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

随写写 著

连载中免费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是由作者随写写所著的一部穿越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苏言穿越成为长公主与重生一世的谢白发生的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2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是由作者随写写所著的一部穿越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苏言穿越成为长公主与重生一世的谢白发生的爱情故事……想要了解更多内容的可以阅读全文哦。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最新章节

小说简介

  苏言穿越而来,这辈子其他都碌碌,就是命好生在皇后肚子里。风评委婉说,元嘉长公主温厚中庸,元庆三公主才色双绝。苏言听了笑笑,草包何妨?依旧披着绵羊皮过日子。谢白重生一世,这辈子依旧是名满京城的俊俏小谢候。却不像前生娶了京中颇负盛名的三公主,反倒乐呵呵的求娶了最是庸碌无名的长公主。众人嗟叹,长公主命好呀!

  驸马你重生?本宫穿越!相关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免费阅读

  第一章内容

  谢白以一种幽魂一般的状态漂浮在半空中,低头望见下边的自己躺在榻上头一动不动,宫里头派过来的老御医把着自己的手脉,脸色十分的凝重。老御医又伸手往脖子的经脉和鼻子下头探了探,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朝着旁边站着的自己的妻子三公主元庆摇摇头,道:“驸马已经走了,却也算安详没有受着大的苦。还请公主您节哀,顾惜自己的身体。”

  自己这个向来大方得体,礼数周全的公主发妻元庆,此时听闻自己的死讯,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元庆转过身来看着谢白躺在床榻上头的尸身,只是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对着老御医点点头,让丫头将他送走。

  四处无人,元庆方才自言自语叹惋了一句道:“驸马这一病居然走得这么急。就是可怜了侯爷和夫人尚未赶来见上见着最后一面。”这话说得甚是悲悯慈悲,却也无情凉薄得很。

  元庆明明是谢白明媒正娶的发妻,此时无人之处这话说得可真够置身事外,仿佛是说着别人家的事儿,自己这驸马到头来在这位殿下心里原是这般毫无分量,谢白有些自嘲的想着。自己这辈子过得够悲催,不过元庆就是这个性子,他也病了这么久,她表现得如此镇定淡然倒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说来自己和元庆的这段婚姻也没有旁人想的那般夫妻恩爱,意合情浓。一边是名满京华的貌美小谢候,一边是才色双绝的皇家三公主,天子赐婚,不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块儿,什么才子佳人,佳偶天成不过都是别人嘴里头的。这是一段符合众人期望的才子佳人,珠联璧合的婚姻,婚后不过相敬如宾,礼数周到,没有什么不好。但这些年驸马当下来与其说是公主的丈夫,倒不如说是一名称职的皇家近臣罢了。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没有那么喜欢元庆,元庆也待他不过敬重和睦罢了。也亏得这般,自己二十多岁早早过世并没有给元庆带去太多伤悲。无损于这么德才兼备的公主在京城人民的完美形象,甚至添上几分惹人爱怜的悲戚色彩。这几日她有条不紊的操持着自己的后事,公主府的一切依旧井井有条。

  夜里头宫里来了宫人。谢白认得这嬷嬷,是元庆母妃宁惠妃身边得力老人了。她安抚了元庆几句,而后才对元庆传达了宁惠妃那边的意思:“殿下您如今也不过二十出头,正是最好的年华,又是这般才德样貌,任是谁也是不忍心自弃的。娘娘那边也是这么觉得的,谢驸马是好,终是福薄了些,与您没有什么缘分。还是再找门亲事,娘娘那边有几个不错的人选,殿下不妨抽空入宫一趟自己看一看。这种事儿还是早做打算的好。”

  “即使公主位高于比驸马,不必守丧,此时还在丧期,此事还是诸多不宜。还请嬷嬷你回去把我的意思告诉母妃,此事我自有分寸的了,容后再议吧。”

  元庆说这话时候低着头,谢白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即使两人并不是什么恩爱夫妻,不存在着旧情难忘,但这不合礼数的事情元庆到底还是不会越雷池半步。谢白见着元庆这般,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叹了。这一段天家所赐的姻缘,竟然把他们两人都活得这般可悲。

  倒是可怜了自己那黑发人送白发的人的父母。母亲一辈子都被父亲谢侯捧在手心疼,几十年都没有受过多少苦,四十多的妇人看起来也相当年轻,眉目温柔,此时靠着丈夫泣不成声,哥哥谢瑜也立在旁边扶着她。

  来得最晚的是一直在南方隐居的小姨夫妇,两人穿着素衣从马车上下来,先是温言安抚了母亲几句,方才入了灵堂。小姨林三娘是活得一辈子传奇出彩的女人,从农家女到富甲一方的女商再到如今的国公夫人。

  林三娘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依旧,进门时点头与穿着丧服的元庆致意,幽幽的叹了口气才开口道:“公主你也是个可怜孩子。臣妇这里有一句本不该说的。您是个无可挑剔的皇家公主,却是不该嫁给白哥儿的。这段姻缘终究是将两人都委屈了。”

  林三娘看着侄儿黑沉的棺木低声絮语道:“白哥儿,你小时候姨姨爱逗你玩儿说让你将来娶个公主。你这傻孩子倒真当了驸马取了公主,却没娶上个真的疼你爱你的妻子。”

