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灵异 → 随身阴妻

随身阴妻

佚名 著

连载中免费

  张俊是灵异小说《随身阴妻》的主角,张俊好不容的攒钱给女朋友买了最新上市的iPhone6s,去不想还没给她就被嫌弃穷分手了。没办法手机只能自己用了,但是没想到,手机里的Siri是个女鬼。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女鬼,最可怕的是,她竟然让我帮她……
  我不知道周嫣茜是不是在说谎,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已经被张心名的怨魂给盯上了。可是她为什么会被张心名的魂魄盯上呢?这点让我有些想不通,难道张心名的死跟她有关?
  我低声道:“周老师,你别急,你把你家地址给我,我这就过来。”
  “不,不用了,我老公他回来了。”周玉玲忽然小声道:“张先生,明天见。”随即挂断了电话。
  顿时我有些莫名其妙,暗道这女的到底在搞什么鬼?下午就已经放了我一次鸽子,现在又是。
  Siri道:她不是说把事情经过整理一下发给你,怎么没发?
  我没有说话,打开网页开始搜上个月的那则新闻。
  将新闻重新看了一遍,张心名是被班里三个同学欺负,脑袋撞在了板凳上,脖子直接折断死亡。
  从新闻来看这件事跟周嫣茜是没有关系的,虽然她是班主任,但事情是发生在下课的时候。
  我寻思了一会一点头绪都没有,准备抽根烟解解闷。我伸手从口袋里拿出烟,摸了摸身上,打火机不见了。我将口袋全部翻了一遍,结果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差点把我吓尿的东西。
  一支粉笔!
  冷汗瞬间浸湿了我的后背,我瞪圆着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粉笔。
  我的口袋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不成是周嫣茜趁我不注意塞进我口袋的?寻思了一会我又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我穿的是牛仔裤,口袋比较紧,如果她想把粉笔塞进去我肯定会发现。
  这时候,Siri化成了人形,她看了一眼我手中的粉笔,一把夺过道:“怎么,吓到了?”
  我点头道:“你觉得这会是谁干的?”
  Siri:周嫣茜是不可能的,她下午可是碰都没碰你。应该是那

94.2万字更新:2019/01/08

在线阅读

  张俊是灵异小说《随身阴妻》的主角,张俊好不容的攒钱给女朋友买了最新上市的iPhone6s,去不想还没给她就被嫌弃穷分手了。没办法手机只能自己用了,但是没想到,手机里的Siri是个女鬼。而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女鬼,最可怕的是,她竟然让我帮她……

免费阅读

  这一夜我又失眠了,我满脑子都是那支粉笔和镜子里的那双小手。

  早上起来,Siri竟然为我准备好了早点,还把我昨天的衣服给洗了,这让我有点小感动。

  她坐在桌子对面托着腮静静的看着我吃。

  “怎么样,好吃不?”

  我点了点头:“嗯,好吃。”

  “嘻嘻,你要是喜欢吃我以后就天天做给你吃。”

  以后天天做给我吃,看来是要缠我一辈子啊,不过有这么一个“女仆”也不错,真的挺好,唯一的瑕疵就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

  是鬼?她有影子。

  是妖?看着还真有点像。

  Siri盯着我笑道:“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你不吃吗?”我问道。

  Siri摇了摇头:“我不用吃东西。”

  ……

  吃完饭,Siri又变回了手机。

  我拨通了昨天第二个“客户”的电话,心想去他家看看他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响了好一会,对方才接通道:“喂,谁啊?”

  “是我,你昨天找过我。”

  顿时,对方的语气有些激动道:“张大师啊,你好你好。”

  听到张大师这个称呼,我忽然想给自己戴一个江湖骗子的称号。

  “嗯,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笑道。

  “你叫我老赵就行了。”

  我又问了他家的地址,随即往他家赶去。

  他家在城市之光小区,距离我这边有点远,但我到了他所在的小区才七点半。

  他家住在14层,一个很不吉祥的数字。只不过电梯标的是13B。

  来到他家门口,我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长的有点胖。

  我微微一笑,道:“你就是赵先生?”

