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皇后娇宠日记

皇后娇宠日记

薄幸欢颜 著

连载中免费

皇后娇宠日记是一部由作者薄幸欢颜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顾柔嘉前世凄凉病死之后重生,与摄政王沈澈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2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4/23

免费阅读

  皇后娇宠日记是一部由作者薄幸欢颜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顾柔嘉前世凄凉病死之后重生,与摄政王沈澈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小说简介

  前世,姐姐是太妃,未婚夫疼爱,顾柔嘉觉得自己很幸福。然而,摄政王沈澈废帝另立,姐姐被软禁,未婚夫翻脸退婚,顾柔嘉沦为京中笑柄,凄凉病死。重生后,老皇帝还没死,姐姐还是宠冠六宫的贵妃,渣男还不是未婚夫,沈澈……还是个小可怜。为了保住后半生的幸福,顾柔嘉决定要跟沈澈好好打好关系。沈澈:你是不是想帮着他们变着法子的整我?顾柔嘉:胡说!我是真心、真心想对你好的!沈澈:正好!我也是真心、真心想娶你……唔,做我的皇后如何?

  皇后娇宠日记相关标签:天作之合 甜文

免费阅读

  第一章内容

  顾柔嘉死的时候,正是郑轶迎娶杨江篱的日子,京中锣鼓喧天,喜庆的红色好像熊熊燃烧的烈火,要将夜幕都烧出一个洞来。

  顾夫人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硬生生的哭昏了过去,顾家大哥也握着拳头,气得浑身发抖,大呼自己眼瞎才会错看了郑轶,只有顾老爷站在窗前,听得京中的锣鼓喧天,老泪纵横:“冤孽!冤孽啊!”

  作为新科状元郎,郑轶和恩师杨太傅的独女结合,被认为是郎才女貌,朝中泰半大臣亲自去道贺,贺礼如流水一般。多少人称赞两人是佳儿佳媳,必能美满一生。

  谁也不会不开眼的去提到,曾经和郑轶有婚约的顾柔嘉。

  郑轶也说:“往日的婚约?我往日不曾有过婚约,只是与顾家有些情分,那不知廉耻的小丫头对我存了心思,对外胡说的罢了,我怎可能看上这等粗鄙的痨病鬼?”

  这话传进顾柔嘉耳朵里的时候,她气急攻心,身上的病就更重了。

  京中人都知道,顾家盛产美人,顾家的两个女儿都是美女,长女被先帝看上了,入宫封为贵妃,圣宠不衰,一路青云直上,连带着顾家也鼎盛一时,被京中所歆羡。

  不过么,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自打先帝忽然驾崩,朝中风云变幻,太子刚登基还不到三个月,就给年轻的叔叔沈澈废了,连带着被废的新帝,先帝的妃嫔们也尽数落个幽闭的下场,自然包括这位年轻的顾太妃。

  顾家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一落千丈的。

  其实顾柔嘉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郑轶和她从小青梅竹马,他请媒人上门提亲的那一日,顾柔嘉记得他红着脸,神色很是腼腆,含了几分害怕被拒绝的小心翼翼:“我会一辈子待你好,只是我现下功名尚且不济,配不上你,等我高中状元的时候,我一定来娶你,叫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顾柔嘉真的以为,自己有能够风风光光嫁给郑轶的那一天。可是后来,姐姐被摄政王沈澈幽闭,顾家也遭到了打压,迅速没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也是郑轶,他冷着脸,看着顾柔嘉的眼神冰冷如同在看一个死人:“婚约?什么婚约?我怎的不记得?就算是有婚约,从此之后,你我恩断义绝,我堂堂新科状元,怎会纡尊降贵和你这种粗鄙的罪臣之女在一起?说来,你怎么不去死呢?你死了,就再也不会碍我的事了。”

  顾柔嘉想不明白,人怎么会有这样多的面孔,前些日子还对自己甜言蜜语的男人,转脸就能让自己去死?从郑家回来不久,顾柔嘉就染上了重病,足足缠绵了病榻三个月,大夫说,已然病入膏肓,就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了。

  顾柔嘉到底还是死了,就像郑轶所希望的那样。

  *

  刚进了冬天,昨夜一场鹅毛大雪,将天地间都蒙上了一层素白,屋檐下结出了长长的冰柱,被太阳一晒,莹莹反射着光亮。

  顾柔嘉本以为,自己会化成厉鬼,去要了郑轶和杨江蓠的性命。但再次有感觉的时候,却是一阵暖意涌上来,让她四肢百骸都很舒展。她还有些迷蒙,莫名其妙的看着屋中陈设,一时恍不过神来。紫檀木博古架上摆着不少古玩,每一件她都曾经把玩过,只是在没落之后嗯顾家,哪里还找得到这些东西?

  “姑娘,行装都收拾好了,今儿个是要回京去了。”不觉有人打了帘子进来,将顾柔嘉游离的神智唤了回来。转头,见明月站在碧纱厨前,正对她笑。

  顾柔嘉当即咬了咬下唇,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疼痛,说明并非梦境。她记得,明月在顾家没落之后,就被人不知卖去了哪里,从此她再也不曾见过明月。但现下,明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她面前,且容颜年少,让顾柔嘉发懵之余,更让心中五味陈杂。

  她认得这里,这里是顾家置办在京郊的庄子,她每年冬天都会来这里避寒,见了明月的打扮,还有这屋子里的热度,很明显,现下是冬天,她就跟往常一样,到庄子里避寒。

  莫非,自己回到了从前?

