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 : 久久小说导航网 > 总裁

总裁小说

豪门总裁小说一直都是书迷们比较喜欢的一个类型,此栏目下的豪门总裁小说既包括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甜宠,又包括了冷酷总裁各种误会的悲情,各类剧情可甜可虐,让你欲罢不能,喜欢看总裁文的书迷们不要错过~
  • 鹿星知霍靳辰

    鹿星知霍靳辰

    意沫沫|总裁|连载中

    《霍先生你心动了》小说男女主角是鹿星知霍靳辰,原创作者是意沫沫。“初次见面,我是霍靳辰。”他的声音宛如古琴弹奏出一般,沉着浑厚,余韵袅袅。真是被老天爷宠爱的人啊,连声音都这么好听。鹿星知正要开口,却立刻被这男人下一句话给惊到了!“你的未婚夫!”鹿星知默默深吸一口气,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淡淡开口:“所以,你是特意过来退婚的吗?”霍靳辰微微勾唇,“不,我是来履行婚约的。”   “我爷爷是在三天前,才收到的信。你外公寄过去的地址是在老宅,那个时候,我爷爷在国外治病。如果不是这次爷爷去老宅休养,也不会在信箱发现。很抱歉,我来晚了。”   “你不用说抱歉,我也只是听外公提过一下。既然你都来了,我们的婚约索性就直接解除了吧!”霍靳辰这种人,注定只能和她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还有,自己才十八岁而已,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未婚夫,没什么好处吧。   不知道为什么,鹿星知想到了一些自己成为家庭主妇,或者嫁入豪门被冷落欺负的画面,不寒而栗。   “理由呢?”霍靳辰问道。   鹿星知双手捧着一个水杯,心里气得不行,但还是温和的道:“大叔,你比我大了整整九岁呢!三岁一个代沟,我们俩面前隔着的可是一条河的距离。”   大叔?   霍靳辰听到这个称呼,嘴角小幅度的抽搐了一下。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年纪很大,但是,比起鹿星知来,似乎还真的是大了一些。   叫一声“大叔”还真的没错。   才十八岁。   是有点小了。

  • 夏知傅砚安

    夏知傅砚安

    亓绪|总裁|连载中

    夏知傅砚安是《傅少离婚吧》小说主角,原创作者是亓绪,主要讲述了“怎么不关你的事,你占着傅太太的位置,我姐就一直名不正言不顺的!”夏知突然笑出来声,现在小三都是这么嚣张了吗?自己不来,叫家里的人来,真的是刷新了她的三观。也是,一个大明星,怎么方便做这种事情。“她不是想当小三吗,我让她多体验体验有什么不对?没事,我耗得起。”   傅砚安,你知不知道,我就要死了……   傅砚安偏过头看着夏知埋在被子里,只留个后脑勺,静默了一秒,随后放下书,关了灯,侧着躺下。   这双人床很大,睡四个人都不成问题,她们两人都是靠着床沿的,所以中间的位置都可以养条鲸鱼了。   傅砚安有点不满,经过一番挣扎后,还是慢慢的挪过去,伸出左手搭在了夏知的腰上。   手搭上去的一瞬间,傅砚安明显感觉到夏知一颤,想问她怎么了,话到嘴边又问不出来,最后还是静默着。   夏知心不停的跳,就像是要跳出来了一般,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搭在她腰上那只手的热度,透过睡衣抵达在她的肌肤上,就像是一块烙铁,让她浑身战栗。   她忍着不去把那只手拿开,逼着自己赶快睡觉。   何时,连他的亲近,她都这么难以接受了。   看来他们真的是没办法再一起了。   得知这个结果,眼泪从夏知紧闭的双眼里流了出来,消失在枕头上。

