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

冰原三雅 著

连载中免费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是由作者冰原三雅所著的一部科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主角张昊是一个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伪宅,却因为一个意外而获得了一个未知纬度空间掉下来的法师塔,看主角如何用这奇遇在各个位面中搜寻宝藏,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天上掉下个空间塔全文。

2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4/20

免费阅读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是由作者冰原三雅所著的一部科幻类型的小说,讲述的是主角张昊是一个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伪宅,却因为一个意外而获得了一个未知纬度空间掉下来的法师塔,看主角如何用这奇遇在各个位面中搜寻宝藏,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天上掉下个空间塔全文。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最新章节

小说简介

  一个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伪宅,一个未知纬度空间掉下来的法师塔,一段重新燃起希望的生活,这是一个伪宅如同小松鼠般,在各个位面中搜寻宝藏,然后勤勤恳恳地搬回自己的法师塔的故事。生活流种田流轻松流为主,练功流爱好者只能抱歉了!

  天上掉下个空间塔标签:位面,宅男,穿越,轻松

免费阅读

  天南州,张昊背着个双肩包,一身臭汗地挤出了火车站。

  没有东张西望,直接走到了车站外的公车站,随意上了一路公车,坐出几站后下来。

  随后打开GTS软件叫来了一辆网约车,坐上后才急速地喘息起来。

  感受着因为一点并不剧烈的走动就剧烈跳动的心脏,那种仿佛下一刻就要发病似的难受感觉,他原本一直忍耐的心中也不禁开始急切了起来。

  不!不要急!

  慢一点!再慢一点!

  在心中又一次告诫自己,张昊微微闭上眼睛,尽力平复身体上的不适感。

  半个多小时候后,车到达了一个不大的镇子,四处的高楼极少,倒是有不少老式的砖瓦房,掩映在各种热带的树木植物之中,环境显得颇为幽静。

  张昊随手拎起背包,随意地垮在一侧肩膀上,推门下车,走到了路边某处树荫下,目送小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抹了抹已经开始渗出大颗汗珠的额头,张昊有些无奈。

  在十二月的时候,从潮湿阴冷的西南地区跑到天南州这烈日普照的热带地区来,对于身体孱弱的他来说,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好在这一路辛苦,终于快要有到休息的时候了。

  张昊拿出电话拨出个号码,说了几句后挂掉,不久后一个中年男人骑着个小电动施施然地出现在他面前。

  两人对视片刻,张昊确定了来人的样貌确实和之前看过的某份证件上一致,他主动开口道:“你是王秋实,王哥对吧?”

  话还算客气,可惜略带西南口音的官话还是不那么标准。

  那中年男人显然和张昊的行为也差不多,只不过开口慢了点,闻言咧嘴一笑,用同样…嗯,应该是更不标准的南方口音的官话答道:“你就是租房的那位张昊?”

  张昊点头,也没心思再客套几句。

  话说,他自己就是个伪宅男,最近几年对于与人交流本身就退化的厉害,眼前这王秋实显然也不是啥健谈的人,再客套两句估计会让大家都尴尬起来。

  “王哥,先去看房吧。”张昊开门见山地道。

  那叫王秋实的中年人却也没觉得诧异,点点头,这才下了小电动撑起脚架,一边从自己腰上取下串钥匙,一边走到路边有处院子的房门前,一下打开了房门。

  一个大概一百多平米的小院子出现在眼前。

  张昊跟随着走了进去,王秋实只是简单地介绍了院子大小,和屋子大小,其余的话却也不多。

  毕竟该谈的之前两人已经通过飞讯交流过了,眼下王秋实的介绍更多的只是让两人不至于干巴巴地四下查看而已。

  不到半小时,张昊爽快地和王秋实签下了租房合同,顺便把这中年人送出院门。

  走出院门后,王秋实这才说了句相当贴心的话:“小张,出门往左走几分钟,村中心那里有锁匠,要换锁你可以去那里。”

  张昊:“…谢谢啊!”

