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百里香

百里香

费腾裂焰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费腾裂焰的悬疑爱情故事小说《百里香》主角是小婼,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左手打翻了一杯红酒,右手打翻了一截青春。我有一个超级好看的哥哥,那个哥哥说要等两年然后娶我,只是我一激动就没有了脑子上了一辆黑车,从此之后我的人生就变了....
  柳儿跟招娣身上的衣服都是残条,沾染着已经风干的血迹,看见我,确狠狠瞪了我一眼,随即别过脸去。  我诧异了半天,只是被她们凄惨的样子揪住了心,强势横在队伍前头,伸开双臂挡住,“放了她们!”  “用不着你救我们,没想到你真是有一套,在谁面前都是好人!”柳儿扬起头,用敌意的眼神看着我。  “柳儿,你说什么?”我发现事情不对,柳儿怎么会突然这样对我。  “不是你半路回去告密,我们会落的如此下场?”  “半路回去告密?”我想了半天,恍然大悟,原来我半道被不知道的人拖走,柳儿跟招娣以为我是,,,“我没有,我是受害的好不好,我在后头走,被什么人忽然拖走,我根本没来得及喊叫,我眼睁睁看着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的走了好不好!”  霸头家的院门口这会站着跟出来的他,我像是见了救星一样的跑到他跟前,“你说,是不是看到我的时候,我根本也是受害者?我是被捆绑在树根下的对不对,我不是什么回去告密的对不对?”  只有霸头可以证明我的清白,如果柳儿跟招娣误解我,我真的会痛心。  可是霸头确什么都不说,柳儿一直看着我们,霸头迟迟不说,不给我证明,柳儿忽然凄惨的笑了,“你真聪明,难怪霸头什么都听你的,你眼看着我们这次逃走不会成功,就及时返回去,主动送情报,卖了我跟招娣来换取你在霸头面前的信任,好啊,我跟招娣就是被打死也不用你救,你这种高明的手段留着用在迷糊霸头身上吧,我跟招娣只会成为你的累赘,霸头不一样,他会给你压寨夫人一样的日子!”  “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帮我说明真相?”我恨意的看着霸头,我不恨柳儿,我们认识不久,肯定也是她跟招娣被抓回来的路上有人说了什么

113万字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作者费腾裂焰的悬疑爱情故事小说《百里香》主角是小婼,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左手打翻了一杯红酒,右手打翻了一截青春。我有一个超级好看的哥哥,那个哥哥说要等两年然后娶我,只是我一激动就没有了脑子上了一辆黑车,从此之后我的人生就变了....

