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灵异 → 最后一个送灵人

最后一个送灵人

三江水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三江水原创的灵异小说《最后一个送灵人》的主角江水家世代是送灵先生,一代传一代,但到我爷爷这一代,就剩下我了。送灵人其实就是帮助去世的人满足遗愿送其上路轮回的人,免得赖在阳世惊扰自己的亲人阳人也同时能让自己早日投胎....
  我关掉灯,和江水枝爬到床上,将我们的头发各剪下一缕,然后都分成二十份,再将我们的小股头发缠在一起,用一根根小红绳绑好,放在二十个小碟子上。弄好头发后,再将二十根大红蜡烛放在小碟子上,压在我们的头发上,围着床沿摆好,点上。然后我把准备好的红绳拿出来,看着江水枝。红红的烛光映着她红红的脸,她轻声说道:“你转过身去。”我老实的转过身,背对着她,一会后,江水枝说道:“可以了。”我再回头,她已经缩到被子里去了,旁边是她脱下的衣服。我也把衣服全都脱掉,躺到被子里面去,用红绳把我们的手绑在一起,然后肩并肩的并躺着。烛光摇曳,江水枝问道:“这样真的行吗?”“可以的。”“有点热喔。”“是啊,大夏天的不开电扇还盖被子,除了我们也没谁了。”“哼,不老实了吧!”“哪有,江水枝啊,你对以后有什么计划啊?”“也没计划,就是想当个白领什么的呗。也不要赚多少钱,每天无忧无虑的,下班逛逛街,吃点好吃的,周末就看个电影,或者懒在家里听听歌看看电视,过我的小日子。”“嗯。”我轻轻回到。我们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聊东聊西聊人生,好像还从来没有和她这样聊过。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十二点一到,所有蜡烛全灭了。我坐起来,对江水枝说道:“穿好衣服吧,我去开灯了。”“嗯,等我穿好了你再开喔!”我麻利的穿好衣服,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走到开关边上,等江水枝喊可以了后,才打开灯。我连忙检查床沿的蜡烛,有十根已经烧完了,还有十根都只烧到一半。多少支蜡烛完全烧完了,就代表江水枝得到多少年的阳寿增加。而烧掉的,则是我损耗掉的阳寿,有十根烧完,十根各烧一半,加起来应该是十五根蜡烛的量,所以我少了十五年的阳寿。

2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免费阅读

  作者三江水原创的灵异小说《最后一个送灵人》的主角江水家世代是送灵先生,一代传一代,但到我爷爷这一代,就剩下我了。送灵人其实就是帮助去世的人满足遗愿送其上路轮回的人,免得赖在阳世惊扰自己的亲人阳人也同时能让自己早日投胎....

