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恶魔总裁腹黑妻

恶魔总裁腹黑妻

十二斓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十二斓写的总裁言情小说《恶魔总裁腹黑妻》故事的主角是苏桐和殷天绝,白天苏桐是殷天绝大总裁的贴身助理,干练能干可以干;晚上苏桐就是殷天绝身后那个从来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契约小情人,两人之间的游戏一直玩得很舒心各取所需,谁要真的动心了谁就输了...
  当即只见苏桐那张小脸紧皱成一团,紧接着一个响亮的巴掌便朝她扇去。
  这巴掌男人下了十足的力道,苏桐更是随着这威猛的力道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上。
  而就在这瞬……
  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哗的一下变得灯火通明。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苏桐睁不开眼,在他未看清这男人是谁的时候,只听他嘶骂着朝苏桐走来。
  “竟敢朝我动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也不看看老子是谁?我看你那一千万是不想要了!Cao!”
  男人怒骂的同时,很是粗暴的抬起脚就朝苏桐的身上踹去。
  那一声声的闷响在寂静一片的房间里显现的格外惊栗。
  自始至终苏桐都双手抱头,一声不哼。
  性情高傲的她,任凭一男人猛踹,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
  刚刚她会做出那一切全都是处于本能反应,但如今为了一千万,随这男人打骂侮辱,她都忍了。
  男人足足踹了一分多钟,象是累,也象是发泄够了,直接脱下外套扔在地上,朝一旁的沙发走去坐下,见那缩圈在地上的苏桐一动不动,低沉着声音道:“死了吗?没死就给大爷我滚过来让我好好看看咱们夜笙箫的台柱长什么样?”
  听男人如此一言,苏桐心里‘咯噔’一下。
  趁男人不注意,将左手中指带着的戒指拧开,一些白色的粉末流了出来,苏桐随意朝脸上抹了一把,然后这才低垂着脑袋,顺带挤吧出几滴眼泪朝男人走去。
  见苏桐低垂着脑袋,男人挑眉道:“你平时在台上不是很风骚吗?现在就抬起你那张风骚的脸让我看看!”
  苏桐嘤嘤啜泣的同时,用那微微诺的嗲音道:“罂粟不敢。”
  一听眼前小女人在哭,男人道:“委屈?”

10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作者十二斓写的总裁言情小说《恶魔总裁腹黑妻》故事的主角是苏桐和殷天绝,白天苏桐是殷天绝大总裁的贴身助理,干练能干可以干;晚上苏桐就是殷天绝身后那个从来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契约小情人,两人之间的游戏一直玩得很舒心各取所需,谁要真的动心了谁就输了...

免费阅读

  萧炎那萧氏风格的自我介绍叫苏桐脑门一道黑线狂甩的同时,只觉得一排排乌鸦嘎嘎嘎的从头顶飞过,紧接着一阵凉风席卷而来。

  不得不说眼前这男人确实够极品奇葩。

  苏桐嘴唇蠕动,就在她不知自己该不该开口去接话时,只听殷天绝抢先一步道:“萧炎,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那两只眸子挖出来?”

  殷天绝话语间散发着浓重的血腥。

  听殷天绝如此一言,苏桐抬眸朝萧炎望去,才见这男人正拼命的朝她放着电。

  当即那个汗啊!

  面对殷天绝的威胁,萧炎撒娇道:“我亲爱的绝,你舍得挖奴家这双水汪汪的眸子吗?”

  萧炎的话叫苏桐当即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

  呕!

  极品人妖变态奇葩……

  苏桐想极力形容自己此时的感受,可只觉得词穷。

  殷天绝眯起那双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眸朝萧炎望去,低沉的声音吐了两个字:“干活!”

  萧炎嘴角闪现一抹诡笑,欲要一把掀开苏桐身上的薄被时,被殷天绝一把摁住。

  “你想干什么?”

  “我说大哥,这看病讲究的是察言观色,拿根红绳系在手腕把把脉就能唰唰唰开药的水平我还真不做到,我是医生,不是神医,ok?”再说他只是看病而已,又没想干嘛,至于这样紧张吗?

  殷天绝的脸黑的跟包公一样,抓住苏桐的胳膊撩起袖子,顿时只见一道皮开肉绽的伤口露了出来。

  看到这道伤口的萧炎当即大叫起来:“靠!殷天绝,你不用玩的如此重口味吧?鞭子都玩上了,再说这水灵灵的大美女,你舍得下手吗?”

  “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毙了你!”要知道人都是有耐心的,显然此时殷天绝的耐心已近乎消耗殆尽。

  一看殷天绝来真的,萧炎果断闭嘴。

  英俊的脸颊扯出一灿若牡丹花般的笑容,道:“放心好了,我有泡妞神器!”

