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风回路转

风回路转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武侠小说《风回路转》的主角是杨卓,杨卓是漠北大师彭晖的嫡传弟子,为了历练来到了中原江南,却被卷入了昔日彭辉和蜀州风灵的恩恩怨怨,杨卓凭借自己的武功和人格魅力开创新的局面,带着自己的伙伴们一路南下,调查离奇凶案,险象环生,最后成为一代宗师...
  杨卓最后看见了一些散乱的图画,也就是一些散乱的石刻。
  那些石刻有的是鹰形,有的是星形,有的是小鬼模样,有的是云朵,有的是月形,有的是空心的图形,这些图形都是从所未见,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都坐在了这石室里,冥思苦想,但还是难以索解。
  杨卓猛地想起了那时和武仙所学的仙劫掌,那时他背了不少的口诀,如今也是难以索解。
  但是最后自己还是修成了仙劫掌,他如今联想起了仙劫掌,一时若有所思。
  这些奇怪的图案,并不是单独的存在,如果你把这些突然从左至右连接起来,似乎就是个完整的整体。那一个个孤立的点,串联起来,似乎就是一个个的星座图案。
  当时彭晖博学多才,曾经悉心专研过天文星象,跟杨卓提起过八十八星座的图案。
  如今杨卓看去,这些似乎都是一些星座的残影,一个个点,连成图形,十分栩栩如生。
  有小熊爬动,有大熊疾奔,有牧夫赶羊,有武仙炫武,有仙女绰约,有双鱼游动,有天秤闪闪,有雄鹰展翅,有长蛇飞舞,有飞马悬空,有天鹅曼妙,有金牛雄武,有仙后婀娜,有猎户张弓,有孔雀开屏。
  种种星相,异彩纷呈,令杨卓十分兴奋。
  这些散乱的星点,却不知不觉,融汇到了杨卓的体内。
  杨卓的体内,本有那些圣妖果带来的灵力,那些灵力却是可遇不可求的。
  灵力贲张,却毫无用武之地。灵气如海浩瀚,却无驾驭之机。
  圣妖果带来的巨大冲击,毫无释放之地。

38.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1

免费阅读

  武侠小说《风回路转》的主角是杨卓,杨卓是漠北大师彭晖的嫡传弟子,为了历练来到了中原江南,却被卷入了昔日彭辉和蜀州风灵的恩恩怨怨,杨卓凭借自己的武功和人格魅力开创新的局面,带着自己的伙伴们一路南下,调查离奇凶案,险象环生,最后成为一代宗师...

免费阅读

  他们弃舟登岸,找了一个客栈歇宿。

  毕晴从怀里取出了一片金叶子,来客栈吃喝,客栈老板自然是殷勤招待。

  杨卓说道:‘你倒是精心,金叶子藏得如此严密,这几个波斯风王也是无意于此,才叫我们不至于如此的窘迫啊。“毕晴说道:’这个波斯风王还是比较大气的,不会随便的搜身,看来他们不是那么可恶的,对吧?”杨卓呵呵一笑,说道:‘其实此次的海外之行,却也是受益匪浅的。“毕晴点头。

  客栈里他们相对而坐,在屋子里吃喝,不由得相视一笑。

  杨卓说道:“对不住,那时候,我练功失控,几乎伤了你。”