免费阅读

  镇长气的牙齿直发抖,不过他这种连五万块钱都要坑,又肥头大耳的家伙,一看就是很怕死的。并且他也只是想吓吓我,犯不着为了五万块钱闹出人命来,我吃定他了!“行,你把草人给我,我就给你钱!”镇长说到。“哈哈,都这样了,我还能先给你草人?先给钱,并且,因为你的不礼貌,我临时提价了,要给六万!”我大声说到。“你别讹我啊!”“讹不讹的,看你怎么想了。”镇长咬牙切齿,拿起电话,拨通后说道:“老三,先给我拿六万来,明天我还给你。”挂掉电话后,镇长指着我说道:“你如果敢耍什么花样,跑到哪里我都能抓你回来!”“是你小人心耍花样而已,还说我耍花样,靠!”我吐了口痰出来。没过多久,老三就带了六万来,用一个电脑包装着。我将电脑包接过来,仔细数着,用电筒照了照,免得收到价钱。“都是真的,快点告诉我,草人在哪里?”镇长喊到。“等我安全出了这个镇,自然会给你发短信告诉你位置。”我将电脑包的拉链拉好,小人得志的样子说到。老三问明情况后,点了根烟冷冷说道:“打吧,打到连他妈都不认识,还怕他不说?”镇长似乎想听老三的,我连忙说道:“敢打我一下的话,我就豁出去了,死都不说出来,要死一起死!”镇长又软了,对老三说道:“还是别冒险了,现在那个闹鬼的村子已经搞定了,很快就能修路了,修好这条路,我也能升职了。”“就是嘛!为了这点小事冒险多不值!”我拿着钱坐上面包车,说道:“把我送回戏台!”小喽喽看了看镇长,镇长摆摆手,他便送我去戏台,镇长和老三的车在后面跟着。到戏台后,我将那一家三口的尸骨拿出来抱在摩托后面,这些都不是好人,未免夜长梦多,现在就走。镇长下来问道:“你就这样走?”“当然不会啦!”我不耐烦的口气说到,对旁边一个喽喽说道:“拿你手机来!”“给他!”老三发话到。我拿过手机,划了几下,居然还锁了,把锁屏屏幕对着那喽喽,他不情愿的给我展示解锁图案。“明天我确定自己安全了,会把草人的位置发到三哥的手机上!”我摆摆手,骑着摩托离开。镇长不甘心也没办法,他肯定觉得我连鬼村都能搞定,搞定他肯定是分分钟的事。我马不停蹄的骑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天亮了,带着那三副尸骨无法赶路,就将他们埋了起来。记好位置后,骑到县城里,先把钱给存了,这么多钱带身上,我还真怕一不小心丢了。存好钱后,找了家旅社住下。睡到晚上,吃饱喝足后,回去把那一家三口的尸骨挖出来,然后继续赶路。直到出了这个县界,才给老三的手机发短信。相信镇长这一天都担心的吃不下饭了。“我忽然想起来,草人我随身带着。放心,我已经把镇长的头发取下来,将草人烧掉了。”发完短信后,我壕气的将喽喽的手机往路边一丢,继续赶路。到一个加油站加上油后,顺便给手机充了下电,看着导航,估计后天晚上就能到了。但愿这一路上别再出什么岔子了,不过能像鬼村一样赚一笔大钱的岔子,出点也无妨。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是江水枝给我发来的短信:“我不相信你真的那么冷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尽管高中的时候很少见面,但是我了解你。我一直等你联系我,可是你却没有,这几晚我流了很多眼泪,我替你找各种借口,可是我却找不到,你跟我说实话吗?不管怎样,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只是不想再这样无限的猜下去了。”我眼眶有些湿,原本躁动的心也静了下来,深吸两口气后,回复到:“水枝,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爱自由,爱狂野,爱冒险,你爱安稳,向往大城市的生活。虽然以前我们是在平行线上,但是今后,平行线分岔了,我们朝着不同的方向,你会读个好大学,有份不错的工作,坐办公室。而我,依然上顿不知道下顿,做着上不了台面的工作,整天邋里邋遢。”短信发出去后,我等着江水枝回复我,可是十几分钟过去了,她都没回。我想她不会回了,便骑上摩托继续赶路。经过她的小插曲,我异常的平静。骑了一段路后,手机响了:“我也曾经憧憬过,后来没结果……”停下车,是江水枝打来的。接通后,她说道:“江水,现在在哪呢,还不睡?”“送三副尸骨回他们的老家,只能晚上赶路,你呢,怎么还不睡?”我们像什么都发生过似的,用普通朋友的语气聊天。“我也快要睡了。”“嗯。”“那什么,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晚上骑车视线不好,车速放慢点。”“那肯定,我很怕死的!哈哈!”“呵呵,我明天去学校报道了,高三要补课。”“嗯,上学后就忙了,没空乱想了,也是好事。” “是啊,被你这个同学捉弄了一次,搞的我都伤心了!”江水枝的语气很是戏谑。“哈哈,那对不起喔。不过你放心,以后你结婚了,我不会对你老公说的。” “但我会对你老婆说,让她知道你是多么可恶的人!”我们又忽然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后,我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要赶路了,晚安。”“晚安。”“嘟……嘟……” 或许说清了,也就放下了,江水枝放下了。我也放下了,此时无比的轻松,以后再面对她时,也能无所愧疚。我把手机铃声换了,然后放回口袋里,了无牵挂,轻轻松松的赶路。接下来两天,一路平平安安,天亮前成功到达那一家人的老家。我将他们的尸骨浅浅的埋了起来,然后等到天亮后进村。在村里找几个妇女套了下话。知道那一家三口家里的情况,他们家里还有一个老人。以为小儿子在外面赚钱了,工作忙就没回来,至于电话打不通,也只以为小儿子换了号码忘记通知他。 知道情况后,我找到老人的家,趁着他眼神不好,悄悄在饭桌上将自己身上仅剩的两千块现金放上去。我没有打算告诉他,他的小儿子一家三口路上出事了,全死了。这样对他太残忍,与其这样,不如什么都不说,给他留个念想。但是那一家三口也不能随便埋在这里,这样他们的阴宅没有经过正常过程,附近的亡魂会当他是侵入者,欺负他们。我再打听了一下,找到他们的亲戚家。把情况说明后,淳朴的村民并没有怀疑我说的,感激我把他们的尸骨送来,也感激我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亲戚连忙去镇上买了三副棺材来,等到天黑,我们将那一家三口的尸骨挖出来,拼好放进棺材里,将他们的魂也放了出来。在坟地周围烧了很多纸钱给附近的亡灵,让他们善待这一家新来者。忙活到深夜,才把事情办完。亲戚邀我在这里过夜,可是我现在睡不着,并且这里的条件太艰苦了,白天吃的饭我都吃不下,现在肚子还饿着,就推托说我还有急事要回去。骑上摩托,倒后镜中,那一家三口手牵手在后面跟着我。等出村后,我停下摩托,说道:“不用送了,你们保重!”那一家三口朝我鞠躬,然后挥着手,我也挥了挥手,笑了,他们也笑了。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家世代坚持着送灵这个职责,因为送完一个灵后,那种成就感,被灵感谢的欣慰感,非常真切厚重。是平常生活中与人打交道所不及的,我喜欢上了这种欣慰感。爱上这种感觉后,我的心态发生了转变,以前是碰到要送的灵才帮帮忙,现在我想主动去寻找需要帮助的灵了。接下来的两天,我每天都是白天骑,因为害怕经过鬼村那个镇时被镇长和老三他们发现,所以便绕道。白天碰不到什么状况,并且路上车多,大货车的尾气和卷起的灰让很难受,便继续晚上骑行。晚上两点多,很渴了,可是现在小店都关门,并且是在郊外。我快速骑着,想快点到前面的小镇。可能是好人有好报吧,很快我就发现前面一户人家门口亮着两盏红灯笼。等我骑到那家门口时,忽然感觉到很重的煞气。屋里面有很多人的哭声,门两边却是结婚的喜联。 这是做喜事的样子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里面的人还哭的那么凶?我停下摩托,走进去,是一个女人在哭,堂前摆着一具青年的尸体,还穿着结婚的喜服。我走进去,轻声说道:“你好?”女人猛地一回头,我吓得差点晕过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