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 : 久久小说导航网 > 言情

言情小说

久久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整理了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每日都会更新,欢迎广大读者前来阅读!
  • 顾兮辞陆聿臻

    顾兮辞陆聿臻

    星小河|言情|连载中

    顾兮辞陆聿臻是《陆太太,余生只等你》小说主角,原创作者是星小河。顾兮辞的继母林宜兰踩着高跟鞋,一身珠光宝气地走过来,似笑非笑地盯着顾兮辞。“你都看到了,陆聿臻回来了。”林宜兰说着,脸上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顾兮辞,五年了。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儿上,我给你个机会见他,怎么样?”“但我有条件。”   高楼林立的金融大厦前。   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飞快而至,刚停稳,顾兮辞就被身后的人毫不留情地推了下来。   她踉跄着往前几步,下意识地抬手挡住了头顶的光线。   太久了,久到多年后初见阳光,眼睛里都有种灼烧般的刺痛。   为了遮掩她身上的痕迹,林宜兰的人费了好一番工夫给她打扮,明明是炎炎夏日,却偏偏给她穿了件长袖微厚的裙子。   她诚惶诚恐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刚转身,一辆加长林肯车一路驶来,稳稳地停在了她的正前方。   车门打开,被笔直西装裤包裹的长腿率先跨了出来。   看到那张脸,顾兮辞瞬间定在原地,浑身的血液仿佛逆流,直直往脑海里冲去。   “来了!陆聿臻来了!”

  • 鹿星知霍靳辰

    鹿星知霍靳辰

    意沫沫|总裁|连载中

    《霍先生你心动了》小说男女主角是鹿星知霍靳辰,原创作者是意沫沫。“初次见面,我是霍靳辰。”他的声音宛如古琴弹奏出一般,沉着浑厚,余韵袅袅。真是被老天爷宠爱的人啊,连声音都这么好听。鹿星知正要开口,却立刻被这男人下一句话给惊到了!“你的未婚夫!”鹿星知默默深吸一口气,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淡淡开口:“所以,你是特意过来退婚的吗?”霍靳辰微微勾唇,“不,我是来履行婚约的。”   “我爷爷是在三天前,才收到的信。你外公寄过去的地址是在老宅,那个时候,我爷爷在国外治病。如果不是这次爷爷去老宅休养,也不会在信箱发现。很抱歉,我来晚了。”   “你不用说抱歉,我也只是听外公提过一下。既然你都来了,我们的婚约索性就直接解除了吧!”霍靳辰这种人,注定只能和她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还有,自己才十八岁而已,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未婚夫,没什么好处吧。   不知道为什么,鹿星知想到了一些自己成为家庭主妇,或者嫁入豪门被冷落欺负的画面,不寒而栗。   “理由呢?”霍靳辰问道。   鹿星知双手捧着一个水杯,心里气得不行,但还是温和的道:“大叔,你比我大了整整九岁呢!三岁一个代沟,我们俩面前隔着的可是一条河的距离。”   大叔?   霍靳辰听到这个称呼,嘴角小幅度的抽搐了一下。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年纪很大,但是,比起鹿星知来,似乎还真的是大了一些。   叫一声“大叔”还真的没错。   才十八岁。   是有点小了。

