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宠妻如宝

宠妻如宝

延琦 著

完本免费

宠妻如宝又名天上掉下个俏夫君、竹马遇青梅、宠夫的养成手册,是一部由作者延琦所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邵蓉凌瑧。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3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4/23

免费阅读

  宠妻如宝又名天上掉下个俏夫君、竹马遇青梅、宠夫的养成手册,是一部由作者延琦所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邵蓉凌瑧。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小说简介

  某一天,小村姑阿蓉捡到一个瞎子,洗洗干净后发现,竟然惊为天人。一段时间后……阿蓉:你的伤好了,眼睛也好了,收拾收拾东西可以走了。凌瑧坐着不动:救命之恩,定当以身相许。阿蓉:……我身单力薄,养不起你。富甲天下的凌少主:那我养你好了……

  宠妻如宝相关标签:豪门世家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免费阅读

  第一章内容

  芒种一过,江南各处就都毫不留情的炎热起来,只有山林间还能寻到一丝清凉。

  清晨,有几缕阳光透过窗棂斜落在脸上,阿蓉微微睁了睁眼,渐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起先是短暂的茫然,待到迷蒙之中忽然想起一件事,她一个激灵,终于醒的彻底,赶紧起身下床。

  昨夜和衣而卧,现在倒不用另外穿衣了。阿蓉轻轻打开内间的门,目光试探着向外寻去,落在外间的榻上,果然,那个人还在。

  她悄悄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心却更加紧张起来,他还躺着,该不会……死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她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轻手轻脚的走到那白衣男子的身边,鼓了半天勇气,终于伸出手,轻轻放在他鼻前。

  能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呼出,说明人还活着,阿蓉松了口气。然而还没等把手收回,伴着极短暂的一阵风,手腕毫无征兆传来一阵疼。

  “啊!”

  阿蓉本能的一声惊呼,这才反应过来,先前她还在担心的,眼前这个是不是“死”了的白衣男子,竟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力量极大,她觉得手腕简直就快要断掉了!

  这声惊叫入耳,加之手间传来的触觉,凌瑧一怔,原来是个女子。

  气息与脉象也不似有功夫在身的人,他心里松了口气,迟钝了一下,终于放开了少女明显羸弱的手腕。

  “你,你……”阿蓉甩着手倒吸冷气,意外又生气,“你这个人,干嘛这么用力啊!我好心没好报,好不容易才把你从溪边拖回来的……”

  抱怨了一句,阿蓉又疑问道:“昨天看你昏迷不醒,还以为你,你快不行了呢,怎么现在手上劲儿这么大?你到底有没有事啊?”

  这清凌凌的嗓音入耳,再次确定对方只是个女子,且听起来年纪应该不大,凌瑧再一次放松了些戒备。

  只是她问自己有没有事……

  呵,怎样才算有事?

  他撑着慢慢坐起身,缓声道:“因为不知道你是谁,所以刚才出手可能重了一些,还请原谅。”态度还算好,声音倒听不出什么情绪。

  只是只有他自己明白,这心里的烦闷无处排解——虽然此次身体没受什么外伤,但当他习惯性的睁眼……依然看不见。

  眼前所能感知到的,依然只有黑暗。

  眼睁睁的看他起身坐直,阿蓉愣住了,方才那小小的气愤也暂时全被撇在了脑后。

  昨天在溪边发现他的时候,四下无人且已近黄昏,那么大个人躺在无人的溪边,她被狠狠吓了一跳。只是见他还有气息,她也没多想,本着一副好心肠,硬着头皮把他给拖了回来,又很是费劲把他抬到小屋外间的榻上。他虽然昏睡,但一直有稳定的呼吸,也看不出有什么外伤,她便稍微放了放心。

  回来已经天黑,屋里光线实在模糊,生平第一次救了个人回来,她很是忐忑,山中只有她自己,也无人可以帮忙,她只好躲回自己睡觉的里间,悄悄留心外间的动静,白天实在太累,她无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直到现在天亮,屋里头光线也充足了,她这才发现,原来这男子长得挺好看的,躺着的时候不叫人讨厌,坐起来更是好看,她觉得,他好看的简直不是一般,甚至连说话的声音也很是好听。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刚才被攥疼了手,但此时此刻他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跟她道了歉,阿蓉不仅不生气了,竟还微微有些脸红起来,轻咳了一声,大方摆摆手道:“也没什么关系。”