  • 夜兮南宫黎夜

    夜兮南宫黎夜

    梨落情殇|总裁|连载中

    《总裁大人,我超乖》小说主角是夜兮南宫黎夜,原创作者是梨落情殇。“谁收垃圾养你?”既然来了,南宫大少鲜少开了金口,声音磁性慵懒,从不喜欢有女人近他的身,今晚例外。只听夜兮对着手机,点了一下语音健,开口就努努的骂:“渣男!!!”南宫黎夜:“……”觉得俊脸火辣辣的疼,很好,他被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女人无视了?   剧组,女一号化妆间里。   夜千蕊穿着一袭香奈儿蕾~丝长裙,v领将事业线展露无遗。   她正对着镜子涂那大红水晶嘟嘟唇!   呵,终于解决了夜兮那个可恶的女人,夜千蕊昨晚特地招呼记者们,好好招待夜兮!   呵,她有得受了吧?   这一次,她势必身败名裂了!这辈子都别想翻身爬起来!   《爱你到地老天荒》这部剧还没开拍就这么火,她一定要演女一号!   “夜兮,你来了?身上怎么了?你的腿怎么了?”   “对了,听说你和妹妹抢男人耶,到底怎么回事啊?说来听听?”   外面的声音传进来。   夜千蕊脸色骤变,口红直接掉到了地上!   哼,真是该死,夜兮那个贱人怎么跑到剧组来了!

  • 林以薰冷亦修

    林以薰冷亦修

    风若寻|总裁|已完结

    林以薰冷亦修是《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小说主角,作者是风若寻。三年后她形容枯槁,和满脸憔悴的她相比,他西装革履,全身上下一丝不苟,依旧英俊到极致。“亦修,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我爸?”“夫妻?我可从来没有承认你是我的妻子。”   她欲要从沙发上爬起来,脖颈却在这时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右脸那处伤疤,眼神如才狼般凶狠。   “原来是个丑八怪,害本少白白浪费时间,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正当林以薰恐惧万分的时候,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从包厢门口传来,“哟,我说唐公子,你这是在唱哪出啊?”   林以薰循着声音朝门口望去,欲要向那人求救,却在与那男子四目相对时,死死定在原地。   但只是一眼,那男子便认出了她,“林以薰?”   不等林以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只见男子玩世不恭的笑容瞬间从脸上隐去,几个箭步便来到他们面前,二话不说对着唐公子的脸便是一拳。   唐公子“哎哟”一声,被打翻到地,顶着熊猫眼从地上爬起,一改刚才的嚣张跋扈,像是老鼠遇到猫一样,战战兢兢问,“钟少,您认识这女人?”   被唤作钟少的男子阴沉着脸,看都不看他一眼,声音冷冽如冰,“滚!”   “好,我滚!我这就滚!”   一时间,偌大的包厢内只剩那男子个林以薰二人。

  • 温娆祁景慵

    温娆祁景慵

    繁妩|总裁|连载中

    《祁爷有个小祖宗》小说男女主角是温娆祁景慵,是由作者繁妩倾心著作。“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娶我。”愣了好些许,她终于把心中的那丝疑问吼了出来。如果不是他拿温氏做手笔,估计她是这辈子都不会再回芜州。更不会跟这个男人再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祁景慵抬眸,阴沉的望着那个女人嗤笑道:“为什么娶你?”温娆吸着冷气,越发的捏紧手掌,说白了他就是恨自己,想无时无刻的折磨自己。   此时,听庭苑内。   江荼坐在沙发上,眉目轻垂,伸手端过那杯佣人刚刚送来的咖啡就张嘴抿了一口冷气   一双细长的腿也向一方交叉着,一身的贵族气息。   坐在她身旁的江款款心头却带着一点点的窃喜。   转头看着江荼却又是满脸为难道:“姑姑,娆娆应该...不会让我住在这里吧。”   说着,她那放在膝盖上的手也微微缩紧,捏着上面的裙摆。   愣了些许,她又道:“我,我还是住外面吧,我又不小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说着,说着她也有点口齿不清。   江荼抬眸看向江款款,眉头微皱,低嗤了句:“听庭苑那么大的房子她不让你住是打算留着起尘吗?”   “再说,你是景慵的表妹,她担心什么?”   说着,又埋头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眉头微微皱起,放下手上的咖啡杯看了一眼手表,那双眉头又忍不住皱的更加厉害了。   都八点了,她回个门需要回一天?   等江荼再抬眸时,嘴里念叨的那人也已经站在了门口。

