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她与黑夜共缠绵

她与黑夜共缠绵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乔溪沈骏川是都市言情小说《她与黑夜共缠绵》的主角,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她乔溪一直都爱着沈骏川,为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家族,但是却得不到沈骏川一点点的爱和关怀。为了报复乔溪涅槃重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夺得他的青睐,只不过想要给他致命一击。待她心死神灭,远走他乡,他却忽然说爱她......
  时间确实过得很快,一年倏地一下子就过去了。因为表现良好,乔溪减刑了几个月,她掰着手指头算,自己没几个月就能出狱了。
  那个女人因为乔溪那次善意的帮助,两人算是关系不错,相处久了乔溪都忘了初见她时就眼熟的那种感觉。
  不知不觉就到了乔溪出狱的日子,狱友纷纷表示祝贺,并祝她不要再进来了。
  “这地方确实不是过日子的地方,你一个阔太太,真是不容易。”
  “还好,她只呆了一年多,我可是要把牢底坐穿了。”一个瘦女人自嘲道。
  乔溪嗤笑,“嗯,那也祝大家多多减刑,早日出去。”
  虽然没什么感情,但也把表面功夫做一做,让出狱有点仪式感。
  那个女人忽然把她拉到了一旁,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乔溪想来,平时关系不错,大概是有点不舍吧。
  “其实,我是医院的护士,曾经帮你接生过。”
  只这一句,乔溪惊得愣在了原地,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怪不得第一眼就觉得她眼熟,原来是自己的接生护士。
  那些纷繁复杂的事情一下子涌上了心头,那个溶血病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亲子鉴定不是沈骏川的孩子......
  那个女人一直有件事压在心底,也是难以心安,在见到乔溪的第一眼开始,她就认出来了。
  本想着保持距离,没想到乔溪总是帮着她,不由得心生感动,便想着在乔溪离开之前,把这个让她活不安稳的秘密说出来。

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1

免费阅读

  乔溪沈骏川是都市言情小说《她与黑夜共缠绵》的主角,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她乔溪一直都爱着沈骏川,为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家族,但是却得不到沈骏川一点点的爱和关怀。为了报复乔溪涅槃重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夺得他的青睐,只不过想要给他致命一击。待她心死神灭,远走他乡,他却忽然说爱她......

免费阅读

  被苏重送到家中,乔溪的脑子没有一刻不是在挂念自己的孩子,她想要见到孩子的心情迫切而渴望。

  孩子现在会在哪里呢?被谁养着呢?吃得好穿得暖吗?

  思来想去,她竟鬼使神差般想起了安霏月的孩子。

  安霏月的身材根本就不像生过孩子,况且她那个孩子她见过,只不过之前没在意,现在想来跟安霏月长得是没有一处相似,倒是眉眼之间有三分自己的影子。

  难道她从来就没有怀过孩子?她的孩子就是狱中女人说的抱错了的自己的孩子?

  乔溪的脑子慢慢理清了这团乱麻,她几乎是凭借直觉肯定,安霏月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如果孩子太小看不出来像谁,那么长大些就明显了。

  片刻都不想待在家里,她立马打了出租去沈家别墅,一探究竟。

  那座别墅仍旧是老样子,只不过一年多的风风雨雨让它外表旧了些许。

  时间流逝总归是有些痕迹的,而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也不可能不留蛛丝马迹。

  何况,那个孩子就在她眼前。

  乔溪藏在一颗松树后面,隔了段距离望着那孩子。

  他已经会走路了,牙牙学语,追在安霏月的屁股后面奶声奶气喊着“妈妈”。

  “孩子,我才是你的妈妈。”乔溪心痛地自言自语。

  心灵感应般,那个孩子忽然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双如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乔溪。

  乔溪对上那张粉嘟嘟的小脸,跟自己小时候简直是六七分像,她毫无疑问肯定孩子是自己的。

  她泪流满面,心疼的直哭,孩子给安霏月养,她会好好养吗?

  安霏月自然是发现了乔溪,脸色一下子暗沉下来,快步走了过来。

  “你个杀人犯,跑到这里来,还想图谋不轨吗?”安霏月色厉内荏,看起来嚣张跋扈。

  乔溪不能想象安霏月怎么对自己的孩子,就凭她对自己恨之入骨,她就绝对不可能会善待孩子。

  她抹了把泪,质问安霏月:“孩子是我的,不是你的,对不对?”

  安霏月像是被戳中脊梁骨一般,一下子就站不住了,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立马反驳道:“你瞎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这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乔溪冷哼一声,上前一步继续质问:“这孩子一点都不像你,你自己不知道吗?别人没眼睛看吗?”

  “你瞎说什么呢?孩子就算不像我,那肯定是像骏川去了。”安霏月一时语无伦次,为自己辩解。

  乔溪的眼睛射出一道道冷光,声音不寒而栗:“可是,这孩子像我,你怎么解释?”

  “疯子,你这个疯女人!”安霏月本来就心虚,被乔溪的质问气得发抖,连忙喊人,“快来人啊,把这个疯子赶出去!”

  乔溪看她眼里的心虚,放肆大笑,笑的哭出来。她的孩子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啊?

  “夫人,怎么了?”一个谨小慎微的佣人出来了,却是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人。

  “你聋了吗?我叫你赶紧把这个疯女人赶走!”安霏月气急败坏喊道。

  佣人吓了一跳,赶紧回道:“哦哦。”

  “不!送精神病院去!”安霏月得寸进尺,恶狠狠望着乔溪。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