  可悄悄打量了一下他,心里隐约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又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疼啊?昨天你昏倒在溪边,我把你一路拖回来,你都没反应,我还以为你伤的很重呢!”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更何况还是深谙医道的他,凌瑧很清楚,昨日的昏厥与眼睛的失明都不过是因为体内余毒未清,虽然一时半会儿解不了,但不发作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太过复杂!

  身为天之骄子的凌氏少主,他为何会中毒,又为何会昏倒在溪边,短时间内跟这个陌生少女根本解释不清,况且,他尚不能完全判断她是什么人,也不可能跟她交代太多。

  他只微微咳了一声,敷衍道:“昨日我旧疾发作,幸而遇见姑娘,姑娘救命之恩,我铭记于心。”

  他称她姑娘,阿蓉心内悄悄一顿,这个称呼有些新鲜。

  从前在山下时,邵家和村里的人都叫她“阿蓉”,虽然这肯定不是她自己本来的名字,但叫着叫着,自己也就习惯了,而自打上山之后,日子陡然冷清下来,平常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也轻易不会有人喊她的名字。这样的日子,实在有些枯燥。

  现在忽然出现了个能说话的人,虽然有些来历不明,但还是……挺让人兴奋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摆手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平时见到受伤的鸟啊兔子什么的,我都会捡回来,能救则救的,更何况你是个大活人……不是说,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凌瑧倒没说什么,转而问道:“姑娘是一个人住吗?”

  阿蓉坦诚点头,还作势环顾了下自己的这两间小破石屋,摊手自嘲道:“你瞧这个样子,别人也不肯住啊!”

  她似乎还未察自己看不见,凌瑧只微微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他忽然不说话了,阿蓉也想起件事,自己一觉醒来,还没梳洗呢,这样跟他说了半天话,实在太过失礼,她忙拢了拢稍显凌乱的头发,说:“你饿了吧,缸里还有些米,我去煮粥,你等着。”

  语罢赶紧去到院子里打水梳洗。

  ~~

  屋里便暂时只留了凌瑧一人。

  自打视觉出了问题,其他感官倒是更加敏锐了,院子里响起哗哗水声,他屏息聆听了一会儿,终于确定自少女出去后这屋子里果真再没有其他人。

  暗自松了口气,所幸此次没有叫凌昌得逞,可昨日护自己从云望山离开,手下的人皆已走散,他又忽然之间发病,才会晕倒在溪边,接下来如何与他们联系,仍需好好筹谋一下。

  自父亲凌濯归隐,凌家内部就渐起纷争,自己这个少主对付起外人来虽然堪称利落,但拿捏起家族中事,到底还是太稚嫩心软,才叫这个担着二叔之名的凌昌联合外人给自己下了毒……

  眼下家里家外诸事纷杂,万幸的是自己及时做决断,使得凌昌也元气大伤,对外还有凌文操心,家里家外才暂且“安定”下来——最起码,不会再让凌家陷入土崩瓦解的情势。

  他当初之所以避进云台山中的别院,无非是不想让外界知道他暂且失明的事,虽然对外打着避暑之名,但纸始终包不住火,更何况外界已经有传言,说他身染重疾,所以他要尽快出面主持大事,才能安定人心。而眼前最要紧的,除过要尽快联络上自己的人,便是赶紧解了身上的毒,让自己复明。

  可是这毒该如何解?

