的回荡在屋里。

  脱险后的休息总时格外的珍贵。

  我躺到床上舒服的叹息一声,看着灯上的光晕都让人心安。侧了侧身半枕着手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寒冷袭来,有东西敲到窗上,发出莫名的声音。

  声音窸窸窣窣的,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让人听的清清楚楚。

  我有心去瞧瞧,但却怎么也睁不开眼,恍惚的醒不过来。

  是什么声音呢?

  我意识清醒,可是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踩进了泥潭里,不断的在往下陷,直至没入黑暗之中。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