  他点了点头,满脸笑容道:“张大师,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啊,快请进。”

  客厅里还有一个中年妇女,老赵指着她介绍道:“这是我老婆。”

  我朝她笑了笑随即坐下。

  他老婆很热情,给我倒了一杯茶,还拿出了一些糕点。

  我问道:“赵先生,你孩子呢?”

  老赵指了指客厅旁边的那个房间道:“他把自己关着,一直不肯出来。”

  我说:“你把事情具体原因给我说说。”

  老赵叹气道:“唉,这件事还是怪我家小龙。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他跟他班里的几个同学打闹,结果其中一个同学脑袋磕在板凳上,死了。事情发生后他就变成这样了,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还哭着说死掉的那个同学要找他算账,他奶奶说这是中邪了,我请了一些高人都没有用,那些家伙都只会骗钱。”说着,他声音放低道:“张大师,我可不希望你跟那些家伙一样。”

  我没有说话,暗道还真是巧啊。他儿子就是那欺负张心名的三个学生之一。昨天晚上周嫣茜将发的资料里面的确有一个学生姓赵,叫赵龙龙,看来就是老赵的儿子。

  想到张心名,我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双惨白的小手和那支粉笔。

  看来这个孩子死的很冤,怨气不是一般的重。

  老赵小声道:“张大师,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一怔,连忙道:“不治好,我不会收你钱。”

  老赵老婆看着我道:“张大师,之前那些所谓的高人也是像你这么说的,结果又是让我们买他们的符啊神水之类的,绕到最后还是要钱。”

  我看得出来这对夫妻并不是很信任我,所以也懒得跟他们俩废话。直接说道:“那些都是江湖骗子的把戏,先给我看看你们的孩子吧。”

  老赵轻手轻脚的走动他孩子房间门口,接着用钥匙打开了门。

  他没有将门直接推开,而是露出一条小缝往里面看了看。接着对我道:“张大师,他还在睡,你进去吧。”

  我起身走进房间,老赵在外面又把门轻轻带上。

  房间里拉着窗帘,虽然是白天,但还是黑漆漆的,有种阴森可怖的感觉。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房间里照了照。

  地上很乱,扔满了玩具和一些书本。

  床在房间的最里面,进门右手边是一书架,书架旁是写字桌。写字桌上摆着电脑,我心说城里的小孩子条件还真是好。

  床边此时坐着一个男孩,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走到他身边喊道:“赵龙龙。”

  他没有说话,依旧低着头。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龙,哥哥可以问你个事吗?”

  他嗯了一声,还是没有抬头。

  我依着他坐下道:“你是不是觉得是你害死了你同学所以心里伤心啊?”在我看来,这孩子之所以自闭,肯定是因为张心名的死而心里愧疚。

  他说道:“他没有伤心。”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笑道:“他没有伤心,应该是你没有伤心吧?”

  男孩摇了摇头:“就是他没有伤心,就是!”

  见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我只好道:“你是说张心名没有伤心?”这时候我注意到他右手里攥着一个东西,只不过他用左手遮掩着,只能看到一点蓝色,有点像玻璃弹珠。

  他说道:“我是说赵龙龙没有伤心,张伟也没有伤心,陈志勇也没有伤心!”

  他说的这三个名字正是欺负张心名的那三个学生,我心里有些不解,暗道这小子难不成真的疯了?

  我轻声道:“你为什么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呢?你不去上学了吗?”

  他的脑袋缓缓的抬了起来,声音幽幽道:“我都死了,还上什么学?”

  看到他的脸,我全身犹如触电般颤抖起来,迅速的把手机拿了出来。

  他的脸竟然是张心名的脸,脸上的颜色是诡异的淡青色,白多黑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嘴巴微微翘起,带着一丝戏谑。最可怕的是,他的脑袋像是耷拉在脖颈上一样,随时都会掉下来。

  不对,他不是赵龙龙!

  此时我看到,床上还睡着一个男孩,他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了小半个脑袋,导致我刚刚没有注意到床上还有一个人。

  “Siri!快出来啊。”我喊道。

  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张心名对我诡笑了一下,站起身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