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导航!手机版

当前位置 : 久久小说导航 > 言情

言情小说

久久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整理了最新、最好看的言情小说,每日都会更新,欢迎广大读者前来阅读!
  • 情如伊人

    情如伊人

    水烟萝|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沈瑜薛度云的小说名字叫《情如伊人》,此书又名《婚情难终了》《与你共赴一生余情》,作者是水烟萝。在最悲惨的时候,沈瑜遇到了薛度云,他给了她最极致的温柔,也带给她最刻骨的疼痛。 她在一次次的经历中变得坚强,却揭开了令她承受不起的真相。 后来,她终于明白,他对她所有的慈悲不是蓄谋已久,而是久别重逢。   我们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离城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旅游小镇桐义。   桐义的旅客住房非常有特色,是建在乡间的独栋木屋。何旭选了一栋,靠山,位置较偏,他说那里清静。   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时,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术工具箱。   何旭解释说,“你怀了孕,我带你出来是有风险的,有备无患。”   归置好行李之后,我们去桐义几个标志性的景点逛了逛。   因为怀孕,我走得很慢,他也不急,放慢脚步照顾着我,上山时还不忘牵着我的手。   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扮演一个好丈夫的角色,我想书房的事或许是我多疑了,他可能真的只是在跟网友视频里找刺激。   到了半山腰,我有些累了,便在凉亭里坐着休息。   何旭指着山边几株开得茂盛的紫荆,说给我拍几张照。

  • 陆晴夏裴冷

    陆晴夏裴冷

    惜纯璐|总裁|连载中

    陆晴夏裴冷是《裴少的私宠娇妻》小说男女主角,此书又名《一纸婚约:裴少的千金小妻》《纨绔千金大小姐》,作者是惜纯璐。“陆晴夏呢?”站在他对面的是裴冷,一身军装腰背笔直,绝美的俊脸冷硬得有棱有角,短而凌厉的黑发跟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冷冽,血性。听到这个名字时,他如刀的剑眉不着痕迹地动了动,面上是一成不变的冷硬。   “爷,你的童养媳跑了!”   “据那边的人汇报,她在听见国内口音后,居然不等开门就选择了逃跑?短短五分钟不到,系好绳子逃到楼下,连我派出去的精锐都没逮到她,乖乖!”   火强以为,对于三年未见的未婚妻,爷好歹也得有所表示,稍微的惊诧和好奇总该有吧?这可是人本能的反应!   可,至始至终,他们家爷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一个千金大小姐在国外留学,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很奇怪吗?虽说,这陆大小姐一直是朵奇葩!”火强还沉浸在惊讶当中。   裴少终于抬了抬头,深邃的眼眸看不出半分情绪,他嘴角一勾动人心魄,“绑回来,不就知道了!”   十分钟后。   “陆小姐,裴少让你跟我们回去!”   陆晴夏眯眼瞧了瞧将她围堵在小巷子里的五个大男人,这里离她家不到一条街,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连她逃跑的路线都被堵了,看来要抓她的人,不止一批啊!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裴少?

  • 萌宝来袭:毒舌妈咪太嚣张

    萌宝来袭:毒舌妈咪太嚣张

    猫哆来|总裁|连载中

    主角是梁真阮霆深的小说名字叫《萌宝来袭:毒舌妈咪太嚣张》,是由网络作者猫哆来原创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梁真的父亲被判处死刑,她被继母继妹联手赶出家门,身为首席律师的她势必要还父亲一个清白,要将属于自己的全部拿回,谁知她却被小孩缠住要她回去给他当妈妈。   这……   他其实只是想加几个菜,随便当是庆祝一下,没打算这么隆重啊!   他想叫陈妈撤下去,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外面阮星昀的声音,“妈咪,妈咪回来了!”   梁真已经走进来,她一把把这个小包子给抱了起来,转了个圈。   小家伙在她怀里拱了拱,“妈咪,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   这说的什么话?   她立即蹲下来,摸着他的小脑袋,“怎么会?”   小家伙撅着小嘴,“可是陈妈说,你有自己的家了……”   陈妈也真是,跟小孩子说这个做什么?   她只得安抚道:“不会呀,妈咪又多了一个家,等新家布置好了,也可以带你去玩啊!”

