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阴阳秘事

阴阳秘事

鸭先知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鸭先知原创灵异小说《阴阳秘事》的主角吴子霖是一名大一新生,我的家住在南方的一座城市,独自一人来到美丽而又神秘的山城--重庆,除了求学,还要调查我爷爷的死。两个月个月前,高考一结束我找了几位好友出去旅游,结果没过一个星期,我妈便催着我回家,原因居然是我一直身强体壮的爷爷去世了!而为了调查爷爷去世的原因,吴子霖差点丢了性命...
  引起那夜叉鬼王的愤怒,想把我名字从生死簿划掉,那已经是天方夜谭的事了。我被大叔装在他携带的封鬼袋里,带回了阳间。“他娘的,老子不就抽了他一儿瓜子嘛,有必要那么较真嘛?”大叔不满的说道。我在封鬼袋里听到他的话,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大叔到底靠不靠谱啊。“那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把我放在这封鬼袋里吧,里面黑漆漆的,怪渗人的。”我在封鬼袋里开口问道。“你大男人还怕黑啊。”封鬼袋外传来大叔嫌弃的声音。“要不你来试试?”我不满的说道。“得,你是大爷。今晚我们就去找回你的肉体,给你还魂。”我听到不用去拿生死簿划掉名字,我就能复活,心里也是暗自高兴,早知道这样,又何必要去地府跑这一趟呢。只是后来我没想到,大叔为我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是夜。我被大叔放了出来,今夜星空璀璨,漫天的繁星闪耀着光辉,好久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我看到我的肉体被放在了一旁,王古和我的肉体站在一起。“王古前辈,您还不回去么?”我有些惊讶。王古却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说道:“在小山村里的时候还挺聪明的,怎么死了就变傻了?我带着你的尸体,能跑去哪?”我扁了扁嘴,看向大叔,只见大叔手里拿着一支毛笔,毛上有红色的朱砂。“大叔,你在干什么?”我开口问道。大叔却不开口,而是王古接话道:“他在画阵法,借此阵法复活你。可是我却从来没听过什么阵法可以复活人。就算有,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能与命等价,是什么?肯定只有命!我立刻喊道:“您的意思是,大叔打算用他的命换我的命!?”王古不说话,但他不

123万字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作者鸭先知原创灵异小说《阴阳秘事》的主角吴子霖是一名大一新生,我的家住在南方的一座城市,独自一人来到美丽而又神秘的山城--重庆,除了求学,还要调查我爷爷的死。两个月个月前,高考一结束我找了几位好友出去旅游,结果没过一个星期,我妈便催着我回家,原因居然是我一直身强体壮的爷爷去世了!而为了调查爷爷去世的原因,吴子霖差点丢了性命...

