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邪意逍遥

邪意逍遥

属龙语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属龙语写的都市小说《邪意逍遥》的主角林邪是一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意外被陨石砸中,结果就穿越到了平行的世界当中同样的身份不同的背景中,世界不再是那个世界,都市不再平静。看林邪如何在新的世界中从此脱胎换骨走向了一条不同的精彩人生道路...
  “画板?”林邪一听,直觉着是乐海,飞身便冲过去,拔开围观的人群,一看蹲在地上的正是乐海。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儿,颇精练干劲的样子,紧紧的把乐海护在身后。而女孩前面还有一个男生,短平寸发,身上肌肉块块隆起,挺强壮,还有点耐看。他正说道:“阿婷,就为了这么个懦弱胆小的男人,你就要摔了我们青梅竹马的感情,值得吗?”
  叫阿婷的女孩儿说道:“路远行,我不管,你就是不准欺负他,否则我和你没完,你也别想我再理你。”
  “你叫他站出来试试,让他和我打一架,要是他打败了我,我就把你让给他。”路远行双眼发红,“乐海,你这个胆小鬼,有种就出来啊,没种就给我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了你。”
  “路远行,我和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儿?你……”戈婷说到这儿的时候便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林邪站到了他们的前面,而蹲在地上的乐海眼里也闪过一阵光芒。
  “你是想打架吗?好啊,我奉陪!”林邪面无表情,虽然乐海跟他没什么关系,可是对他感觉还不错,且还叫了几声师父,自己也答应要教他武功。那人这么侮辱他,再看到他脸上的血淤,林邪心里火了,他心里越是火,脸上的表情就越是冷静。
  “你是谁,不关你的事就滚开,呆会儿打着你可别怪我!”路远行并没有把看起来瘦弱的林邪放在眼里。
  “我是他兄弟!”林邪指了指乐海,也许是看上了他画画时的专注,他不自觉中就把兄弟两字说了出来。而乐海听见兄弟两字,心里一暖,眼泪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戈婷则把掉在一边的眼镜捡起来给他戴上,顺手掏出手巾纸帮他擦脸上的血迹,乐海没有拒绝,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的关注着刚才称自己为兄弟的林邪,还把

221万字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作者属龙语写的都市小说《邪意逍遥》的主角林邪是一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意外被陨石砸中,结果就穿越到了平行的世界当中同样的身份不同的背景中,世界不再是那个世界,都市不再平静。看林邪如何在新的世界中从此脱胎换骨走向了一条不同的精彩人生道路..

免费阅读

  一身黑衣的林邪惬意的走来,虽只是才第二次来,对于他来说却是轻车熟路,走到门口,很巧的是还是上次林邪来的时候的那个值班人员,保安人员还记得这个半不大点儿的年轻人,朝他点了点头,替他开了门让他进了去。林邪心里暗叫一声庆幸,还好这个人认识自己,不然还得另想他法才能进去呢?

  其实,也是林邪多虑了,赌场里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尚力打的招呼,要是林邪来了,直接对他畅通无阻就行,所以,不论是谁值班,他都能轻松的进去。

  刚走进去,又听到那种令他血液汹涌澎湃,血流速“蹭”地加快许多的声音。有骰子撞击盅的清脆响声,有扑克牌猛地摔在桌上的声音,有轮盘承载着大笔钱欢快转着的吱呀声,也有老虎机的电子音乐声。当然,还有赌客们的惊叫,叹息,欢呼,女人的尖叫,男人的怒吼声。这许种声交织在一起,竟然汇成了另外一种颇为动听的音乐,让人全身充满了活力。

  不过,在这喧嚣的环境里,林邪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一种上次来的时候所没有压抑气氛,连大厅里来回走动的穿着黑色标准制服的保安人员也增加了不少。扫了扫周围,没有看到他预料中的那双美腿,他不由有些失望,因为今天他穿的衣服是南宫秋韵和雨嫣得用考试完的时间,硬拉着他到国贸大厦里精挑细选的,为了他身上的这一套休闲西服,他们三人把国贸大厦从一楼到三楼转了个遍,跑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专卖点,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两位俏佳人的点头同意。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话还真是不盖的,林邪穿的虽不是范思哲,也不是优雅德式的hugoboss,但那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虽不能貌比潘安,但也绝对是翩翩佳公子一位。

  “陪赌女郎”们见了,虽见他好似囊中羞涩,要不是她们自己也要忙着挣钱的话,倒贴的可能还真挺大。你不见一个个妙美女郎从他身边穿梭而过,飘个飞吻,甩个媚眼,送个秋波,媚笑着唤声“小哥”,更有大胆者,说道:“小哥,呆会儿等我,我带你去寻找快乐。”

  林邪不是情场老手,可立志要成为极品坏人的他,即使坏也要坏得有品的他,对赌场里的这一群莺莺燕燕虽不怎么看得上眼,呃,末然好像是个例外,但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也还是可行的。于是,他马上装出一副可怜相说道:“姐姐,可我没钱啊?”