  • 苏锦如沈延风

    苏锦如沈延风

    大花酱|总裁|连载中

    苏锦如沈延风是《妈咪威武,爹地快投降》小说男女主角,是由网络作者大花酱原创的一本霸道总裁小说。苏锦如心中一喜,小心翼翼地上前,声音温柔的喊着:“延风——”“延风哥——”两道不同的女声交杂在一起,成了一道诡异的交响乐,苏锦如脸色一僵,下一秒,她的姐姐穿着她丈夫的浴袍从卧室走了出来。   “你怀孕了?”   没有惊喜,没有开心,男人眼里有的只是厌恶以及掩饰不住的痛恨。   苏锦如最后一丝侥幸被打碎。   当初沈延风娶她迫于外界压力,她又怎么会天真的以为,沈延风知道她怀孕会开心?   然而下一秒,她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绝望。   男人冷漠地看着颤抖着的女人,薄唇轻启:“苏锦如,打掉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苏锦如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男人英眉微皱:“我说,孩子不能留。”   “不能留?那谁能留?她吗?!”苏锦如说着用颤抖的手指愤恨指向苏想容,目光里一片猩红:“沈延风,你怎么能这样,就算她是我父亲收养的孩子,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她也是我叫了二十多年的姐姐!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 张雨柔何云飞

    张雨柔何云飞

    醉桃源|言情|连载中

    张雨柔何云飞小说结局是什么?《时光不及你深情》小说是由网络作者醉桃源倾心著作。何云飞什么时候来的?她和张绵绵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看着何云飞的表情张雨柔心里有些发憷,张绵绵马上收敛了咄咄逼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马上走向何云飞:“何云飞,姐姐她……她太过分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任何靠山没有可以和何云飞赌的资本,想明白这个张雨柔垂下头,“何总,我错了,我不该负起说那样的话,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求你了!”   “张雨柔,要我饶过你很简单,等价交换,没有别的路!”   “我知道了,我现在需要钱,能不能等我问我爸……”   “我可以给医院打招呼缓上一缓,现在就看你的诚意了!”   “我答应你!”张雨柔咬着嘴唇,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为了儿子她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   何云飞看着她痛苦的样子,眸色森寒,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他不嫌弃她脏已经是给她十分面子了,她竟然还敢露出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拒绝他上她,她有什么资本装高尚?   心里怨恨,声音寒彻透骨:“脱了吧!”   “在这里?”张雨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对,就在这里!”

  • 时光不及你深情

    时光不及你深情

    醉桃源|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张雨柔何云飞的小说名字叫《时光不及你深情》,是由网络作者醉桃源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何云飞伸手扶住张绵绵的腰,掏出手绢温柔的擦干张绵绵眼角的泪水,语气带着宠溺:“不过是一个下贱女人说的话,你置干什么气?可别气坏了身子!”下贱的女人!呵呵,三年前他没有出轨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他说她是他的小甜心,男是他这辈子最最重要的宝贝。   张雨柔不敢赌,何云飞那么狠毒是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的,张父的公司离何云飞的公司不远,她必须赶过去看看。   张雨柔脚不沾地气喘吁吁的冲进了何云飞的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坐在老板椅上的男人对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嗯,非常守时,你要是晚来一秒钟,我就把这个视频发出去了!”   他说着话对着张雨柔举起手机,屏幕上很清晰的出现昨天晚上的洗手间画面,放大的呻吟和喘息声在办公室里格外的清晰,张雨柔脸色一下子变了,快速关上门她恶狠狠的冲到何云飞旁边抢过他手里的手机砸出去。   何云飞对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摊摊手:“以为这样就可以销毁证据了?我告诉你我有备份,这样的东西有很多!”   “你……姓何的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何云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刚刚和绵绵说了什么?”   “我……”张雨柔咬牙,心里恨到极致,语气却瞬间软下来,“何总,我当时气急了,我道歉!”   “道歉?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 喻惜媛司希沉

