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职场浮沉:欲火难耐

职场浮沉:欲火难耐

梁上君子 著

完本免费

  小说《职场浮沉:欲火难耐》是作者梁上君子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目前已经完结。该小说情节精彩绝伦,惊心动魄,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林芮的名字是她母亲取的,她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给她取这样的一个名字,芮儿,芮儿,小时候叫起来倒还亲脆可爱,长大了,林芮就很不情愿被她不喜欢的男人,芮儿,芮儿的叫着。众多的男声笑起来,林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余姚被带进去做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不过荣锦却眉头紧锁、一脸愁容。
  曾墨白心中涌出不好的预感,低沉着声音问:“怎么样?难道她和倩儿的配型不对?”
  荣锦摇头说:“不是,是余小姐有严重的贫血症状。自己的身体就很差,如果给倩儿捐骨髓,恐怕对自身的伤害……作为一名医生,我是不建议这样的身体状况做这么危险的事。”
  “可是除了她,我们没有别的人选。”曾墨白低沉着声音说。
  荣锦点头,苦笑说:“作为倩儿的男朋友,我自然是希望倩儿能够得救。但是作为一名医生……大哥,这件事还是告诉余小姐,让她自己定夺。”
  “我来说。”曾墨白道。

20.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免费阅读

  小说《职场浮沉:欲火难耐》是作者梁上君子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目前已经完结。该小说情节精彩绝伦,惊心动魄,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林芮的名字是她母亲取的,她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给她取这样的一个名字,芮儿,芮儿,小时候叫起来倒还亲脆可爱,长大了,林芮就很不情愿被她不喜欢的男人,芮儿,芮儿的叫着。众多的男声笑起来,林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免费阅读

   喝了酒的林芮正在人造草原上练剑术。她的剑是一根小木棍,她所袭击的对象是一堆已经枯干的高梁杆子。她每抽一下高梁杆子,灰尘,高梁穗扑腾而起,纷纷扬扬,散落在她的脚下,发间,衣领之上,林芮暴发出一阵快意的大笑,剑折成了两截。

  人造草原的名字是林芮自己取的。草原真正的名字叫木兰草原,因为花木兰曾经在这里生长过,至如花木兰会不会练剑,林芮一无所知。花木兰是不是有马可骑,林芮也一无所知。她是被科协领导胡主任带到这儿来渡假的,她没有见过草原,她想象中的草原也不是木兰草原这个样子,酒后的林芮就想当然地把木兰草原改成了人造草原。

  林芮的剑是一根从马场边捡来的小木棍,马场远处有几匹马在啃着已经枯黄的草,几个蒙古包分散在草原的四周,喝了酒的林芮,胃里涌动着无数条欲望,每条欲望都让她难受得想大喊。她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那几匹马的。她向马的方向冲了过去,身后的胡主任和胡主任周边围着的那群男人,离她远了,更远了。

  半个小时前,她在酒桌上被胡主任强迫着喝酒,她是第一次被胡主任以视察工作的名义,带到乡下渡假的。胡主任的专车在水泥路上飞驰的时候,林芮看到了胡主任黑发之间露出了染色素的漏洞,白发根在这种漏洞之中,格外地刺眼。林芮盯着胡主任的白发根,第一次发现胡主任其实不再年轻了。在机关,从科员到科长,再到处长,一级一级地爬着,人在这种爬行之中,白发根暴露了内心爬行的艰难。

  林芮分到省直机关大院有一年的时间,每天就是早晨下楼取报纸,打开水,拖办公室地板,给领导和更年长的同事擦桌子端茶倒水等等,她在想,这种生活经由数年的考察,由副主任科员或主任科员一步一级提起来,也许因缘际会或者适逢其时,才干得以发挥,也许一辈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以处级调研员的职位退离机关大院,在一杯水,一张报打发着空空荡荡的内心世界的日子里,林芮在厌倦中夹杂的迷茫越来越让她无所适从。

  她才二十四岁,她似乎从这半年重复的生活中看到了自己五十五岁的影子,那种考上公务员的优越心理,在五十五岁的影子中,荡然无存。她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胡主任以工作的名义带到了乡下,带到了渡假村里的草原之上。

  在草原间奔跑的林芮突然涌起一股想抚摸黑马的冲动,黑马和她之间隔着一条小溪,那匹黑得发亮的马,在柔情似水的蓝天下,精神抖擞。她穿过小溪上架起的独木桥,一步三摇地向黑马冲去,身后传来胡主任太监式的笑声:“芮儿,慢点,你好好可爱哟。”

  林芮在胡主任和那群男人的笑声中,胃里排山倒海地涌动着酒桌上的食物,五粮液,鱼翅味,豆腐渣纷杂在一起,象蓄谋已久的海浪扑鼻而来,呕吐感一次次被林芮压了下去,“我不能输。”林芮冲着胃里翻江倒海卷土重来的食物链说。

  林芮接近了黑马,黑马拿亮闪闪的眼睛扫了一下她,黑马倒退着,一边用后腿攻击她,一边用眼角扫描她,林芮被黑马激怒了,一如她在酒桌上被胡主任激怒一般。胡主任在机关时,严肃紧张,很少给林芮一个笑脸。下乡的胡主任,特别是酒桌上的胡主任,判若两人。他的声音在酒桌上变成了太监式的调情语:“你个小坏蛋蛋。”他这么叫林芮,“芮儿,芮儿,过来,过来,干,我们单挑。干。”

  林芮的名字是她母亲取的,她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给她取这样的一个名字,芮儿,芮儿,小时候叫起来倒还亲脆可爱,长大了,林芮就很不情愿被她不喜欢的男人,芮儿,芮儿的叫着。

  众多的男声笑起来,林芮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干。”胡主任摇摇晃晃走近了林芮,两支筷子成了他手中的音乐指挥棍,在林芮的头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干,干嘛。”

  胡主任的声音变成了妓女式的撒娇声,林芮的厌恶升腾而起,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逃跑啊,跑。”林芮被动地站了起来,她的双腿却迈不动,胡主任的双手按在她那削瘦的双肩上,她的整个人被动地被胡主任环绕起来,胡主任的眼睛被酒精烧得通红,嘴,鼻子在胖乎乎的脸上,被挤成了一堆,很有点《聊斋》里的丑鬼样子,林芮喜欢看《聊斋》,却害怕看丑鬼亮相,每当丑鬼现身之际,林芮就闭上了眼睛。可酒桌上的林芮无处可逃了,她一仰头,把一满杯五粮液喝了下去,那个让她逃跑的声音不见了,心底间升起了无数只小火距,胡主任阴阳式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好好的酒量哟,芮儿,我好好喜欢哟。”

  林芮的内心火烧火燎,她被胡主任按着坐了下来,在胡主任转身的那一刹那间,林芮冲出了渡假村的酒店。

  酒席被林芮搅黄了,胡主任在一群男人的簇拥中,走进了草原。林芮在草原里奔跑时,胡主任和男人们的笑声飞遍了这个人造的小草原,特别是胡主任喊她芮儿的时候,她的恼怒到了极限,她奔向了黑马,她的恨在黑马的攻击中终于暴发了,她跑回马场边,捡起一根小木棍,飞舞着木棍再一次冲向了黑马,几匹马却在林芮飞舞的小木棍中迅速奔向了另一边的草场,林芮一下子失去了对手,她不喜欢在攻击的时候看到对手撤退,从来没有的失落感在林芮盛满五粮液的酒精中遍地开花,她掏出手机给选她进省直机关的王一强发了一条信息:我想你,此时此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