  • 季安安萧逸燮

    季安安萧逸燮

    蒸饺|总裁|连载中

    《亿万婚宠:总裁爹地惹不起》小说男女主角是季安安萧逸燮,作者是蒸饺,主要讲述了随着关门声接踵而至,萧逸燮的情绪才稍作缓和,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到地上的女人身上。有一点他确实承认,或许家族基因遗传的好,女人生下来就是极美,跟季雅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最主要还是她绝佳清纯的气质,总能让人在人群中第一眼捕捉到她,要说没有印象,当然是假话。   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拜谁所赐,季安安只想要尽快离开在这里,偌大的房间却压抑的险些让她窒息。   “我是普通的大学生,扔掉季家光环什么都不是。”季安安的妥协让男人品尝到一丝意外,但这种意外,却怪怪的...   “所以配上您萧氏集团总裁助理的身份,简直是一种玷污,您这么的高不可攀我哪里有资格应聘这样的职位,不如您趁早放我离开,这样我们双方都开心,不是吗?”   一面说着高不可攀,一面却爬上他的chuang?   还用如此拙劣的方法。   萧逸燮修长的手指整理着手腕处的袖口,动作优雅,五官因为埋在金色的光线下显露几分不真实的温和。   “既然你这么说,那你确实可以走。”   季安安大喜过望,转头就要离开。   “慢着——”男人这时恶劣的勾起一抹不经察觉的弧度。“如果现在你踏出我的办公室,我敢保证今后无论是叫季安安季洁还是季杰的,不会在京城找到任何一份工作。”   季安安愕然顿住脚步。

  • 云舒谢闵行

    云舒谢闵行

    繁喜|总裁|连载中

    《谢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小说男女主角是云舒谢闵行,作者是繁喜,主要讲述了谢闵行忽视云舒,他迈动长腿越过云舒坐在沙发上,冷淡的开口问:“你为什么要答应这场婚礼?”云舒对上他透视般的视线,莫名的心虚,云舒背过身不看他回答:“因为爷爷说这是命中注定。”   “立正,站好。”   从小被严格管理的谢闵行,听到长官的命令,瞬间从沙发上站起,一套标准的军姿动作快速完成,姿势堪称完美。   谢将军拄着拐杖的手抬起指着谢闵行的心口放下话:“今天的婚你是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我能绑你一次还能绑你两次,别忘了你想要的还在我手里,我一天不死你一天就得听我的。”   说罢,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房间。   婚礼进行曲奏响时,大门打开那一刻,云舒深呼吸,吐气,第一次结婚原谅她没出息的在紧张,她最擅长的安慰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云舒慌张的内心奇怪的平静下来。   云舒挽着父亲的胳膊一步步走在红毯上,当她隔着面纱看到谢闵行的那一眼,当谢闵行转身的那一瞬,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浮现在云舒的脑海,挥之不去。那是她将嫁的人啊!云舒的眼睛此刻只有一个人,面纱下的谢闵行,只一眼就浸入心脏的最深处。云舒的眼睛不眨一下,心也开始不听话的乱扑通,她紧紧咬住下嘴唇,捏捧花的手掌心不断冒汗,浸透了白色手套,面颊微微发烫……   谢闵行视线扫过乐呵呵的谢爷爷,便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他没有真正看云舒,便错过了云舒满眼闪亮的星河。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飘向门口,宣誓亦是如此。