    喻惜媛司希沉

    晓梦|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喻惜媛司希沉的小说名字叫《爱是拨动心弦的痛》,是由网络作者晓梦倾心著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不必了,我这有。”司希沉每一次出席晚宴的礼服,他的女伴都是找上她做的,一年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套。“你哪来的?”女子的脸色顿时变了。“网络上很多。”喻惜媛淡淡笑,面不改色。如果不是不想惹麻烦,她很想告诉这位顾小姐,司希沉的女伴最慢是一个月一换,所以,她可能马上就要被淘汰了。   “还有五天,一定要快点,可不能耽误了我的生日!嗯,做好了送到这个地址,这是我老公给我新买的别墅……”   惜媛不记得顾玉雪是怎么离开的了。   她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发呆。   犹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说要给司希沉做衣服时的心情,她激动、紧张,又开心得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   但是,衣服他穿上了,站在他身边的,从来都不是她。   闹钟响了,也到了她必须下班的时间。   晚上二十二点是司希沉给她的门禁时间,只是,她每天都会在二十二点之前回家,而定下规矩的人一个月有三十天都不回家。

  • 叶棠采褚云攀

    叶棠采褚云攀

    妖治天下|言情|连载中

    《家有庶夫套路深》小说男女主角是叶棠采褚云攀,是由网络作者妖治天下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也是存了死也不便宜堂妹的心。心里想着:你们不是私奔么,我偏不如你们的意,偏要横在你们中间,凭什么你们造孽,却让我受过?高傲、要强、不服输,结果的确恶心到渣男贱女了,但也毁了自己。伤敌一千,自己却损了两千,有什么意思?   “事情是这样的。”褚伯爷的随从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简单梳理出来就是:今天的新郎跟小姨子跑了,刚巧这个小姨子是他的未来媳妇,新娘无处嫁,干脆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了!   褚云攀像是被雷给劈了一样,整个人怔在原地,怎么也想不到,他爹出门喝个喜酒而已,喝着喝着,居然连新娘子都给喝回来了!   “三爷……你、你还好吧?”随从担忧地看着他,轻唤了他一声,“要是……没有别的事,小的就出去了。”   实在不敢再留,一溜烟地跑了,厅里独留下临时凑成的夫妻二人,无比尴尬地对站着。   褚云攀心里纠结,对面的新娘一身精贵的大红嫁衣,金线绣凤,镶珠点翠,每一针每一线都可想像出费了多少心思。越是华贵喜庆,落在这个简陋冷清的厅室里,反而被衬得越发可怜寂寥,令人唏嘘。   她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连头盖都没有掀,身边更是连个丫鬟都没有。厅外,却有好几个好事的下人在探头探脑,不知是在嘲讽还是在闲话。

  • 宋晗依陆则谨

    宋晗依陆则谨

    竹子|言情|连载中

    宋晗依陆则谨是《你是迟到的疼》小说里的男女主角,此书又名《你是心尖一寸伤》,作者是竹子。“我……怀孕了?”算起来,这个月的姨妈的确推迟了不少时间,但是因为经期一直不准,宋晗依才没有在意。她唯一一次的房事,便是两个月前和陆则谨……难道这么巧?   盯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她觉得自己现在浑身冰冷。   是啊,有谁会信呢?   竟然真的有人会自己往驶来的车子上撞——   如果不是在现场,她也绝不可能相信。   宋晗依低垂着头,唇角难看地勾起,陈姨见状微微攥紧了拳,又松开,面上还是那副冷漠的模样,伸出一只手,是请她离开的意思:“希望宋小姐能有自知之明。”   她脚步顿了顿,强忍住眸里的酸涩,还是转头下了楼。   没想到才刚下楼,宋晗依便觉得眼前突然有些模糊。   她紧紧攥住扶手,修长的手指可以清晰地看出骨节和青色的血管,本就白皙的脸庞此刻越发的没有血色,光洁的额头都浮上细细密密的冷汗。