  见她不动,明月索性上前,柔声笑道:“姑娘可不要闹小性儿了,咱们家少爷和郑家公子明年都要秋闱的,书院里规矩就是一月只能回一日,姑娘就不要伤心了,且回去好好与少爷和郑家哥儿说说话吧。”

  听罢这话,顾柔嘉起先一愣,而后反倒是平静了起来,试探着问:“哥哥真的被衡山书院收下了吗?”

  “是呀,到底是太/祖皇帝所创,老爷高兴坏了呢。”明月笑盈盈的说道,却见方才还愁眉苦脸的顾柔嘉展眉一笑:“若是如此,自然就是好事。”

  她十四岁那年,哥哥和郑轶入衡山书院,她是女孩子,没有入书院的说法,还让她不开心了好几日,晚上还蒙着脸儿哭鼻子来着。

  想到前世种种,顾柔嘉心中百感交集,自是一语不发。面前明月容颜如此稚嫩,口中又说着哥哥入书院的说法,只怕当真是回到了往日之中。她这样想着,更是沉默了,明月看着她,也是叹了一声。

  别看自家姑娘是个乖巧的,但到底是幼女,宫里贵妃娘娘又疼得跟眼珠子心尖子一样,难免养成了些坏脾气。少爷和郑家哥儿此次入了书院,独留了姑娘一个人,姑娘不恼才怪呢。更不说,姑娘几日没见郑家哥儿,还没回来就听了这消息,怎能舍得?

  正想劝顾柔嘉不要怄气,她却粲然一笑:“罢了,回去吧。”她本就貌美,这一笑,好似屋子里透进来阳光一样,顿时亮堂了许多。

  明月眨巴眨巴眼睛,对她的反应有些始料未及。不过,只要姑娘开心,旁的事……管他呢!

  外面的天很冷,主仆二人都系紧了斗篷,这才上了马车。顾柔嘉端坐在马车里,娇小的身子随着马车颠簸而晃动。她并没有说话,低垂着眼帘,明月则给手炉里加了碳火,这才将手炉递给她,心中还一阵叹惋——少爷和郑家公子进了书院之后,可就再不像往日有那样多时间与姑娘在一起了。

  顾柔嘉抱着手炉坐着,并不知道明月心中所想。她现下还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纵然明月稚嫩的脸庞是最有力的证据,她方才也偷偷拿簪子扎了自己手心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痛。但她还是不敢断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重生了。

  然而,倘若自己真的重生了,那么前世的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

  想到这里,顾柔嘉心都热了起来,连带着耳根子也烫了不少。

  自打前世,新帝被废,姐姐被幽闭,顾家迅速没落了下来。她自小就被父母兄姐呵护得太好,也不曾知道何为知人知面不知心。

  直到郑轶给她好好的上了一课。

  马车晃悠悠的往京城去了,随着越来越进入城中,人声也愈发嘈杂,车夫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免得撞伤了人。而今日又正好是赶场天,城中人山人海,好不热闹,马车时走时停,难免让人焦躁起来。

  一直到了顾家所在的那条街上,喧闹才渐渐小了一些。顾家本来就有从龙开国之功,只是绵延至今,难免有些青黄不接了。顾老爷本对儿子寄予厚望,待他长成后,令他走上仕途振兴顾家。但不想,前些年老皇帝微服出宫,无意间见了顾柔嘉的姐姐顾晏如,老皇帝当即动了色心,硬是将顾晏如聘入宫中,封为贵妃,一路专宠,连带着顾家也水涨船高。

  被天家看中选去,在一般人眼中的确是有福,但天家妇怎可能是那样好当的。顾老爷和顾夫人愈发觉得自己是卖了女儿换来顾家振兴,觉得对女儿愧疚至极,难免就将这份愧疚之心转移到了顾柔嘉身上,将她呵护得不知人间疾苦。

  只是,经历了前世的大起大落,顾柔嘉怎么可能还是那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姑娘?

  她目光愈发幽深,眉头微微拧起,看起来颇有些愁眉不展,只是她实在生得太好了,即便是这样,也让人觉得明艳逼人,恨不能将她抱在怀里万般怜爱。

  正在暗自思量怎么才能让顾家摆脱前世的厄运,不想马车骤然停下,顾柔嘉一个踉跄,已然朝前冲了出去,吓得花容失色。明月眼明手快,赶紧将她拉住,这才免得她双膝着地跪在马车之中,只是她手中的手炉硬是抛了出去,撞在了车门上,碳火撒了一车都是。

  动静这样大,明月难免动了气,将顾柔嘉扶着坐下,就要推门骂车夫。还没等她发作呢,就听见车夫厉声骂道:“哪里来的作死东西?想死趁早滚远些死,想讹诈也敢讹到你天王老子头上来?!”

  顾柔嘉一怔,旋即推开车窗向外看。见一个身量颀长的少年郎正从地上起身,这样的天气里,他穿得很单薄,雪珠子滚了一身,连长发上都沾了雪粒儿。他肤色有些病态的白,让人都有些分不清是他脸白还是雪粒儿更白,面容清瘦,眉宇间自带英气,眼眸就像是浓得化不开的墨,薄唇紧抿着,无端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人扶起来?”顾柔嘉回过神来,忙催促了车夫一声,车夫不情不愿的上前,正要动手搀扶,被少年郎一把拂开:“别碰我!”

  眼看车夫要发作,顾柔嘉呵斥道:“别跌了家里的份!”又开了车门出来,歉意笑道,“是我们的不是,让公子受了伤,公子可否赏脸到寒舍吃杯酒暖暖身子,我也好向公子赔不是。”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精彩评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