  他微微皱眉。

  其实比起最初中毒时的慌张无措,现在的他除过偶尔烦躁,大多数时候,已经适应了黑暗中的生活。他自觉这并非什么奇毒,照自己的医术,解这种毒应不是没有希望,只是这半年以来,尝试过各种办法,却总是不能见效……

  也许还缺些什么,只是他暂时未能寻到。

  他又冷笑,既然他能撑到现在,凌昌这点伎俩就决不可能打击到他。他出身优渥,有着大好的前程,一下失去光明,虽然的确算是人生之中一件极大的不幸,也许旁人撑不下去,但好在他自己从小到大尝过的历练多了,这件事,尚未摧毁他的信念和希望。

  屋外阳光渐盛,阿蓉在认真的梳洗。虽然模样变丑了些,尽管大多数时间山中都只有她一个人,但她也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山中条件简陋,她仍然坚持把一切收拾的规规整整。毕竟只有十六岁,况且她一向乐观,还存着些希望——兴许哪天,脸上那块突然而至的紫斑就如来时一样,忽然消失了呢。

  不过她也知道这愿望有点难,只是人不能总为外表活着,反正现在再没人喊她丑八怪了,大不了从此以后,自己也不照镜子了!

  洗好脸梳好头,还不忘放下一束长发来遮挡右眼下那块突然长出来的该死的紫斑——这并不是她的习惯,视线被挡着,怪不舒服的。可没办法,屋里头还有位俊俏的公子,身为一名花季少女,并不想被人家嫌弃。

  收拾完自己,阿蓉就去煮粥了,生好火,水烧开,将淘好的最后一点米下锅,少女忽然又惆怅起来,坐在简陋的灶台前轻声叹气,这个小破屋子还能将就着住,可粮食就快吃完了,该怎么办?

  虽然阿林还算有点良心,时不时会上来看看她,偷偷给她带些粮食,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况且当时说过要跟邵家一刀两断,现在还要依靠他们,岂不是食言了?

  还要早点找到营生,自己能真的养活自己才行!

  她时不时的添把柴,再搅搅翻滚的米汤,过了一会儿,锅里就飘出了香气,那香味顺风飘得远,引来了馋虫,院子里破旧的小木门忽然被拍响,一个小少年宏亮的声音响起,“阿蓉姐,阿蓉姐!”

  一起相伴了六年,阿蓉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搁下勺子拍拍衣裙,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阿林那张稍显圆润的脸便出现在眼前,小少年见到她,高兴的露出笑来,喘着气道:“幸好你在家,我一路使劲跑上来,就怕你出去了。”

  往常这个时辰她的确早就出门了,阿蓉说:“今儿有点事……你今天怎么上来了?不是逃课了吧?小心先生跟你娘告状!”

  少年把肩上扛着的布袋卸下来,顾不上擦汗,先摆手解释,“没有没有,先生有事,放了半日的假,我没跟我娘说,这会儿他们都以为我去书坊了。”

  阿蓉放下心来,接过沉甸甸的米袋,问道:“带这么多出来,你娘没察觉吗?”

  阿林嘿嘿笑,“我每天舀出来一些,慢慢攒着,米仓那么大,我娘怎么会发现呢?放心吧阿蓉姐,就算我娘看出来,顶多打我两巴掌,也好过你在山上挨饿!”

  小孩比大人强,总算没枉费她老妈子似的照顾了他这么多年,阿蓉心里一暖,瞅见他满头的汗,赶紧关怀道:“快去洗把脸吧,吃早饭了吗?我煮了粥,要不要吃一碗?”

  阿林有些不好意思,但闻着米香,馋虫又被勾起来了,只好道:“出门时吃过了的,可是走了一路,又……”

  没等他说完,被阿蓉笑着打断,“行了,知道你饭量好,洗好脸就坐下吧,我给你盛粥去。”

  还是阿蓉姐好,邵林“哎”了一声,自觉的去水缸边舀水洗脸去了。

  阿蓉转身进了烧饭的小棚里。

  不一会儿,粥就盛好了,姐弟俩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吃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阿蓉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一股脑的汇报完近来家中的概况,阿林又兴冲冲的跟阿蓉提到:“对了,阿欢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听我娘说,大概再过半个月也就能生了……”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哒”的一声响,阿蓉把碗筷搁在石头桌面上,总算想起来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屋里头还有一位受伤的俊俏公子,说好给人家煮粥吃的,见着阿林,竟把他忘了个干净!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