  然后……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院门。

  走进那略显老旧的砖瓦房里,张昊在一张塑料椅上坐下。

  至于屋子里那套土里土气的沙发他是不会去坐的,鬼才知道那沙发是房东从哪儿翻出来的N手货,反正空气清新剂都压制不住那隐约的霉味。

  坐下后,他拉过一旁桌子上的双肩背包,拉开拉链,先掏出来的是下车前脱下的厚实卫衣,然后他轻声地说道:“小蜗,开始监查这院子的情况。”

  随着他的话语,一个有着两个大大镜头似的眼睛的金属脑袋从背包里探了出来,紧随着是有点呆呆的电子音:“老板,一切正常,院内没有发现任何监控设备,需要小蜗继续扩大监查范围吗?”

  张昊点点头:“你自己在院子里逛逛,注意不要被其它人发现,要排除远距离监控到这里的各种可能。另外,如果有人敲门或者侵入,要立刻通知我。”

  “小蜗明白。”说着,一个高不过三十厘米仿佛机器人的金属玩偶从包中轻巧地跳了出来,漂浮在离地几厘米高的地方,随即向房门外飘去。

  目送金属玩偶出了房门,张昊松了口气:“暂时安定下来了,出门真是累啊。”

  旋即他怔了怔,苦笑着叹了口气。

  这几年下来,他个伪宅都和真宅一样了,这才坐不到两天的车就觉得累。

  随后心念一动,他的心神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中。

  ……

  这是一个充满了科幻色彩的空间,柔和的白光下,各种造型的家具仪器散步在大量的透明隔间中,甚至还有不少颇为茂盛的绿色植物间杂其中。

  张昊出现的位置是在整个空间的中心区域——一个被醒目的黄色线条围出来,直径超过二百米的圆环里。

  一根直径二十厘米,高约一米五的银白色金属柱体竖立在黄色圆环的正中心,而张昊恰好出现在金属柱体前。

  他把手放在了金属柱体上,一个流动着淡淡的蓝光的光幕出现在他面前。

  光幕上,现在只有可怜的两个图标,第一个图标呈现血红色,那血红色显得是如此的妖异,让人看见了,心中忍不住会泛起一丝恐惧来。

  而第二个图标,则还是一片朦胧而混沌的暗灰色,下面类似进度条样的东西显示的95%的数字。

  张浩微微的摇了摇头,心中叹气。

  新的维度空间好的第二次搜索完成度三个月才达到95%,剩余的5%,起码还要三到五天。

  再想想搜索到第一个维度空间,却只用了一个月,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自己满满的恶意。

  因为,第一个维度空间就是那个散发着妖异血红色光芒的图标。

  而塔灵也可以说是所谓的人工智能,则毫不犹豫地将其标注成了深渊位面。

  这让当初以为自己终于成为了欧皇,马上就可以开始龙傲天似的传奇一生的张昊的脸立刻就黑了。

  好吧!吊打全世界的龙傲天啥的太过中二羞耻,张昊其实再十年前就不再看这种网文小说了。

  但是,在得到这个堪称金象腿的奇物——空间塔后,他原本有些失去的沉稳心性终于再次被唤醒了。

  张昊自嘲地一笑:自己如果真是纯种欧皇,那他这人生前三十年的一半时间内那倒霉到家的气运又算什么呢?

  从高中最后一年起,他的身体就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

  其间身体反反复复时好时坏,到了三十岁的现在,他整个人的身体状态,衰落破败的仿佛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

  直到四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张昊在河边的公园里散步时,改变他今后人生一切的事情发生了。

  ……

  七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燥热,在家里吹空调吹久了又口鼻干燥,张昊只能骑上小电动,跑到家附近的河边小公园里乘凉。

  河边隐约的河风和比较繁盛的花草树木让小公园比那些水泥广场上凉快得多。

  在家宅久了,张昊已经不太习惯和人群靠的太近,所以他找了个僻静处的木椅坐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多米外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收工了,划轮滑的孩子们也被家长领回了家,整个小公园逐渐静谧了起来。

  只是时不时有三两个在河边纳凉散步的人从不远处的河边步行道上走过。

  就在随身带着的杯子里的温热茶水差不多喝完,张昊随手盖好杯盖,看看时间差不多快到十点,遂准备起身回家。

  就在这时,他的面前原本空无一物的公园小路路面上,一个诡异的黑点出现了。

  当然,张昊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可黑点在出现后无法计算的微小瞬间就扩大成了一个数米直径的黑色球体,把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张昊一下包括了进去。

  随即黑色球体又在瞬息之间塌缩成了一个微小如沙砾的颗粒掉落在泥土中。

  而消失在小公园的张昊…好吧,其实消失的不止是他,还包括那个黑色球体范围内的钢架木椅,几棵低矮景观植物,以及附带数立方的泥土。

  那个黑色球体在扩大的瞬间就造成了刮地三尺的效果,将范围内的一切物体都收入了自身空间内。

  而张昊,却是这些被收入物体中的唯一人类!

