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喜抬棺

喜抬棺

无机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无机写的灵异小说《喜抬棺》的主角英雄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但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确实那年我大学毕业的那年夏天开始...
  于是乎,我们变成了一行三人,小心翼翼朝着王叔家走去。不一会儿,便是到达了目的地。当然,这次是不可能大摇大摆从正门走了。我指了指那边的矮墙说道,“翻墙。”这翻墙的招是我跟王明学的。他以前经常骗王叔说他在家好好学习,每次王叔把他锁在家里出去办事,然后王明就会翻墙出去玩,等估摸着他爹差不多要回来了,这才悻悻地回家。当然,也被抓到过几次。王明是有一回把这事当成自己的功勋章来跟我讲的。墙是砖墙,不算高。我们三人除了刘金花有些费力之外,都很轻松地翻了过去。刘金花以前就是个不爱说话的性子,因此也就不爱动,像这种大白天翻墙的事肯定是没干过。我当然也是第一次翻人家的墙头。三人小心下来。我指了指那杂物间,说道,“就在那里。”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是有点儿小兴奋。虽然这前路似乎很是危险,但我的兴奋多于恐惧。我指了指那,便是要跟过去。潇雪拉住了我的胳膊,“蠢啊你。”她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喵”地一声从她的嘴里发出——听着一个女警在你的耳边说“喵”,这感觉,这待遇,恐怕不是任何人都能享受地吧!那潇雪看不出来我的龌蹉心思,又叫了几声,她竖起耳朵听周围的动静,紧接着她淡淡地说道,“走。”我这才明白过来她是在探听有没有人。但是这种方法我不知道正确与否,但首先来讲,至少王叔真得有问题的话,他不会那么轻易地露馅吧!想了想,他先前对之前王婶死时的哭泣与悲伤,再到刚才那一股冷淡,他真得是隐藏着太好了。或者说,这之间肯定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我们三个蹑手蹑脚来到了杂物间的门口。那潇雪还从兜里掏出来一根曲别针。在我惊叹的目光注意下,她毫不费力地把锁给打开了。还真的是厉害啊!杂物间

321万字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作者无机写的灵异小说《喜抬棺》的主角英雄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但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确实那年我大学毕业的那年夏天开始...

