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尘世琉璃陌落心

尘世琉璃陌落心

阿瑶 著

连载中免费

《尘世琉璃陌落心》是席柏岩和景晓艾的一本非常经典的小说,小说的故事性的剧情节奏非常棒。一杯红酒让她醉忘诸事,身上的压迫感让她醒来,却无力推开侵犯她的人......每次都会在睡梦中被这个噩梦惊醒,景晓艾决定去查询这个困扰她一年的真相。这一次的回归,遇到席柏岩,从此误终生,却发现原来苦苦查询的真相就在眼前。
  何曼丽尖酸刻薄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她双手抱胸,不屑的瞟了景晓艾一眼。
  刚才在游龙阁要不是因为这个不要脸的臭丫头,她也不会被自己老公当着外人的面骂,也不会打电话给万总的时候,让万总一通奚落,想起这些何曼丽就气的要命,这才带着安晓芸来喝完茶,没想到在这儿居然还能碰到景晓艾臭丫头,她正愁着刚才的气没地方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哟,这不是我们家阿景的后妈何女士么,听说何阿姨刚才被安叔叔骂了?要我说啊,这就叫——活该!”
  “你个臭丫头,你说谁呢!”
  何曼丽瞪着眼拍桌站起来,恨不得扑上去把苏苏的嘴巴给撕烂。
  这家晚茶楼来的都是海城有头有脸的贵妇们,好些都认识何曼丽,她嫁给安海川这么多年,死活都捂着安海川在外还有个女儿的事,现在被苏苏这么大张旗鼓的说出来,何曼丽就像是被人剥了衣服让人观赏一样既尴尬又憋气,她才不想给景晓艾当什么后妈。
  要怪,就怪那个白青没本事拴住男人的心!
  “何阿姨这是恼羞成怒了?服务员,我和我们家阿景就坐何阿姨旁边这桌,反正是熟人,我也正想跟何阿姨好好聊聊呢。”
  “苏苏你装什么阔气啊,整个海城谁不知道你是个扫把星克死自己爸妈啊,在这里装什么呢!服务员,茶楼所有的空座我和我妈妈都包了,你帮我们把这两个女人赶出去!”
  从小安晓芸就看不惯景晓艾,她就是看不惯景晓艾,明明是个小三生的,还偏偏是她名义上的姐姐,所以从小时候开始,她就要处处都比景晓艾好。

5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尘世琉璃陌落心》是席柏岩和景晓艾的一本非常经典的小说,小说的故事性的剧情节奏非常棒。一杯红酒让她醉忘诸事,身上的压迫感让她醒来,却无力推开侵犯她的人......每次都会在睡梦中被这个噩梦惊醒,景晓艾决定去查询这个困扰她一年的真相。这一次的回归,遇到席柏岩,从此误终生,却发现原来苦苦查询的真相就在眼前。

免费阅读

  “很简单,既然是你让我受伤的,你需要一直服侍我直到我康复,对我提出的要求不可以反对。”席柏岩无赖地提出要求。

  不可以反对,那不是任他搓圆搓扁?

  “什么叫不可以反对,那无理的要求为什么不能反对。”景晓艾一下子就想到上午才发生的事情。

  景晓艾只关注到了不可以反对的问题,这就是默认了前面提出的服侍自己,这个想法让席柏岩得到了一点满足。

  “我不可能提出无理的要求。”席柏岩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当然了,对于你来说不是无理的,对我来说就是,比如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景晓艾心里翻着白眼,立刻反驳。

  “我认为那是正常夫妻都该有的正常行为,没有什么不合理之说。”席柏岩深邃地望着景晓艾,“难道景大秘书就从来不会有这方面的需求?”

  景晓艾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我从来就没有。”

  反应过来说了什么,景晓艾有点尴尬了摸了摸脸,将话题引开:“不论我有没有,那也不能用强的,就算是夫妻,婚内强迫也是犯法的。你不能违背我的意愿,更何况我们还没有结婚。”

  景晓艾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席柏岩今日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而且景晓艾的行为和态度有太多不可确认性,这个事情还是尽快落实比较好。

  “对,我们现在先去把证领了吧。”席柏岩肯定地下结论,立马准备起身下床换衣服。

  席柏岩的脑回路和行动力让景晓艾大跌眼镜,这是自己说的重点吗?不是在讨论意愿问题,怎么就跳转到领证了?难道领证了就能合法地违背意愿了?

  这让景晓艾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有的事情需要提前说清楚。他们之间本来就属于利益和其他原因促成的婚姻,又不是真正的感情到了那一步,既然是合作关系,那利益分配确定好了,有的必备条件也要说明。

  “停停停,”景晓艾伸手阻止席柏岩起身下床的动作。

  席柏岩凉凉地看了景晓艾一眼,眼神闪烁:“景晓艾这是打算现在就开始履行服侍的义务上前来帮自己穿衣了?”想到这里,席柏岩收回已经搭在被子上的手。

  席柏岩等到的不是景晓艾热情的双手,而是冷冰冰的官方话语。

  “既然要去领证,其他的我没有什么意见。席大总裁答应的事情肯定是能办到的,这点信任我还是有的,对外我也会尽力扮演一个完美的妻子角色,为你挡掉那些桃花。就一点要求你必须答应,如果你不能做到,那么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结束。”

  景晓艾直接把两人定位为合作关系让席柏岩有股说不出的烦闷,可这也是事实,他们结婚本来就是出于合作开始的。

  席柏岩皱了皱眉,全身开始放出冷气,戏谑地问:“那你有什么要求?”

  景晓艾直接道出自己的想法:“虽然对外我们是夫妻,但是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超出友谊范围之外的任何举动。”

  席柏岩薄唇微启:“比如说?”

  景晓艾回道:“上床。”

  席柏岩从来不否认景晓艾对自己的吸引力,尤其是那方面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心心念念了一年,看到她就情不自禁,景晓艾的这个要求完全是剥夺了自己的权利。席柏岩怎么可能会同意。

  “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就像我说的,夫妻双方或者说男女之间情之所起,说能阻止下一步会干什么,景大秘书之前没有和你男朋友经历过?”

  “我就是没有经历过,完全不能体会你说的事情,反正你就是不能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景晓艾这点上十分坚持。

  景晓艾的回答倒是让席柏岩有点意外还带着窃喜,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就那么介意景晓艾是否有男朋友。作为她的第一个男人让席柏岩对景晓艾有了很强的占有欲,他不希望景晓艾除了他以外还经历过其他。

  可景晓艾在那件事后消失了一年多,这中间的空档期他是无法知晓的,更何况从阿烈提供的信息中,景晓艾身边可是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陆时泽,V·白集团的董事长。

  陆时泽可是一直在追求景晓艾,连出差期间V·白集团都是全权由景晓艾打理,这就足见两人之间关系是多么亲密,信任度是多么高。

  席柏岩仔细打量景晓艾的表情,她的反应十分自然完全是情急之下说出的话,再说她也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骗自己。

  抓住重点,席柏岩拿出商业上的精明强势。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