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羊毛团子 著

连载中免费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是羊毛团子的一本非常精彩的言情小说,小说本身的故事性就相当出色,而且带给读者的阅读体验也非常好。小说主角是颜晓棠和鹖央,这两个人的感情也十分动人,那么他们在最后都修成正果了吗?今天就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伯兮的身材修长漂亮,破旧的短褐也挡不住细韧的腰肢,一举一动无不赏心悦目,这一俯身,一缕头发从布里漏出来,贴在脸颊边。
  颜晓棠急忙喊:“大师兄!”
  她声音不低,召南和月出都朝她看,就看她眼睛里焕发出一层奇异的光辉——伯兮正好直起身,被她叫得偏头看过来,那缕头发滑下来的时候被围脖一挡,在他下巴上打了个转,颜晓棠顿时小小满足了一把,臆想着那是自己的手指头。
  剑柄大约是玉石做的,阴刻的篆文里熔铸进掺银的青铜,这样才能在古朴里添入明亮的银光。剑身则是百炼的好钢,剑尖细长,像他的手指一样……颜晓棠深吸一口气,自我催眠道:“是我的,迟早是我的。”
  伯兮要是真的变成一把剑,颜晓棠一定每天擦个一百遍,吃饭都不撒手,或许还能下饭用?
  她在那想入非非,从表情看确实不太能想到都在构造些什么画面,召南和伯兮月出互相看看,都是一脸莫名,不过也都不怎么在意。
  “那边就是照莱吧?”
  召南抬起手,挡着点刺眼的阳光,在他远眺的方向,一大片沙洲起起伏伏。
  奔流过十二个诸侯国,贯穿整个北境的浚江被分流成了无数股,像个睡卧美人散落的头发,铺陈开流入大海,风声呼啸驰骋,只给沙洲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积雪,水汽扬纱,几十里的滩涂看来分外浩淼。

93万字更新:2019/01/11

在线阅读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是羊毛团子的一本非常精彩的言情小说,小说本身的故事性就相当出色,而且带给读者的阅读体验也非常好。小说主角是颜晓棠和鹖央,这两个人的感情也十分动人,那么他们在最后都修成正果了吗?今天就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免费阅读

  召南会提出来说,就一定有解决办法,虽然了解不多,可是颜晓棠就是相信,他不是会把难题丢给徒弟的那种师父。

  不过看召南严肃的样子,这个麻烦可能不好解决。

  看徒弟们都好好听着,召南也不卖关子:“这个麻烦就是一旦用了此符,就不能再借用禁制的力量封印真元,本来这是好事,不封印真元也能隔绝神识欺骗五感,估计创造符篆的人目的就在于此。但是如果用了真元,哪怕只是调用真元进行调息恢复,这符也会因为过于精巧,承受不住元气冲刷,立即破碎失效,因此这符篆等于是残破的,收在《残典》里,我只是偶然看过,当时也并不在意,若非正合我们用,根本想不起来。”

  月出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得靠我们自己克制住,绝不使用真元,才能保证符篆有效?”

  召南点头。

  颜晓棠笑道:“这叫什么麻烦?不用就不用嘛,反正也是要用那什么禁制封印起来不能用,一用就有可能被发现,这不正好。”

  伯兮朝她瞥了一眼,眼底透出两个字:“凡人。”

  颜晓棠立即坐不住了,她哪里想错了吗?

