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情乱意迷

情乱意迷

不羁二少 著

完本免费

情乱意迷是由作者不羁二少所著的一部玄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明朝时楚地一带水运利便,北望长江的地势造就了不少商运事业,陆家正是其中一门因此获利的家族,这是关于陆家陆嫣红与袁文正的故事,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情乱意迷全文。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1/23

免费阅读

  情乱意迷是由作者不羁二少所著的一部玄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明朝时楚地一带水运利便,北望长江的地势造就了不少商运事业,陆家正是其中一门因此获利的家族,这是关于陆家陆嫣红与袁文正的故事,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情乱意迷全文。

小说简介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喧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情乱意迷标签:玄幻,江湖,山鬼,热血

免费阅读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喧笑,子慕予兮善窈窕。”这首诗取自战国时代楚国大诗人屈原九歌中的山鬼。当中所提及的山鬼。既懂情又知言笑,几本上可说和活生生的人没大的分别。当然也有不少人怀疑这些山鬼是否存在,不过中国民间却常有目击山鬼出现的传说。在楚地南方更有着种种有关“山鬼”的记载,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人相信山鬼的存在。那么假若“山鬼”真的是和人同活于世,“他们”会怎冷眼看这个人间呢?

  明朝时楚地一带水运利便,北望长江的地势造就了不少商运事业。陆家正是其中一门因此获利的家族。

  陆家自建朝世祖忽必烈年间举家南下湖北,凭籍先祖陆松柏的一身武艺及胆量,陆家以令人难以至信的速度打稳了在南方的根基,而且更创立了“顺风水运”。一直以来“顺风水运”不单在同业间得到不少支持,甚至绿林人仕也慑于其威不敢打其主意。因此陆家在南方的势力发展极快,传至现今第五代家主陆江南。陆江南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在他带领下的顺风水运从未试过失信于人。三年前一次顺风水运的水师贪图客人的货物,私自带着一部份货物潜逃,陆江南亲自出手将那水师捉回取回红货,且更免去这次客人的运费,自此无人怀疑顺风水运的诚信。不单如此陆江南更是出名的善长,去年楚地爆发旱灾,陆江南不单捐出二万两,甚至不收一钱为朝廷运送镇灾物品。故此楚地江湖人仕都称陆江南为“仁义公”。

  一如往常,今天陆家的其中一个码头正人来人往地运送各地货物,不同的是今天竟有稀客到访——陆江南掌上明珠陆嫣红。嫣红素喜穿紫衣,这日她穿上由楚地第一字号锦绣轩的宽身长衣,戴上一条三十二颗珍珠的颈饰,左顾右盼地在这堆满汉子的码头上穿插。看到这位如眼若星霜,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大小姐,大多码头上的苦力都暂时停下手上的工作对她行上一个注目礼。除了苦力阿狗。阿狗天生残缺,有一目不能视物。早在阿狗出世不久,其父母便因旱灾身亡。苦力工头大哥阿山感其可怜便将阿狗带回陆家码头养大。可能是至少残疾加上码头上的苦力大多是粗人,阿狗很少和其他人说话,而且说话眼睛也从不看着人。这种自卑心态绝不会因陆嫣红的到来有任何变改,相反二人年纪同样是一十有八,天生的命运却是差天共地。

  人的命运仿佛早已注定,无论阿狗如何努力,恐怕也不会有一天可以赶上陆家的步伐。事实上中国社会大多人也是如此,辛勤一生,辛劳一生……陆嫣红的眼睛在这些苦力面上一刻也不曾停留。她的眼睛不断地转动,终于她找到了!随着陆嫣红的视线,一个风度不凡的年轻美少年站在苦力们的正中。此子一身皮肤白哲,穿上一件青绿长衣。五官之间渗透着一股不该属于这码头的书香之气。他不是什么苦力,正是此顺风码头的管工──袁文正。

  陆嫣红一见找寻多时的人竟然活像看不见自己,心里有气连忙大喊道:“袁文正!你这个瞎子!”