免费阅读

  然后大家就先去了坤子家,坤子家没人,灶屋上一碗面都馊了,面馊了,这人最起码两天没在家过,不排除坤子进山打猎没回来的可能,因为好些进山打猎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当天回不来的,  但是柳儿跟坤子都不见了,大家感觉这种可能不大,而且坤子自从残了之后,整个人怪的很,很少说话,  往日坤子找柳儿的时间最多,坤子几乎霸占着柳儿,而且坤子在招娣跟柳儿之间,更喜欢找柳儿。  一直找到第二天,最后有人在最初锁柳儿的那个山洞附近的一棵树上找到。  柳儿跟坤子都被找到了,但是,是死的。  柳儿被脱的赤条条,挂在树上,浑身招满了山苍蝇,坤子脑袋开花,手里握着一把枪,枪直对着自己左太阳穴。  有人说,坤子一定是逼着柳儿吊死,然后自己杀了自己,  我从来没见过死人,从来没有见过在自己面前真正的死去的人,我觉得人死了,就是一块骨头跟肉体组合起来的东西,太寒冷了,柳儿的眼珠子一直瞪着,被山风吹着,一转一转的,有时候转到我这边,我总感觉那对不瞑目的眼珠子看着我,  好像在说,是她那天救了我,得罪了坤子,让坤子残了,坤子怀恨在心,死了也要拉她陪葬,  我看着柳儿死了不止一天的尸体,确难受到怎么都哭不出来,  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就这样死了?她救过我,可是我确不知道她多大,老家在哪里,姓什么,就这样死了?  死前我们还在一个炕上,她手把手的教我绣东西,生命这么不堪?  柳儿死了,在这个村里没有得到多少同情,相反都是一群男人的牢骚,说唯一一个女人也没了,他们骚动的追问霸头,那些女人什么时候来,要多久?  我彻底失望了,对于这个猎户村的这些男人,如果一帮人集体丢失了人性中最基本的良心底线,甚至对于一个被自己占有多年的女人的死亡都生不起丝毫怜悯,同情,愧疚!  柳儿死后,我每天都噩梦,经常被吓醒,梦里都是柳儿吐着长舌头,瞪着眼珠子看向我,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我每一个噩梦都是他摇醒了我,用宽厚的臂弯紧紧拥住我。  我经常对着月恍惚中忐忑过,我是否一点点沉沦到了这样的温暖中,他说两年,会不会他足够有经验,坚信两年中,我一定会爱上他,等到那个期限到了,我的心确走不掉了?  可是我好像太自信了吧,因为新进来的一批女人在柳儿死后的一个礼拜到了。  竟然买进来六个!  本来我那么惊喜招娣总算回来了,只是大概瞄了一眼,知道是进来六个女人这件事情,可是我随意瞄了一圈,被一个女孩吸引住了。  这个女孩我敢保证,谁看一眼都会接着看第二眼,因为长的太水灵了,一双葡萄仁一样的眼眸透着一股灵秀,皮肤白嫩的像是一块小豆腐,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是身段遮挡不住的好,尤其是胸前,鼓鼓挺着,透着青春的气息,一双粗黑的大辫子,本分搭在肩膀上,一排乌黑的刘海下,那双眼睛怎么看都美的让人流连忘返,  我一个同样的女孩看向她都这样被吸引,可想而知,异性了。  我眼神本能瞥向霸头,他的眼睛竟然跟我一样钉在了这个女孩身上,也许是他余光看到我看向了他,随即转脸又看向我。  村里的那些男人们都盯着这六个女孩,她们大部分看样子都在16岁到20岁之间,表情很稚嫩,怯生生的。  “霸头,这个姑娘可是咱们花了这个数买进来的,弟兄们想着,你不是两年后就放了嫂子嘛,这次也是巧合,当地出了名的小金花,家里正给上头哥哥娶媳妇,好歹价格合适给卖到咱们这里了,我们当时买下小金花的时候,可是说了,来,是做压寨夫人的,呵呵,霸头看着不比嫂子差吧!”  我牙龈咬住,好啊,他们这是多憎恨我,明摆着买进来一个灭了我的,  我不该着高兴吗?如果这个小金花入了霸头的眼,我没准被提前释放了呢?  可是我心里确升起一股嫉妒,醋意,尤其是霸头默不作声的盯着她那张脸的眼神!  “弟兄们的心意我领了,这次咱们来点规矩吧,兄弟们,以后咱们多打猎,多卖皮子,赚更多钱,每隔一段时间,咱们都会派人去买更多进来,但是咱们这次要跟以往不同了,新进来的这批姑娘,咱们凭本事,娶,这些姑娘谁也别随便招惹,谁有本事让她们跟,就娶回去!”  人群中哗然,好些叫好的,说这样好啊,凭本事娶回去的是不是就算是自己的媳妇了,不用跟大家公用了?还有人说不成,男女比例差别太大,  大家意见不同,当天这件事情就没结果。  当天夜里,霸头明显很操心这件事情,把这些姑娘好生安顿在单独的屋子里,就是死去的坤子家里,找人收拾打扫一番,  然后找二毛看守着,说规矩没正式定下来之后,谁也别糟蹋了这些姑娘。  我跟着霸头,看着他忙活到结束,已经是半夜了,才回去。  这一天我心里特别难受,满脑子都是那个小金花,好像那个小金花来,事前就是被答应做压寨夫人的,这小丫头就认定了自己是霸头的,一天下来,那一对水灵灵的眼睛竟然那样看着霸头,我亲眼看着他们几次眼神互动。  “你跟着我累了一天了,热点水你泡个澡好不好,最近又噩梦,没睡好!”霸头大半夜的竟然从院子井里提水,往大锅里倒!  “不用麻烦了,那个小金花也路上困顿,这些热水,霸头一会给她送去吧!”  我一头上了炕,躺下,脸对着墙,有些堵。  身后打水的声音停了,我听见他拖鞋上炕的声音,一手板住我肩头,他从身后俯下脸,“怎么了,听着有些酸呢!”  我把脸埋进枕头,“我累了,困了!”  “那我搂着你睡好不好?我最近都在给柳儿烧纸,让她别梦里招惹你了,我们这里的纸很灵的,你就是自己吓唬自己!”他霸道的把我圈进怀里。  我一把挣脱,“那个小金花比我漂亮对不对?”  “恩?什么?”他眼神里透着笑意,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一拳捶到他胸口,“你说,你就说,那个小金花是不是比我漂亮?”  “哦,没仔细看啊,哪个小金花?”  “你要是喜欢她,直说,我不在乎!”  “哦,你都不在乎,我更不在乎,你到底说的谁啊,今天那些姑娘里的哪个,我明天看看去,再回答你!”  “你狡辩,你今天好几次看着她,你眼都不眨的,你骗人,骗子,骗子!”  “哦,那我明天一定要让二毛好好保护那个什么小金花!”  “你!”我扭头下炕,一把被他圈的更牢固。  “因为我要感谢那个小金花,没有她,我怎么知道你还会吃醋,你都吃醋了,是不是说明,你心里,爱上,,,我,,了!”  他一字一靠近我,直到最后一个字,唇已经贴到了我的唇,  我心跳的剧烈,“不知道,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我没有!”  我语无伦次,他火辣辣的眼神看的我不敢再触及,  “她是很漂亮,可是,跟我没关系!”  “当初我来,你就是因为我好看,她比我好看,只是晚来了一些!”  我的唇被他轻轻启开,他啄吻上了我,吞着我的喘息,一只手摸向我的心跳,我紧张起来,  “好看的女人很多吧,但,都勾不走我的魂,没有谁有你身上这种气息,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有没有?”  “没有,没有!”  “怎么心跳的这么强!”他用手探进来,我本能缩着逃避,  他咄咄逼人,步步来袭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