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走阴差

走阴差

扶摇 著

连载中免费

  灵异小说《走阴差》的主角陈沐凡的家里五代单传,当年在得知生下了我的时候,我的父亲坐在产房外面呵呵直乐,心中激动不已,想着陈家终于有后了。而闻讯赶来的爷爷在门外看到我后掐指一算,顿时失声痛哭起来,捶胸顿足的骂老天无眼.....
  那婴孩所化的古怪物事才刚一进入到我额头之中,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顿时毫无任何片兆的袭来,让我猝不及防之下栽倒在地,而且,最为要命的是,我觉得我的意识迅速模糊起来,甚至快得让我来不及以任何语言描述我的感受。不过,在意识最后模糊之前,我还是看到了易云那张带着浓郁焦急神色的脸,之后便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揉了揉依然有些发懵的额头,侧脸一看,只见此时我已躺在了一旁之前陈全玉父子躺着的灵塌上面,而且,最为要命的是,我眼睛的余光瞟到了那正直勾勾看着前方的两张遗像,我顿时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心中连道晦气。“慢点,你现在不宜多动”,易云柔声按住了我,脸上一片关切之色。我不由得心中一暖,虽然我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与他有直接关系,但是,就冲他那关切的眼神,想必这世上除了父亲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想到父亲,我不由得神色一暗,心想着那个最为关心我的人已不在世上,不由得鼻子一酸,差点又掉下泪来,于是低头坐着沉默不语。易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也不用担心,稍稍休息一下再说吧。”听到这里我心头一动,顿时想起了之前那古怪的一幕,于是问他:“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听到我这一问,易云顿时神色一变,之后干咳数声,显得有些愧疚,低声回我:“那东西简单点说就是那大牛死之前以灵魂为媒介产生的一种诅咒。”“诅咒?”我听了心中一惊,其实在我的潜意识之中,诅咒这种东西一直都是信者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如果那东西真如易云所说那般的话,那我算是这一辈子之中第一次体会到了诅咒的力量了。除此之外,我心中更多的是一阵浓浓的寒意,刚才那头疼欲裂的感觉以其身陷泥沼般的绝望,我实在不敢再经历一

210万字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灵异小说《走阴差》的主角陈沐凡的家里五代单传,当年在得知生下了我的时候,我的父亲坐在产房外面呵呵直乐,心中激动不已,想着陈家终于有后了。而闻讯赶来的爷爷在门外看到我后掐指一算,顿时失声痛哭起来,捶胸顿足的骂老天无眼.....