  • 夏知傅砚安

    夏知傅砚安

    亓绪|总裁|连载中

    夏知傅砚安是《傅少离婚吧》小说主角,原创作者是亓绪,主要讲述了“怎么不关你的事,你占着傅太太的位置,我姐就一直名不正言不顺的!”夏知突然笑出来声,现在小三都是这么嚣张了吗?自己不来,叫家里的人来,真的是刷新了她的三观。也是,一个大明星,怎么方便做这种事情。“她不是想当小三吗,我让她多体验体验有什么不对?没事,我耗得起。”   傅砚安,你知不知道,我就要死了……   傅砚安偏过头看着夏知埋在被子里,只留个后脑勺,静默了一秒,随后放下书,关了灯,侧着躺下。   这双人床很大,睡四个人都不成问题,她们两人都是靠着床沿的,所以中间的位置都可以养条鲸鱼了。   傅砚安有点不满,经过一番挣扎后,还是慢慢的挪过去,伸出左手搭在了夏知的腰上。   手搭上去的一瞬间,傅砚安明显感觉到夏知一颤,想问她怎么了,话到嘴边又问不出来,最后还是静默着。   夏知心不停的跳,就像是要跳出来了一般,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搭在她腰上那只手的热度,透过睡衣抵达在她的肌肤上,就像是一块烙铁,让她浑身战栗。   她忍着不去把那只手拿开,逼着自己赶快睡觉。   何时,连他的亲近,她都这么难以接受了。   看来他们真的是没办法再一起了。   得知这个结果,眼泪从夏知紧闭的双眼里流了出来,消失在枕头上。

  • 南荞韩稹

    南荞韩稹

    堰晗|言情|连载中

    《刺骨》小说男女主角是南荞韩稹,是由作者堰晗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韩稹说的没错,南荞真是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头破血流还要撞,不撞死誓不摆休。“死笆鸡,平时看你没个人样,没想到还会说点人话。”南荞顶着红肿的双眼看着笆鸡,久违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笆鸡有些晃眼,他微微别开头。“死南荞,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出站口,到处都是推荐住宿的人,南荞来时做过功课,这东西不能乱信。   她想找公用电话亭,却发现周围毛都没有,问了几句别人嘲笑了。   “小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电话亭。”   无奈之下,南荞只能谎称和家人走失,向站务民警借了手机。   韩稹的电话号码是马掰掰通过其他同学找到的,然后给了南荞。   他走了一个月,从来没有和南荞联系过。   “喂,韩稹,我来北城了。”   过了一个小时,韩稹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火车站。   南荞觉得他又帅了,她总能在人群里第一眼认出韩稹。   她本以为他会责怪她,却没想,他不仅没有责怪,还带她去吃了地道的北城小吃,还帮她开了房。   南荞开心极了,她觉得这趟北城是来对了。

  • 夜兮南宫黎夜

    夜兮南宫黎夜

    梨落情殇|总裁|连载中

    《总裁大人,我超乖》小说主角是夜兮南宫黎夜,原创作者是梨落情殇。“谁收垃圾养你?”既然来了,南宫大少鲜少开了金口,声音磁性慵懒,从不喜欢有女人近他的身,今晚例外。只听夜兮对着手机,点了一下语音健,开口就努努的骂:“渣男!!!”南宫黎夜:“……”觉得俊脸火辣辣的疼,很好,他被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女人无视了?   剧组,女一号化妆间里。   夜千蕊穿着一袭香奈儿蕾~丝长裙,v领将事业线展露无遗。   她正对着镜子涂那大红水晶嘟嘟唇!   呵,终于解决了夜兮那个可恶的女人,夜千蕊昨晚特地招呼记者们,好好招待夜兮!   呵,她有得受了吧?   这一次,她势必身败名裂了!这辈子都别想翻身爬起来!   《爱你到地老天荒》这部剧还没开拍就这么火,她一定要演女一号!   “夜兮,你来了?身上怎么了?你的腿怎么了?”   “对了,听说你和妹妹抢男人耶,到底怎么回事啊?说来听听?”   外面的声音传进来。   夜千蕊脸色骤变,口红直接掉到了地上!   哼,真是该死,夜兮那个贱人怎么跑到剧组来了!