免费阅读

  尸体不见了?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白天的,还是在警察局,一具尸体就这么不见了?直到赵刚的咆哮声在我耳朵边响起的时候我才确定,尸体是真不见了“他娘的,我就离开那么一小会,他娘的尸体怎么又不见了呢?”赵队气得直骂娘。“又?”我耳尖,抓到赵刚这就话的重点所在。赵刚意识到了自己说漏嘴,可是他看了我一眼,最后无奈的说道:“跟我来。”于是我便跟上赵刚,赵刚带着我走进一间房间,我看到房间门上写着“档案室”。我走进去,房间有四个大书柜和一张大桌子,四个大书柜上都放着满满的档案,那张大桌子上也放着不少文件。“找个地方坐吧。”赵队开口说道。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赵队很快给我砌了杯茶,我双手交叉着,开口说道:“赵队长,是不是该告诉我点什么?”赵队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才下定决心说道:“案子早在一个月开始就发生,不过当时死的是一位流浪汉,死的时候也是像这样,任何伤口都没有,解剖尸体,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中毒迹象,完全找不到他的死因。加因为死者身上找不到任何信息,所以我们也无法通知他的家人。我们就打算把尸体拿去火化了,可是谁知道当我们来的时候,法医室的门是大开着的,里面的那具尸体不见了,谭法医也说他下班那天,门是关着的,我问过值班的警察,他们也说昨晚警局根本就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名死者,他也是一名流浪汉,死因也是和那名流浪汉一样。”我打断赵队问道:“死者的手臂,你们检查过没有?”“手臂?要说起这个,倒想起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些死者的手臂上都有一个奇怪的纹身。”赵队说道。果然,他们的手臂上都有一个那个奇怪的花纹,这花纹到底代表着什么呢?在小山村,那片死了的村民以及旅行社的人都有会这个花纹,旅行社的花纹是刘阳给他们的,刘阳现在也死了,根本不知道这花纹从何而来,现在这些死者身上也同时有着这些花纹。难道这花纹是死亡的印记?可以确定的是,这次这件事和在小山村的那件事的幕后人是同一个,可是到底是谁能拥有如此手段?杀人于无形?赵队当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而是继续开口道:“当天我们解剖新送来的那具尸体的时候,我还特地留到了最后一个下班,直到换班的警察来,我才走,走之前,我还确认了一下法医室的门。可是第二天尸体又失踪了!这是不可能的,法医室的门我走之前我还检查了的,门是关好的,尸体当时还在里面。后来上头知道了这件事,不断催促我赶紧把案子破了,可是他娘的,死因都没调查清楚,要我们怎么破案?”“法医室的钥匙是谁管的?”我开口问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法医室的钥匙一共有两把,一把在备份室,另一把在谭法医的手上,刚开始我也怀疑过谭法医,可是很快谭法医就被我排除了。”“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首先先说动机,我们警局用人前,都要把这个人的底细调查清楚,最后才决定用不用,谭法医的身世很普通,他的父亲也是一位法医,她的母亲更是普通的家庭妇女,他和这两个流浪汉根本就不认识,怎么会去偷这两具尸体?偷来做什么?人都死了,就算都死了,还有什么用?还有就是过了两个星期后,又送来一具尸体,这回可不是流浪汉了,是一位大学生,死因我们依旧查不出了,后来我们便请了我们市最有名的秦法医过来协助我们,秦法医当法医三十多年,可谓是经验丰富,任何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可是就是经验丰富的秦法医也找不到这大学生的死因。”“后来,下班的时候,你找谭法医拿来了钥匙,然后你也把备份的那把钥匙也给带走,可是第二天来的时候,法医室的门依旧是开着的,里面的尸体再次不见。”我接话说道。“这你也猜到了。”赵队叹了口气。“其实也不难,仅仅凭上面的那些线索,还是不能完全排除谭法医的嫌疑,要排除他的嫌疑只有证明他没有进过法医室,所以你拿走了谭法医的钥匙和备份室的那份钥匙,第二天你依旧发现尸体消失了,被你拿了钥匙的谭法医进不去的,所以他的嫌疑就不存在了。”“可是,赵队,你有没有想过,不是有人从外面带走尸体,而是尸体从里面消失呢?”我面色沉重地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尸体自己走出去?这不可能!”赵队站了起来激动开口喊道。我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赵队,赵队背对着我,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语而愤怒的上下浮动,还是什么原因。