  袁文正回首一看方发现陆嫣红在气鼓鼓的看着自己,急忙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毫迎上了去。

  “嫣红,这里不适合你来,环境差而且那么多货物,若果万一有什么闪失,你教我怎向老爷交代?”

  “你也懂关心人家吗?人家不知找了你多久了。”说着陆嫣红竟然面红了起来。就算你再蠢,也看出他们二人关系非浅了。

  “好了,好了。今天要赶送的贷多得很呀,你爹爹信得过文正,我又怎何以怠慢工作,令他老人家失望?”袁文正一面拿出手帕交给陆嫣红,一面柔声说道。

  看到袁文正忙于工作中,也拿出手帕先为自己轼汗,陆嫣红心里当然是甜丝丝了。

  其他的苦力仿若听不到二人对话,甚至不去看陆袁二人。原因无他这些工人们早听袁文正哄陆嫣红的说话听得滚瓜烂熟了。除了阿狗。

  “他在说谎,他根本什么也没做过。”想不到一向不多说话的阿狗竟然会吐出这句话,而且有条有理。一时间整个码头的人也呆住了,包括陆嫣红和袁文正。

  袁文正瞇着眼看着阿狗,心想这小子发了疯不成?定一定神袁文正笑着对阿狗说道:“你,可否说多一次刚才所说的话?”说罢摆出一种气定神闲的态度。他有信心这个脏小子只是一时“胆大包天”作出引人注意的行为罢了。可惜的是阿狗并非袁文正所想。

  “你刚才在说谎,你根本整天在码头除了骂人什么也没做过。”语气比第一次更坚定,当然那根本就是实情,不过他依然不敢看着别人说话。

  袁文正这次再难掩饰心中愤怒,眼神一变恶狠狠的看着阿狗。众人知道阿狗闯了祸,苦力阿山,一个年约四十腰背却早因经常担负重物以出现驼背的汉子一把拉开阿狗,恳求道:“袁总管,这孩子不懂事儿胡乱说话,得罪总管是无心之失。袁总管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计较。”

  袁文正本欲教训阿狗,但在陆嫣红面前怎样也要装出个“海量汪涵”的模样,心念及此连忙道:“好吧,他始终年纪尚轻,给我作个道歉就此了事吧。”

  四周的苦力也为阿狗松了一口气。只是他们想像不到阿狗竟然异常倔强,一言不发,就此呆立了半晌。袁文正及阿山二人一时之间也因阿狗的行为不知所措。这时候一直在袁文正身边的陆家大小姐忍不住了。

  “文正!何必和这脏小子说道理?我回家叫爹爹赶走这小子就是了。不要理这些一身贱骨头的家伙,我们去那树林捉兔子啦。”说着一手拉着袁文正便要离开这对她来说讨厌之极的码头。

  如果世间上真的有金童玉女的话,袁文正陆嫣红这一对小情人足可匹配这一个形容词。袁文正虽然白衣出身,但为人知书识礼,而且生得俊俏高大,比之陆嫣红的美貌绝对不会有格格不入之感。相反二人仿若天上璧人,深有郎才女貌之风,树林内鸟语花香,绮丽间这一对青年男女就在树荫下就地谈心,陆嫣红美丽可人的脸蛋倚在袁文正的大腿上。

  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蓝天白云,心想这个男人的身体是如此的温暖。比起爹爹陆江南常常要忙于打理生意,袁文正不单可以在自己闷透的时候感受一下有人伴随的感觉,而且有时袁文正还会做很多事情抖得陆嫣红芳心有如鹿撞。记得有一次袁文正为了取悦陆嫣红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从山谷中采了数株在野外独有的香兰送予陆嫣红。

  陆江南知道此事后大发雷霆,若不是陆嫣红死命哀求,恐怕陆江南早收回袁文正的管工位置了。陆嫣红思虑间,袁文正突然出奇不意就轻吻了她的面额。

  陆嫣红一息间两颊绯红,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小坏蛋竟可如此大胆轻薄自己。正要开口好好教训这个小淫贼之际,袁文正更进一步以双手紧抱着自己从未有人接触过的娇躯并向自己狂吻过来。陆嫣红正想推开他,但一闻其雄性躯体的浓郁男性味道,身子不由软下来了。当然这对小情人没有想到,远处阿狗正在草丛内看着他们二人的翻云覆雨。阿狗仅能够看得见的右眼中正透出一阵复杂的光芒,那是痛恨的目光……