  • 林以薰冷亦修

    林以薰冷亦修

    风若寻|总裁|已完结

    林以薰冷亦修是《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小说主角,作者是风若寻。三年后她形容枯槁,和满脸憔悴的她相比,他西装革履,全身上下一丝不苟,依旧英俊到极致。“亦修,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我爸?”“夫妻?我可从来没有承认你是我的妻子。”   她欲要从沙发上爬起来,脖颈却在这时突然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右脸那处伤疤,眼神如才狼般凶狠。   “原来是个丑八怪,害本少白白浪费时间,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正当林以薰恐惧万分的时候,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从包厢门口传来,“哟,我说唐公子,你这是在唱哪出啊?”   林以薰循着声音朝门口望去,欲要向那人求救,却在与那男子四目相对时,死死定在原地。   但只是一眼,那男子便认出了她,“林以薰?”   不等林以薰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只见男子玩世不恭的笑容瞬间从脸上隐去,几个箭步便来到他们面前,二话不说对着唐公子的脸便是一拳。   唐公子“哎哟”一声,被打翻到地,顶着熊猫眼从地上爬起,一改刚才的嚣张跋扈,像是老鼠遇到猫一样,战战兢兢问,“钟少,您认识这女人?”   被唤作钟少的男子阴沉着脸,看都不看他一眼,声音冷冽如冰,“滚!”   “好,我滚!我这就滚!”   一时间,偌大的包厢内只剩那男子个林以薰二人。

  • 云浅月容景

    云浅月容景

    西子情|言情|已完结

    《纨绔世子妃》小说男女主角是云浅月容景,是由网络作者西子情倾心著作。七年前谁人不知道天圣的混世魔王染小王爷夜轻染?他不杀人,对谁都笑如春风,但是整起人来真是让那人生不如死。连皇上都是无奈。李芸暗赞,什么都不做就让人怕成这样,他一定曾经做过什么,才让人怕成这样。夜天倾面无表情,只是一双眼睛越加暗沉。   “还不跟上,带云浅月去刑部大牢!”夜天倾袖中紧攥着出手的起始势不松,似乎只要夜轻染动手他就出手。   夜轻染看着李芸离开,不怒反笑,嘴角微微勾起,这个小丫头比七年前有趣多了。   太子隐卫得了命令,立即上前押住李芸。   皇后收回视线,似乎暗暗叹息一声,眉眼凝聚一抹说不出的哀伤和忧色。   那些被吓得白了脸的女子再次兴奋起来。云浅月这回连染小王爷都保不了你,看谁还能保得了你。进了刑部大牢,休想再活着出来。   四皇子看着夜天倾,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再变。   观景园再次陷入静寂,只听到李芸被押着离去的脚步声。丝毫不乱。   就在这时,一个老太监从远处急急忙忙跑来,大约五十岁年纪,保养极好,身穿宫廷大总管的太监服,手执一柄佛尘。很快就跑到了近前,正好拦住了太子隐卫押着李芸离去的脚步。   夜天倾看着老太监蹙眉。   夜轻染忽然一乐,“陆公公,好久不见了,您可想我?”   “哎呦,染小王爷,老奴自然是想你的,就盼着小王爷早些回来呢!”老太监看着夜轻染,一句话说完,眉眼都笑成了花,对着众人深施一礼,“老奴拜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染小王爷,四皇子……”

  • 温娆祁景慵

    温娆祁景慵

    繁妩|总裁|连载中

    《祁爷有个小祖宗》小说男女主角是温娆祁景慵,是由作者繁妩倾心著作。“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娶我。”愣了好些许,她终于把心中的那丝疑问吼了出来。如果不是他拿温氏做手笔,估计她是这辈子都不会再回芜州。更不会跟这个男人再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祁景慵抬眸,阴沉的望着那个女人嗤笑道:“为什么娶你?”温娆吸着冷气,越发的捏紧手掌,说白了他就是恨自己,想无时无刻的折磨自己。   此时,听庭苑内。   江荼坐在沙发上,眉目轻垂,伸手端过那杯佣人刚刚送来的咖啡就张嘴抿了一口冷气   一双细长的腿也向一方交叉着,一身的贵族气息。   坐在她身旁的江款款心头却带着一点点的窃喜。   转头看着江荼却又是满脸为难道:“姑姑,娆娆应该...不会让我住在这里吧。”   说着,她那放在膝盖上的手也微微缩紧,捏着上面的裙摆。   愣了些许,她又道:“我,我还是住外面吧,我又不小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说着,说着她也有点口齿不清。   江荼抬眸看向江款款,眉头微皱,低嗤了句:“听庭苑那么大的房子她不让你住是打算留着起尘吗?”   “再说,你是景慵的表妹,她担心什么?”   说着,又埋头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眉头微微皱起,放下手上的咖啡杯看了一眼手表,那双眉头又忍不住皱的更加厉害了。   都八点了,她回个门需要回一天?   等江荼再抬眸时,嘴里念叨的那人也已经站在了门口。