  “小哥,不要你钱,要是你愿意,我还能给你一点!”林邪一下让这句话给噎住了,搞了半天,自己还有当午夜牛郎的潜质?“小哥,可要等着我哦!”陪赌女郎见一个大腹便便,手拎一个大箱子的秃顶男人走了进来,慌忙上前迎接之时还不忘记叮嘱了林邪一声。

  只是一段小插曲,林邪走到兑换筹码的柜台前,拿出了五千块钱来兑换,他可不想再拥有上次几个筹码直接从里面扔出来的待遇,五千虽少,但对自己来说,可不少了。

  “要兑换多少?咦,是你?”那女孩儿对给了她一大笔小费的林邪印象还挺深刻,本见只是五千块钱还嘟着嘴的她,刹那间,脸上的桃花便怒放开来。

  林邪点了点头,笑着接过了那小姐双手递过来的筹码,她还顺势在林邪修长的十指了摸了摸,这一摸又惊叹不已,他一个男人的手,居然比自己的手光滑细腻多了。谁说只有男人才色,女的不也一样么。

  林邪来到老虎机前面,悠然自得的往里投硬币,输输赢赢。

  当林邪在老虎机前出少收多的时候,赌场的第四层却是另一番景象。一间豪华的大厅里,一张用名贵香木做成的赌桌,左上方坐着一个外国人,鹰钩鼻子,金黄头发。他的身后站着个秃了顶的中年人,头顶上有一个蝎子的纹身,很是怪异。正狂妄的指着尚力他们一群人叫嚣道:“还有没有人敢上来啊?没人的话,尚力你就把五百万红钞票给我准备好,等着三天后我们的再次光临!嘎嘎……”

  尚力扫了一眼自己赌场里的赌术高手们,一个个的全都把头低下,不敢与他的目光交接。尚力再一次望向技术总监都怀兴,都怀兴倒是敢盯着他,却是苦涩的摇了摇头,作为赌场里的技术总监,却被别人找上门来,踢得个颜面全无,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那个叫托力克的外国人一手赌术当真是出神入化。赌术赌术,十赌九骗,可人家就是让你抓不到一点把柄,又有什么办法呢?

  尚力看着蝎子男嚣张的模样,他心里就是一股火大,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可他们真以为这钱是那么好吞下去的吗?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来踢场子,不可能一点后着都没,三天后还来,真当我这儿是提款机了吗?

  “小然,去给他们准备好五百万。”尚力努力把那口气逼了回去,对末然吩咐道。

  末然接到命令便朝下走去,五百万不多却也是不少,抵得上赌场两晚上的纯收入了,她知道这钱对于赌场来说还算不得什么,可被人这样赤裸裸的羞辱,脸面上实在过不去。她很理解老板的心情,毕竟这赌场还不是他一个人开的,身后牵涉到很多人的利益。

  她来到一楼正要往旁边转,猛然见到了一个久违了许久的身影,他正在玩二十一点,满面春风,看来是收获多多。看到他,心里不知怎么想的,末然居然没有再往旁边转,而是返身向楼上走去。

  末然一出现在大厅的时候,林邪就注意到了,可让他纳闷的是她看了自己一眼转身便走,他不由摸了摸鼻子,难道我在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末然一路小跑到四楼的豪华套间,走到很疑惑的尚力身边轻声说道:“那个人来了?”

  “那个人?”尚力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就是三个星期以前,玩老虎机赢了几十万,却又故意输得只剩下几万的那个人。”

  “林邪?”尚力后来从虎子的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也了解了他与陈南的关系,“这个人?虽然他对林邪还比较欣赏,可也不认为他能赢得过托力克,自己赌场里的头号大将都给打得无一点还手之力,他能行吗?”

  “老板,要不让他来试试?”末然踌躇着小声的说了出来,她到现在还记得那天老板对他的欣赏。

  尚力想了一下,反正都是赌,死马当活马医了,已经输了这么多,也不在乎多输点了。在他想的时候,蝎子男又叫嚣起来:“怎么了?尚大老板,难道连五百万你也拿不出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穷了?要不这样,你就用赌场来抵得了,嘎嘎……”

  “不怕说话闪了舌头,折了腰吗?你们敢不敢再来上一局。”尚力更是怒了,没一点好气的说道。

  “敢,怎么不敢,我又不是没带把的娘们儿,不过好像你这儿的人都是手下败将了吧,难不成你老人家要亲自出手?”蝎子男狂傲的眼神把尚力的人一个个扫了个遍,托力克叽哩哇啦的说了些什么,蝎子男赶紧俯下身子听。

  “诸位请稍等,尚某去去就来。”小然跟着尚力走了出去,只剩下屋子里一群不知所云的人大眼瞪着小眼。

  “去把他叫到这里来,就说我有事相商。”尚某走进旁边的套间对小然说道。

  末然再次小跑着来到一楼大厅,找到了已经在玩百家乐的林邪,走到他身边,说道:“林邪,我们老板找你有点事?”

  “美女姐姐,你们老板找我什么事儿啊?”林邪心里有些担忧,难道他们老板忍不得我赢上这么多?但脸上依旧笑着问道。

  末然听他喊美女姐姐,俏脸一红,道:“放心吧,不是坏事儿说不定比你在这里赢钱还多得多呢!”

  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再怎么折腾也逃不出人家的手掌心。因此,林邪洒脱说道:“美女姐姐,请前面带路。”

  “话说,美女姐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难道你跑到我学校里去打听的?”这是林邪这极品坏人在电梯里盯着末然问道,眼光有她的身上来回,最后还是定格在了那双腿上。

  对于那种侵犯的目光,在赌场里末然见得多了,可被他看来,自己竟有一种遮不住的感觉,却也调皮着回答道:“天机不可泄漏!”

  “那要怎么样才可以漏?美女姐姐。”林邪欺上了身子,温情的问道。

  末然可没想到他会这么色胆包天,几乎就要压在自己身上了。还好,电梯在四楼停下了,不然那股直逼入心尖儿的男人味,还不知要把自己的脸嗅成什么样呢?

  “你是林邪?”尚力明知是他却依旧问道。

  “如假包换!”林邪回得干净利落,心里却不由鄙视,明知是我还这样假惺惺的,这就是商人的手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