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英雄之末路风流

英雄之末路风流

mpluping616616 著

完本免费

英雄之末路风流是由作者mpluping616616所著的一部玄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主角展丰是安康城内一股不小的家族势力展威世家,在展家的秘传气功心法神龙圣经再现人世后,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呢?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英雄之末路风流全文。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6/21

免费阅读

  英雄之末路风流是由作者mpluping616616所著的一部玄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主角展丰是安康城内一股不小的家族势力展威世家,在展家的秘传气功心法神龙圣经再现人世后,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呢?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英雄之末路风流全文。

小说简介

  试看,拖了一副半身不遂病体的废柴,如何在日暮途穷之际东山再起?

  英雄之末路风流标签:玄幻,魔神,阴神,神界,仙界

免费阅读

  安康城内展威世家此时正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原来今天是展威世家的大公子展丰的大喜之日。

  展威世家家族庞大,是安康城内一股不小的家族势力。再加上前不久,展家的秘传气功心法神龙圣经再现人世,使得展家的威望与日俱增,八方豪强闻听此事都前来结拜以示交好。而今天是展威世家家主的大公子大喜之日,这么个结交示好的良机他们又怎么会错过。

  如今展家里里外外都已是宾客满座,道贺祝福的言语传遍大街小巷。场面之热闹,可谓安康城数十年内前所未有!忽然宾客人群中有人高声喊道:“新郎官哪里去啦,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又来了这么多位朋友,我们应该给他敬酒道贺,祝福他喜结良缘,早生贵子!同时顺便也让大家目睹一下大公子的风采啊!大家说是不是?”

  “正是,正是,理该如此,可是却迟迟没见新郎官现身,难不成这光天化日的新郎官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跟新娘子小两口在亲热,而忘记我们这么一大帮朋友,嘿嘿,这可不大好吧!” 右边一位宾客随声调笑的附和道。

  “那可不行,自古以来,大喜之日哪有新郎官不陪宾客而跑去跟新娘子亲热的道理,嘿,不过凡事都有列外,咱们的展公子那可跟别人不同,所以行事当然也有所不同啦!不过嘛!!!” 之前高声喊话的那个人回笑道。后面的那个嘛字故意拉的长长的。

  “赖老六,你就别钓大家的胃口了,不过什么?你说了就是!别婆婆妈妈的跟个小娘们似的!”右边的那位宾客指着他不耐烦的嚷道。

  “就是,快说,快说!”其他宾客也都异口同声的附和着。

  “别急,别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且听我慢慢道来,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老规矩,大婚当日,新郎得陪宾客喝酒,晚上才能进入洞房,而洞房之前,为讨个吉利,宾客都得大闹一场。嘿,如今展公子既然不按常理出牌,先洞后喝,咱们也得遵守老祖宗的规矩,这就闹洞房去!”赖老六满脸坏笑的回道。

  “啪”右边的那位宾客大手往桌上一拍,站直身来兴奋道:“这话在理,赖老六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你倒还有点用处,眼下也算是形势所迫,为了延续老祖宗的规矩,也为了日后展家能多孙多福,这闹洞房是不去都不成了啊!大伙走,闹闹去。”

  “走走走。”数十人一涌而起,簇拥着赖老六向着新房走去。

  这时只见人群中一个展家仆人穿着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挡住了众人的去路,道:“各位大爷,各位大爷,请稍安勿躁,不是我们大公子不来给大家敬酒,而是有着急事出门去了,实在抱歉的很,为此我替我们家大公子给大家先赔个不是,大家且先坐下,尽管大口喝酒吃肉,等我们家大公子回来了,一定会如数的给大家把酒敬上。”

  “这就不对了,今天可是展公子的大喜之日,能有什么事比这还急,连喜事都不顾,这可不合常理啊,王大管家你是不是在为你们大公子拖延时间故意推搪我们啊,这可不行,老祖宗的规矩可不能破,大伙走,今天一定要闹一闹。”赖老六哪里会听王管家的话,吆喝着众人继续向新房走去。

  王管家见阻挡不了众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听后厅内传来一声话语,“王管家所言不假,小儿是有要事出去了,大家且请先坐下饮酒。”声音稳重清晰,不恶而严,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的传进每人的耳中,瞬间把大厅喧闹的气氛都给压了下去。

  大厅内几百人唰唰的一齐向话语来源处瞧去,只见后厅内大步的走出一个人,穿着一身新衣,身材高大魁梧,表情镇定自若,不怒自威,俨然有着一方霸主的豪迈气魄。

  “老爷!”王管家走了过去给他行了个礼数。没错这位被王管家称老爷的就是展威世家的家主展白侯。

  展白侯环眼扫过一遍众人,抱拳道:“今天是小儿大婚之日,承蒙诸位朋友的爱戴,不远千里前来道贺,展某不胜感激,日后大家如有需要展某的地方,展某定当万死不辞,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按理说今天是小儿的大婚,是应该由他亲自出面跟大家打招呼,敬酒回礼。只是不巧的很,刚才安康王府的人来信要小儿去一趟,有要事相商。婚事虽大,可也只是个人的私事,王府的事那就是国家的事,男儿志在四方须当以国事为先,私事为后。因此今天就由展某替小儿来陪同大家,大家不要客气,一定要尽情的喝尽情的吃,不醉不归。展某先干为敬。” 说完,展白侯伸出右手,王管家会意,立马从傍桌上拿起一个酒杯,倒满了酒,双手奉上。展白侯取过酒杯当着众人的面,扬起脖子一口而干,随后倒转空杯,环示一圈,以表诚意。

