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仙界大亨

仙界大亨

梵天华宇 著

完本免费

  凤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专门负责给众仙们酿酒,但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才智和坚韧不拔的毅力,不断强大自己,成就仙界的传奇大亨!不求成为最强仙帝,只求成为最富有大亨!就算我打不过你,老子用钱砸死你!
  
  九重天上,云山雾绕。闲散仙子凤白收拾了一上午的酒窖,正午时分略觉疲乏,便携了自己亲手酿制的桂花酒,轻捻了个指决,施施然向着酒窖不远处的白桦林飘去。
  凤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专门负责给众仙们酿酒。每到一个节日,上头便会有旨意下来,令凤白在特定时间内酿出各种品种的酒。凤白总能按时交单,所以她这个酒窖小仙的位置坐得稳稳的。
  说起来,凤白其实非常懒。她可以一天不吃不喝,只因为她不愿意挪动她娇弱的身躯去到酒窖对面的桃花林取每日司膳宫配备下来的吃食。和凤白同级的小仙对此很看不上眼,也不大喜欢同凤白来往。
  凤白倒是也乐得清闲。看着周边仙子们,每逢过年过节,总是要装模作样的拾掇点衣料香薰互相赠送,她就觉得累得慌。还不如像她这般,虽然日日孑然一身,但胜在过得自由自在,与人无尤。
  这头,凤白正斜斜的倚靠在彩云上方。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握着酒,很是悠闲的在天上飘过。要去白桦林,首先要穿过酒窖前方的花海。

14.4万字更新:2018/06/21

在线阅读

  仙界大亨是由作者梵天华宇编写的一部仙侠类小说。一个九重天的小仙,专门给众仙酿酒的,但是他却靠着自己的才智在仙界一步步混成了大亨。好奇他是怎样混起来的吗?好奇的话就来看看把。

小说简介

  凤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专门负责给众仙们酿酒,但他却凭借着自己的才智和坚韧不拔的毅力,不断强大自己,成就仙界的传奇大亨!

  不求成为最强仙帝,只求成为最富有大亨!就算我打不过你,老子用钱砸死你!

  仙界大亨标签:仙侠,爱情,搞笑,爽文

免费阅读

  九重天上,云山雾绕。闲散仙子凤白收拾了一上午的酒窖,正午时分略觉疲乏,便携了自己亲手酿制的桂花酒,轻捻了个指决,施施然向着酒窖不远处的白桦林飘去。

  凤白乃是九重天上的一枚小仙,专门负责给众仙们酿酒。每到一个节日,上头便会有旨意下来,令凤白在特定时间内酿出各种品种的酒。凤白总能按时交单,所以她这个酒窖小仙的位置坐得稳稳的。

  说起来,凤白其实非常懒。她可以一天不吃不喝,只因为她不愿意挪动她娇弱的身躯去到酒窖对面的桃花林取每日司膳宫配备下来的吃食。和凤白同级的小仙对此很看不上眼,也不大喜欢同凤白来往。

  凤白倒是也乐得清闲。看着周边仙子们,每逢过年过节,总是要装模作样的拾掇点衣料香薰互相赠送,她就觉得累得慌。还不如像她这般,虽然日日孑然一身,但胜在过得自由自在,与人无尤。

  这头,凤白正斜斜的倚靠在彩云上方。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握着酒,很是悠闲的在天上飘过。要去白桦林,首先要穿过酒窖前方的花海。

  因为酒窖要酿造的酒种类繁多,所以凤白的居所同一般的同级仙子们相距甚远。以酒窖为中心,方圆百里处,尽是密密麻麻的花海桃林。桂花,桃花,雏菊不一而足。这些都是凤白平日酿酒所需要的素材,是以九重天主特意割了这么大一块地方供凤白使用。

  要说这凤白,平日里已经懒到一定境界了,但是她对酿酒取材之类的事情却是一点也不含糊,这也是九重天上很多了解凤白的仙家们所不能理解的。

  凤白的彩云刚刚飘进桃林,就闻到了一阵饭香,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起来。这时,凤白才想起,自己因为不想出门已经有好些天没有正式用餐了。

  桃林的第五棵树下,是凤白的吃食的存放点。树下架着一个石柜,每日司膳宫的人都会将食物送到石柜里存好,等待凤白自取。之前,司膳宫的人也曾经将食物送到凤白的酒窖中,但是多次都碰上凤白昏睡不起,敲门敲了几个时辰也没有人回应。后来他们也就学乖了,再也不去用热脸贴凤白的冷屁股。

