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奇门之祸

奇门之祸

玉柒 著

完本免费

灵异小说《奇门之祸》又名《死亡凶兆》、《虚妄诡相》和《法术奇门》,是一部由作者玉柒精心著作的优秀小说。小说讲的是没有预兆的死亡凶兆,如果遇到了也不要去碰,他就是因为破解死亡凶兆而卷入更凶险的境遇之中,也勾起了一件件陈年旧事,他们家的人想远离的事,被他拉开帷幕,死人血泪、鳞尸噬心、鼠送钱,狗刨坟,生死边缘的经历,他才知道他的世界早就回不去。
  这人一露面,我心中就咯噔一下,只见这人身材高大,面色蜡黄,剑眉虎目,不怒自威,身上穿着黑色长衫,腰间扎着黑色腰带,举手投足,风范绝伦。
  我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刚才那人,我只是觉得面熟,隐约记得在哪里看见过,只是想不起来,可面前这人,我却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给我的震憾,至今仍在心中。
  漫天风沙,踏歌而行!一肩扛了口巨大的黑色棺材,一手拉着他五位兄弟的尸体,从铺天盖地的黄沙之中,大步而出,临死也没有丢弃自己五位兄弟的尸体,那悲壮!那萧索!那顶天立地!那一身铁骨!
  没错,这人正是依靠自身之力就能擒金鳞真龙,诛杀年熙,三十六门之中,第一个能让其他各门各派门主心悦臣服的徐家先祖--徐云天!

204.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1

免费阅读

  灵异小说《奇门之祸》又名《死亡凶兆》、《虚妄诡相》和《法术奇门》,是一部由作者玉柒精心著作的优秀小说。小说讲的是没有预兆的死亡凶兆,如果遇到了也不要去碰,他就是因为破解死亡凶兆而卷入更凶险的境遇之中,也勾起了一件件陈年旧事,他们家的人想远离的事,被他拉开帷幕,死人血泪、鳞尸噬心、鼠送钱,狗刨坟,生死边缘的经历,他才知道他的世界早就回不去。

免费阅读

  黄鼠狼一死,又玩了一会,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也就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回到家的时候,三爷正好在和我爹喝酒,三爷一见我灰头土脸的模样,就笑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就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包括那个黄姑娘的事。

  三爷一听,面色顿时僵住了,酒杯一放,就看了我爹一眼,爹的脸色也变了,看了一眼三爷道:“老三,伢子又闯祸了是不是?”

  我听的一头雾水,挖老鼠洞的事,我没少干,以前也活火葬过不少老鼠之类的玩意,爹从来也都没说过什么,怎么这回就闯祸了呢?不就是将老鼠换成了黄鼠狼嘛!

  三爷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大哥,伢子这事还有点麻烦了,黄姑娘就算忌讳我们徐家,可亲眼看着自己的子孙死的那么惨,也一定不会放过伢子,就算我整天都跟在伢子身后保护他,可我在明她在暗,也难免百密一疏,迟早会着了她的道儿。”

  爹顿时更加紧张了,一口将杯中酒喝干了,将酒杯重重的一顿,恼怒的盯了我一眼,转头问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吧?”

  三爷略一沉思,对我爹说道:“还有一个办法,给伢子认一个干爹!我们不能随时跟在伢子身旁,他干爹却可以。”

  爹一愣神,迟疑道:“你是说,祖屋门口的老柳?”

  三爷一点头道:“事到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老柳在我们徐家不少年了,绝对信得过,伢子认了老柳做干爹,老柳会更上心,有老柳在,黄姑娘也不敢乱来。”

  爹眉头一皱,随即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是老大,可这些事,我都不懂,你看着办吧!我就这么一根苗苗,你别让我绝了后就中。”

  我根本听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正好娘盛了饭来,也不操那心了,直接端碗吃饭,吃饱喝足,起身就想溜,却被三爷一把薅住了,让我留下,说下午有事。

  我从小天不怕地不怕,说实话,我爹我都不怎么害怕,我爹打我的时候,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巴掌举的高,落下来的时候并不重,还有我娘护着,所以大部分都是责骂几句就算了,可我就是害怕三爷。

  记得有一回调皮,用弹弓将同族四奶奶家的尿罐子给打碎了,正好被路过的三爷看见了,三爷二话没说,直接折了根树枝子,对我屁股上就是几下,抽的我直跳。

  所以三爷这么一说,我也不敢跑了,乖乖的等三爷和爹喝完酒,跟着三爷回了祖屋。

  三爷一到家,就拿出香炉蜡烛,黄表朱砂,拿毛笔画了一通,全都拿到祖屋门口的大柳树前面,还拿出几个馒头来,权当糕点,分别摆好之后,就让我跪在大柳树前面。

  我一跪下,三爷就燃了黄表,点了香,香举头顶,站在一边喃喃自语道:“老柳啊!你来我们徐家,也不少年了,这些年来,大家处的就跟兄弟一样,我也不跟你见外,大哥家的伢子今天在外面闯了点祸,兄弟一个人应付不来,就想求你搭把手。”

  “伢子呢小,不懂事儿,按理说这事是伢子理亏,要你出手的话,有点不好意思,可我大哥就这么一根苗苗,也不能就这么断了香火,我徐三脸皮厚,想了个死乞白赖的办法,让伢子认你做干爹,你成了伢子干爹,护着伢子,也是情理之中了。”

  “虽然徐三脸皮厚,可徐三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所以我先跟你商量商量,这伢子你要是认呢!就受伢子三柱香,让伢子这个头磕下去,你要是不认呢!咱们兄弟还是兄弟,我再另想办法。”

  几句话说完,伸手将三支香递了给我,喝道:“敬香!”

  我乖乖的将三支香往香炉里一插,站的笔直,三爷一见顿时面露喜色,一脚踢在我屁股上,喝道:“磕头,磕九个,个个要听响,不听响就重磕。”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