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

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

兜兜里有元宝 著

完本免费

凤凉玥君莫离小说名字是《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兜兜里有元宝,凤凉玥君莫离小说讲述了女主凤凉玥身怀凤鸢血,却因为这个落得个凄惨的结局,看她如何重生归来报这血海深仇……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5/15

免费阅读

  凤凉玥君莫离小说名字是《妃非善类:冷王,请自重》,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兜兜里有元宝,凤凉玥君莫离小说讲述了女主凤凉玥身怀凤鸢血,却因为这个落得个凄惨的结局,看她如何重生归来报这血海深仇……

免费阅读

  轰隆一声炸雷,被穿了琵琶骨锁在地牢中的女人猛然睁开眼,枯井般森寒的眼,在黑暗中如毒蛇缠绕散发着恨意。

  凤凉玥从噩梦中清醒过来,地面冰冷寒气渗透到体内,胸口一热,又猛地咳嗽起来。

  她已经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百日,被人取血百日,每日以汤药续命。就在昨日,她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竟被人抢走了!

  忽然,传来沉重地牢门被推开,杂乱脚步声穿透冗长地牢甬道,灯火一路通明照亮。

  从灯火尽头走来的女人凤冠凤服,步调优雅闲适,精致的下巴微翘,目光极其轻蔑。

  “姐姐还没咽气呢,看来是想妹妹亲自送你一程了……”轻笑声中透着恶毒,精致妆容下美眸眼梢挑起,阴狠凌厉。

  凤凉玥满是泥垢的指尖狠狠抠着地面,指甲缝渗出的血混了泥。她仰头,细细密密的恨意如网交织,恨不得把人绞死在其中。

  “慕容熙,你把我的孩子带哪去了!”她不怕死,身体已经糟蹋成这幅样子,早晚都是死,可孩子才出生,他还那么小。

  慕容熙一脚踢开爬向脚边的人,嫌恶的后退了步,“想要孩子,你求我啊?”

  凤凉玥苍白的唇咬破,却已经再流不出血,她咬牙,“我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阴暗的地牢,几盏烛灯忽明忽暗,慕容熙唇角勾起,看跪在脚边的女人就像在看一团烂泥,语出讥讽,“凤凉玥,看看你现在,女战神?你连条狗的不如,有什么资格求我?”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快过,曾经凡事都要压她一头的人,如今就匍匐在脚下,低声下气的求着自己。

  凤凉玥此刻好恨,没有早一日看清慕容熙的真面目,嫡亲姐妹,竟然这样害她!嘴里已经咬出了血腥味,“你背地里囚禁我,还要害我性命,父亲和皇上都不会放过你的!”

  慕容熙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的疯狂,鄙夷的看着凤凉玥,“父亲?忘了告诉你,你不姓慕容而随母姓,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慕容家的人!你不过是父亲收养的小贱种而已!”

  “至于皇上,他从来不曾爱过你,如今,你不过是一枚弃子。”

  脑中忽然轰鸣着炸裂,凤凉玥胸口灼烧,一口血压在喉咙,猩红的眸子瞪着慕容熙,“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清楚!若不是皇上和父亲放任,你会被关在地牢里被活活折磨?”慕容熙似是说的不过瘾,脸上狠厉神色更重,“想知道孩子哪去了么?”

  浓浓的不安从心底升起,凤凉玥已经在痛恨崩溃的边缘,银牙咬出了血,“你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不过是和皇上说了只有他的心头血能救我的孩子,皇上就让人抽干了他所有的血,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啊……”

  “拿过来。”慕容熙抓过侍卫手上呈着的白布下的婴孩,一把摔在了凤凉玥面前。

  “本宫好心,让你和你的孩子告个别。”

  小小的婴孩,脸上的皮肤还皱着,此刻已经毫无生机,触碰到的肌肤都是僵硬的,没有血色的,竟然是被人活活抽去了血而干枯。

  “不!”凤凉玥一口血喷出来,头中轰鸣如五雷轰顶,胸噬心灼烧之痛,赤目充血,不知道从哪忽然来了力气,猛地冲向了慕容熙,“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当啷!’

  慕容熙动都未动,仿若一切尽在掌控一样,轻蔑讥讽的笑看凤凉玥被锁着琵琶骨的锁链牵制的死死。

  不过就一寸的距离,就算是牵出了骨血,也不能再向前分毫。

  凤凉玥琵琶骨被穿过的两个的洞涓涓流血,她像是丝毫感受不到一样,拼命冲着慕容熙挣扎,疯了一般满眼狂躁凶狠。

  “慕容熙,你早晚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拴砸在墙里的铁索,竟生生被凤凉玥拽的发出被拔出的响声,忽然间凤凉玥一把抓到了慕容熙的凤服。

  慕容熙惊慌的后退一步,看着身上血印,脸色狠厉,侍卫从旁重重一脚踹过去,凤凉玥原本就残破的身子落叶一般飞出去。

  “凤凉玥你真是可笑之极,该死的人是你,而我,会好好睁大眼看着你去死!”慕容熙此时已经没了折磨凤凉玥的兴致,看着死人一般蜷缩在地上的人,眉梢都染上了毒意。

  牢房外有响动,紧接着,“参见皇上”侍卫的声音响起。

  从侍卫尽头走进来的男人,一身明黄龙袍,轮廓分明的五官,俊朗的眉眼中透着一股冷锐之气。

  “皇上,您怎么来了?”慕容熙看到君御霖,立刻软着身子贴过去,那模样,但凡是个男人都会春心荡漾。

  “你这么久没回来,朕都想你了。”君御霖半真半假的说道,伸手揽过慕容熙的腰。

  “皇上好坏,臣妾不过才离开了一会儿而已……”

  慕容熙小手轻柔捶在君御霖胸口,声音嗲的能揉出水来。君御霖笑着握住,抬眼看向地上一团烂泥的人,嫌恶问道,“死了?”

  “没死也快了!”慕容熙斜睨着眼扫过地上一团烂泥的女人。

  凤凉玥手指尖忽然动了,“哈哈哈……”霎时间,一声比一声凄厉的笑声渗进每一处角落。

  她在君御霖进来的一刻就清醒了,身伤撕裂的痛,全都被想要撕裂他的心压了下去。

  她爬不起来,猛然转过头,厉鬼一样双目赤红瞪向君御霖。

  君御霖被一惊,猛然看到那张鬼魅一样脸,丝毫没有曾经的模样,猛惊之下,随之而来的是更深的厌恶和怒意。

  “你笑什么!”

  “我笑我自己傻,竟然相信你说此生只爱我一人,愿以江山为聘,许我后位!我助你得了天下,你却害得我人不人鬼不鬼,害我们才出生的孩子惨死,你这个畜生,你根本不配做天下之主,更不配活在世上!”

  凤凉玥的声音凄厉如鬼魅,君御霖脸上的神色一寸寸瓦解,他不顾凤凉玥身上的腐臭脏乱,掐着她的脖子一把提起来。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