  • 沈娴秦如凉

    沈娴秦如凉

    千苒君笑|穿越|连载中

    《倾世公主之逆天成凰》小说男女主角是沈娴秦如凉,作者是千苒君笑。起床气这个东西是因人而异的。比如在看见秦如凉进来的时候,沈娴的起床气就蹭蹭蹭往上涨。这哪里是在拍戏。前几天她不是才穿越么。秦如凉衣袍整洁,身形笔直而朗阔地大步跨进门槛。不愧是驰骋战场的将军,一举一动都英气洒脱、大刀阔斧。   “姑娘失忆了么?”丫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凝重道,“可能姑娘受伤太重,导致脑部受创。”   “受伤太重?”沈娴一激灵,这才深切地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哎妈呀,我脸上是不是蘸辣椒了,怎的恁的痛!”   “姑娘……是毁容了。”   沈娴一脸懵逼:“我要见导演!怎么搞的,痛得跟真毁容似的!”   丫头又道:“姑娘也不要太伤心难过了,再怎么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沈娴:“……怎么,按照剧本我还该有个熊孩子?”   “凡事要想开一些,毕竟姑娘还这么年轻……”   两人鸡同鸭讲了半天,沈娴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现实,她不是在片场拍戏,她是真的穿越了。   还穿越在一个被毁了容还怀了崽的女人身上。   沈娴一脸的生无可恋。

  • 林盈盈魏思峰

    林盈盈魏思峰

    雪夜拥衾|言情|连载中

    《八十年代甜蜜蜜》小说主角是林盈盈魏思峰,作者是雪夜拥衾。床头一本黑白日历上写着:1983年。王祥寨,魏思峰的家?莫非我重生了……对,她重生了!重生在她刚被卖到魏家的第一天晚上。在此刻,那个她前世感激、怀念的男人拿着一瓶红花油走来了。激动令她呼的一下子泪流满面。   还好随后二妹和四妹也进来了,二妹急急摘下草帽就去压井边洗了手,回来就拿起擀面杖擀面。   三妹就板着脸大声说:“都听着哈,妈身体不好能不让她劳累就不让她劳累,我们平时都不让她干,这家里添了一口人,妈该更轻松了,咋又轮到妈做饭了呢,真是稀罕。”   “就是。”四妹附和着三姐。   这话当然是说给林盈盈一个人听的。林盈盈这时心里也明了了,这三妹对她有情绪,应该就是心疼家里买她花的钱。   五百块钱呐!她也替他们心疼。   看来想在这个家里消停,这笔钱得还上。她暗暗想。   魏思峰等到做好饭才回来了,他觉得自己平时下地少,得多干一会。   吃罢饭,日头像火球,下地的农民也得歇个午觉,等日头西斜一点再下地。   魏思峰进屋就把门关好了,悄声跟林盈盈说:“后天我舅舅家小儿子结婚,我妈跟我二妹都得去,到时候我尽量撺掇三妹四妹都去,然后我趁机送你走。”

