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爱他是人间炼狱

爱他是人间炼狱

缚瑾 著

完本免费

《爱他是人间炼狱》是缚瑾的一本小说,作为一本现代都市言情,这本小说最可取的地方可能就在于细节的描写了,小说中无处不充斥着细节描写,因此小说所塑造的那种真实感非常让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一本读起来代入感非常强的小说,今天就跟着小编们一起来看看吧?
  周简蹲坐在地上,她背后是正拥堵的十字路口,红绿交替变换,一辆辆车像烟火坠入,又很快消散。
  陌生的面孔看得人心烦意乱,这座城市的无奈和颜色,真的太多了。
  我有再管周简,她需要冷静,她也不会接受我的帮助,等严潮出来让他们自己解决,我拉着周经理离开,他问我要不要等严潮,我说不等。
  我坐在副驾驶,周经理沉默开车,他一直想问我什么,可每次到嘴边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我挑破让他问。
  “严潮不太有担当。”
  我伸手握住挂在挡风玻璃上的玩偶,底下的流苏穗儿随着车身颠簸而摇摆着,他问我为什么要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我说情怀,有一种很难让人割舍的东西,是学生时代的情怀,熬过了毕业各自东南西北,就会觉得没什么熬不过去。
  周经理这才恍然大悟,他说他也有这样的情怀。
  我惊讶问他是初恋女友吗,他大笑着说,“是学校的小卖部,毕业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去超市,只想钻小卖部。”

5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7

免费阅读

  《爱他是人间炼狱》是缚瑾的一本小说,作为一本现代都市言情,这本小说最可取的地方可能就在于细节的描写了,小说中无处不充斥着细节描写,因此小说所塑造的那种真实感非常让人印象深刻,可以说是一本读起来代入感非常强的小说,今天就跟着小编们一起来看看吧?

免费阅读

  严潮说不要再来纠缠我。

  女孩刚止住的眼泪又滚下来,“你真的不要我了?”

  严潮烦得蹙眉,“什么真的假的,能不能别问这么无聊的问题!结婚还有离的,我们连正经恋爱都不是,还非要绑死一辈子?”

  “可我一直当作恋爱。”

  这个女孩大约和严潮经历过的都不同,他多少有点感情,他没忍心继续喊,只是将自己手臂从她掌心抽出来,“我不想继续骗你了,这几天语语和我闹别扭要分手,我冷静下来想了很久,我还是最喜欢她,也只有她能让我浪子回头。”

  女孩口型刚比划出一个语,她正面在这一刻朝向我的位置,我这才认出她是谁,而严潮在她的失神中也彻底摆脱了她,朝我大步奔跑过来。

  女孩第一时间醒悟,意识到他跑了,穷追不舍跟着他,周经理看出这两个人争吵的根源是我,他下意识问我,“这是你那个富二代男友?”

  我拢了拢被风吹起飞扬的裙摆,严潮站在台阶底下问我怎么在他姑父公司,我反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有些尴尬,“我路过…”

  女孩追到跟前在看清我长相那一刻,脸色变得非常惨白,“阮语?”

  她喊完没等我回应什么,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又透明了几度,“为什么又是你,为什么一直是你冤魂不散!七年了,我藏匿在你的阴影下做没有血没有肉没有灵魂的傀儡七年,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周简,她是贯穿了我高中和大学的噩梦,也是我始终觉得惭愧又无可奈何的女孩。我们不在一个班级,共同认识的同学就那么两三个,我也是道听途说知道她暗恋严潮,可谁也没有证实过。

  她藏得非常好,小心翼翼浇灌着自己少女的心事,用很长一段时间把暗恋熬成了明恋,直到这些再也藏不住,我明白自己是她前进路上一樽巨大无比的障碍,把她的光明堵死得彻彻底底。

  她恨我,把我放在敌对的位置朝夕怒视,任由我解释逃避都不罢休,她会做非常极端的事来伤害报复我,但我从没有告诉严潮,所有关乎爱情的过错,都是悲壮而不必追溯的。

  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女人对感情的执念和狂热,以及女人的妒恨与猜忌。

  我一直想这世上除了钱没有什么能让人抛弃自尊,她让我看到为了爱情,抛弃自尊会更决绝。

  严潮听到她这么恶毒的咒骂我,整个人都气疯了,他用力握住周简的脖子,瞪大眼睛逼她向我道歉,周简一边艰难呼吸,一边握住他卡在自己喉咙的手想要掰开,他们僵持了几秒钟,周简的傲骨与自怜不允许她违心开口道歉,可严潮的倔脾气上来也死活不罢休。

  他一直有一种非常高贵的优越感,就像言情小说和那些顶级富二代的奢侈生活一样,充斥着淫靡无情和放纵,他想要就必须得到,他不要了就不能纠缠,他皮囊还不错,又舍得花钱,几乎没有女孩能在他想终止的时候也那么干脆抽身出来。

  “我还以为你乖巧懂事,所以这么多年都默许你的存在,你爸爸化疗用钱,你的生日会,我都没有吝啬过,你该懂得感恩。没想到从最开始你就不明白自己的身份,语语没有伤害你,是我对你不仁不义,我给你机会把骂她的话收回,你不要不知好歹。否则我还你尊严,你还我钱,周简,你花了我多少,这笔债能压死你。”

  周简被噎得眼睛发红,她瞳孔内全是悲伤与惆怅,她一字一顿从喉咙里挤出,“我没有错,都是她的错…”