  • 林容江应景

    林容江应景

    唐家少主|言情|连载中

    林容江应景小说名字叫《遥寄相思与明月》,是由网络作者唐家少主倾心著作。我曾经认定我跟江应景一定能白头,却没想到已经早早开始了倒计时,也不要紧,我走了以后,江应景还会有第二个江太太,一堆女人巴不得我赶紧把这个位置空出来。想到这里我还有点开心,我不希望江应景为我难过,我爱了15年的男人,即使背叛了我,我也不忍心他痛苦。   “难怪你最近阴阳怪气的,呵呵,原来是碰到老情,人了,跑到医院去幽会,林容,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玩呢?”   江应景把手里的一沓照片甩在我脸上。   我拿起照片,拍的不错,角度找得很好,我跟顾恒竟然看起来有点像一对热恋的情侣。   这些照片像一根根钉子一般把我订在耻辱柱上,我词穷,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   “你连谎话都懒得编了是吗?”江应景愤怒的吼道,他每次发火都让我感到害怕。   有这样的照片,我说什么都是狡辩,江应景最讨厌别人骗他,可我又何尝不是?   他每次骗我说出差,却跟别的女人在酒店的时候,可曾想过我。

  • 秦瑟谢桁

    秦瑟谢桁

    巫山不是云|穿越|连载中

    秦瑟谢桁是《寒门贵妻:仙师大嫁来种田》小说主角,此书又名《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是由网络作者巫山不是云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秦瑟这才发觉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她皱着眉,想起刚才在河里时,脑海里涨涨的,浮现出来的记忆,蓦然发现,她穿越了。秦瑟来自23世纪,灵气复苏,玄门昌盛,她胸口偃骨,年纪轻轻就成了玄门的掌教,穿越前并未身亡,只是喝了一杯酒,怎么就穿了?   “今儿陈米剩的不多了。”曹老板看了看米斗里的陈米,道:“约莫着就剩下一斗多,便都给你了吧,收你两文钱。”   谢桁腿脚不便,家中经常揭不开锅,曹老板是知道的,他也喜欢谢桁的脾性,算是忘年交,每每谢桁来买陈米,他总是添一些饶头。   谢桁过意不去,婉拒,曹老板却不肯依,非要将米斗里剩的差不多有两斗的陈米,当做一斗给谢桁。   瞧见谢桁难得露出囧色,十分过意不去的样子,秦瑟眨眨眼,打量着曹老板的面相,曹老板就是典型的农村汉子,面色晒得黝黑,笑起来倒是十分阳光,但他父母宫却不大好,隐有凹陷青黑之色。   父母宫在额角两侧,为日角和月角,日角主父,月角主母。   曹老板月角凹陷,主母近来会新丧。   秦瑟仔细判断了一下,在谢桁接过曹老板装好的陈米时,她温笑着道:“曹大哥今日的生意不必做得太晚,早些回去看看家里人吧。”