免费阅读

  听到王明的叫声,我心中一喜,一张嘴便是要求救!但,我的嘴里还没有发出声音,嘴巴里却是被团团的东西给塞满了。我低头一看,顿时感到一阵恶心,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头发。我说不出来话,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用手扯着嘴巴里的头发,但却不见少。只是一圈一圈的头发从我的嘴巴里出来,还是被弄成了个圆形的小“饼”状。当然,是更加地让我恶心。我已经开始反胃了。那王婶直接把我拉到了杂物堆的里处,让我意外的是,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地窖。啪嗒。我被推了下去。紧跟着,我的脑袋上砸过来一个大屁股。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那屁股突然间也就消失不见了。疼痛倒是不要紧,重要的是那头发我竟然全都咽下去了!我心里面一阵慌张,忙是接连吐啊吐,用手指抠向嗓子眼,但是半天也没有什么成效。刘金花弱弱的声音响起,“英雄,对不起啊,弄疼你了。”“哼。是我砸的他。你道什么歉!”潇雪说道。地窖里还通着电。头顶着挂着一个灯泡在发着光,照亮了这里。我抠着嗓子眼,那刘金花拍着我后背,轻声说道,“有没有好一点?”我先是被砸的都快哭了,又被刘金花这模样给蠢哭了。这是真得恶心啊。我抠着嗓子眼抠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那头发进入到我的肚子里,似乎转眼间便化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一股冷流在我的肚子里晃来晃去。这感觉,着实让我很是不爽。别再是吃出了毛病来!想到那黑乎乎密密麻麻的头发,我全身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但刘金花轻轻地拍打我的后背,那又对那么轻言细语的,我不忍心让她担心。我强忍着不适,不过晃了晃脑袋,清醒之后的我说道,“没什么。看看能不能出去?”“这里只有一条道。就是上面的这个。”潇雪马上接道。不愧是干警察的,地形观察的就是比普通人要快得多。不过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总觉得她似乎有些回避我的眼神。可能是我太过于敏感了吧。我问她怎么知道这里只有一个出口的。她反问道,你见过哪一家的地窖还会有两个出口的。这么说倒是满满的生活常识。“不要按照想当然,你以前不是也觉得世界上没有鬼嘛。所以说这。”我想了想,说道。但是潇雪并没有反驳我,也没有赞同我,她微微愣了愣,眼神有些缥缈,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爸,你在这里干嘛?”这是王明的声音。我惊喜道。我走到那个地窖的入口处,大声喊道,“王明,我在下面。救命啊!”王明,我在下面。救命啊。没过多久,地窖里竟然传来我的回声。“没事,没事,我们走吧。”王叔在上面说道。没过多久,我便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再也没了动静。我推了推那木头门。这地窖倒是弄得很是隐蔽。它是一个倒下的木头门当做出入口。我伸手推了推,我却意外地明白了过来,这门压根就不是木头的!起码是铁的!不然我也不可能推不动吧——那门纹丝未动。“我来!”潇雪把我推开,撸了撸袖子,她咬紧牙关,那小脸突然变得通红,那胸部——神奇地变大了几分。似乎是猛然间涨了一个罩杯。这倒是不是我吹牛。事实当真是这样。我看着也是尤为地一惊。心里面对潇雪的好奇更是加重了几分。于是乎,我眼睛不离某两点。“哎哟。”我忍不住痛叫一声。对那刘金花看道,“你干嘛啊你!”“你乱看什么——”刘金花对我怒目而视。我一阵心虚,那耳朵便是又多了一只手,那潇雪似乎明白了过来,拽住了我的耳朵。不久,它就变成了红烧人耳朵。不得不说,我面前的这俩位都是美女。而且相当地货真价实。但,一男一女,那就情调。一男俩女,那就是悲剧了。很不幸的,我成了一个悲剧。总而言之,我心里头异常地痛苦,表现在身体上也是这样,毕竟是真疼啊。俩人下手都是不客气。我一边求饶,一边说道,“咱们还是赶紧找出口吧。要不然那王婶再回来,咱们可怎么办!”对啊。自从掉下地窖来以后,那王婶似乎就没了动静。也没跟着我们一起下来,不知道究竟是去了哪里。“那女人——女鬼——”潇雪提起王婶的时候,牙齿都在不可抑制地打着寒颤,其实不关乎是人的胆子大小。换做是我,好吧,现在我倒是没那么怕。我开始回忆着先前看古书的知识。对付像王婶这样的女鬼应该是怎么来办好呢?想了半天,我不得其解。于是乎,我把手机掏了出来。快速地打开加密软件,又翻看了半天的相册。终于找到了。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声音太大,那两只玉手重叠交叉在一起捂住了我的嘴巴。还挺香的,我嗅了嗅鼻子。“傻笑什么?”潇雪问道。同时看向了我的手机。但她只是看第一眼,便是摇头说道,“我平生最恨文言文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潇雪当然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好这才转读的警校。平时呢,最不喜欢这种记忆的东西。那刘金花文凭很低。当然是因为家庭的缘故所以才退学了。她这时候轻声念道,“落水女鬼。”是的。拍下来的这页纸就是讲的如何去对付落水的女鬼的。我慢慢读着原文,那潇雪因为受不了又重新开始推地窖上的门了。片刻之后,我头脑里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这对付落水的女鬼其实很容易。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很难。书上说的是只要是有阴气的人便不会怕她。“有阴气?”刘金花瞪着眼睛一脸无知地看着我。我也一脸无知地瞪了回去。“我去。要打开了!”那潇雪突然间喊道。只见那地窖上的门确实是出了一道亮光。那光线透进来之后,别提示有多舒服了。我也赶紧靠近了潇雪,给她打气道,“加油!加油!”当然,我本来是想帮她一把的。但是总不能推着她的屁股吧。虽然看起来很——那刘金花和潇雪并排着开始推地窖门。好吧,我的思想刚才有点短路。不用触碰到她的身体也是能够帮她的。“尼玛。”那潇雪突然是爆了一句粗口,紧接着便是往后一栽,我便是看着一道亮丽的身影朝着我倒下。我当然是接住了。但是亮丽的身影没有结束,又来了一个刘金花。俩人虽然都不重,但恰在来得急促加迅猛,陡然间,我便是被她们给压在了地上。这一下子,我别提是多难过了。“嘶。”王婶的声音传了过来,“艳福不浅啊。”她还在说风凉话。我张嘴想要回骂道,嘴巴马上被一团软肉给填充上了。我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啪。一个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那潇雪一脸震怒,要不是现在情况危急,我估计她真得是能给我拼命——哪怕是现在这个时刻,她仍旧是要与我动手。起码那巴掌是实打实地挨了一下。我哪里是故意的。我有点冤。看着那地窖门敞开的一条缝隙透露出王婶的那张脸,我对她已经是没有了往日的敬重。她活着的时候,当然对我很好。但是死了之后,却是让我和我爷爷差点产生了间隙。而且,现在还想要我的命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