  • 林汐可廖千山

    林汐可廖千山

    苗苗淼|言情|连载中

    《重生八零:全能小医妻》小说男女主角是林汐可廖千山,作者是苗苗淼,主要讲述了很多人也跟着去凑热闹,林汐可却一脸的泪水,自语道:“雅雅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不会的,不会的……”然后捂着脸伤心不已的朝着家的方向跑,给人一种对许涵雅失望透顶的感觉,大家对许涵雅也更加反感了。廖千山看着林汐可跌跌撞撞像是受了很大打击一样跑着离开的背影,冷冽的眼中染上一层笑意,唇角微微勾了勾。   看着许涵雅脸上那柔弱得想让人将其搂入怀中安慰的小白花模样,林汐可撇撇嘴,谁不会装啊!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露出委屈,面上可怜兮兮地点头:“对对,雅雅你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只是林汐可这么一说,越发让人坚定许涵雅就是污蔑众人的人了。   宁宝雨心中有气,他一向风光,这样的污点绝对不能忍:“我们刚才在里面都找遍了,根本就找不到林汐可的身影,说明她根本就没有在澡堂。她现在衣服干净还背着猪草,显然才从山上下来,你睁着眼睛说瞎话,把我们当傻子呢?”   “还有,许涵雅你诬赖我的事情,最好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我和李可是清清白白的。”   莫锦轩也冷笑着走到许涵雅面前:“你最好也给我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投机倒把了?”   许涵雅本身就很喜欢莫锦轩,说莫锦轩的时候纯粹是为了让林汐可改变对他的想法不要纠缠了。   现在许涵雅被莫锦轩这么冷冷的看着,眼中尽是厌恶,她的心好像是用刀割着一样疼。

  • 宋离薇贺淮南

    宋离薇贺淮南

    小蜜蜂|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宋离薇贺淮南的小说名字叫《他的爱如孤星》,原创作者是小蜜蜂,主要讲述了拐角处,经过一间虚掩的医生办公室,恰好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嗓音低柔,他极其熟悉,那是宋离薇的声音。“我怀孕了?”她震惊极了。贺淮南的脚步,也猛然停住了,浑身不自觉的猛然绷紧,神色凛冽。   “这就是你们来找我要说的事情吗?”宋离薇冷漠询问。   李红梅喊道:“你这什么态度!你在外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害得我们都被骂,一点都不知道羞耻吗?”   宋离薇笑起来:“对啊,我就是不知廉耻,所以你们要怎么惩罚我?”   宋知秋立即道:“你是不是要跟贺淮南结婚了?我要你把贺淮南让给我!”   宋离薇算什么东西,怎么配做贺家的大少奶奶!   只有她才配!   宋离薇抬眸看着她,眼底流光一转,勾唇轻笑:“好啊,我答应你。你要我怎么做,你说。”   正好她后天就要走了,让这个宋知秋去缠着贺淮南,方便她顺利出国。   宋知秋没想到宋离薇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不过一转念,又觉得是宋离薇识相,毕竟从小到大,最受宠的是她。

  • 宁夕安陆慕斯

    宁夕安陆慕斯

    小蜜蜂|言情|连载中

    《余年只剩悲凉》小说男女主角是宁夕安陆慕斯,作者是小蜜蜂,主要讲述了宁夕安望着他,哽咽道:“我哥哥失踪了,我必须要找到他,不然……”“放开我!”陆慕斯大力甩开宁夕安,“你哥哥失踪不失踪,关我什么事?宁夕安,你是不是忘记我昨天的警告了?”宁夕安愣愣的僵住,哑声说:“慕斯,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只有你能帮我了,只有你……”   宁夕安语气里满是向往的和哥哥设想着未来的生活,不谈论病情,兄妹二人的聊天温馨又温暖。宁夕安时不时被哥哥逗笑。   这笑声,隔着半条走廊,传到了陆慕斯的耳里。   “好啊,我们再在后院开一块菜地……不要啦,我不要在里面种香菜,哥!我不要……”   听着宁夕安撒娇的声音,陆慕斯用力闭了闭眼,他再不想听见这样令人厌恶的声音,转身大步离开。   可没走几步,他又忽然停下。   走廊上灯光阴暗,藏住了他阴冷可怕的脸色。   两秒后,陆慕斯突然折返,大步走向洗手间。   哐当——他一脚踢开门。   正打着电话的宁夕安被吓了一跳,惊慌回头,看到脸色阴鹜的陆慕斯,她后背一寒。情不自禁的后退两步,匆忙挂断电话,免得被哥哥听到她被羞辱的话语。   “慕、慕斯?”宁夕安慌张又意外,“你怎么来了?”   她以为他已经下班离开了?