  • 慕晚顾霆渊

    慕晚顾霆渊

    黛蜜儿|总裁|连载中

    《顾太太的豪门日常》小说男女主角是慕晚顾霆渊,原创作者是黛蜜儿,主要讲述了仍旧担心姐姐的慕晨忽然驻足,转身透过玻璃窗口目视着慕晚,眼底透着不舍和心疼:“姐姐,我宁愿坐这几年牢,也不要你嫁给顾霆渊。”慕晚神情淡然的一笑,从容的回了四个字:“已经嫁了。”盯着姐姐,慕晨没有再开口。觉得是自己的无能,才让姐姐陷入了这场‘不幸’的婚姻。   小碧微微扫眼过来,瞥了眼饭桌上的饭菜,又瞥了瞥慕晚:“还真是身娇体弱难伺候!不喜欢就别吃啊,没人强迫你!”   说完,便径直上前,欲将饭桌上的饭菜全部收拾掉。   “啪!”   突如其来的拍案声吓得那小碧动作一顿,神色仓皇的盯着一脸清冷的慕晚。   那犀利的眼神,让本就身为女佣、低人一等的小碧瞬间有些胆颤。   “你……干什么?”   慕晚:“顾霆渊把我娶回来就是让你们这般作践的?”   面对她一改往常的严厉态度,女佣被吓得战战兢兢,却又清楚的知道,这女人虽然名义上是顾先生的妻子,但实际上有名无实,否则顾先生也不会让她们无需称呼她为‘少夫人’了。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这间屋子的女主人?整个御景庄园谁不知道,顾先生娶你不过是为了遵从老爷子的命令而已。”

  • 容黛霍少霆

    容黛霍少霆

    松子|穿越|连载中

    容黛霍少霆是《豪门宠妻来自古代》小说主角,此书又名《当皇后成了豪门太太》,作者是松子。“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见她喝完了杯子里的水,护士轻言细语地问了一句。容黛有些呆愣,整个人仍旧处在巨大的惊吓之中,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皇后啊,皇上不曾废后,她只是自行移居到冷宫而已。这地方看起来却不像皇宫啊,还有这手,真是稚嫩得好多,这根本也不是她的手呀。   “契约婚姻?这不就像我与皇上一样吗?名存实亡罢了……真是时也命也!”   两个小时后,她已经平静了下来。   容黛回想着自己前世种种,又想着原主的记忆,昏昏沉沉就睡了过去。   “她什么时候醒?”   迷迷糊糊中她听见有人在说话,声音非常好听,但透着无尽的冷漠。   她缓慢睁开眼睛,见到病房里站着三个人。   两女一男,一个是刚才的护士,一个是容貌温婉优雅的女子,正含笑看着自己。   容黛暗暗蹙眉,作为一个浸后宫三十年的国后,这后宫里的女人是人是鬼,她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这个女人……不善!   而剩下的男人,高大伟岸,俊美,就是有点冷。   不过跟皇上比起来,这相貌不足以吸引她。   她记得原主的记忆里有这个男子,这应该就是她这一世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夫君了。

  • 陆婉婧展行琛

    陆婉婧展行琛

    一路沉香|言情|连载中

    《夫人别闹,咱不离婚》小说男女主角是陆婉婧展行琛,原创作者是一路沉香,主要讲述了陆婉婧心里一紧,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忙不迭解释:“这些人真的不是我请来的!我巴不得赶紧结束这段婚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请狗仔?”就在她急着摆脱干系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却狠狠刺在展行琛心上,本就阴沉的脸变得越发难看。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打包好,看看屋里还有没有她的东西,别落下。我们展家,可不想要她的一点东西。又占地方又惹人烦。”   惹人烦?   是惹她心烦吧?   自从她进展家家门第一天起,展行琛的母亲就看她不顺眼,处处给她难堪。   当初为了得到孤儿院的资助,她不得不得低声下气。现在好了,她和展行琛没什么关系了,她也没必要继续受这些窝囊气了。   陆婉婧故意用力推开门。   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瞬间将展母的目光吸引过来。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展母先是露出了惊诧的神情。紧接着,就变得鄙夷和厌恶。   ““呦,大忙人儿回来了啊。赶紧看看落了什么东西,别到时候再三番五次回来取。到时候,我们展家就换了门锁,你想进也进不来了。”