免费阅读

  我一直不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但是,自从我出生起,我周围最为亲近的人都先后离我而去,虽然一直嘴上没说,但却这也是我心中最为隐密的痛。如果说过去的这些都是我的命运的话,那么,眼前的易云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即将改变我命运的人,又或者说,他已经改变了我的命运。此时,甚至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如同落了水的人一般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定定的看着易云问他:“这能破解我那个四印太岁命吗?”此言一出,包括陈爷爷在内的两人神色都是为之一涉,目光之中带着某种意味。易云开口反问我:“你真的下定绝心要成为一名走阴差吗?”他这话虽然没有营养,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我答应成为他嘴中的那名“走阴差”,我想,他是万万不会告诉我这些的。没有办法,我只好点了点头,虽然心中依然还有些不甘,但是,事情就摆在眼前,表面上看虽然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但实际上,我非常清楚,如果我不答应的话,那我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于是我淡淡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易云盯着我看了半天,似是在思量着我这答应背后的含义一般,最后淡淡一笑道:“即然你答应了,那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说到这里,他和陈爷爷相视一眼,继而哈哈一笑,表情看上去轻松了许多,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这种资质,如果不做走阴差的话,那未免也太可惜了些。”之后,易云又是话锋一转道:“不过,还得麻烦走阳将这里的事情摆平了再说。”说到这话的时候,易云眼神有些神秘,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爷爷,却见陈爷爷轻叹了口气,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兰香和正在门口流着哈达子的傻儿子后连声道:“罢了,此事本来我就不该插手,其他事情就随他去吧!”我听得云里雾里,一直不明白陈爷爷这番话中意思,直到后来我真正了解了何谓走阴何谓走阳之后才算知道,也明白了陈爷爷一这一声叹息中所包含的意思。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我们三人离开了灵堂,来到陈爷爷那个低矮的房子之中。这一次,陈爷爷并没有太多言语,反而直接将我们带到了那个点着红灯的隐蔽房间。在我的记忆之中,但凡是从事这种神密职业的人,他们家里都会有一个常人无法进去的房间,我想,眼前这个虚掩着的房间或许就是陈爷爷的秘密之所在了吧。只不过,让我好奇的是,怎么现在陈爷爷会主动带我们进入到这里面呢?模糊之中我有种感觉,这个房间一定与我即将成为走阴差有关。易云显得非常淡定,一言一不发面无表情的跟着陈爷爷进了这间房,而我则带着一丝紧张一丝好奇跟在了后面。等进到里面一看,我这才发现,这个房间并不大,当中架着一个神龛,上面摆着一个牛头人身的雕像,手持狼牙棒,面色凶恶,一尺大小,神龛前面摆着一个香案,上面几支手指粗细长香正青烟袅袅,在房间红光的照耀之下显得说不出的诡异。至于房间正中则摆着一个三尺见方的木桌,上面放着一幅空置的碗筷,至于我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则踪迹全无,不知道去了哪里。“就在这里吧!”陈爷爷面色木然,走到神龛前面上了柱香,随后对易云说道。“嗯”,易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拉着我和他一道上了柱香,只不过,这香上得有些古怪。陈爷爷所上长香是摆后就插到了香炉里面,而易云则是分三次,第一次为拜,点了一柱之后斜放在香炉旁边,嘴中念念有辞:“走阴易云,有请牛头大将显灵!”只见他话音刚落,那斜躺着的长香顿时猛然发出一阵耀眼光芒,而且,那手指粗细的长香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燃烧起来,片刻功夫就短了一大截,与此同时,那斜着的香身也悠悠直立起来,好像有只无形的手扶着一般。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如遭电击,心想着难道这真是传说中的牛头显灵不成?不过之后我想想也就释然了,既然我都相信了走阴差这种古怪而神密职业的存在,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怀疑牛头马面的存在呢?只不过,眼前的这一幕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些。此时易云已开始上第二柱香。“牛马二使,走阴过阳,四印太岁,生路坎坷,阴路曲折,魂咒附身,有请牛头神使易阴驱邪!”易云极为恭敬的双手握香,连磕几头,嘴里絮絮叨叨的念着。只听得他话音刚落,那牛头雕塑顿时红光一闪,看上去好似活过来了一般,只不过,我一看易云那恭敬神色,也不敢太过张扬的盯着雕塑看,只是借着抬头的片刻瞟了那雕塑一眼而已。与此同时,不知是我错觉还是怎么的,虽然此时那牛头雕塑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却好似有一股古怪波动从雕塑上面散发而出,如同太阳光辉一般照射下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阵波动已经如同四周的空气一般紧紧的束缚住了我的身体。这阵波动快速而紧凑,才片刻功夫已将我的身体紧紧捏住,好似一只无形的大手一般,而我,只不过是这只大手中间的一只蚂蚁而已。这种感觉相当的憋屈,不过虽然如此,但是我却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只得咬牙死死的坚持。与此同时,易云已将手中那柱长香插在了香炉之中,别过头来看着我,显得极为紧张。我看着易云紧张的脸,被四周紧密的空气压迫得喘不过气来,只好求助似的看着易云,希望他能给上一丝帮助,又或者说是只要看着他我便能得到一丝安慰一般。然而,让我失望的是,易云看了我一会之后竟然面无表情的别过头去,甚至原先脸上的紧张神色也一并烟消云散。一滴滴冷汗顺着我的发梢滴落下来,我只感觉后背湿了大片,冰得发慌,希望这种压抑的感觉快点消失。也就在这时,我觉得身体突然一轻,感觉四周颜色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被压抑得发了昏的缘故,四周颜色竟然暗淡了不少,血红色的光芒之中竟然染上了一丝灰气,如同烟雾一般的笼罩在我的周围。也直到这时,易云才再次回过头来,脸上带上了淡淡笑意,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甚至,他的眼神之中好像还有一丝艳羡一般。不过,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关心他表情的变化,因为,就在这时,一阵直达脑海深处的痛意如同火山一般爆发,我痛呼一声,瞬间像被掐住了咽喉一般,喉咙里只有一丝丝发凉的空气流动,眼中金星直冒,只怕是再过上几秒钟就要晕厥过去。但是,就在我晕厥前的那一瞬间,迷糊之中我竟然看到了一个人影,我定睛一看,只见这人身形壮硕,面容凶戾,不是大牛又是谁?只不过,此时的大牛虽凶,但却没了之前那嚣张神色,反而显得委屈无比,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最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身体竟然严重扭区,好像一个被无限拉长的糖人儿似的,他一面朝我伸出手来,一面咧开血盆大口喊着些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原来那个看不见的存在用一只无形的大手从我体内拉出了大牛。我心中大喜,想着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融合进我体内的那个魂咒。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