  • 白童蓝胤

    白童蓝胤

    影沉沉|言情|连载中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小说主角是白童蓝胤,是由作者影沉沉写的一本重生言情小说。白童抬起被鲜血模糊的双眼,望了过去。前面,站着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男子,身姿如标枪一般挺直,略显黝黑的俊脸线条硬郎,看上去,英俊帅气而不失正直刚毅,黑色的双眸熠熠生辉。不管在什么年代,这样看着正气凛然的人,都让人生出希望和信赖。   白建设还准备说什么,张成慧已经拉住白建设在一边,悄悄道:“你别听这些医生的,他们都只想敲竹杠,没病也给你说得很严重,只是想多收些钱。何况,医院里输血,那些血,不干不净的,谁知道有不有什么病。”   说来说去,她就是怕花钱。   她不肯花钱,偏又要把话说得很漂亮,让人找不着她的碴。   两人在一边嘀咕,但红扬在旁边,轻咳了两声,提醒道:“白童家长,刚才多亏这位同志送白童来医院,医药费,都还是他先垫着的。”   这也是变相提醒着白建设等人,将医药费先还给别人。   “哦。谢谢啊,谢谢。”白建设仍旧是没有反应过来,除了连声道谢,没有别的话。   倒是张成慧,听出这话的意思,但她就是装作不懂,只是道:“哎呀,多亏这位同志啊,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我一定跟你们领导好好说说,让他表扬你。”   白童半靠在椅子上,听着这话就是惭愧得要死。   这是打算用两句口头表扬,就抵了别人的医药费。   年轻男子简短回答:“不用了。”

  • 江无忧唐遇卿

    江无忧唐遇卿

    发栗子|言情|连载中

    《假如爱有来生》小说男女主角是江无忧唐遇卿,作者是发栗子,主要讲述了无忧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牢牢抓住余子谦的衣领:“求你帮帮我!帮我保住孩子,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我求求你……”她爱的人已经恨极了她,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信。“好。别担心,我会帮你保住孩子。”余子谦轻声安抚。   几分钟后,无忧又回了病房。   唐遇卿双腿交叠坐在椅子上,随意慵懒,却掩不住与生俱来的那股子矜贵,和商界统治者的威严。   他嘴角噙笑,笑意却并未抵达眼底:“江无忧,你彻底惹怒我了。”   无忧心头一颤,朝他背后看去。   唐遇卿的身后,小葵正孤零零躺地在病床上,面色白得透明,双眼紧闭,奄奄一息。   江母被两个保镖扭手制住,嘴里堵着纱布,不允许她靠近小葵。   他竟然用她仅有亲人的命来威胁她!   心脏像被大卡车狠狠碾过,噬心,蚀骨。   江无忧声音哽咽,泪如雨下:“你到底想怎样?”   话音刚落,余子谦又被保镖压着从拐角出来。此刻的他已经昏了过去,鼻青脸肿,血迹斑斑。   她明明让余子谦赶紧离开的,没想到,却还是被唐遇卿抓了回来。

  • 江绾烟陆启林

    江绾烟陆启林

    言笑浅浅|言情|连载中

    江绾烟陆启林是《烟火里的尘埃》小说主角,作者是言笑浅浅,主要讲述了所以陆启林和她结婚一年以来,并不会管她,除开在媒体和公众前,他们很‘恩爱’,但真正意义上来说,夫妻两确实是形婚。江绾烟看着陆启林不说话,以为他在隐忍,所以愈发的蹬鼻子上脸,得意洋洋的看着他,仿佛在像他宣战。   陆氏夫妇俩一路无言,江绾烟平日里和陆启林一起出行,总是喜欢挑衅奚落陆启林几句,今天却无比安分,目光望着窗外,一言不发,脸上还有些许的烧热。   车子行驶了三十分钟,终于到达了陆家老宅。   不同于夫妇俩的欧式风格,陆家老宅修建的古色古香,将现代建筑与明清风格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有一番特别的味道。   下了车,陆氏夫妇对视一眼,江绾烟主动挽起了陆启林的手臂,靠拢他,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一瞬间的晃神。   “走吧。”陆启林低沉着声音。   江绾烟的心跳莫名加快,不知为何。   两人走到门前,敲了敲门,三秒后,门被打开。   是一个黑发及肩的女子开的门,她开门看到陆氏夫妇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陆启林身上,甜甜的唤了一声——   “陆哥哥,你终于来了,伯父等你好久了。”