  • 凌晨叶紫

    凌晨叶紫

    红糖|总裁|连载中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小说主角是凌晨叶紫,这本小说又叫做《名门霸妻》,作者是红糖。凌晨收了手,俯视着跪在面前的手下败将,眸中闪过一丝痛快:“承让!”许定咬了咬牙,强忍着痛意站起来,却不像开始时腰挺得那么直,脸上那不可一世的傲气也消失不见,但嘴上仍旧不饶人:“你今天确定是要和我抢?”“你说呢?”凌晨不答反问,气势逼人,如同一个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的王者。   叶紫一愣,原来父亲已经知道了,是啊,那是一个现场直播的轰动节目,父亲怎么会不知道?这样也好,免得她还想着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她笑了笑道:“其实夏东辉也不是陌生人,大学时他与我同校,我们也见过面,他是个很讲义气的人,我相信他会对我很好的,爸,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我们养好身体等着做手术。”   “嗯。”叶世宁重重地点头,然后开始吃饭,他夹了块鸡肉咬了一口,赞叹不已:“我女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那位夏同学有福气喽。”   叶紫噗嗤笑出声来,静静看着父亲津津有味地吃完所有的饭菜,她笑得眉眼弯弯,她觉得世上没有比这个更让她幸福的事情了。   而后她又陪父亲出去散了散步,从未有过的陪了他整整一个下午,他一直是笑容满面,可见平日里多想念她的陪伴,叶紫心中酸酸的,决定以后每天都来陪父亲,反正现在没有工作。   工作的事情她等父亲做完手术后再好好打算,她要将被许家拿走的一切拿回来!   直到天黑叶紫才带着饭盒回去,出了医院就接到田一一的电话,咆哮的声音震得叶紫耳膜差点破了。   “叶子,劳资才忙完,因为看你比赛一上午都没干活,手机还被崔变态给缴了,你现在在哪?我们去庆祝一下!”

  • 严米宋寒沉

    严米宋寒沉

    银十五|总裁|连载中

    《婚宠成瘾:病娇总裁深深爱》小说男女主角是严米宋寒沉,原创作者是银十五,主要讲述了“姐,你没事吧?”严米看着面前一脸担忧的阿东,勉强撑起一抹微笑,“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饭。”说着就夺门而出,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紧紧是那荒唐的一夜,让她猛然堕入低谷。事业,爱情,家庭,她统统都是一个失败者。   严米愣了好久才是在宋寒沉暴怒的注视下反应过来,扯了扯嘴角,有些嘲讽,“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寒沉皱眉,他看到得到严米眼中的那一抹绝望,这是他没有见过的东西。   “为了宋振,为了那个时时刻刻只有算计没有真心的男人,值得?”冷冽的声音回荡在严米的耳边,充满了责备。   “你走吧,我怎么样都是和你没有关系!”严米并不想在和面前的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是为了宋振?”   严米别开了视线,不想再和宋寒沉再多说什么。   “严米!”宋寒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浓浓的不悦流露出来。   “宋寒沉!你到底想怎么样,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宋振算计的,或者昨天的事情又是不是真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对于你当然没有影响。可是我呢,宋总日理万机就没有看到那些新闻曝光度?你自己经营着娱乐公司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对于一个艺人的毁灭性吧!”严米说道最后声音忍不住的颤抖,但是因为面对的是宋寒沉,不论有没有发生过那些事,她都不愿和宋寒沉再有什么过多的牵扯。   “上车!”几乎是命令式的声音。

  • 叶何欢厉墨北

    叶何欢厉墨北

    浅浅|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叶何欢厉墨北的小说名字叫《我的爱情不将就》,此书又名《萌宝后盾:妈咪不用怕》,作者是浅浅。我进了电梯,门刚关上,便被从外边按开了,一股凛然的气势席卷而来,我抬起头,顿时看到几道高大挺拔的人影。为首的身材颀长,面色冷峻,一身黑色的纯手工西装衬的他宽肩窄腰,如山岳一般陡峭。厉墨北!   “云容……云容……”   我在梦里呢喃喊出他的名字,然后画面一转,成了他拿着各种可怕的工具向我扑过来的场景,我一个激灵,猛地惊醒过来。   “啊!”   弹坐起来后,我先拍了拍胸口,才想起来环视四周。   入目是一片雪白,墙壁和床品都是白的,鼻端弥漫着浓浓的药水味,原来是在医院。   这才想起晕倒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头破了,被厉墨北从云容手上救走,肯定是他送我来了医院。   厉墨北……   一想起那个男人,他深邃而冰冷的双眸就浮现在眼前,让我心里发寒。   “呵,被虐待成这样,还在梦里声声喊着那人渣的名字。叶何欢,我看得出你贱,没想到你这么贱。”   一道低沉森冷的男人,带着讽刺的意味传来。