  送餐的小仙刚刚将吃食放进石柜,又取出昨日未曾动过的食盒,抬头转身正要走。就看到凤白驾着彩云,笑语嫣然的看着他。

  小童朝天翻了翻白眼:“喲,我昨日定是没有睡好。居然出现了凤白酒仙的幻象。想那凤白酒仙是宁可不吃不喝也不移动半步的神人,怎会在这青天白日的出现在我眼前。”小童一边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一边转身打算当完全没有见到凤白似得转身离去。

  凤白狡黠一笑,拾起落在彩云上的桃花花瓣,手指轻弹,那花瓣便像小石子一样飞将出去,射在小童的脑门上。

  小童惊呼一声。转过身来,捂着脑门看着凤白:“莫要闹了,我还要去给各仙家送饭呢!”

  “你这小童,好歹我也大你好几级,见了本仙不行礼就算了,还当作没看见。这是谁教你的礼数?”凤白笑嘻嘻的看着小童,手指轻抬,满树的桃花花瓣扑簌簌的落下,落了小童满身。

  “好啦好啦,我知道错啦。凤白大仙有何贵干啊?你昨日又未曾用膳,是不是日后我也不用再给你送食盒啦?”小童抬了抬手中食盒,撅起小嘴嘟囔道。

  凤白摇了摇手指:“不可。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本仙现在着实饿了……不知小仙可否帮本仙一个小忙?”凤白的眼睛滴溜溜的在小童和石柜之间来回打转。

  小童看了看,立时明白过来。心中不住腹诽,一边不情不愿的弯下腰从石柜中取出食盒,指尖虚抬,将食盒送上了凤白的彩云。

  凤白满意的大笑,水袖轻抚,抖落一小瓶桃花醉,堪堪落进小童手中。小仙童双眼一亮,这桃花醉可只有每年一次的百花宴上才能分到一小杯,登时乐开了花,不住道谢。喜滋滋的拿着小瓶左看右看。

  凤白嘴角轻扬,驾着彩云,继续朝前方而去。

  彩云在桃花林中穿梭,在凤白都快被粉色的桃花晃花了眼的时候,眼前景色骤然一亮,一片郁郁葱葱的碧绿尽收眼底。

  白桦林到了。

  凤白快速弃云步行,在一片片高耸入天的白桦树中穿梭,飞快的找到了自己平日午间小憩的场所。在两棵巨大而又粗壮的白桦树中间,凤白架了一副吊床。吊床旁边是石块堆砌起来的石桌。

  凤白将食盒和带来的酒酿随意的放上桌子,自己则跃身而上,侧卧在吊床之上。白色水袖自然垂落下来,落了满地。喝着自家酿的桂花酒,躺在景色秀美,四周清净的白桦林中午憩,凤白心中觉得无比满足。

  因为心情愉悦,凤白这一喝,就喝得忘了分寸。有些喝多了。桂花酿初入口时香甜无比,温润丝滑,一点也没有烈酒的冲劲。但是这酒后劲极大。平日里凤白喝的很有节制,只是今日心情特别明朗,一时不察,就喝的多了。

  正值微醺之际,凤白忽然听闻空中呼呼作响,似是什么人驾着云彩呼啸而来。凤白定了定神,用自己已经略显迷蒙的双眼使劲往声音的来处瞧了瞧。只隐隐瞥见白衣一角。

  还没有等凤白仔细观察,一阵新竹般的清香扑面而来,随即,入眼就是雪一般的素白。

  “你是哪里的小仙?在这白桦林中作甚?”

  来者正是纪法上仙阮青。白桦林本不在阮青的管辖范围,今日他是追踪着一只棕鼠才贸然进入的。

  这只刚刚才有了一些道行的棕鼠精,近日来一直调皮不堪,连太上老君炼制的丹药都被它偷吃的所剩无几。太上老君年老体弱,着实斗他不过,又不想用这么点小事去骚扰天君,所以就将此事托付给了正巧路过的阮青。最近很是太平,阮青左右闲来无事便很爽快的应承了下来。