  召南道:“你师兄们已经习惯了真元的存在,对他们而言,每走一步路,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真元的循环往复,源源不绝,用禁制来压制住真元是一回事,要他们自己改变习惯不动用,是另一回事。”

  月出垮脸道:“专心想着不动用,肯定可以做到,但总不能随时随地就只想这一件事吧?万一不留神……”

  召南轻叹,除此之外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颜晓棠懂了,真元这东西,在师兄们那就跟呼气吸气一样,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用符阵不用禁制,他们就得换个呼吸方式,跟她练桩子的时候必须用小腹吸气,不专门去留神,很容易就变成平时用上腹部吸气了。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没事,可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月都得保持住的话,她的汗都会急出来的。

  这么一想,确实挺难,难在要跟习惯对抗。

  伯兮没想多久便道:“可以。”他可以做到。

  月出指望师父那还有其他办法,忙道:“伯兮师兄,你想好。”

  召南笑笑:“连伯兮都能做到,为师也能,月出你嘛……还是用禁制吧。”

  月出瞪圆眼睛,看看师父再看看师兄,感觉被师父鄙视了,他又看颜晓棠,指望从还没开始修炼的小师弟身上找平衡,再一想,小师弟目前还是彻头彻尾的凡人,他从小师弟身上找平衡才叫鄙视吧,一种深刻的自我鄙视,顿时灰溜溜的。

  事情这便定下来,颜晓棠之前没见过禁制长啥样,这次总算见到符篆是什么模样的。

  他们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材料,召南就从屋顶抽了根木棍下来,借小徒弟包袱里的鹿纹金扣当做刻刀,削出两块寸许大的木片,在上面刻某种玄妙的线条。

  这符篆名叫“晦金符”,从字面就能理解,晦金符起的作用是把像金子一样熠熠生辉的仙气遮掩,仙气是个很笼统的概念,外在皮相、内在气度,还有修仙的人有的紫府识海都在其中,遮掩得十分全面。

  颜晓棠看不出到底玄妙在哪里,只觉得师父的手指尖带着星辰的碎光,在寸许大的木片上滑动,一道道不明所以的线条勾勒出一个精致无比的图案,似山不是山,似水不是水,倒像是木头里天然生出来的纹理。

  再凿孔穿线,挂到脖子上,塞进衣服里面,就完工了。

  月出做不到,所以召南没给他做,他嘴巴扁扁,看得颜晓棠好笑,眼睛一挪到伯兮脸上,没防备,差点把口水流下来……

  跟伯兮对视的时候,胆子会被提起来抖,那是寒光闪烁的剑刃贴着脊骨刮过去,眼底尽是寒光,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几天下来,除了是一把“神剑”,颜晓棠还真不知道大师兄长这么好看。

  额头不宽,嘴唇不红,连眼瞳的颜色也不够黑,可就是好看,尤其下巴,细致柔和得让她很想动手动脚,不过,人太短够不着。

  “师父,这样不行。”

  颜晓棠追在召南后头,小脸写满坚决。

  “为什么不行?”召南不明白小徒弟突然的情绪激烈是怎么回事。

  颜晓棠握着拳头道:“会被强盗看上的!”

  “强盗?”召南露出思索的表情,淡淡朝大徒弟那方向看一眼,然后低头问道:“强盗是何人?”

  “……”

  颜晓棠疯了,她早该觉悟,做仙人的师父不仅是少常识,是根本没有常识。

  罗嗦了半天,才把强盗这种“职业”解释清楚,接下来又犯难了,她知道色狼的表现形式,但是不知道色狼的本质来源,只能解释为“因为好看”,“所以会被抢”。

  看她那么笃定,召南不由得担心:“用了晦金符,强盗会来抢,可若不用……”这不是死局嘛。

  颜晓棠忍住朝大师兄那看的冲动,坚决的不希望有其他人对这把神剑产生图谋,她的就是她的,连觊觎也不许别人觊觎。

  召南道:“这可怎么好?嗯,颜颜,强盗也是凡人吧?”

  颜晓棠察觉不妙,可她不能否认事实:“是。”

  召南袖手道:“仙凡之间,我们只能躲一边。”

  颜晓棠明白了,不甘心道:“嗯。”

  召南笑如春风拂面:“那,自然是宁可对上凡人,好过对上仙人。”

  没有理由反对,颜晓棠犹不死心,垂死挣扎道:“可是有很多强盗,披着权贵的外衣行抢劫勾当,得罪他们也会惊动落霞宫。”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