  • 姜浅陆辞尧

    姜浅陆辞尧

    糯米粽|总裁|连载中

    姜浅陆辞尧是《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小说主角,作者是糯米粽,主要讲述了“你救了弟弟,我和爹地允许你提一个要求,不过不许贪心,也不能想当我的后妈。”哥哥周周甩了甩脑瓜,倨傲地开口。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他从小就见惯了奉承,不自觉高人一等。他身穿一袭黑色的小西装,领口打着红色领结,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和身旁的陆辞尧站在一起,俨然是父子同相。   姜浅瞅着小男孩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不自觉就伸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捏了一下。   手感真好,像是浸泡在牛奶中。   忍不住又摸了把他白皙的稚嫩小脸……   周周登时呆住,回过神来,耳根浮现一层浅浅的红晕,气恼地跺脚,怒道:“谁让你**了?你这个轻浮的女人!”   只有他妈妈能够摸他的脸!   “……”姜浅假装清了清嗓子,无声讪笑:“抱歉,一时手滑,我现在就走。”   刚走到门口,她正要拉开门把,身后蓦然传来陆辞尧冷漠的嗓音,染着刻骨的冷厉:“我有说让你离开?”   姜浅步子一顿,颤悠悠地回头:“还有事么?”   明明她救了人,怎么觉得她反而像是别有居心呢?   “你是医生?”   “对。”心理医生也算医生吧?

  • 顾卿卿傅天行

    顾卿卿傅天行

    千树|总裁|连载中

    《亿万首席霸道又温柔》小说名字叫顾卿卿傅天行,此书又名《总裁放养:娇妻甜蜜蜜》,作者是千树。虽然,他不像她之前了解的那样,而且颜值那么高,性格也似乎不是很坏,但,她和他,才第一次见面啊!鼻尖一酸,顾卿卿的眼里落下泪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是哭亲情和爱情都背弃了她?还是害怕即将到来的一切?她不知道。但至少这一刻,是属于她的了,她可以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真的吗?”顾卿卿抬着头,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嗯。”傅天行点点头。   顾卿卿信以为真,有点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像傅天行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自己这么平凡的女人,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就对自己没兴趣了。正好刚从监狱出来,身无分文,更没一个落脚的地方。哪怕逃跑了,凭傅天行的能力分分钟就把她抓回来了,还不如留下来好了?   这时,凌东一神色匆匆的过来了,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傅天行皱了一下眉头,对顾卿卿说:“卿卿,昨晚你没有睡好,上午好好休息一下,下午我陪你一起回去。”   凌东一呆呆的看着站在女孩身边的老板,身上丝毫没有往日森寒冰冷,相反浑身散发的温和的气息,冷硬的侧脸也柔和起来。   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咳咳咳”傅天行见凌东一呆愣的盯着自己看,轻咳了几声。   “嗯……老板!”凌东一回过神来,一脸尴尬。   “什么事?”   “关于公司副总的事,还需你亲自去处理。”凌东一急忙伸手递给他一份文件。