  • 季安安萧逸燮

    季安安萧逸燮

    蒸饺|总裁|连载中

    《亿万婚宠:总裁爹地惹不起》小说男女主角是季安安萧逸燮,作者是蒸饺,主要讲述了随着关门声接踵而至,萧逸燮的情绪才稍作缓和,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到地上的女人身上。有一点他确实承认,或许家族基因遗传的好,女人生下来就是极美,跟季雅相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最主要还是她绝佳清纯的气质,总能让人在人群中第一眼捕捉到她,要说没有印象,当然是假话。   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拜谁所赐,季安安只想要尽快离开在这里,偌大的房间却压抑的险些让她窒息。   “我是普通的大学生,扔掉季家光环什么都不是。”季安安的妥协让男人品尝到一丝意外,但这种意外,却怪怪的...   “所以配上您萧氏集团总裁助理的身份,简直是一种玷污,您这么的高不可攀我哪里有资格应聘这样的职位,不如您趁早放我离开,这样我们双方都开心,不是吗?”   一面说着高不可攀,一面却爬上他的chuang?   还用如此拙劣的方法。   萧逸燮修长的手指整理着手腕处的袖口,动作优雅,五官因为埋在金色的光线下显露几分不真实的温和。   “既然你这么说,那你确实可以走。”   季安安大喜过望,转头就要离开。   “慢着——”男人这时恶劣的勾起一抹不经察觉的弧度。“如果现在你踏出我的办公室,我敢保证今后无论是叫季安安季洁还是季杰的,不会在京城找到任何一份工作。”   季安安愕然顿住脚步。

  • 李韵韵唐清和

    李韵韵唐清和

    江雪落|言情|连载中

    《清风如有韵》小说主角是李韵韵唐清和,原创作者是江雪落,主要讲述了她不喜欢穿高跟鞋,再加上明知下大雨,所以穿了双平底鞋赶过来的。可没想到这双鞋的鞋底沾了水后和这间酒吧的地板接触在一起有奇效,平日里无比稳妥舒适的一双鞋,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大日子”里,帮她把最后一点颜面也丢了个一干二净。不远的地方,那个端坐在凳子上始终以挑剔目光打量着她的男人,在李韵韵不可能看到的时刻,轻轻弯了弯唇角。   King酒吧很大,分上下两层,这地方从前李韵韵也来过两次,都是为了看着陈鱼不让她太出格。这间酒吧开了还不到三个月,但在B城很火,一是据说酒吧的注资人很有点来头,人脉很广,最初赶来撑场子的几波人都是各个圈子的大咖,硬是把酒吧的名气一夜之间给捧了起来。二就是这间酒吧的设计特色,一楼大厅中央是个带一圈水池的圆形舞台,二楼有许多半封闭式的小隔间,既不妨碍看一楼舞台的表演,私密性又很好,许多不愿意被露脸又想出来放放风的明星都很喜欢这儿。   可这个地方无论任何夜晚都是灯火通明的。   自从三个月前开始营业之初,从没有哪天在凌晨五点之前灭过哪怕一盏灯。   推开门走进来的第一秒,李韵韵甚至想退出去看看头顶的招牌,她觉得自己大概是走错地方了。   但下一秒,她就知道出了错的不是自己。右手边斜前方的一张桌子上刻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字母,那正是这间酒吧的名字:KING。   又往前走了两步,李韵韵才看到,整间酒吧硕果仅存的那盏灯底下坐了个人。他穿了一身黑,而酒吧的主要装修色调就是黑,再加上光线昏暗,一开始李韵韵压根都没留意到那个地放还坐了个人。   李韵韵这人胆子也大,一看到有人,张口就问:“请问——”   那个人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转过身。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3345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