  毕晴笑道:‘无事,你没事就好,当初你刚开始使出的几掌,的确令我畏惧,但是我还是挺过来了。哎,幸亏我师父教过我如何在黑暗状态下躲避袭击,教过我恶劣条件下预防对头。想起来,小时候师父是对我过分苛刻,几乎是十分疯狂的苛刻。我稍有练功时的懈怠,就是一阵的打骂,我也就不敢偷懒了。那次我们去雪山,几乎被那蒙斯纳音打伤,还是依仗着平素的苦练,顶得住那个番僧的猛烈进攻。最后那个番僧鉴于师父的威名,以及我也不是很好对付,他才愿意和我同路,去寻找你的,不然我就看不到你了。“杨卓捏住了毕晴的玉手,说道:“你小时候,一定吃了不少苦,这种苦我能理解。我师父自从被驱逐出了蜀州,就开始对我严厉教诲,我也是终日里在恶劣环境里习武,几乎不分寒暑。记得一次在漠北习武,身处高山之巅,夜深时,却是遭遇了大批狼群袭击,以至于我手足无措。最后,我不得不突围下山,那一次我杀了上百只狼,才冲下了山,而我也是遍体鳞伤,几乎丧命。而我没有怨过师父,师父是好意,师父的口头禅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如今想起来,我们的师父真是如出一辙,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毕晴吃了一口菜,说道:“我们真是同命相连,连师父都具有相同的个性。嘻嘻,就是这里的菜太素太淡了,几乎没有盐味啊。”杨卓说道:’是啊,不但不咸,还有点甜呢。‘毕晴说道:’这西辣东酸,南甜北咸,却是不同风味,你就入乡随俗吧你。“杨卓吃了口菜,一时皱皱眉,吧嗒吧嗒嘴,示意毫无味道,一时引得毕晴格格直笑。

  杨卓突然说道:“那天你拿出的那个玉佩,是怎么回事?”

  毕晴欲言又止,说道:‘我也弄不懂,你别问我,我好烦啊。“杨卓谈起了那时狮王的一段话,毕晴陷入了沉思。

  杨卓说道:“也许,裘天狼和你师父之间,的确发生了什么,只是你师父不便明说。”

  毕晴摇摇头,说道:“这件事,迟早会真相大白的,如今我只想让师父自己说出来。”

  杨卓说道:“这些年,虽然蜀州怪杰声名赫赫,虽说不算是威震四海,但也是令江湖人士畏惧三分。试想,如果不是蜀州怪杰,任由江南武林局面发展,恕我直言,天魔宫不可能发展到今天。最可疑的就是,裘天狼突然和范瞻邀约比斗,以至于重创了范瞻,令范瞻不得不对天魔宫让步,终于在范瞻死后,天魔宫就此占据了江西和福建,而你是亲自参与击败江君奇,夺取福建武夷山的。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合了吗?”毕晴想了想,叹口气,说道:“平素里,一想到其他事情,我都是头头是道的,可是一想到这件事,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回避。不然那天我都到了三峡口,为什么突然不想去了呢?”

  杨卓说道:“这件事,还是顺其自然吧,太苛求了,反而不美。”

  毕晴说道:“这件事,我也怀疑过,可是我不敢想。一个是裘天狼,大名鼎鼎的蜀州怪杰,一个是天魔宫的掌门,我的恩师,有些事没有真凭实据,我不能妄自猜测。”

  杨卓说道:“别想了,我们看看下一步,怎么办才好?”

  毕晴说道:“我觉得,最近最危险的还是江南剑道,因为一来江北总镖局对它虎视眈眈,一来富英敦偷学了石骨术,曹勃和喜公公都不会善罢甘休,加之江南剑道初受重创,墙倒众人推,各处势力意图重组局面,都在情理之中。“杨卓点头,说道:“好吧,这里距离苏州不远,我们可以去看看江君奇,现在是什么局面。”

  毕晴点头,两人吃完饭后,各自去休息。

  次日,两人直奔苏州。

  白乐天诗云:堠馆人稀夜更长,姑苏城远树苍苍。江湖潮落高楼迥,河汉秋归广殿凉。月转碧梧移鹊影,露低红草湿萤光。文园诗侣应多思,莫醉笙歌掩华堂。

  杜荀鹤有诗云:吴越千年奈怨何,两宫清吹作樵歌。姑苏一败云无色,范蠡长游水自波。霞拂故城疑转旆,月依荒树想嚬蛾。行人欲问西施馆,江鸟寒飞碧草多。

  苏州江南剑道别院,江君奇心乱如麻。

  最近首先自己遭受了天魔宫的袭击,因此令江南剑道丢失了武夷山。接着又是三师弟失踪,最后还是回归黄山,可是又无辜的沾染上了石骨术,和朝廷的喜公公和曹勃一时结怨。尤其黄山剑道和玄女派却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是始料未及的。而目前江北总镖局也下了拜帖,准备马上来拜会苏州江君奇,和他商讨对付天魔宫的事宜。江北总镖局的总镖头费诗龄是个老狐狸,远近闻名的小算盘,如今虽然答应江南剑道一起对付天魔宫,可是其用意很不明朗,甚至是居心叵测。