  语落,只见萧炎跟变戏法时,手里多了一精致的脸色小瓶。

  “当当当当,一天三次,只要短短一个星期,保准你恢复往日般白嫩光泽,疤痕去无踪!”

  面对萧炎那得意的解说,苏桐再次汗颜,觉得他应该在最后应该加上一个数字,只要‘998’!

  泪!

  她想不通,像殷天绝这种冷到极致的男人怎么会和这种极品男人称兄道弟。

  这种感觉就好似火星跟地球想撞一般。

  萧炎扭开那瓶盖,然后一把抓过苏桐白嫩的玉手,将膏药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才开始苏桐一声低呼,可随着他轻柔的动作,只见男人手上那呈透明绿色的膏药缓缓渗入她的皮肤,竟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格外的舒服。

  “如何?有没有一股象是被冰冷蚕丝包裹的感觉?”萧炎问。

  苏桐点头,他问的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她所形容的那种透心凉吧。

  萧炎再次用食指抹了一些膏药,冲苏桐道:“每次只要这么一点点在伤口处轻轻揉搓,伤口就会慢慢愈合,待痂掉后,肌肤就会回到你以前的样子,甚至还要白嫩白皙些。”

  萧炎一边解说的同时一边朝苏桐投以魅惑勾引的笑容。

  这男人长着一张典型的桃花脸,好在苏桐对帅哥免疫,不然凭借这男人这张脸和那魅惑勾引的架势,恐怕女人的心早被他给撩拨走了。

  这一幕落在静站在一旁殷天绝的眼里只觉得眼前这两人在暧昧诱惑,当即那是怒气腾升。

  “脸上的伤口以同样方法涂抹,来,把面具摘掉,我给你做个示范!”

  萧炎那满是诱哄的声音说罢,伸手便去摘苏桐的面具,苏桐阻止的声音还未来得及喊出来,只见殷天绝一个箭步跨过来,一把抢过他手中那小瓶膏药,挥拳朝萧炎胸膛砸去,毫无错防萧炎被这一拳砸的是连连后退。

  一声闷咳,哀嚎道:“我的小心肝啊,绝,你要谋杀啊!”

  “滚!”

  殷天绝冷冷的抛出这个字眼。

  “她身上还有别的伤,还需要……”

  “滚!”

  不待萧炎说完只听殷天绝再次冷冷的扔出这个字。

  “绝,你……”

  这次萧炎刚开口,只见殷天绝几个箭步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他的喉骨,打开玄关的门便将他扔了出去,随着嘭的一声闷响,房门被他狠狠的摔上。

  “靠,殷天绝,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利用完就扔,你太见色忘友了!”

  殷天绝不顾那嗷嗷直叫的萧炎,转身折回床前,只见苏桐已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低沉的声音道:“把衣服脱了!”

  苏桐愣!

  见苏桐如此反应,殷天绝咬牙吐了两字:“上药!”

  该死的女人不会以为她跟张成峰一样是下半身思考的变态吧?

  “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苏桐想极力盈笑,但依旧面露尴尬。

  “别忘了你是我花一千万买来的床伴,让你脱个衣服而已,怎么?不乐意?不乐意的话,那现在就滚!”

  殷天绝毫不留情的话语砸的苏桐脑子一阵发懵。

  从这男人的刚刚的表现,苏桐一度恍惚以为他对自己有意思,而这瞬间这冰冷的字眼将她砸回了现实。

  是,她只是这男人花一千万买来的床伴而已,他们之间是一场平等交易,觉不参杂私人情感,她在想些什么?

  殷天绝本来是想说:“你后脑勺张眼睛了吗?让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

  但谁知这话从嘴里脱口一出就变了味。

  盈盈微笑从苏桐嘴角勾起,恭敬道:“是的,殷先生!”

  说罢,只见她一把掀开被子,硬撑着从床上跳下。

  随着腰间睡袍带子的抽开,只见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展露了出来。

  虽然小女人表面上看似在笑,但看在殷天绝眼里全是她骨子里的孤傲倔强。

  每每小女人露出如此表情时,殷天绝就打心眼里感到厌恶。

  食指抹上少许膏药然后朝苏姑娘后背那一道道皮开肉绽狰狞的伤口摸去。

  在男人触碰住她身体那瞬,她浑身不受控制的一阵颤栗,紧绷成一条线。

  那低垂在两侧的粉拳更是紧攥。

  他的手指划过她那滑嫩的肌肤然后在伤口上慢慢的揉搓着。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