  这话一落大厅内一片寂静,安康王府,谁都知道,山高王帝远,在这安康城内王府就是他们的天,他们的地,只是安康王府做事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不结交地方豪绅,如今竟然邀请展公子相商要事,可见展家在这安康城的份量是越来越重了,这次自己前来道贺是来对了,也有的在想这以后可得躲着展家些了。厅内众人各怀心思,一时之间沉默不语。

  “嘿嘿,展家主这是哪里的话,有你陪同那是我们这辈子想求都求不来的事,我赖老六也干了,大家伙也都干了吧!今天有展家主的陪同,那是我们的荣幸,大家伙一定要不醉不归。”赖老六一言打破了沉寂,扫走了尴尬的局面,众人也都纷纷回到坐位,喝酒聊天,整个大厅瞬间又恢复一片热闹喜庆的场面。

  安康城一条大街上,一匹黑色高马,正朝着展威世家的的方向,疾驰狂奔而来。马上骑着一少年,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服饰,这少年正是展丰。

  今天早上,展家收到王府家臣送来的一封书信,要展丰到府上一聚有事相商。这让展丰感到有点受宠若惊,王府做事一向独来独往,从不结交地方豪绅,如何今天竟然要他到府上商议事情。他们展家跟王府的关系那是两条平行线,虽然同在一个城里,平时却没有什么交集 。

  但是既然书信已经送来了,要是不去那就是对王府的不敬,会招来灭顶之灾。父子两人仔细的商议一翻之后,经展白侯的再三嘱咐之下,展丰备上了一份厚礼向王府出发了。一路上展丰眉头紧锁,内心中一直回荡着一句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忍。’

  然而到得府上之后展丰所顾虑的事没有发生,反而是府主的热情令他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同在一个城住这么久了,展丰也不傻,也知道府主的为人,可不是个什么慈善家。没有好处的事从来都没见他做过。

  而这次他做事却是有背常理,不仅没有为难展丰,还真诚的向他道喜,不仅如此还送上了一份重礼。这礼物可不得了,据说说是皇帝赏赐给他的一把匕首,这匕首不仅高贵,而且还能削铁如泥,破气如球。是一把防身的绝世好短刃。府主就这么的把它当礼物送给了展丰。这事要是说了出去,外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会有这种事。

  展丰却如何肯收如此重礼,推脱了多次,都没推成,最后只好勉强收下。两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展丰这才辞谢回家。

  展丰回到家中时,已近黄昏,宾客中已有一大部分人散席而去。大厅内仍坐有一小半人,个个面红耳赤,酒气熏熏。一见展丰回来便一拥而上,敬酒不止。

  宾客们的一翻盛情,展丰如何好拂逆,只得一一都喝了,酒到杯干,不一会也跟他们一个样,面红耳赤,酒气熏熏。

  这宴席一直喝到了晚上,宾客们才散席离开。席后展丰来到展白侯的房间,把今天到王府中发生的事一字不漏的都说了出来。并奉上匕首。

  展白侯取过匕首,仔细的端详,道:“这匕首外表做工精细,肯定是出自名人之手,其上镶有各种奇珍异宝,世所罕见,足见它的珍贵。”说完他轻轻的一拔,匕首出削,一股锋利的冰凉之感浸袭而来,像他现在的气功修为也不免感到一阵寒栗,不禁大赞一声:“好匕首!”

  展丰见父亲开心,便道:“父亲既喜欢,便把它送给父亲,以备防身之用。”

  “有丰儿这心意,为父已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这匕首是府主送你的,那便是你的了,君子不夺人所好,说到防身你如今气功修为尚浅,比我更需要它。” 展白侯将匕首还入削中,递给了展丰,紧皱着眉头又道:“只是府主这么做到底有何深意,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展丰收回匕首,想起父亲的话,一脸的无奈,虽然手中握着宝贝可却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展白侯见儿子的表情,知道他心中的顾虑,宽慰道:“丰儿,不会有事的,别胡思乱想,天塌下来,为父帮你顶着,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应该开心点,时候也不早了,快去看你的新娘子吧,可别把她冷落啦!”

