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与子成说

与子成说

江行 著

完本免费

  顾昭君秦戈大结局是什么呢?《与子成说》是一本由江行所创作的民国言情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因为顾昭君的嫡姐跟着别人跑了,所以她这个庶出的女儿代替嫁进了关东帅府,成了少帅秦戈的夫人!她本想一心想着好好讨好丈夫,让自己病重的母亲能得到照顾,谁知这个男人看着人模人样,却是一个衣冠禽兽!
  二月初八,宜嫁娶。
  关东城秦顾两家大婚。
  晃晃悠悠的花轿拖着十里红妆浩浩荡荡地一路跨街而过,奔向了城东帅府。
  这嫁妆声势浩大,在整个华夏怕也是独此一份。
  人们纷纷感慨,不愧是顾家,家财万贯,富贵显赫,连帅府也要来结一份亲。这一方面跟本地世家打好了关系,另一方面,也获得了一份堪当大用的财力。
  这厢婚嫁队伍一走,顾家正室房里就传出了喊打喊杀的吵架声。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21

免费阅读

  顾昭君秦戈大结局是什么呢?《与子成说》是一本由江行所创作的民国言情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因为顾昭君的嫡姐跟着别人跑了,所以她这个庶出的女儿代替嫁进了关东帅府,成了少帅秦戈的夫人!她本想一心想着好好讨好丈夫,让自己病重的母亲能得到照顾,谁知这个男人看着人模人样,却是一个衣冠禽兽!

免费阅读

  二月初八,宜嫁娶。

  关东城秦顾两家大婚。

  晃晃悠悠的花轿拖着十里红妆浩浩荡荡地一路跨街而过,奔向了城东帅府。

  这嫁妆声势浩大,在整个华夏怕也是独此一份。

  人们纷纷感慨,不愧是顾家,家财万贯,富贵显赫,连帅府也要来结一份亲。这一方面跟本地世家打好了关系,另一方面,也获得了一份堪当大用的财力。

  这厢婚嫁队伍一走,顾家正室房里就传出了喊打喊杀的吵架声。

  正房太太赵氏趴伏在地上,哭喊得好不委屈:“她一个庶出的闺女,凭什么要安排这么多嫁妆!”

  顾老爷气得心口疼,哆嗦着手指骂道:“要不是你不好好管着自己闺女,让她跟洋鬼子跑了,怎么会到这种地步?给顾家丢脸不算,还让秦家下不来台!那嫁妆非但不能省,还得出双份!”

  两人摔摔打打,热闹的不行。

  偏室这边却愁云惨淡。

  沈夫人听着迎亲队伍越走越远,不禁双眼发红,落下泪来。

  自她嫁进顾府,身体便一直不好。娘家日渐落魄,她就这一个女儿,原本只盼着她嫁个平常人家,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也就算了。

  谁知道,要嫁入那个吃人的军爷家。

  那个姑爷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帅府内肯定更加龙潭虎穴。

  她苦命的女儿,可怎么撑得下去!

  顾昭君一身繁复的大红嫁衣,硬撑着头坐在婚床边,心里暗暗发苦。

  她是庶替嫡嫁,固然清楚日后的艰难,可万没想到,连出嫁这日,也讨不得好处。

  “少夫人,少爷到前厅待客,您就在此等候吧。”

  丫鬟细声细语地说完,就带着一干婆子下人离开了。

  房门一关,外面就传来零零碎碎地谈笑声。

  “你是没见,时辰没到,咱们少帅领着一支武装队就去了,那清简的,都不像要娶妻!”

  “是啊,轿夫脚力差,跟不上少帅的马,跑得气喘吁吁,差点没累死!”

  “花轿都歪了!”

  “你看嫁衣拧巴在一起!别提多寒碜了!”

  “这没法子,谁让她是个庶出的,当然配不上咱们少爷,能嫁进帅府已经走了大运,还指望气气派派地当上少帅夫人?痴心妄想。”

  嘲讽的话字字如刀,直直戳进了顾昭君心里。

  她咬咬牙,将满腔悲戚悉数咽下。

  是庶是嫡,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那男人如何对待,她更是没有半分期许。

  只是,母亲疾病缠身,她既已出府,定要想尽办法,将她从顾家那个火坑中救出来。

  这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顾昭君咬咬唇,府中下人都敢这般欺辱她,可想而知,今后的日子只怕会更加难过。

  果然,桌上的红烛燃了一半,门外才响起了登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在婚床前停下。

  透过盖头的缝隙,可以看见一截被皮革包裹的修长小腿。

  顾昭君撑着发酸的脖子,努力顶着满头重物,坐得端直。

  新郎却迟迟不掀盖头。

  又是折磨么?

  顾昭君眼眶发酸,却也只得咬牙硬撑。

  在她终于要坚持不住时,一只带着白手套的大手猛地出现,捞起带头下摆,轻轻一挥便甩在了一边。

  没有了遮挡,一股醇香的酒气扑面而来。

  顾昭君怔愣地抬头,不由得心里一紧。

  男人的军帽已经摘下,利落的短发衬着刚毅的俊脸,显得更加英气勃发。一丝不苟的军装严谨地扣到脖颈,宽阔的肩背,劲瘦的腰身,一双长腿笔直刚正地站在那里,犹如开光的利剑。

  十足危险。

  秦戈肃着脸直直看着略施粉黛的新娘,薄唇微抿,开口时嗓音已经带了沙哑。

  “久等了。”

  他沉声说完,便伸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顾昭君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双大手按倒在了床上,男人的俊脸猛地放大,紧接着,口中便被渡了一口醇酒。

  冷冽的酒香混杂着男人热烈的气息,让她意识一时恍惚。再清醒时,床帷已被放下,男人一手按着她,一手解开了领口的纽扣。

  “少,少帅……”

  顾昭君有些发慌,这人的目光太过瘆人,仿佛一头出笼的野兽,顷刻间便要把她吞噬殆尽。

  然而不容多想,男人便俯身啃上了她的唇,狂热的情潮席卷而来,她被裹挟着浮浮沉沉,再也无力挣扎。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