  他一路驾着云追踪这只棕鼠精,不曾想它很是能跑,速度又快,三下两下居然就钻进了白桦林。阮青意识到白桦林树木高耸,甚是难寻,便加快了速度。不想再同这只小妖精捉迷藏。

  谁知道,正当阮青就要揪住那小鼠精的尾巴的时候,一阵扑面而来的桂花酒味将他熏的愣了愣神。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棕鼠精趁此机会,转瞬就没入茫茫树海,哪里还有踪影。

  阮青平日里甚少饮酒,除了在百花宴上,不得不给天主面子多饮几杯之外几乎是滴酒不沾。是以他的酒量也很是一般。此时被强烈的酒香薰得有些发征,平白错失了抓捕棕鼠精的大好时机,登时心下就有些不快。

  他往前走了几步,想要看看这青天白日的,到底是何人躲在这白桦林中偷偷饮酒。酒香越来越浓,阮青的眉头越皱越紧,紧接着,就在两个粗大的白桦树之间,看见了一身白衣胜雪的酒仙凤白。

  凤白因为喝酒过量,此刻已是彻底醉了。脸上洋溢的红晕如天边的晚霞,晃得人心猿意马。本就白皙的肌肤因为桂花酒的滋润显得更加吹弹可破。此时侧躺在吊床之上,幔纱轻垂,很是让人移不开眼。

  阮青一时愣神之际,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至凤白身前,问出了声。

  来人声音低沉温柔,婉转动听。凤白晃了晃脑袋,勉强支撑起身体。待看清来者一袭白衣,泼墨般的长发垂直腰间,腰上一把明晃晃的银色配件,在午后的阳光里闪耀着光芒。

  凤白眼中亮光大盛,惊为天人。一时起了戏弄之心,加之酒醉,越发显得有些肆无忌惮。凤白低声嘤咛一声,伸手抓住阮青衣袖,借着自己的体重,将在自己身前长身而立的阮青一把拉低了身子,俯在自己身上。

  变故突生,等到阮青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眼前的女仙不分你我了。看着眼前粉嫩的脸庞,阮青心中一阵微颤。待他目光流转,看到凤白眼中微带戏谑的神采,立刻犹如一盆冷水,兜头灌下。

  阮青一把推开凤白,直起身体,往后退了两步。他擦了擦自己的嘴唇,似是想抹去刚刚无意中接触对方时留下的温润触感。心中恼怒不已。

  “你是何人?观你装扮不过一区区小仙?怎敢对上仙如此不敬?”

  凤白被阮青推得晃了晃,吊床在两树间不停摇摆,惊得树上栖息的鸟雀扑簌簌飞起,没入树林的更深处。她抓住吊床边缘,稳了稳身形,随即跳下身来。

  有了第一次之后,阮青非常警觉,见她靠近,立马又往后退了两步。用手捂了鼻子,阻挡扑鼻而来的桂花香。

  凤白没有再次冲动的扑上前去,桂花酒的后劲越发强烈,她的双眼已经有些目不能视了。她站在几步开外,看着和自己保持距离的阮青,忽然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在哪里见过?

  她仅剩的一丝丝理智在心底呐喊,阻止她继续靠前。

  “嗝……我,我叫凤白……我是酒仙……我,我酿的酒可好喝了,你看……”最后一丝理智被酒精吞没,凤白裂开嘴笑嘻嘻的举着自己手中的酒壶,摇摇晃晃的朝着阮青逼近。

  阮青看着摇摇晃晃,醉醺醺的,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仙,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想他平日怎么说也是个执掌着天宫生杀大权,杀伐决断的纪法上仙,今日竟被一个喝醉了的酒鬼逼得不住后退,阮青越想越是恼怒。直到背部贴上身后的白桦树,再也退不得分毫。

  阮青漆黑的双眉越皱越紧,连带着周身的气息也开始冰冷下来。俨然已经端出了纪法上仙的庄严派头。但是被酒精吞噬理智的凤白仍旧毫无所觉,手执酒壶,嘻嘻笑着不住的往前,直至将身体彻底贴上阮青。

  在凤白的潜意识中,总觉得这个一直紧皱双眉的严肃男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亲切之感。总觉得他本不该是这副模样,一心只想着更加亲近他。让他品尝自己一手酿制的桂花酒。在不住的推搡当中,凤白执杯的双手一个不稳,满杯桂花酒尽数洒在了阮青白中绣着金丝的月袍之上。

  想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仙界大亨,请点击下方相应链接下载客户端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