  现在谢白不过是一缕幽魂,听得林三娘这一番话也不觉点头。堂内忽而一阵大风,吹得灵幡飘动,谢白再也站不稳了,他半透明的身子似乎马上也要随之也要消散了。

  “白哥儿。”谢白听得耳畔有母亲温柔的低声呼唤。

  这是被吹到那个犄角旮旯去了,谢白缓缓的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谢侯府自己那间卧房的床榻上头,眼前的谢夫人比起参加自己丧礼那时候年轻貌美许多,发如鸦羽,眉若远山。见自己还没有缓过神来,又伸手推了推自己道:“都这时辰了,你这孩子也该起床了。”

  谢白伸出自己手,进入眼中的是一双肉乎乎的小娃娃的手。他呆呆的让母亲拉起起来洗脸,映着盛满水的铜盆。他瞧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白白胖胖的脸,黑乎乎的眼睛挤在在胖脸里头。

  小谢候 貌美才高名动京华,芝兰玉树引人艳羡,却也曾经有段不堪回首黑历史。世人皆知谢小侯风姿翩然,极爱称道他的冰雪凛然,却甚少知道他在小时候个白软迟钝,常常被人嘲笑的小胖子,小时候都活在兄长谢瑜的阴影下边。

  “怎么你今儿不舒服?还在生气你哥哥昨日逗你那些话?”谢夫人见谢白举止有些异常,不由得开口劝慰安抚道:“哥哥不过与你开玩笑罢了,何必当真呢?”

  得了吧,对于谢瑜这人他再了解不过了。不管他昨日是做了什么,谢瑜绝对是认真而故意的欺负他的。谢白觉得自己长大后那拒人千里又多疑别扭的性子,十有八九就是因为小时候让谢瑜给欺负捉弄得狠了。

  “我们快些收拾好,等等出去瞧瞧小姨让人给你从西北带回来的生辰礼。”母亲催促着谢白,说着给他套上了外裳,又拿了把梳子给他梳头。如果不出意外,那西北带回来的礼物应该是一对通体洁白晶莹的羊脂玉麒麟。这正是林三娘送给自己五岁的生辰礼,谢白想这应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没想自己却是得了一番奇遇,回到了这时候来了。

  “三娘她在北地那儿来了信,没这么快回来得先去趟京城,捎了对玉麒麟给白哥儿玩,说是怕赶不着他的生辰回来了。”早间饭席上头母亲提起了妹妹捎来的信儿。

  父亲谢涯点点头,有些唏嘘道:“她这些年都在外头跑着找人,心里说到底还没放下那陆家小少爷。也是难为她了,人找了这么些年没有一丁点音信,她却还是不肯放弃。”

  “兴许姨姨很快就能找到姨夫了。”谢白装作孩子般天真的语气说道。确实是大可不必担心,自己那位小姨父此时好得很,而且很快就会现身,上辈子已经经历过这段时光的谢白自然跟在座的父亲母亲心境大有不同。

  谢白毕竟不是当年那个五岁的孩童了,对于糕饼没有什么兴趣,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体型也是该好好控制了,便在早席不多动筷子。平时爱吃的弟弟今日几乎不怎么动筷子,这稀奇的事情自然逃不过谢瑜的眼睛。

  谢瑜贴着谢白身边,压低了声音调侃谢白道:“是不是昨天白家二小姐送的核桃酥偷吃吃撑了。今日桌上这么多好吃的,我们白哥儿居然吃得这么少?”

  谢瑜这人从小就仗着这副骗人的好皮相在外头没少去招蜂引蝶。从这少年时期,那些小姐就老通过他给谢瑜递东西,中间给他一些好吃的。每回儿谢瑜逮着了总得羞他一顿。上辈子确实年纪小才被谢瑜捉弄,这辈子还傻乎乎让他捉弄。

  “你再拿我说笑,我就告诉爹爹娘亲,哥哥你喜欢那家的小姐,心疼那小姐送的核桃酥被我吃了。”谢白瞪着眼睛,不示弱的对谢瑜的调侃怼回去。

  谢白这话刚说罢,只见谢瑜摸摸鼻子有些不适应,却也不再说话。虽说谢瑜存着想捉弄弟弟的心思,但他并不想因此莫名惹上莫名其妙的桃花债,心道自己这弟弟怎么突然就开窍,脑子一下子转过来了,这般牙尖嘴利不好欺负的模样,倒不像从前傻乎乎的好玩了。

  “对了,王妃昨日给东郡王生了个女儿,东郡王的第一个孩子。东郡王虽贵为王爷,这些年与我一直挚友相交,这般喜事需备上一份礼送上才是,也算是聊表心意吧。”谢涯忽想起这桩事便交待夫人道。

  这位郡王长女谢白倒是有些印象的,自己上辈子还与母亲一同参加过她的百日宴会。只可惜东郡王府这小丫头没什么福分,还未能撑到东郡王登上皇位给予公主封号便天生不足夭折了,不然她应是王朝里头最受荣宠的嫡长公主,比起上辈子颇负盛名的元庆三公主还高贵几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