  她话音没有落下,严潮手背骤然青筋暴起,他用了极大的力气,这份力气强壮的男人扛住都够呛,何况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周简满脸涨红几乎要晕厥过去,周经理觉得看不下去,他走下台阶将毫无防备的严潮推开,他踉跄了一步退到两米之外,看着周经理咬牙切齿。

  周经理没有畏惧他,在他眼里严潮不过是一个被金钱宠坏的富二代,没什么可取之处,除了糟蹋上一辈人的心血,就是吃喝玩乐挥霍青春,他系好自己崩开的领扣,“对女人动手算什么好汉,女人有错也可以说服她,何况你的错更多,你以为在阮语面前伤害另一个女人就可以让她心里好受吗?只会把你的不负责不绅士暴露,让她对你更陌生更防备,你能这么无情对别人,就不能这么无情对她吗?”

  严潮脸上没有被识破的尴尬和气愤,只是莫名其妙,看得出他不是演戏给我看,而是的确很厌恶周简对我的咒骂,他对我的兴趣不高,对我的感情要比其他女人多,可这不能挽回我对他越来越心冷的态度。

  周简失去禁锢瘫倒在台阶上,她大口喘息着,不断发出剧烈的咳嗽声,我低头看到她这样狼狈,主动伸手要扶她起来,她盯着我的手看了一会儿,朝我掌心啐了口痰。

  “猫哭耗子假慈悲,我不明白这么做作又虚伪的招数,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会上你的当。”

  她盯着我的眼睛里迸射出极冷的冰与极热的火,恨不得立刻化为实物,将我折磨致死。

  “我不是没有你漂亮,除了你有书香门第的家世,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当初上大学也是你爸爸到处求人,才把你塞了进去,天底下比你漂亮聪明的女孩比比皆是,都不是没有见识,我就是想不通严潮到底喜欢你什么。”

  我将脏兮兮的手收回来,周经理发现她这么不知好歹,竟然把别人的善意当成恶毒,他有些后悔刚才推开严潮救她,他从口袋里掏出帕子,为我擦拭手上的污渍,这样一幕落在严潮眼里有些刺目,他质问周经理是什么人,他没等回答,直接冲过来把他握住我的手掰开,“别乱碰。”

  他翻遍全身也没有找到能为我擦拭污秽的东西,最后竟然从地上散落的钞票中拾起来一张,在我手上擦拭,气得我抽回,“你有病!”

  严潮长舒了口气,“语语,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他很戒备看了眼我旁边的周经理,“他是不是对你没安好心?”

  我没好气说这是我经理。

  严潮听了更炸毛,他指着身后高耸入云的维滨大楼,“我告诉你小子,我姑父是这家公司老板,你最好不要对我未婚妻动心思,不然你很有可能连饭碗都保不住。”

  我闭了闭眼睛,低声喊他名字,他答应之后我狠狠打了他一巴掌,不过没有打在脸上,而是打在他胸口,砰地一声,我没想到自己下手这么重,他也愣了,这是除了那天捉奸在床我气不过之外第二次打他。

  “你不要动不动就说你姑父,用他的大名来威胁别人,那是他的东西不是你的。你能够站在他的树冠下乘凉,可你终究不是他那样高大的树,你这辈子到底还要荒芜多久才能做点正事?”

  严潮被我说得很尴尬,他嘟囔能不能给他留点面子,我说面子是自己争取不是别人施舍。

  周简听到我对严潮的斥责,而他除了低头根本没有怎样,她受了更大的刺激,她泪眼朦胧指着我,试图让严潮看清我的恃宠而骄和她的委曲求全,“她这么无法无天,你到底着迷她什么?我捧着你求着你,只要能让你高兴,我全部愿意尝试,我恨不得把心和肠子都掏出来给你看,我就这么不如她吗?”

  严潮摸出一根烟,他刚要抽,忽然想起来我不喜欢他抽烟,他又折断扔在地上,用脚把里面包裹的烟丝都踩出来,“烦死了,别他妈哭了行不行?老子还一堆事呢,就你委屈,天底下委屈的人多了,我给你的还少吗?正儿八经恋爱的女人都从男人身上捞不到这么多东西。你不是阮语,你走不了她的人生,你嫉妒不来。”

  周简呆愣住,她良久嚎啕大哭出来,“对啊,我是没爸没妈的周简,我爸爸已经死了,他去年已经死了…这世上再没有人能为我撑腰给我温暖,我只能依靠自己。”

  严潮蹙眉盯着她,他还要张口说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鸣笛声,我们同时回头去看,徐秘书驾驶一辆黑车从停车场的位置驶出,她摇下车窗对严潮说,“林总请您上去一趟。”

  严潮一听林维止,脸色有点白,一直怕一个人,听到他名字就会本能的骨头发冷,他问徐秘书姑父找他什么事。

  徐秘书说不知道,林总只是吩咐她来请人。

  严潮嘟囔了句真倒霉,他让我等他,我没搭理,他从大门进去,徐秘书开车从一侧的斜坡驶向马路,她和我说再见,我笑着和她挥了挥手。

  周简蜷缩着两条腿,把脸埋在膝盖里,她有些崩溃,她那么骄傲的人,在这样人来人往的街道,也没有克制自己。

  我看着她不断颤动的头顶,“男人爱你,你掉入粪坑他也觉得你是花仙子。男人不爱你,你完美无缺,在他眼里还是一无是处。严潮贪玩,从你和他在一起,他没有许诺你,你就该想到有这一天。”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