我把茶杯放下开口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大白天的,这具尸体不可能会离开这间警局,应该会在天黑之后离开,所以最好在天黑之前打电话给我,否则,还会有下一个人死去。”说完我放下写着我电话号码的纸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离开警局,我也没有回学校,而是先到了大叔那,居然发现大叔不在,这家伙,按道理这个时间点应该还在睡觉的,本来还想问他认不认的那神秘花纹的,看来只能等他回来再问了。我知道,赵刚一定会打电话来的,所以我干脆就在大叔家等。回来后的这些天我每天都会来大叔家里,说起来也奇怪,大叔不像是个散客,可是却像个散客一样活跃在圈子里。我问大叔他之前是哪个门派,他却笑着说我只是一个封鬼的和你们阴阳协会是同行。对此我也是略有怀疑,封鬼倒也不是阴阳协会里的人才会,只要会法术的,不管是阴阳师,道士还是和尚,都可以封鬼。大叔在小山村的时候,曾经听到他吟诵梵文,可是大叔却不是个和尚,用他的话来讲,只是自己学得杂罢了。在我发愣的时候,大叔从外面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一脸疲惫,看来昨晚他彻夜未归。“大叔,不像你啊,每天你不都睡到日晒三竿的肯定不会起床,怎么,昨晚到哪快活去了?”我打趣的说道。“别瞎扯,老子昨晚帮一户人家收鬼去了,好家伙,那可是百年的厉鬼,昨晚可把我折腾了的。”大叔揉揉了脑袋的说道。我扁了扁嘴,我才不信大叔会因为一只百年的厉鬼折腾一晚上呢。我接着开口说道:“大叔,那神秘的花纹又出现了。”“哦?”大叔惊咦了一声。“今天早上,我们学校的一位学姐死了……”当下我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大叔讲了。大叔皱着眉,过了片刻后才说道:“既然这样,你就调查吧。”说着还打着哈欠说道:“我先去睡一觉,困死我了。”卧槽!这大叔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啊,还是装傻啊,我忙拉住他说道:“你看我今晚就要去调查了,万一遇到高手,那就难办了,要不你教我几招?防防身。”大叔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你不是有那把红色短刀嘛?以及你爷爷给你的小册子嘛?再说了你还有王古的几张符纸吧?这些足以对付了。”说着就走回房间,不再理会我。摊上这么个师父,我也只能自己吞苦水了。没办法,既然大叔不教我,那我就自己学,爷爷的小册子,我是随身携带的,所以我便坐在沙发上研究了起来。很快天渐渐暗了下来,大叔也还没起床,我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走了出去买点东西吃。我心里也不急,赵刚一定会打电话给我的,赵刚那人,责任心强,好奇心也强,那天他拿了两份钥匙后,肯定也没有回家,而是躲了起来观察法医室。他应该看到了一些东西,只是他不想承认,毕竟现在科技如此发达,谁还会信这些鬼神?但是那晚看到的东西一定让他害怕至极,不然也不会因为我那么随口一说,他的反应就那么大。可是,将近七点半的时候,赵刚都没有打电话过来,我心里有些怀疑了,难道自己的推断错了?不过很快,电话就打了进来,我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我点开。“喂,小霖么?现在方不方便来警局。”电话那头赵刚声音低沉的说道。我也没废话,说了句“十分钟。”便出门往警局的方向赶去。我刚赶到时,刚好十分钟,我大老远的就看见赵刚在警局门口不停的踱步。我高声喊道:“赵队长!”赵刚看到我,赶紧朝我走了过来,双手不停的搓着道:“你终于来了。”不用猜,就知道他一定又看到了令他害怕的事情。我点了点头,刚想问赵刚,可是走到警局门口的时候,我差点没背过气来,隔着玻璃,我都能感受到那阴气的刺骨。“你们警局杀人抛尸了?他娘的,阴气怎么那么重?”我哆嗦的问道。“我怎么知道!他娘的,你走后,我想想大白天的不可能有人把尸体偷走所以我就让警局里的人找,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到了下班时间,我就不信找不到,就把所有人给赶回去,自己找,哪里知道我找着,温度慢慢降低,越来越低,最后实在是受不了,把门一关,我才跑了出来。”赵刚一边骂娘一边的说道。然后他似乎记起什么开口说道:“你刚才说什么,阴气?”我没有回答赵刚,而是开口说道:“开门。”“什么!?你要进去?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万一你出了啥事怎么办?这太危险了,我现在就通知人来支援。”赵刚说着掏出了手机。“既然这样,你干嘛还要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再说了,这里是刑警大队,你让谁来支援刑警大队?少废话,快开门!。再拖,别想破案了。”我瞪了赵刚一眼,赵刚也是一愣。多年后,赵刚再回忆起今天晚上的这一幕,脸上也是满满的笑容,因为从来没有一个毛头小子敢这样瞪刑警大队的队长,他抬头看着天空说道:“兄弟,你在哪啊?”赵刚咬了咬牙,最后下定决心说道:“好!,今天咱就豁出去了,我跟你一起进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