  张昊的屁股还在木椅上保持着刚起未起的姿态,一向身体虚弱的他此刻居然成功摆出了扎马步似的姿态,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什么鬼?

  这是他嘴里下意识地道。

  当然,他对鬼没有感觉,毕竟他是那种很麻木不仁的人,没有亲眼见过甚至能相信的亲戚朋友里都没有谁确认过遇见过鬼,那他对鬼仅止于影视作品里的疏离感。

  相反他热爱的网文小说却在这一刻帮上了忙,“难道是金手指?”他下意识地吐槽了一句,这是宅男键盘侠的典型表现,嘴上说的其实心里压根儿就没当回事。

  不过,眼前极具科幻色彩,甚至是有点魔幻色彩的空间,让张昊心里却有点将信将疑了。

  这……说不定真是个金手指?!

  就在张昊还在愣神的时候,一阵柔和的女声突然在空间中响起:

  “第一空间塔特级权限者,李锋。信号无法检测。”

  “一级权限者,柳青青,信号无法检测。”

  “一级权限者,丁琪,信号无法检测。”

  “所有权限者均无法检测,空间维度检测……异常。”

  “启动第一序列指令,指定一位智慧型生物为临时权限者。”

  “发现智慧型生物,种族人类,为权限者最优先选择序列。”

  “指定临时权限者!请临时权限者进行身份确认。”

  一连串的语音张昊却没有听的太清楚,或者说他在走神,因为那柔和的女声…真特么象电影里安布雷拉生化基地的警告声。

  在电影里只要一出现这种女声,那基本上代表新的小怪兽还有三十秒到达现场,主角就要大杀特杀了。

  这不靠谱的联想,终于在那女声第三次重复请求身份确认时停止了,张昊开口问道:“怎么确认身份?”

  托了N次白日梦的福,他没有如同很多网文男主角一样怀疑那女声是撞鬼或者外星人,而是蒙对了其属性——人工智能。

  或者说是一个法师塔的塔灵。

  那女声立刻回答:“请将双手放在您面前的空间枢纽上,保持静立状态。”

  张昊眼睛从远视状态落回了近处,果然一根银白色的金属柱体就在他面前十厘米的地方。

  他将手放了上去,银色柱体立刻闪出一片白光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不到一秒钟,白光消失,那柔和女声再次响起:“临时权限者身份已确定,请确定权限者名称。”

  “张昊。”张昊下意识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权限者名称已确定。欢迎您,张昊阁下,您现在拥有第一空间塔的临时权限。”柔和女声道。

  空间塔?听着略吊啊!!张昊有点不着调的想的。

  随后他被这离奇事件弄得有些恍惚的精神终于恢复了些,开始有意识地询问起那个柔和女声来。

  直到一小时后,张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额头:“糟糕!这几点了?母上大人不会以为我掉河沟里去了吧!”

  他平常出来散步,最多晚上十点半就会到家,现在……会不会已经凌晨了?

  掏出兜里的手机,一按唤醒键。

  嗯?没反应。

  不死心的连续再按了几次,手机依然如同石头一样…不,是如同煤炭一样黑漆漆的。

  张昊的脸也有点黑了:娘的,想打电话回去先报个平安都不行了。

  再骑上小电动,口中喊道:“雅典娜,送我出去。”

  眼前一黑,他已经出现在一片黑漆漆的公园中。

  好吧,更具体一点应该是出现在一个大土坑中。

  刚才第一空间塔的出现,将直径数米内的物体都收入了空间塔的内部,张昊只能庆幸自己是全身都在范围内,不然稍微离这个范围远一点,他可能就会少掉半个身体之类的。

  那时候第一空间塔会不会确认一个死人为权限者,张昊暂时不想知道这答案。

  看着眼前的这个坑,张昊有点崩溃:这尼玛要是明天天亮还不上城市新闻啊?要是警察蜀黍闲的去查查监控,说不定就能发现自己这个最晚出现在这公园的猥琐身影。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