  据陆呈远传信看,蒙斯纳音和江南剑道结怨,皆因玄女派而起,而此时费诗龄和蒙斯纳音诸僧瓜葛深重,每年里光总镖局给几个寺院的修缮门庭之资,就十分可观,还有香火钱,寺院其他用度,那就不必提了。说也奇怪,唯有邙山听心禅师不受这一套,显得十分另类,却是令诸人刮目相看。

  蒙斯纳音,费诗龄,几乎都呼之欲出,看来江南剑道还真有点风雨飘摇之感了。

  江君奇都深感自己处在风暴漩涡中,但也不得不坚持下去,静观其变。

  此时,黄山一路遭遇了波斯几大风王的挑衅,玄女派三个都是朝不保夕。

  富英敦和陆呈远都不能远离黄山,而偌大的苏州别院,整个的担子都压倒了江君奇身上。

  江君奇不害怕天魔宫毕晴这种明刀突击,而害怕这种像费诗龄的暗箭骚扰。

  江君奇接连三天都是几乎彻夜未眠,眼圈红红的,满是血丝。

  江君奇一时坐在了椅子上,毫无神采,最不希望那个接待费诗龄的日子到来。

  可是,那个日子还是如期而至。

  费诗龄来了,带着八个镖师,还有北海金顶的金光禅师,东郡留云寺飘云僧,还有五台山修缘寺闻悔大师,四人同来,进了苏州别院,江君奇亲自接待。

  江君奇将几人请进了正厅,令仆人奉茶,几人各自落座,相互引荐。

  其实,这几个人都是江君奇熟知的,所谓介绍,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江君奇奇怪,为什么邙山静寂禅院的听心大师,没有到来。

  而江北五大寺院,唯独以听心声望最高,而他不来,看来今天凶多吉少啊。

  而江君奇知道,这三个大师都和费诗龄十分交厚,此时前来来意恐怕不善。

  费诗龄当先开口说道:“江公子,在苏州独当一面,可谓是江湖中的一枝独秀,老朽佩服。”

  江君奇说道:“总镖头客气了,我江君奇何德何能,劳烦几位来我敝处探问,不胜感激。”

  费诗龄说道:“最近听闻天魔宫,再次在江南兴风作浪,袭取了九江和武夷山,真是太不像话、”

  江君奇说道:“所谓江湖,就是如此,我江南剑道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

  费诗龄摆手说道:“江公子,切不可自怨自艾,妄自菲薄,这件事天魔宫无理在前,又偷袭在后,太不把江湖正道人士,放在眼里了。只要江公子说句话,我们江北总镖局就算是赴汤蹈火,也是万死不辞。”

  江君奇说道:“总镖头如此说,我可是感激不尽了。可是,最近由于其他事务,大师兄不能赶来苏州,和大师共商大计,我江君奇代替大师兄,替他赔罪。”

  费诗龄叹道:“你们三兄弟,在江南独自面对天魔宫的苏颖蕙和毕晴师徒,也算是十分不易,我作为江北总镖局总镖头,面对这种江湖危局,又不能尽一把力,真是汗颜。另外江南之地,距离我江北又路途遥远,我也是鞭长莫及,才导致天魔宫如此做大,老朽汗颜啊。”

  江君奇暗自冷笑,说道:“这种事,总镖头的好意我心领了。江北武林中,要数总镖头德高望重,人所共知,而我江南剑道自从家师去世后,也是人才凋零,才至于天魔宫做大,也是情理之中的。”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