  陆家庄占地百亩,其庄园四周筑起一层九尺围墙,并有二三十名护园紧守庄园四边。大门牌上书“顺风顺水”,笔劲虽刚强,依然可见陆江南一心弃武从商的志向。而然大门前的一对石狮子本应拥有的威武之气,却因长年累月乏人问津而披上一层薄薄减杀了它们的英武之气,仿佛在诉说对陆江南埋剑江湖的不忿。

  陆家庄内书房内,三个在陆家庄里最重要的人正在为一张小小的红帖呆若木鸡了半天。当中包括了第五代陆家主人陆江南。

  “陆老爷,这红帖果真是陈公公的“降杀令”?若果真是的话……恐怕,”这人五短身材,生来就是一张鼠脸鼠目,但在不出众的五官上,他的眼睛却透出一种精明之气,正是陆家总管,颜老三。

  “降不杀,不降杀。三天内,没回应,灭一门。不是降杀令是什么了?而且更有陈胜祖那阉人的印鉴,绝对不会是有人假降杀令之名的了。”但听这人声若雄钟,年龄不过四十出头。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令人震慑的气度,一身紫红色长袍,衬托着他可及胸前的美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已知此人便是陆江南了。

  “陆老爷,陈胜祖这些年来四出召降不同民间豪强,如不顺从便会换来灭门命运。老实说我们斗不过朝廷的……”

  颜老三所言并不是无道理的。年前在山西的行天镖局就是收到降杀令不肯投降,结果一夜之间满门五十六口尽被惨杀。

  相传行天镖局的总镖头梅行天一手梅道十二剑在山西一带罕有敌手,想不到最后他竟然连自保也做不到。要知道能够做得到一夜之间将满门五十六口无声无色的全数杀害,记着一点是行凶者人数必需要少,而且身手尽皆了得,方能做到干净俐落,无声无色,当今天下有此人力物力的非当时得令的皇上身边红人陈胜祖莫属。

  想到行天镖局的下场,陆江南心里七上八下。难道真的要放弃家传产业?让自己变成陆家罪人?难道凭区区一个陆家又足够和陈胜祖的朝廷势力对抗?霍地陆江南心里心中竟存在着一丝侥幸的心态。

  “尚有三天时间我可以考虑,不若借这三天时间找来一些朋友助拳。屈时我等只要击败陈胜祖的爪牙,在召降上可能可以争取更多条件。”心念及此陆江南挥手向其首徒叶勋过来,叶勋年纪其实不轻,已经三十来岁了。但看他方面大耳,在细丝一般的眼睛下,表现出他那种诚恳的气质,不难想像陆江南收他为徒的原因。叶勋本身其实是陆家庄的家仆,他在陆家庄工作差不多十多年,

  陆江南感其为人诚实尽责,故此收他作首徒。一直以来陆江南对其也非常信任,这一次陆江南就对他下了一道命令,令他联络铁虎门和三竹帮的掌门,帮主请求他们派出高手助拳。昔年陆江南对这两帮曾经有过命交情,这次陆家有难,他们不会就手旁观的。

  “颜老三,你请三四位兄弟在城门前把风,若有任何风声马上回庄通报。”颜老三一声领命,和叶勋就马上走出书房准备了。二人离开后,陆江南轻轻把玩着自己长长的胡子,心念一转,脑内悠悠想着三天后的布署……

  一场云雨过后,袁陆二人赤身露体的在森林内一个山洞中休息。袁文正轻轻推开陆嫣红依附在自己胸前的脸蛋,徐徐地找起一件衣服盖在身上向洞外走出去。走了不久袁文正走近一棵树。那棵树并不是有着什么特别,但袁文正能竟熟悉地从这棵树的树洞内取出一张纸条。袁文正小心翼翼地打开这张纸条,看着这张纸条袁文正口里竟不自然透然出一种阴恻恻的笑意。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千马中文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