  展丰应了声“是”便告辞出房而去,经父亲的提起他才想起今天是自己跟许妙依的大婚,许妙依长的很美,精致的五官就像是仙人刻意刻画出来的一样,让人百看不厌,三千黑丝长至齐腰,粗细均因,有条不絮,迷人至极,身材匀称更是万中无一,像她这样天仙般的美人竟然愿意嫁给他,展丰一直到现在都犹如活在梦中一般。

  走不多久,展丰便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外。来回踌躇了一会,轻轻的推开房门,只见床沿边正坐着个披着红盖头,一身红妆的女子。展丰倒抽了一口凉气,捏了自己的脸颊一下,有痛感才知道这并不是做梦,他把房门关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微颤的右手轻轻的撩开盖头,一张美如天仙的脸颊映入眼脸,只看得展丰发呆了。

  许妙依害羞的腼腆一笑,脸带红晕,更加迷人。看得展丰血脉贲张,口干舌燥,不禁硬挤着吞下口唾沫。

  许妙依不好意思的起身,轻步走到桌子傍,倒了杯开水,捧到展丰跟前道:“丰哥,口渴了吧!先喝杯水,润润口。”

  “是”展丰应了声,接过水杯一口便喝干了,双眼却始终不离许妙依的脸颊。

  许妙依嫣然一笑,道:“丰哥,我真有这么好看嘛?”

  “有有有,天底之下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看了。”展丰急忙回道。

  “噗哧…”许妙依轻轻的一笑,“丰哥你就会哄我,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这天下这么大长的比我好看的,数不胜数,只是你没出去,没看到才这么说罢了。”

  “天底纵然有再多美女那又跟我有何相干,在我心中你就是天底下最美的,我今生只爱你一个,只疼你一个。”展丰急忙辩解道。

  “丰哥你对我真好!我…”许妙依声音噫咽,妙目红润,不禁流下泪来。

  展丰忙站了起来,帮许妙依擦去眼角泪水,急道:“妙依什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啪”的一声,展丰打了自己个耳光,:“妙依你别哭,是我不好,是我说错了话,我该打。”“啪”右脸又是一个耳光。

  许妙依忙抓住他手臂道:“丰哥,不要这样子,这不关你事,只是我想起了师傅,心中伤悲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真不关你事。别打自己了好嘛?”

  展丰将许妙依搂到怀中道:“妙依,请放心,我会帮你找到你师傅的。”

  许妙依点了点道:“我相信你,自幼我就被师傅收养,十几年来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却不幸在途中失散,我流落到了安康城,还好遇上了你,让我有个落脚之处。还不顾族人反对娶来历不明的我为妻,我此生都不知道该如何来报答你了,师傅常说‘天下男子都是薄心负义的薄情郎,切不可相信,’可现如今我遇到了你,你又这么全心全意的对我,我现在真不知道该信谁好了。”

  “妙依,你不会选错人,我对你的心是真的,天地可见,日月可表,将来就是找到你师傅了,我也一定会让她认可我的。”展丰信誓旦旦的道。

  “这些我都知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知道你是个有担当的大男子汉,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丈夫。可我觉得师傅有句话说的很有理,两人相处,要彼此坦诚相待,两个人若是相爱,彼此之间就没有秘密可藏的,我的事我都告诉给你听了,可关于丰哥的事我却只知道一半。”许妙依将展丰推开一边,站了起来,调皮道:“丰哥你该不会有很多事满着我吧?如果你真爱我,真疼我,真把我当成你自己的人,那你就该告诉我。”

  “这个…”展丰踌躇不语,一时难以决定。

  “师傅,你真是有先见之明,我还怀疑你说的话,是我太无知了,原来天下的男子都是不可信的,都是薄情郎,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师傅!妙依来生再报答你。”许妙依见展丰吞吞吐吐不开口,心中一急,便要撞墙自杀。

  展丰大步上前,拦住了她,抱到怀里,道:“傻瓜,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你才是我今生最重要的,其他东西都是次之,来,你先坐下,我把我的所有事都告诉你。”

  许妙依展颜一笑,轻轻在展丰脸颊上一吻,然后坐到床沿上,道:“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师傅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展丰轻轻的摸着刚才许妙依吻过的地方,心里甜的跟蜜似的。心底里最低的防线终于被冲开了。再也无所顾忌的把自己知道的丑事囧事都和盘托出。

  只听得许妙依一会笑的合不拢嘴,一会哭的眼泪汪汪,一会又怒的直跺脚。

  “还有一个就是…”说到最后这个,展丰又有些犹豫了。

  “是什么?说啊,说啊,难道是关于女人的?”许妙依有点不悦的问道。

  “不是女人,不是女人… 是…是…神…龙…圣经。”说完了经字,展丰故意的瞟一眼许妙依,看她脸色是否有变化,却见她表情依旧如故,跟听其他事一样,心中才略安了些。

  “不就是一本气功心法嘛?也没见得有什么出奇之处,却让你这么的感到为难。”许妙依玩弄着手里的手帕,不屑道。

  “对对对,是没什么出奇的,也就是一本普通的气功心法,也没什么好说的,咱们不说它了,再聊其他的。”展丰附和着想转开话题。


下一页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千马中文网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