  • 梁以沫冷夜沉

    梁以沫冷夜沉

    诺小颖|总裁|连载中

    《宠溺来袭:总裁的专属小妻》小说主角是梁以沫冷夜沉,作者是诺小颖,主要讲述了“刚刚那是你的初吻?”男人又问道。梁以沫很快便入睡了,只是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嗯……”是啊!那是她的初吻……本来是想留给自己的男友何明旭的,但是却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梁以沫抱着这份遗憾与懊恼,渐渐沉睡了过去。   刘管家见苏漫雪在端详着那块玉坠,不由地感慨着说:“这块玉坠是冷家祖传了上百年的传家宝,您可要好好保管啊!将来您和大少爷生了小少爷,等小少爷成年后,您便可以将这玉坠传给小少爷了!”   “如果我生不出儿子来了?”苏漫雪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一听刘管家这话,就能间接地了解到冷家是一个什么样的豪门贵族了。   刘管家会心一笑:“如果,大少爷足够爱您,哪怕是个小公主,也是能继承这块玉坠的!”   换句话说,持有这块玉坠的人,便是冷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刘管家并未告知苏漫雪此事,但是光她能享受到荣华富贵,她便应该已经非常满足了。   “大少奶奶,您还是先把表格填了吧!我好把婚礼的事情安排下去!”刘管家接着说。   苏漫雪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有一丝小兴奋,她拿起笔填写个人资料表格。   从此刻起,她人生的这本书,该翻篇了!   原来她的名字叫——苏漫雪。   她出生的时候,是因为漫天飞舞的白雪,而由此得名的吗?   倒是人如其名!

  • 池恩恩厉北爵

    池恩恩厉北爵

    灵小哥|总裁|连载中

    池恩恩厉北爵小说名字叫《厉太太又暴露身份了》,此书又名《宠婚缠绵:大总裁,小甜心》,作者是灵小哥。池恩恩在他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从来都是鸡飞狗跳的存在。胆大妄为,口无遮拦,又丝毫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的闯入他的生命,曾几何时,让他以为这个灿烂的跟阳光一样的人,永远不会离开他。但他忘记了,哪怕是太阳,也有看不见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让她消失第二次!厉北爵握紧拳头。   “我问你话呢?”林安心在手机那头格外急躁。   池恩恩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一晚上把她这一年的力气都抽光了一样,全身无力。林安心那头又一个劲追问,她有气无力的说,“没有,碰到个认识的人,我现在已经回家了。”   “你刚回国,碰到什么认识的人?”   “池宝贝他爸。”   “什么!”听筒那头的声音简直要把人的耳膜震碎了。   池恩恩淘了淘耳朵,不用看都可以想象到林安心从那头惊讶的跳起来的样子。   “你确定他是那个男人?”   林安心知道池恩恩读高中的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恩恩忽然出国了。第二年还生了个小孩,小名池宝贝,大名池景宸,现在还留在国外,由一对老夫妻帮忙照顾。她问了好久,恩恩才告诉她,孩子是之前那个男人的。

  • 麦小麦乔楚天

    麦小麦乔楚天

    艾兮兮|总裁|连载中

    主角是麦小麦乔楚天的小说名字叫《法医娇妻》,此书又名《法医娇妻:老公,验么》,作者是艾兮兮。因为法医这特殊职业,她成为大龄女青年,天天被逼相亲,被奚落。他,集团总裁,最具价值王老五,娶她报恩,但签下三年后离婚协议。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陈大东先生?哈哈,麦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一旁的冯晴朗眯着狭长邪魅的桃花眼,饶有兴致地看着麦小麦,“或许,这是你想要认识我们的一种手段?只不过,你这种手段我已经使用过很多次了。一点都不好玩了,不过呢,看在你长得挺漂亮的份上,我也就让你认识好了。我叫冯晴朗,姓冯的冯,天气晴朗的晴朗,嘿嘿。”   麦小麦既然能成为一名极其优秀的法医,必然有着心细如发的洞察力。   不过,她这洞察力,主要表现在对伤残死的鉴定上,而对活人的观察力稍微差一点。   但再差,也还是能看出眼前这两个男人眼神里对她的嘲讽。   这让她的心有点不悦,想要转身离去。   但一想到老爸老妈因为自己剩了那么久还嫁不出去而遭受的罪,她也只好忍耐了。   无论怎样,她都要实现自己的承诺,今年内把自己嫁出去。   至于爱情这东西……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1803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