  • 仙师大嫁来种田

    仙师大嫁来种田

    巫山不是云|穿越|连载中

    《仙师大嫁来种田》小说男女主角是秦瑟谢桁,此书又名《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作者是巫山不是云。“能站起来吗?”男子见她看过来,扭过头,正面望着秦瑟,声音低沉。秦瑟一眼就定格在他的面相上,男子长得极好,龙章凤目,三庭五眼都极为规整,典型的富贵命,但眉宇间却凝着深重的青黑之气,破坏了原本的好面相,久病缠身,怕是活不长久。这面相出现在他脸上,相互矛盾,让秦瑟一下子皱起眉来。   在秦瑟的记忆里,她最初嫁过来时,谢桁并非是跛脚,而是后来,一次意外摔瘸的,是否是因为这匕首的阴气影响,让他慌神才摔倒的?   那谢大叔呢?   也是为此才失神从山崖上摔下来的吗?   如果是……   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把匕首。   秦瑟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把匕首的来历。   这把匕首,是她的父亲,在她15岁生辰时,亲手送给她的,说是一位好友所赠,能够保平安驱邪祟。   但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保平安驱邪祟的东西,而是阴气伤人,招煞的东西。   只可惜,秦瑟的父亲当时并未告知秦瑟,是什么人送得匕首。   兴许秦家的突然衰败,也和这匕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

    巫山不是云|穿越|连载中

    秦瑟谢桁小说名字叫《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此书又名《寒门贵妻:仙师大嫁来种田》,作者是巫山不是云。一代玄门大师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农家小媳妇。 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阳春水,村里人都不喜欢她? 没关系,风水堪舆、相面八字、铁口直断、寻龙点穴,训到他们服气,一个个哭爹喊娘地叫祖宗!   “我,我做了什么,需要你定我的罪?!”王翠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慌乱,“秦瑟,我警告你,你别在这血口喷人,反咬一口!”   “我说什么了吗?你干嘛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秦瑟含着淡笑凝着王翠,“我又没说,我瞧见了你和李员外的儿子抱在一起,也没说你们俩为了掩人耳目,把我推下河,你着什么急?”   王翠心头猛地一跳,这还叫没说,这分明什么都说了!   村里的人都不由得朝王翠看过去。   王屠夫勃然大怒:“姓秦的,别以为你曾经是千金大小姐,就可以随口污人清白!你自个儿不守妇道,已经嫁给谢家,却为了攀高枝享富贵,跳进河里,没凭没据还有脸冤枉旁人?真不要脸!”   “我说了我所见,就是凭空冤枉,她王翠随口一句就能定我的清白,你们爷俩是把荷花村当成了你们俩的一言堂,是非是错都由你们说的算?”   相比较于王翠的慌乱和王屠夫的气愤,秦瑟显得很平静。   王屠夫冷哼道:“整个荷花村,谁不知道我家王翠最是柔善,向来规规矩矩,断然不会和男子私相往来!”

  •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墨泠|穿越|连载中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小说男女主角是纪初筝叶沉,此书又名《快穿男神有点燃》,是网络作者墨泠的倾力之作。【是的,我们需要通过败家替你所用的身体,完成逆袭,成为人生赢家。】脆生生的孩童音越发欢快,【请准备好接收剧情哦。】那欢快的声音落下,初筝脑袋里突然一阵钝痛,无数陌生记忆闪现。   “初筝姐……”   这可是黄哥。   社会人啊!   初筝平静的视线扫过去。   三毛莫名哆嗦一下,胳膊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上去搜一遍。   武器还不少,各种刀子,还有人夹了一根棍子。   初筝将酒摆到他们面前,屈指敲了敲桌面:“喝。”   众人:“……”   让他们蹲着,就喝酒?   “这些都是你们的,不够还有。”谁知道初筝指着桌子上的全部酒,以及桌子上放不下,堆在地上的那些。

  • 纪初筝叶沉

    纪初筝叶沉

    墨泠|穿越|连载中

    纪初筝叶沉小说名字叫《快穿男神有点燃》,这本小说又叫做《这个大佬画风不对》,作者是墨泠。初筝很快弄清楚她现在的状况。她遇见传说中的系统。先不说这个系统从哪儿来,谁造的,有什么目的。她现在的任务是,需要在不同的世界完成任务。初筝冷漠脸。 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复活的机会。初筝依然冷漠脸。她需要什么复活的机会?她没死!她不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设定!   “那要什么酒?我们这里品种很多……”   “随便,喝不死人就行。”   前台小姐姐:“……”   十万块,说不定还真能喝死人。   前台小姐姐立即让人准备酒,刷完卡让初筝输密码。   【恭喜小姐姐完成任务,十万块奖励已到账。】   初筝没什么表情的收回卡。   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了?   初筝跟着送酒的服务员到608包厢。   “这是你们的酒。”   “我们没叫酒啊……我去,这什么酒?”

  • 快穿男神有点燃

    快穿男神有点燃

    墨泠|穿越|连载中

    主角是纪初筝叶沉的小说名字叫《快穿男神有点燃》,此书又名《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是由网络作者墨泠写的一本快穿言情小说。【你死了!】 “你才死了呢。”初筝面无表情的反驳一句。【你真死了。】那声音又道,【不信你去看镜子。】镜子……初筝打量四周,这里应该是一间KTV包厢,她起身,走向旁边的卫生间。镜子里的人五颜六色的头发,宛如杀马特,妆容更是吓人,身上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   “……”   【没用的,除非你完成任务,不然你会一直重复这个场景。】童音语调欢快,丝毫不掩饰它的幸灾乐祸。   “……”还有这种操作?“你们系统现在都这样强买强卖?”   哪里可以投诉。   这种黑心系统。   必须投诉!!   初筝坐在地上,桌子上那把刀安静的躺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初筝再次拿起那把刀,她双手握住刀,往自己心脏扎去。   “啊!”   门被推开,尖叫声突兀的响起,贯穿初筝的耳膜。   无意义的尖叫,吵死了。   这是初筝在黑暗袭来的最后一个念头。   黑暗只持续几秒,她再睁眼,依然是同样的地方……

  • 苏若云严以白

    苏若云严以白

    牛奶糖|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苏若云严以白的小说名字叫《此生因你空欢喜》,此书又名《如果可以这样爱》,作者是牛奶糖。为了妈妈的医药费,她不得不以自己作交换。但是那个人却是三年前她抛弃的穷小子。他厌恶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苏若云,你当初欠我的,我让你用一辈子来还!”她想告诉他,她要死了,哪来的一辈子。严以白,只愿来生不要错过。   “我知道了。”尽管捏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但苏若云还是强迫自己故作平静的开口,“那是我打扰你了,抱歉,你多多保重吧。”   简单的一句话,却宛若抽干了她浑身的力气,一说完,苏若云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眼泪夺眶而出。   终归……   她还是没有见到他。   但是,或许这样也好吧。   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注定了错过不是么?   苏若云忍住心里滴血一般的感觉,转头看向隔壁病床的母亲,伸出手,捉住妈妈的手。   妈妈还在昏迷中,可她还是轻声开口:“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 何处笙歌尽繁华

    何处笙歌尽繁华

    迩七|穿越|连载中

    主角是容离夏侯衔的小说名字叫《何处笙歌尽繁华》,此书又名《王爷宠妻忙》《下堂王妃逆袭记》,作者是迩七。她,相府小姐,为心上人做尽傻事,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她,现代特种女教官,耀世而来,岂容他人欺凌。王爷厌恶,侧妃陷害,下人为难?通通吊起来打。本以为和离后便换来自由,谁成想碰到命定的他。   “好好的不在院子中待着,怎么跑出来了?”夏侯衔语气软了几分,就好像慕雪柔是棉花捏的,一吹便散了。   “您闹这么大阵仗,妾身在院子里怎么待的住,姐姐再有不是,您也不能将姐姐休了呀。”慕雪柔微微推开夏侯衔。   缓缓走到容离面前,飘飘下拜,“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离本来好以整暇的看着戏,没想到竟然演到她面前了,眼角微挑,好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还没待容离开口,夏侯衔便连忙将慕雪柔扶起来,“都说了你不用在意这些虚礼,自己身体不要了?”   说着还瞪了容离一眼,好像是她非让慕雪柔行礼一样。   容离有些无语,这男人脑回路有问题,“你俩一会再卿卿我我也来的及,先把休书签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3185719